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不是在等你。」葉佳期抬起頭,「會議結束了?」

「嗯,今天沒什麼事了。」

「那晚上?」

「約會。」

葉佳期笑了:「去哪?」

「你想去哪? 無上殺神 聽你的。」

「咱們倆品味不一樣,我想去的地方你又不喜歡,你想去的地方,我倒是可以陪著的。」

「為什麼。」

「因為我習慣遷就你了。」葉佳期笑道。

「我不需要你遷就我,以後怎麼高興怎麼來,你做什麼我都喜歡。」

「那我去找小奶狗,你也喜歡嗎?」

喬斯年低下頭,手指頭抬起她的下巴:「是小狼狗體力不好,還是小狼狗顏值不夠,還有精力去找小奶狗?嗯?」

喬斯年的身上是危險的訊息,眼底也泛著要把她吃干抹凈的光澤。

葉佳期連忙拍掉他的手,求饒:「我錯了。」

「錯在哪了。」

「不該當著你的面說。」

「我看你是不知悔改。」喬斯年一口咬住她的嘴唇,狠狠親了一下。 而黃家一行人看到眼前少年竟然一劍揮出如此恐怖的劍勢之後,這群人早已經目瞪口呆,看向楚天羽的眼神也是充滿了震驚之色。

顯然,此時楚天羽所表現出來的強大氣息與他們之前看到第一眼的視覺衝力太大了,一時間也是讓這些人直接呆立在場。

即使是他們那彈射出去為首之人也是沒有想到去守護。

好在這群人之中有一位實力達到了武王境後期的強者,此時這群人之中也還算他比較鎮定,當看到楚天羽隨手揮出的劍勢之後此人也是瞬間出手。

隨後,在那道劍勢繼續追逐著黃家為首之人的身影而去的同時,這群人之中實力最強的人也是直接攔截到了為首之人的身後。

隨後手勢成掌,一股強悍的武王境武魂之勢也是勐然間揮將而來,直接朝著這道劍勢轟擊了過去。

唿!

一陣劇烈無比的唿嘯聲響起,瞬間,黃家人馬最強者的手掌也是直接與楚天羽那道隨手揮出的劍勢轟擊到了一起。

而這時候,周四的人群也是終於自震撼之中清醒了過來,隨後也是聞聲看去,正好看到他們這群人之中的最強者正一手朝著前方那股無形無影的劍勢轟擊而去。

伴隨著一聲劇烈的轟鳴聲,那武王境後期男子的手掌也是瞬間與楚天羽所施展出的劍勢交擊到了一起。

一股強烈無比的武魂之勢和劍勢交織在了一起,僅一息之間的功法,眾人便是看到武王境後期男子的身影竟然直接被這股無形無影的劍勢轟擊了出去。

噗!

只見武王境後期強者一聲吐血之聲傳出,一股鮮紅的血液也是直接飄灑而出,直接灑在了空中。

而武王境後期強者的身影也是在陣鮮紅的血液之下直接倒飛了出去。

一聲落地起響起,武王境後期強者的身影也是直接被楚天羽的一劍給轟擊的墜落在地,並捂著胸口一臉震撼之色的盯著楚天羽。

而那股楚天羽隨手揮出的劍勢此與在與武王境後期強者交擊之後也是終於無法再持續下去,隨後也是緩緩的消散在了空氣之中。

雖然這股強烈的劍勢徹底的消失了,但此時這群人看向楚天羽的眼神卻是變得更為的震驚了。

「好可怕的青年強者!」

這是眾人心中唯一的念頭,因為剛剛的一幕實在在震撼了,雖然他們見識過很多強大的武宗境強者。

但即使是武宗境強者的大戰,依舊沒有眼前這個如此年輕的青年出手來得驚人。

僅輕手一揮,其手中之劍所揮出的劍勢便直接將他們這群人之中實力最強的武王境後期強者給擊成重傷。

一時間,每個人看向楚天羽的眼神也是充滿了驚懼之色,並直接呆立在場不敢有任何絲毫的動作。

而此時成功躲過楚天羽的劍勢並橫躺在地的黃家人馬為首之人也是一臉驚恐之色的率先開口道。

「這位前輩,在下是都城黃家七少主,剛剛是一場誤會,希望前輩莫怪!」

而此時這群人之中的最強者在看到自己家的少主竟然如此低聲下氣的沖著一個青年說話后,也是心中無奈。

因為他剛剛已經深刻的體會到了楚天羽恐怖的實力,只怕對方再揮出一劍,自己可能就一命歸西,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哼,都城黃家?以後我們還會見面的,希望你們好自為之!」

楚天羽說完,身影一閃間,頭也不回的直接朝著血陽城方向而去。

看著楚天羽瞬間便消失的人影之後,這群人也是終於從一股強勢的壓迫之力下緩過了神來。

而那橫躺在地的為首中年男子也是終於在周圍之人的攙扶之下立起身來。

「七爺,您還好吧,這小子出手未免太狠的,竟然將少主傷成這樣!」

一旁攙扶著少主大人的青年武者也是一臉恨意的開口道。

「哼,既然知道這小子出手狠,你剛剛為什麼不上前替我討回公道?你在我這說這些有個屁用?」

這個自稱為黃家七少主的中年男子也是氣在頭上,想不到自己不過是想尋一件稱手的寶貝,竟然就提到了一聲鋼板,叫他難道得不行。

聽到一旁弟子的話后,也是不由怒從心頭來,並直接斥喝道。

而這時候,嘴角依舊掛著斑斑血跡的人群最強者也是緩緩的朝著這位七少主走來,並直接開口道。

「七爺,剛剛那小子說我們還會現見面的,難道他知道我們接下來要去什麼地方?」

聽到這人的話后,黃家七公子也是一臉怒意的回道。

「不可能,我們不過是去一個彈丸之地而已,這小子如果真要找我們的麻煩怎麼可能這樣就輕易的放過我們。」

「我看這小子的身份肯定不簡單,而且你們剛剛看他聽到我自報家門的時候,這傢伙的眼神之中沒有一絲的驚色,相反還有著一絲的輕蔑。」

「我看這小子實力不簡單,其身份肯定也不簡單,這一次就算我們倒霉,以後要是看到這兩人就自動離開吧。」

這個黃家的七公子雖然實力低微,但卻非常擅於察顏觀色,剛剛看到楚天羽的神色后,也是多少感覺到了楚天羽的身份。

於是心中也是決定以後若再見到楚天羽二話不說就走。

而那武王境強者聽到黃家七公子的話后,也是點了點頭。

就這樣,這群人經過一番休息之後,也是立即上路,所行往的方向自然也是自楚天羽之前離開時是一個方向。

……

血陽城,楚天羽重生之後的所在地。

這裡有楚天羽重生后認識的眾多人,同時還有一位無比關心楚天羽的親人,母親大人。

閉關后的兩年,楚天羽的實力也是達到了一個階段的巔峰,由於楚天羽年紀輕輕實力便直接達到了武宗境七重。

所以,接下來的時間裡,楚天羽在境界上的修為也會緩慢下來,於是,這段時間裡,楚天羽也是可以適當的休息。

隨後,楚天羽也是打算直接朝著已經離開兩年多的血陽城而去。(未完待續。。) 喬斯年的氣息也變得很不穩,吻著吻著就將她抱起,抱到大床上去。

他壓著她的身體,大手扣住她的小手,近在咫尺地看著她。

兩人都沒有醉。

也許是很久沒有跟男人親密接觸過,葉佳期的身體在顫抖,長睫毛更是顫個不停。

喬斯年又在她的臉上吻了吻,這才解開她的睡袍,很快就跟她翻滾在一起,衣物被悉數扔在地上。

他吻她的時候,她還是忍不住啞著嗓子:「輕點……」

「嗯。」

他們很久沒有做過。

喬斯年對她欲罷不能,葉佳期也格外敏感。

不過緊要關頭,他還是拉開床頭的抽屜,做了措施,他是不可能因為自己的失誤讓她吃藥的。

迷離的燈光中,葉佳期纏住他的腰。

一場酣暢淋漓的情事。

窗外明月如故,卧室里燈光閃爍。

喬斯年也不知道要了她幾次,一開始的時候葉佳期還有些放不開,後來就學會了配合他。

夜深時,葉佳期累得抬不起手,鑽進他的懷裡,眼睛都睜不開:「抱我去洗澡……」

「怎麼就累成這樣。」喬斯年勾唇,捏了捏她的臉蛋,「明明出力的是我。」

「真煩人。」葉佳期迷迷糊糊,聲音都啞了。

喬斯年的心情好了很多,男人大概就是這樣,滿足后,整個人都變得神清氣爽。

他真是很久沒碰她了。

他抱她去洗澡,看著她迷離朦朧的眼睛,忍不住親了親她的眼角。

……

第二天清晨。

葉佳期是聞著床頭的香氣醒來的。

迷迷糊糊睜眼,床頭擺著一隻托盤,托盤裡是豐盛的早餐,有牛奶,三明治,蛋撻,果脯……都是她愛吃的。

她托著頭,盯著早餐看了好久。

身邊的人早已經不在,葉佳期看了看時間,十點了。她睡了這麼久,而且身上……到處都是吻痕。

葉佳期臉頰通紅,她撐著身子坐起來,一件一件穿好衣服。

洗漱完,她才盤腿坐在床上給喬斯年打電話。

「醒了?」那頭是低沉的嗓音。

「你在哪裡……」

「在酒店貴賓室處理一些工作,怕吵到你。」

「還以為你……」

「嗯?」喬斯年挑眉,「以為什麼?以為我跑了?」

「你也不是第一次這樣,睡完就跑。」葉佳期的聲音低了下去。

「我這就上去。」那頭傳來喬斯年合上筆記本和文件的聲音。

葉佳期掛上電話,吃著點心填肚子。

沒多久,門上傳來「咔噠」一聲,喬斯年推門進來。

喬斯年今天整個人都是神清氣爽的樣子,一身深藍色的襯衫筆挺合身,裁剪得體,西褲、皮鞋纖塵不染,精神狀態很不錯。

他倚靠在牆邊,氣定神閑地站著,唇角是一抹上揚的弧度,目光落在床頭葉佳期的身上。

「怎麼坐床上吃東西?」他問。

「累,不想動。」她順手抬起手裡的三明治,「你喂我吃?」

「……」喬斯年嘴角抽了抽,「自己吃。」

葉佳期搖頭,像一隻小奶貓一樣,可憐兮兮地看著他。

累,是真得累。 體內武魂之力唿嘯,瞬息之間,楚天羽的身影便猶如一道暗影一般,瞬間便穿越了一片片連綿不絕的山脈。

很快,一片城池便直接印入了楚天羽的眼帘之中。

當看著在記憶之中有些熟悉的血陽城之後,楚天羽也是生出一絲的感慨,隨後也是直接伴隨著人群開始朝著血陽城而去。

而站在楚天羽肩頭的露露也是一臉的好奇之色,不斷的觀察著周圍。

還有一個位於楚天羽身後的人,自然就是惡魔統領怕魔拉。

只是此時的怕魔拉的形象與之前又有了很大的變化,這自然也是楚天羽要求的。

此時的怕魔拉看上去就如同一個普通的人類一般,除了個頭比一般人要強壯一點之外也是沒有任何不妥。

就這樣,楚天羽帶著怕魔拉和露露也是直接湧入了人群之中,隨後也是非常順利的直接回到了血陽城之中。

時隔兩年,楚天羽終於回到了自己重生之地,看著眼神有些熟悉的一幕幕,也是讓楚天羽有些感慨。

很快的,楚天羽也是輕車熟路,緩緩的朝著血陽城三大家族之中的楚家行去。

然而,就在楚天羽行走在血陽城的路上的時候,確是偶然間聽到了血陽城三大家族之中的王家竟然要和楚家的楚若霜結婚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