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從四面八方歸順而來的百姓,卡美洛王國就相當於擁有了取之不盡的兵源,再加上大賢者那能夠激發他人潛力的手段,這些新兵很快就可以形成足夠強大的戰力,兵馬問題自是迎刃而解!」尤瑟王想了想,而後笑道:「我潘德拉貢一族,與德魯伊教派淵源深厚,想要得到德魯伊教派的支持應是不難,德魯伊教派近萬年積攢下的錢糧何其豐厚,支持我卡美洛大軍橫掃天下自是不在話下,這樣一來……就只差兵器了!」

玄幻聞言微微一笑說道:「兵器的事情,就交給我吧!」

……

阿瓦隆,自成一界的女王樹屋之內,薇薇安十分欣喜的看著眼前這道去而復返的身影,但卻又十分無奈的說道:「所以你這次匆匆回來,就是希望我以女王的名義,讓族人們為卡美洛王國打造兵器嘍?」

玄幻微微點頭說道:「正是如此。」

「唉……」薇薇安眼中劃過一抹淡淡的失落,幽幽一嘆之後說道:「但是你也應該知道,湖中仙女一族是凱爾特大世界的監察者,我們不應該直接插手其他種族的事情,更不應該為其他種族打造用於殺戮的兵器,你這個請求真的讓我很為難……」

雖然薇薇安嘴上說著拒絕之語,但玄幻卻十分敏銳的從她的話語之中聽出弦外之音,於是玄幻輕笑道:「呵呵,既然只是為難,而不是無法做到,顯然是有變通的辦法嘍?」

「……果然瞞不過你……」猶豫片刻之後,薇薇安終於還是點頭說道:「湖中仙女一族是凱爾特大世界的監控者,而賦予我族監控之責的便是凱爾特大世界的世界意識,也就是洪荒世界所說的天道,因此只要你能夠設法說服世界意識,令湖中仙女不用繼續恪守中立,兵器之事自然輕而易舉,但……」

對於未來的凱爾特神話有所了解的玄幻,自然明白薇薇安此時心中的顧慮,於是介面說道:「但就怕湖中仙女們一旦解除了中立的原則,很有可能會因此產生無法預料的變化,這就是你的顧慮吧!」

「沒錯!」薇薇安點頭說道:「居住在這無所紛爭的阿瓦隆,姐妹們的心靈都是純潔無暇的,可一旦她們開始與外界接觸,這份純潔就難免沾染上其他的東西,那時的湖中仙女,還會是現在這般和諧安樂嗎?」

玄幻卻是反問道:「但這是總有一天必須面對的問題,不是嗎?」

「……也對。」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湖中仙女一族畢竟不可能永遠與世隔絕,隨著世界的不斷發展,總有一天湖中仙女們會與外人接觸,到那時多年壓抑的好奇很有可能演變成所有人都無法預料的結果,而那正是薇薇安想要避免的事情。

「我給你講個故事吧!」玄幻微微一笑,隨即將大禹治水的故事緩緩講出,薇薇安也並未出言阻止,而是靜靜的聆聽著,因為她心中知曉,玄幻的答案一定就在這個故事之中。

當玄幻講到大禹之父以息壤阻斷洪水卻無功而返之時,薇薇安心中隱隱有所觸動,而當玄幻講到大禹為了治水三過家門而不入之時,薇薇安秀眉微挑,似笑非笑的看著他,當玄幻最後講到大禹以引導疏通之法成功治理洪水之時,薇薇安終於明白玄幻的意思了,於是說道:「堵不如疏,這就是你的意思嗎?」

「不錯!」「與其像防洪水猛獸一般,預防湖中仙女與外界接觸,倒還不如有節制的放開接觸的機會,令湖中仙女們能夠逐漸接受外界種種,無論是好的也罷,壞的也罷,這畢竟是她們一定會經歷的事情,不是么?」

「……你還是這麼能言善辯,我說不過你……」沉默片刻,薇薇安搖頭笑道:「也罷,只要你能夠得到世界意識的同意,湖中仙女一族將聽候你的調遣。」

「那就足夠了!」玄幻微微點了點頭說道:「那麼幫我準備一件靜室吧。」

「無需那麼麻煩。」薇薇安自她的王座上緩緩起身,走到玄幻身旁笑道:「湖中仙女一族身為世界意識欽點的監察者,自然有著一些其他種族所沒有的特權,跟我來吧!」

【馬上就要515了,希望繼續能衝擊515紅包榜,到5月15日當天紅包雨能回饋讀者外加宣傳作品。一塊也是愛,肯定好好更!】 湖中仙女乃是凱爾特大世界的世界意識所指定的監察者,這種身份也賦予了她們諸多便利,而能夠與世界意識直接對話的權利,便是其中之一。

其他人若是想要與世界意識對話,先決條件便是要有足夠強大的修為,只因世界意識實在太過強大,特別是大千世界這種等級的世界意識,每一個都是天道境的存在,世人常說『聖人之下皆為螻蟻』,但在天道之下,便是聖人也是螻蟻!

對於人而言,他不會一直去關注螻蟻的動作,即便偶爾關注也不過是一眾興趣,而若想讓人主動關注,螻蟻就必須不斷壯大自身,直到令人都無法忽視的程度才行。

一般來說修為達到准聖之境,便會引起天道的關注,因此那時修士的修鍊主要以感悟天道為主,通過神識在不經意之間與天道進行的片刻關聯,得到天道反饋的某些感悟,從而達到如同頓悟一般的修鍊效果。

而氣運高、福緣厚的修士,往往更容易達成這個過程,因此成就准聖的修士,才會對爭奪氣運如此的上心,因為對於大部分的准聖而言,氣運的高低甚至足以決定他們未來的成就,也只有爭奪到更多的氣運,他們才能夠在修鍊之路上走的更遠。

如果說准聖是能夠偶然得到天道垂憐的幸運兒,那麼修為達到至聖之境,便能在達成某些條件的前提之下,得到與天道直接對話的機會,這種對話與偶然得到的感悟完全是兩個層面的存在,其表現特徵便是准聖只能感悟規則,而至聖卻已經開始掌握規則。

至於聖人,到達這個層次的存在已經超脫於准聖、至聖乃至世間萬物之外,『代天巡授』是其最好的評價,每一位聖人都可以看作是天道的左右手,雖然在天道面前聖人也是螻蟻,但在不觸怒天道的前提之下,聖人幾乎可以使用天道制定的所有規則,乃至於有限度的創造新的規則,也只有到了聖人的境界,才能夠幾乎隨時隨地與天道進行對話,當然天道回不回應那就是另一碼事了。

以玄幻如今剛剛踏足至聖之境的修為,想要與凱爾特大世界的世界意識對話並不困難,但很明顯哪怕玄幻修為再高,外來的孩子也不如得到世界意識眷顧的親閨女更能得到便利與實惠。

事實上就在薇薇安這自成一界的女王宮殿之中,就有一座專門用以與世界意識溝通的祭壇,哪怕是毫無修為的凡人,也能夠在這處祭壇呼喚世界意識,當年薇薇安便是在這處祭壇之中得到了世界意識的啟示,這才有了她離開阿瓦隆,前往深海營救毫不相識的玄幻的舉動。

而此時的玄幻便在薇薇安的帶領之下,站在這處祭壇的外面,感受著祭壇之中隱約可知的偉大氣息,玄幻不由得看了一眼笑意盈盈的薇薇安,心中暗嘆湖中仙女果然是世界意識的親女兒,而後邁步走入祭壇之中。

一步踏入,玄幻頓時覺得眼前景象一變,這看似不大的祭壇之中竟也是自成一界,無上無下無左無右的虛空之中,密布無數星辰光點,玄幻隨意打眼一掃,便知這是凱爾特大世界的星河。

那每一顆獨立的星星對應的都是一個小千世界,每一片密集的星河則是對應一個中千世界,再加上這些世界所依附的大千世界,這才是凱爾特大世界的全貌,也是大多數人都無法欣賞到的奇妙景象。

忽而一抹光華在這星河之中驟然乍現,那道光華並不十分耀眼,但卻給人以無法直視之感,既好似虛無縹緲的幻象,卻又好似偉岸無邊的浩然,玄幻心中清楚,這便是凱爾特大世界的世界意識附著在這處祭壇之上的投影,但將它當做是世界意識本身也是完全可以!

雖是常人所無法直視,但當玄幻將體內幻想之力凝聚在他雙眼之上時,這個限制對他而言便已不存,透過光華直視世界意識的玄幻緩聲說道:「你就是凱爾特大世界的世界意識!」

「正是……」玄妙的聲音直入腦海,玄幻的精神壁壘竟被視若無物,天道境的存在即便沒有展現真正的威能,但其一舉一動之中卻都蘊含著他人永遠都無法參透的玄妙,哪怕在此的只是世界意識的一抹投影,但它的意念卻也不是如今剛剛晉入至聖境的玄幻所能抵擋。

但就在玄幻心中為世界意識的威能暗自震驚之時,便聽那世界意識竟是說道:「我想要見你很久了,玄幻……」

「嗯?!」

……

就在玄幻進入祭壇,與凱爾特大世界的世界意識會面的幾乎同一時間,位於不列顛大陸南端的那座新近建立的神殿之中,那位被人稱為海王的男子正坐在他的神座之上閉目不語,而那位青年一如往日站在他的身旁,靜靜的等候著海王的吩咐。

忽而一位中年大漢快步走入神殿之中,對著海王行禮之後說道:「啟稟海王陛下,有一路的獸潮被人滅掉了,驅趕獸潮的藍皮也沒能活著回來!」

「是嘛……」海王緩緩睜開雙眼,毫不意外的說道:「看來不列顛大陸,果然還有我們所不知道的強者存在!」

那大漢聞言,不解的問道:「為什麼不會是那些所謂的德魯伊,亦或是阿瓦隆的湖中仙女出手呢?」

海王身旁的青年解釋道:「海王陛下在制定此獸潮之計前,就曾對德魯伊教派和湖中仙女這兩大不列顛大陸的超凡勢力做過了解,湖中仙女乃是凱爾特大世界的世界意識所指定的監察者,擁有超凡身份的她們,除非到了凱爾特大世界生死存亡的時刻,否則絕不可能違背中立原則插手世界運轉,而這獸潮雖然幾乎橫掃整個不列顛大陸,但卻遠遠達不到湖中仙女插手的程度!」

大漢撓了撓頭,一臉似懂非懂的表情,繼而問道:「那麼德魯伊教派呢?」

「至於那些德魯伊,哼……」青年面泛一抹不屑之色說道:「過度的熱愛自然,註定他們在面對獸潮之時只會是以安撫為主要手段,即便德魯伊察覺獸潮的背後有那些藍皮在驅使,他們也就只會殺掉藍皮,而不會將獸潮一同覆滅,這是德魯伊必定會堅持的原則,也註定這獸潮的覆滅與德魯伊無關!」

大漢這才恍然道:「原來如此!」

青年繼而說道:「而且我此次奉海王陛下之命,所挑選的用以驅趕獸潮的藍皮,都是對於凡人而言無比強大,但對於真正的高手卻又渺小如同塵埃的等級,又以數十人為一隊,極大避免了被稍弱一點但數量眾多的對手圍攻致死的可能,因此那一波獸潮與數十藍皮同時覆滅就只有一種可能……」

大漢情不自禁介面說道:「有一個不在我們情報之中的強者出現在不列顛大陸,並且親自出手覆滅了獸潮!」

「沒錯!」青年微微點頭說道:「但從其他各路獸潮的進展來看,這種情況純屬個例,不值得放在心上……」

「錯了!」出言打斷青年的話語,海王緩緩睜開了雙眼,對青年說道:「不要小看任何一個敵人,也不要忽視任何一個可能出現的變數,因為這小小的變數,往往會令一切都變得與預期大不相同!」

青年連忙躬身說道:「是,卑下知錯了。」

眼見青年認錯態度良好,海王也沒有繼續責問,而是揮了揮手示意那大漢退下,而後繼續對青年說道:「獸潮的目的已經基本達到,在此時出現些許變數也是無關大局,但為了保證接下來的計劃不會因為這個變數而出現不必要的變故,還是儘早將他抹去為好!」

青年點頭說道:「卑下會去安排!」

「嗯……」海王微微點了點頭,而後說道:「經由這一次的獸潮,德魯伊教派的勢力分佈已經弄清楚了嗎?」

「已經弄清楚了。」青年點頭笑道:「若非那些德魯伊太過熱愛自然,在獸潮爆發之初便紛紛現身想要安撫獸潮,我們也不會這麼快就了解德魯伊教派的實力與強者分佈。」

海王說道:「那就按照計劃,將德魯伊教派的每一處教堂、每一位強者,都列入重點打擊的名單,務必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將德魯伊教派從不列顛大陸除名!」

青年猶豫片刻,這才應道:「……是,卑下遵命。」

察覺到青年的異狀,海王當即問道:「你還有疑問?」

青年點頭說道:「卑下不明白,以我方如今的實力,便是橫掃整個凱爾特大世界也都綽綽有餘,何必如此大費周章?」

「為了打發時間!」海王說出了一個令青年萬萬沒有想到的答案:「此時距離三千大世界與洪荒開戰還差一點點的時間,在這一點點的時間之中若不尋找些許樂趣作為調劑,那豈不是太過無聊了嗎?畢竟這遊戲……還是慢慢玩才有意思呀!」 不列顛大陸西南方某處森林之中,上千位手持各式兵刃的戰士將一位****著上半身的男子團團圍住,隨著站在一旁觀戰之人一聲令下,這上千位戰士同時發出一聲大喝,而後同時對著男子沖了過去。

那每一位戰士都顯然是身經百戰之輩,只因他們手中的武器每一次揮動,都必定會攻向男子身上要害之處,再加上出招之時的時機配合,以及人數之上的巨大優勢,在雙方都不懂用自身超凡修為的前提之下,這幾乎是一場早已決定結果的戰鬥。

但事實卻是截然相反,便見那位身處千人圍攻之中的男子鎮定自若,以旁人無法言喻的玄妙身法,無數次險而又險的從圍攻之中尋得一絲空隙,那一雙拳頭沿著他人根本無法想象與防禦的軌跡打出,每一次揮動都必定會有一位戰士倒下。

眨眼之間,那上千位戰士便已倒下大半,原本密不透風的圍攻此刻也顯得零零落落,而被圍在中間的男子卻仍是那麼的淡定自若,****的上身甚至連哪怕一絲傷痕都不存在,就彷彿它所面對的並非上千位精銳的戰士,而是一片弱不禁風的小草一般,如此身法,如此武技,堪稱恐怖!

片刻之後,最後一位戰士也倒在那男子的拳頭之下,但那男子卻好似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淡淡的看了倒在地上哀嚎的上千位戰士一眼,而後便走向不遠處的湖泊,準備去洗滌一下連一絲汗水都沒有的身軀。

就在這時,一陣掌聲憑空響起,聽到掌聲的男子轉頭一看,便低頭行禮道:「卑下拜見奎里努斯大人!」

便見一直隨侍在海王左右的那位青年緩緩現身,被男子稱為奎里努斯的他,十分滿意的對男子說道:「不用神力,單憑武技,赤手空拳便將上千位頂尖角鬥士的圍攻擊潰,你的武技又增強了,阿斯基里!」

「比之奎里努斯大人,我這還遠遠不夠!」此時這位名為阿斯基里的男子,絲毫沒有方才以一當千的豪邁,而是無比恭敬的對奎里努斯說道:「奎里努斯大人突然來找我,想必是有任務要交代了!」

「沒錯!」奎里努斯點了點頭,隨手將一個捲軸礽給阿斯基里,而後說道:「凱爾特大世界的大賢者梅林,就是你這一次的任務目標!」

阿斯基里打開捲軸,看了一眼捲軸之中的目標資料,沉默片刻之後問道:「要什麼結果?」

奎里努斯說道:「海王陛下有命,將他抹去!」

「哈哈,我明白了!」阿斯基里大笑一聲,身形一閃便已不知去向,而此時才傳來他所留下的最後一句話語:「那就請奎里努斯大人,等我的好消息吧!」

「不要小看對手呀,阿斯基里……」奎里努斯沉聲說道:「畢竟你的目標可是萬年之前,凱爾特大世界的傳奇人物呀!」

……

卡美洛王國的王都是一座名為卡利恩的城市,乃是尤瑟王的父親選定並且建立基礎,並在尤瑟王手中逐步擴建而成。

由於卡美洛王國立國不久,因此這座卡利恩城也就是中上等的規模,但是城市之中處處都能看到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令所有過往的旅者都毫不懷疑,只要卡美洛王國能夠一直存在,這座城市總有一天會成為整個不列顛大陸上最為耀眼的明珠!

而就在那王宮之中,自前線歸來的尤瑟王,正在抓緊時間處理獸潮的善後工作,並且按照他與玄幻所定下的策略,準備借著獸潮的東風收攏各國的難民,並從難民之中挑選精裝者進行新軍的組建。

從尤瑟王眼中的血絲來看,他恐怕已經很久都沒有休息過了,事實上也正是如此,自他從前線返回的這十幾天里,他一直在抓緊時間處理這些事情,哪怕體內的鬥氣不斷消除者他的疲勞之感,但精力消耗過度的尤瑟王也已經隱約有了頭暈眼花之感,這令他不得不停下手中的工作,十分疲憊的揉了揉臉。

就在這時尤瑟王面色陡然一變,連忙將目光轉向窗外,便見一條體長不知幾千里的巨大紅龍自遠方飛來,宛若一座綿延不絕的空中山脈的巨大身軀飛至王都卡利恩城上空之時,竟是將太陽灑下的陽光完全遮擋住,令方圓數千里宛若陷入黑夜一般。

忽而這條紅龍身形急速縮小,眨眼間變化為一位紅髮女子落在王宮之中,尤瑟王見狀哪裡還管的上手中的公務,當即運起體內鬥氣極速賓士至那紅髮女子面前,隱含戒備之色的說道:「我乃卡美洛之王尤瑟潘德拉貢,不知您來我卡美洛王宮有何貴幹?」

「潘德拉貢?」紅髮女子面帶笑意的問道:「可是那聖德魯伊費坦與紅龍王伊格妮兒的後裔?」

尤瑟王聞言心中暗自一驚,須知他家族的來歷可以追溯到萬年之前,但是因為在這萬年之中,家族曾經歷多次重大變故與改名換姓,因此即便是世間最為博學之人,恐怕也不知道潘德拉貢家族竟是聖德魯伊與紅龍王之後。

但尤瑟王行得正坐的端,他根本不怕有人追查自己家族的根源,特別是當這個追查之人本身也是一條紅龍的時候,尤瑟王心中不知為何生出一抹親近之感,於是他毫不避諱的點頭說道:「正是!」

「那就好……」得到肯定的答覆,紅髮女子臉上笑容越盛,就在尤瑟王心中暗自揣測女子來意的時候,女子忽然說道:「那麼見到你的先祖,你為何還要如此戒備呢?」

「先祖……」尤瑟王聞言微微一愣,而後便不禁大驚道:「您……您難道就是……」

紅髮女子當即笑著點頭說道:「不錯,我就是龍族五大龍王之一,也就是你潘德拉貢家族的祖先,紅龍王,伊格妮兒!」

尤瑟王不愧是一代王者,他的心理素質令他很快便從驚愕之中回過神來,急聲問道:「那……那麼您如何證明您的身份?」

伊格妮兒笑道:「不要被驚訝迷惑了你的心,用你的血脈去感受吧!」

聽聞伊格妮兒此言,尤瑟王這才想起還有這一個辦法,這是潘德拉貢家族遺傳自體內紅龍血脈的獨有力量,也是潘德拉貢族人的有利證明,也正是因為這個外人所不知道的特性,以前曾有數次外人企圖冒充潘德拉貢家族私生子的事情未被得逞。

以自身赤龍鬥氣激發體內紅龍血脈的尤瑟王,頓時從面前之人身上感受到那股血脈相連之感,顯然眼前之人與自己確實是有著血脈上的關聯,再加上對方現身之時所展現出的龐大真身,尤瑟王心中頓時信了至少八成,唯有王者的疑心令他仍保持了兩成的懷疑。

於是尤瑟王對伊格妮兒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而後恭敬問道:「不知先祖來到卡美洛有何貴幹?」

「我是來找你,也是來找萬年前的故友,大賢者梅林!」伊格妮兒目光一掃卡利恩城,而後略有疑惑地問道:「但我並未感覺到他的氣息,難道說傳聞有誤?」

尤瑟王連忙解釋道:「大賢者梅林確實幫助卡美洛……」

「哈哈哈……」尤瑟王話語剛剛說到一半,一聲大笑便將他打斷,便見一道身穿大紅戰袍,銀色戰甲的金髮大漢從空中落下,好不遮掩的氣勢竟是引得天地變色,原本晴朗的天空瞬間烏雲密布,陣陣雷光縱橫交錯,將以卡利恩城為中心,方圓數萬里之地盡皆籠罩其中,這宛若地獄將臨一般的恐怖,令億萬百姓跪地祈禱,無數生靈四散奔逃!

「來者不善……」看著那道毫無顧忌的大笑身影,伊格妮兒展開自身氣勢形成防禦的屏障,以免尤瑟王與卡利恩城之中的百姓受到牽連,而後高聲問道:「哪裡來的狂妄傢伙,竟然敢在我紅龍王伊格妮兒面前放肆!」

來人看了伊格妮兒一眼,察覺到伊格妮兒體內所蘊含的強大力量,來人眼中閃過一抹熾烈的戰意,但想到自己此行任務的他,卻強行壓制住心中的戰意,搖頭說道:「我不是來找你的,把大賢者梅林叫出來!」

聽聞來人竟是欲尋梅林,伊格妮兒臉上也不禁露出一抹意外之色,但同樣察覺到對方來者不善的她,當即沉聲問道:「你找梅林有什麼事?」

「我乃羅馬神系次神阿斯基里……」阿斯基里微微停頓片刻,還算俊美的臉上卻浮現出一抹猙獰的笑容,嘴裡緩緩說出他此行的真正目的:「奉海王尼普頓陛下之命……殺他!」

「哈哈,想要殺他,僅憑你恐怕還不夠呀!」伊格妮兒大笑道:「因為你在見到他之前,就會先死在我的手中!」

「凱爾特大世界的紅龍王嗎?你也可以算得上是意外的驚喜了!」阿斯基里將背後的長矛握在手中,銀光閃爍的矛尖一指伊格妮兒說道:「那麼我見到梅林並將他殺掉之前,就讓我……先當一回屠龍的勇士吧!」 阿瓦隆祭壇之中,為得湖中仙女之助,玄幻直面凱爾特大世界的世界意識,不想世界意識竟是說道:「我想要見你很久了,玄幻……」

「嗯?!」玄幻不禁發出一聲驚疑之聲,只因世界意識的話中當真很有意思。

須知玄幻得到凱爾特大世界所承認的名字乃是化名梅林,而非他的本名玄幻,雖然無論是梅林還是玄幻都是他本人,但按理來說世界意識只會稱呼它承認的化名,但如今世界意識卻是直呼他的本名,又直言想要見他很久了,這其中的差別與深意,不禁令玄幻心生疑惑。

雖然心中思緒急速運轉,但玄幻面上卻是不動聲色的問道:「你想要見我?」

世界意識答道:「是……」

玄幻繼而問道:「為什麼?」

忽而世界意識所化的光球之上的光華驟然抖動起來,就彷彿玄幻的這個問題令世界意識受到了某種刺激一般,良久之後那團光華才漸漸恢復平靜,世界意識這才緩緩說道:「因為在很久以前,有一個人將一件東西寄托在我這裡,並托我轉交給你。」

「很久以前?」玄幻瞳孔一縮,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要知道玄幻從自洪荒降世被獨孤求敗撿到算起,直到現在也就才兩千歲左右,再以洪荒與凱爾特大世界將近十倍的時間差換算,也就是兩萬年的時光,玄幻不知道能夠被世界意識都稱之為『很久以前』的時間究竟有多麼久遠,但可以想象絕對是在兩萬年以上!

換言之,世界意識所說的那件東西,極有可能是在玄幻降世之前便已經被人交給了它,並將由世界意識轉交給他,而玄幻的命格十分特殊,便是聖人之尊的元始天尊都看不穿他的根腳與過去未來,如果世界意識口中的這個人當真存在,那麼他的修為很難想像究竟恐怖到怎樣的程度!

忽而玄幻想到了某種可能,於是連忙問道:「那東西是指定交給我,還是交給滿足某些條件的人?」

「如果說條件的話,倒也是可以……」世界意識說著微微一頓,但不等玄幻鬆一口氣,它便接著說道:「他給出的條件很簡單,來自洪荒、名為玄幻、男人,我只需要在見到滿足這三個條件的人的時候,將東西交給他就可以了!」

最後的可能性被世界意識一口否定,玄幻心中頓時一沉,他忽而感覺冥冥之中好似有一隻無形的黑手在操控著一切,而他不過是這隻黑手操控之下的傀儡,這種感覺玄幻曾經多次有過,但惟獨這一次最是強烈。

與此同時,玄幻心中卻又生出另一股預感,就好似隨著這隻黑手的逐漸現形,一直以來困擾著他的一切疑惑都將有所解答,譬如說本應隨他一同穿越的混沌珠為何消失不見了,這個洪荒世界之中為何夾雜了許多本不該存在的人和物,還有那自他降世之日起便給予他無數幫助的幻想法則,當真只是穿越者必備的金手指那麼簡單么?

為了弄清這一切的答案,也為了探尋那回家的道路是否當真存在,玄幻不介意按照那個人為他鋪設的道路去走,只要最終的終點是他想要到達的目的地。

不過在那之前,玄幻也不會介意先弄清楚這個人的真實身份究竟是誰,於是玄幻當即問道:「那個人是誰?」

「他是……」世界意識再次停頓片刻,本已平靜下來的光華因為這個問題再次劇烈都動起來,顯然將東西交給世界意識的那個人,給它留下了這麼多年都難以抹滅的印象,這才使得世界意識在談到與那人有關的話題之時兩度失控。

但或許是有了前一次的衝擊,這一次世界意識很快便重新恢復平靜,而後說出了一個玄幻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的答案:「他是……三千混沌魔神之首,力量法則的掌控者,無盡混沌的最強者,洪荒世界的開闢者,盤古!」

「什麼!」

……

卡利恩城,王宮之中,紅龍王伊格妮兒對上羅馬次神阿斯基里,早已融入凱爾特大世界的本土強者與來自異世界入侵者,即將爆發第一次正面衝突!

看著眼前妄言屠龍的阿斯基里,伊格妮兒冷笑道:「想要做屠龍勇士,狂妄!」

「覺得我狂妄,那是因為你還不了解我阿斯基里的實力!」嘴上說著狂妄的言語,眼中閃爍著熾熱的戰意,但心中卻是最最沉靜的戰士之心,心知眼前之人乃是凱爾特大世界少有的強者,更是以肉身強悍著稱於三千大世界的龍族,話音方落瞬間,阿斯基里便一個爆沖,手中長矛直向伊格妮兒胸膛刺去!

但如今的伊格妮兒已經不是萬年之前的她了,上萬年的時光所增長的不光是她的修為,還有她的戰鬥經驗,並未被阿斯基里的狂妄所蒙蔽的她第一時間便反應過來,當那長矛刺到胸前的瞬間,伊格妮兒雙手一伸握在長矛之上,憑藉龍族強悍的力量將阿斯基里的力量抵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