「執法隊的人真是越來越蠻橫了。」

「就是,這種情況下竟然還倒打一耙,太不要臉了。」

看見這一幕,圍觀的人群低聲議論紛紛,卻都是敢怒不敢言。

執法隊在天衍學院的地位和權利極大,誰也不想被他們的人記恨上。

沒想到對方竟然這麼不要臉,君雲卿俏臉一冷,就準備動手。

「住手!」君飛白的暴喝聲在這時傳來,「寧遠,你敢動他們試試!」

說話間他身形一展,瞬間出現在君雲卿和北冥影面前。

「君飛白。」看見他,寧遠冷笑了一聲,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道,「你沒死在外面?命挺大啊。不過現在執法隊辦事,你最好一邊去,不然別怪我連你一起抓!」

「只怕你沒那個本事!」君飛白根本不把他的話放在眼裡,「秦風導師讓我帶他們過去參加入院考試,寧遠,我不信你敢攔著!雲卿,咱們走!」

君飛白也是慶幸,自己回去把君雲卿的情況和導師一說,立刻就引起了重視,不然這會就麻煩了。

雲卿怎麼會和執法隊的人對上?

「秦風導師?」寧遠眉頭狠狠一蹙,沒想到對方剛好在這個時候受到導師傳喚,他抓人的理由本來就站不住腳,對方要只是外來者倒沒事,現在入了導師的眼,暫時是不能動了!

只是他不動,可不代表君雲卿就願意這麼忍下這口氣!

鬆開握著北冥影的手,她身形一動,閃電般突襲到寧雨馨面前,右手高高揚起,「啪!」的一下重重給了她一巴掌!硬生生將她的頭都扇歪到一邊!隨後反手一抽,又是一巴掌!

扇完兩巴掌,君雲卿身形一閃,重新回到北冥影身邊,握著他的手,看也不看捂臉尖叫的寧雨馨,淡淡的道,「好了,小舅舅,咱們走吧。」 「那些人在做什麼?

怎麼突然向那個少年效忠了?」

林天佑這邊的情況,被其他人看在眼裡,他們十分不解為什麼大家都向一個少年下跪。

彷彿那個少年就是他們的救世主一般。

「各位,這少年名為龍皇,我們一致選他當主導者。

如果你們想打敗這些火焰侍衛,就一起向他效忠吧!」

四周圍觀人的聲音,被大家聽到,立刻便有人開口解釋。

「什麼?選一個少年當主導者?這麼兒戲的嗎?」

「選誰當主導者我倒是無所謂,關鍵是那個少年是誰啊? 布萊克之黑暗之子 我見都沒有見過!」

「我不相信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子能當我們的主導者,他一定會把我們帶進深淵裡的!」

人群發出各種聲音。

但沒有一個看好林天佑。

林天佑冷眼看著四周的人群。

他知道,想讓這些人效忠於自己,就必須在他們面前表現一下。

否則,他們會認為自己只是一個沒有經驗的毛頭小子而已。

當下,他站起身,目光掃了一眼遠處的陽神。

陽神似乎並沒有盯著他,被某些其他的事情吸引了注意。

這正好,林天佑可以放心的對付這些火焰侍衛了。

火焰侍衛很厲害,但也有弱點。

那就是怕風。

所謂火借風勢。

但風如果與火作對,火的力量必定大打折扣。

而林天佑可是已經掌握了完美風系術法的。

要打敗這些火焰侍衛,難度並不大。

以風化劍,林天佑手中已經多了一把發出嗡鳴之聲的風之劍。

「你們既然效忠了本少,那本少就給你們展示一下如何打敗這些火焰侍衛。」

林天佑說完,就踏出了安全之地,朝著前方的一名火焰侍衛走去。

那名火焰侍衛見有人主動向前,立刻揮動帶火的手臂,朝林天佑撲來。

「小心啊龍皇!」

土運砂知道這些火焰侍衛的厲害,見這個火焰侍衛居然連手臂都還帶著淡藍色的火焰,頓時緊張的叫了起來。

這種火焰,沾到一絲,便只有死路一條。

龍皇要是太自大,可能會吃大虧。

「哼,這樣的火焰可傷不到我!」

林天佑冷笑一聲,手腕輕扭,風之劍在半空劃出了一個漂亮的圓弧。

唰!

一條帶火的手臂就這樣高高的甩到了半空。

炭屑飛散,那衝過來的火焰侍衛就這樣被林天佑一劍斬掉了手臂。

「好犀利的劍術!」

「這出劍的速度,恐怕不落於霸劍一族的霸東了!」

「是啊,我都沒有看清龍皇是怎麼斬出這一劍的。

就如同當年我也沒能看清霸東是如何出劍的一樣,太快了!」

「難怪他敢直面火焰侍衛,有這等劍術在手,對方攻擊的瞬間,就能斬掉其手臂。

看來我們效忠龍皇,倒也沒有錯!」

人群的目光隨著從半空落下的那截火焰手臂轉動。

他們起先只想躲進林天佑所在的安全之地。

根本沒想過林天佑的實力有多強。

但這一劍出手,他們就明白了,這個少年如果沒有兩下子,也不可能讓土公子如此客氣。

「劍快沒用啊!

你們看龍皇的劍身,那上面已經有淡藍色的火焰附著。

只怕火焰會瞬間吞沒劍身,然後蔓延到龍皇的身上。

龍皇已經敗了,他會被火焰燒死,最後成為新的火焰侍衛!」

一名年紀比較大的男子指著林天佑的風之劍,擔心的說道。

眾人聞言,目光立刻移到了那劍身之上。

果然看到劍身之上有淡藍色的火點在跳躍。

這火點就像是懸在脖子上的一把劍,隨時會斬落下來。

頓時,所有人從驚喜的表情,變成了絕望的表情。

「完了,連龍皇也不是對手,一切都完了!」

「唉,早知道我就不該過來尋找什麼寶物。

現在好了,寶物沒找到,小命卻搭了進去,我悔啊!」

站在安全之地的眾人悔恨不已的哀嚎著。

只有離雁然目不轉睛的看著林天佑。

她相信林天佑絕對不會就這樣輕易被火焰侍衛打敗。

這個少年隨時會創造奇迹。

她相信,這一次同樣也會有奇迹出現。

果然!

林天佑沒有讓離雁然失望。

就見他的風之劍,忽然席捲起一團恐怖的風壓。

以勢不可擋的勢頭,將沾在劍身上的淡藍色火焰向外吹去。

火焰本就受到風的加成。

風的方向,一般就是火焰的方向。

這劍身上的風力一現,淡藍色火焰頓時開始變形、扭曲。

彷彿在寶劍之上落腳都十分困難。

在掙扎了幾秒鐘之後,淡藍色的火焰還是被風吹離了寶劍,飛在半空,最後消失在了空氣當中。

「大家快看啊,龍皇將附在他劍身上的火焰吹滅了!」

離雁然興奮的跳了起來,她連忙高聲對著大家喊道。

「什麼?」

絕望的人群聞言,都詫異的抬起了頭,朝著林天佑看去。

果然,林天佑那把風之劍上,一點火焰也看不見了。

「真的吹滅了?這怎麼可能?」

「那可是連水都滅不掉的火焰啊?

區區風力,怎麼可能做到這一步?」

大家難以置信。

可林天佑的劍身上確實看不到半點火星子。

就算他們不信,現在也只能去相信了。

「靠,原來龍皇早就知道火焰侍衛的弱點。

用這種弱點來逼我們效忠,實在是太可惡了!」

有幾個不服龍皇的效忠者得知了火焰侍衛的弱點之後,頓時惱羞成怒。

覺得被林天佑騙了。

畢竟用風就能對付火焰侍衛,這根本不需要什麼實力就能做到。

「哼,我也可以打敗這些火焰侍衛,因為我也是風系強者!」

一名壯漢跳出了安全之地。

他見林天佑能這麼輕鬆的秒殺火焰侍衛,便覺得自己也能做到。

他跳出之後,主動朝著一隻火焰侍衛衝去。

「排風掌!」

壯漢大喝一聲,右掌風力匯聚,化作恐怖的掌勁。

「給我死!」

砰!

一掌正中那名火焰侍衛的後背。

「吼!」

火焰侍衛發出低吼。

也不回頭,只是身軀抖了抖。

呼啦!

一團火焰已經從其後背燃起。

瞬間蔓延到了壯漢的手掌! 誰也沒想到君雲卿竟然敢當著執法隊的面動手,硬是給了寧雨馨兩巴掌,偏偏礙著導師的命令,寧遠還不能動他們,只能看著他們離開。

「君飛白!你們給我等著!」他咬牙陰聲道。

「小舅舅,那個寧遠是什麼來路?執法隊行事這麼蠻橫,天衍學院都沒人管嗎?」去往考試地點的路上,君雲卿邊走邊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