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虎獅回答他的,是將自己的手中的長槍往城牆上一指,他用自己的行動回答元老院二耆老的指責。

「殺!」他身後的白袍戰士用自己的行動響應了自己上司的指揮,他們咆哮著,對著城牆上示威。

「射!」

一聲吼叫,從這一支身著白袍的軍隊之中發了出來,箭矢如雨,從方陣之中射了出來,射到城牆上面,發齣劇烈的爆炸聲音。

「射日箭法?」一個非常驚恐的聲音從城牆上面的守將的嘴中發出。

射日箭法,這是一種非常難於練成的箭技,傳言,大成的射日箭法,可以將天上的太陽都射下來。現在這些人竟然用這樣恐怖的箭法射向天空之城。

「難道這是白袍軍?不是說白袍軍已經滅亡在他們的內訌之中嗎?」有人疑問著,「就算是白袍軍復生,也沒有辦法找出這麼多會射日箭法的戰士啊?」

箭矢,對著天空之城射了過去,落在城牆上面,發齣劇烈的爆裂聲音,炸出了一團團蘑菇雲。

「再射!」那傳令聲音又想了起來。

「保護城牆!」城牆上的守將,他發出了一聲吼聲,假如不馬上加強城牆,估計城牆根本沒有辦法的再堅持的,會坍塌在這射日箭之中。

一道道身影出現在城牆上面,他們竟然對著箭矢的落點沖了過去,用自己的血肉之軀,阻擋著射日箭法的破壞。

可是,這並沒有什麼大的用處,馬上,那高高的城牆竟然坍塌出一道缺口。

「連射三輪!對城牆缺口!」

城牆上面的軍隊的傳令官,發出了新的命令。

箭矢如雨,對著城牆上的缺口……馬上,城牆坍塌。

「沖!」

一聲吼叫,這一支軍隊,對著城牆上的缺口從了過去,他們如同風一樣席捲了過去。

「拼了!」城牆上面,那個蒼老的聲音吼叫著,他對著那缺口沖了過去。

「二耆老…..」有親衛制止著這位老人,現在他不應該戰死在這地方,「二耆老,您冷靜下去,您不能和這些野蠻的聖母派的畜生拚命啊……」

他們制止著二耆老的衝動,將二耆老架住……

「二耆老快走!」城牆上的守將,他從二耆老的身邊沖了過去,他要用自己的身體,堵住城牆上這個致命的缺口。

「二耆老,您要組織軍隊反擊,你不能將命拚死在這裡。」一個親衛死死的吊住了二耆老的手,他吼道。

現在形勢非常危險,假如不堵住這個缺口,可以想象得到天空之城會馬上陷落…….但是在這個時候,二耆老嘆息了一聲,他吼叫了一聲,他對著城市的深處飛奔了過去……

這個時候,這位天空之城的二耆老,竟然往城市的深處跑了?

「吼!」

片刻,城市的深處,發出了一聲劇烈的野獸的吼叫,這樣的叫聲,讓人心驚膽戰……

「沖!」城牆外面,虎獅一聲怒吼,他挺起了長槍,對著前面一指,他吼叫著,他試圖用自己的聲音,壓制在城市之中傳來的野獸的吼叫。

「開啟大陣!」

一聲吼叫,從城市的中心傳了過來,這聲音彷彿不是人類的聲音……彷彿是地獄之中的鬼怪傳來了過來的聲音。

馬上,天空之中漂浮出一道黑色的雲彩,片刻,天空之城籠罩在黑暗之中,這黑暗,彷彿來自地獄……

天空之城所有的人,都有一種非常不祥的感覺,有些人感覺到,這黑暗和當年長生殿的傳人大戰時候放出來的黑暗一致。

天空之城,怎麼會有這麼邪惡的陣法,並且將這樣的陣法作為這個城市的守護大陣?天空之城已經遠離了戰火很久,戰爭對於天空之城來說,已經是一件非常遙遠的事情。

誰也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竟然能出現一支白衣白袍的軍隊。

城牆上面的軍士,非常驚訝的望著這支軍隊,無論從那個方面,都不應該出現在天空之城。這支軍隊,這支軍隊,本來應該消失,絕對不應該出現在天空之城。

尤其是,站在這支軍隊的最前面,竟然是一個少年,這個少年,他們還很熟悉。

「虎獅?」

天空之城城牆上的守將,他對著那個年輕人吼道,這個年輕人他很熟悉,這不就是雲中城崔將軍的外孫嗎?他怎麼可能出現在天空之城呢?

城牆外面,那個年輕的將軍平靜的看著天空之城上面的守將,他的臉色非常平靜,好像他對天空之城根本就沒有任何感情一樣,他對背叛天空之城的這件事情,好像根本沒有一絲絲愧疚的意思。

他是如此的平靜,平靜得讓人害怕。一個人怎麼可能這樣平靜的背叛著自己出身的城市?

「我是虎獅。」這位年輕的將軍說,「我奉教皇的命令,來攻陷天空之城。」

「你真的是虎獅?」守將看看著這位背叛天空之城的年輕人,他的臉上充滿了不解……他竟然沒有表現出憤怒。

「是不是有人奪舍了虎獅?」有一位將軍說,在說著的時候,他張弓射箭,對著虎獅一箭射了過去,他很激動,他不解守將為什麼這麼冷靜,對於這樣敢於背叛這個城市的人,他無法保持冷靜。

「你忘記了你自己的出身!」這個人吼道,「你受死吧!」

虎獅沒有說話,只是輕輕的將自己的手一揮,那一支射出的箭矢出現在虎獅的手中,他將手掌的箭矢往城牆上有一拋,箭矢射進了城牆上,齊柄而入。

「我不想殺你,我的任務只是攻克天空之城,我在天空之城生活了這麼多年,我不會在天空之城打開殺戒。」虎獅說。

「孽障!你還記得你曾經在天空之城生活過?」城牆上面,出現了一道蒼老的身影,這是天空之城元老院的二耆老,他對著虎獅吼道,他的心中充滿了憤怒,他想不通為什麼虎獅和虎犼的差別會這麼的大,「你背叛了天空之城,你背叛了你所有的親人,你的弟弟在戰場上戰死,但是你卻背叛天空之城!」|

他痛心疾首,對虎獅吼道。

「殺!」虎獅回答他的,是將自己的手中的長槍往城牆上一指,他用自己的行動回答元老院二耆老的指責。

「殺!」他身後的白袍戰士用自己的行動響應了自己上司的指揮,他們咆哮著,對著城牆上示威。

「射!」

一聲吼叫,從這一支身著白袍的軍隊之中發了出來,箭矢如雨,從方陣之中射了出來,射到城牆上面,發齣劇烈的爆炸聲音。

「射日箭法?」一個非常驚恐的聲音從城牆上面的守將的嘴中發出。

射日箭法,這是一種非常難於練成的箭技,傳言,大成的射日箭法,可以將天上的太陽都射下來。現在這些人竟然用這樣恐怖的箭法射向天空之城。

「難道這是白袍軍?不是說白袍軍已經滅亡在他們的內訌之中嗎?」有人疑問著,「就算是白袍軍復生,也沒有辦法找出這麼多會射日箭法的戰士啊?」

箭矢,對著天空之城射了過去,落在城牆上面,發齣劇烈的爆裂聲音,炸出了一團團蘑菇雲。

「再射!」那傳令聲音又想了起來。

「保護城牆!」城牆上的守將,他發出了一聲吼聲,假如不馬上加強城牆,估計城牆根本沒有辦法的再堅持的,會坍塌在這射日箭之中。

一道道身影出現在城牆上面,他們竟然對著箭矢的落點沖了過去,用自己的血肉之軀,阻擋著射日箭法的破壞。

可是,這並沒有什麼大的用處,馬上,那高高的城牆竟然坍塌出一道缺口。

「連射三輪!對城牆缺口!」

城牆上面的軍隊的傳令官,發出了新的命令。

箭矢如雨,對著城牆上的缺口……馬上,城牆坍塌。

「沖!」

一聲吼叫,這一支軍隊,對著城牆上的缺口從了過去,他們如同風一樣席捲了過去。

「拼了!」城牆上面,那個蒼老的聲音吼叫著,他對著那缺口沖了過去。

「二耆老…..」有親衛制止著這位老人,現在他不應該戰死在這地方,「二耆老,您冷靜下去,您不能和這些野蠻的聖母派的畜生拚命啊……」

他們制止著二耆老的衝動,將二耆老架住……

「二耆老快走!」城牆上的守將,他從二耆老的身邊沖了過去,他要用自己的身體,堵住城牆上這個致命的缺口。

「二耆老,您要組織軍隊反擊,你不能將命拚死在這裡。」一個親衛死死的吊住了二耆老的手,他吼道。

現在形勢非常危險,假如不堵住這個缺口,可以想象得到天空之城會馬上陷落…….但是在這個時候,二耆老嘆息了一聲,他吼叫了一聲,他對著城市的深處飛奔了過去……

這個時候,這位天空之城的二耆老,竟然往城市的深處跑了?

「吼!」

片刻,城市的深處,發出了一聲劇烈的野獸的吼叫,這樣的叫聲,讓人心驚膽戰……

「沖!」城牆外面,虎獅一聲怒吼,他挺起了長槍,對著前面一指,他吼叫著,他試圖用自己的聲音,壓制在城市之中傳來的野獸的吼叫。

「開啟大陣!」

一聲吼叫,從城市的中心傳了過來,這聲音彷彿不是人類的聲音……彷彿是地獄之中的鬼怪傳來了過來的聲音。

馬上,天空之中漂浮出一道黑色的雲彩,片刻,天空之城籠罩在黑暗之中,這黑暗,彷彿來自地獄……

天空之城所有的人,都有一種非常不祥的感覺,有些人感覺到,這黑暗和當年長生殿的傳人大戰時候放出來的黑暗一致。

天空之城,怎麼會有這麼邪惡的陣法,並且將這樣的陣法作為這個城市的守護大陣?(未完待續。) 葉佳期終究沒能拗得過他,被從椅子上拉了下來,帶到後院的撞球室去。

「還會玩嗎?」喬斯年握著球杆,眯起眼睛看向她。

葉佳期搖頭:「早就忘了。」

十幾歲的時候,他教過她一次,她笨,學不會,就放棄了。

那時候也不是真心想學,就是想離他近一點。

這會兒,她看向他,他也看著她,他們的記憶都交融在了一個點上。

很多年前,喬斯年喜歡在喬宅的撞球室打球。

這是他宣洩心中情緒的一種方式。

很多時候,他就一個人呆在撞球室,用球杆對準球,「咚」一聲,球入洞。

他的注意力很專註,情緒很濃時,他能在撞球室一呆就是一個晚上。

偶爾,他也會在裡面抽煙。

但不管情緒再怎麼重,面對葉佳期的時候都是泰然處之,神色平靜。

那一天,公司重組,重擔壓下,晚上,他一個人悶在撞球室里。

白天的壓力只有到了晚上才能宣洩。

他握著球杆,空曠的撞球室里只剩下他打撞球的聲音。

葉佳期放學回來,偷偷站在撞球室外的門口看他打球。

他專註、認真的樣子格外迷人,臉龐深邃,眸光銳利,就像是洞察一切。

十幾歲的她早就情竇初開,她也不是頭一次這麼偷偷看他。

喬斯年精湛的球技讓她很是驚嘆,眼睛都不眨一下,原來他這麼厲害。

少年時的感情很純粹,喜歡一個人就默默看著,將愛意小心翼翼藏在心底。

「看什麼?」他注意到了她,勾唇,看向門口的她。

「不小心走錯地方了。」葉佳期慌張。

「想玩的話過來,我教你。」

「我就是走錯地方了……」她還在嘴硬。

「哦,那你回去吧。」

「不。」葉佳期又不肯,「玩一下也可以,正好我沒事做。」

喬斯年看她這彆扭的樣子,也不戳穿她,勾唇招手:「過來。」

葉佳期就那樣,蹦蹦跳跳往他走過去。

他教她握球杆的姿勢,教她瞄準,教她技巧。

也許是太專註,他在她身後,摟住她的腰,一遍遍不厭其煩地教她。

她笨,三番五次都學不會。

若在以前,葉佳期早就沒耐心了,學不會還學什麼呀。

可那次,她捨不得啊,多靠他一會兒都是好的。

甚至,她能聽到他的心跳聲,平穩而略微急促。

他打了一晚上的撞球都沒有能平復的情緒,她一來,竟悉數平靜下去。

就好像漂泊的浮萍忽然就找到了港灣,白天的所有不悅、重擔都在這一刻消失。

她沒有喊停,他就不厭其煩地教她,哪怕她就是學不會,打不好。

那一晚,他們呆在一起差不多兩個多小時。

沒有做別的,就只是打球。

那天晚上是初秋,不像現在,是冬季。

如今,再一次站在這兒,他問她還會不會。

她實在是忘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