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生存!」精靈說道:「每一個進入這裡的人,從你一進入這裡,就將面對生命威脅,將會面臨無數人的攻擊,甚至是無數種族的攻擊,而不給攻擊掉的人類或者種族,都將被其他人給分分食掉,因為這裡的一切食物來源,就是人的屍體,血液,骨肉!」

「咕嚕,咕嚕!」蘇辰的胃裡一片翻江倒海,這——吃人肉和人血?會不會太喪心病狂了?吃妖獸的肉,蘇辰還能接受,可是吃人肉?這——還真接受無能。

「那為什麼他們沒有攻擊我們?」蘇辰問道。

「因為你們是新成員,在進入這裡的第一天,你是安全的,他們的攻擊對你無效,但是——一天之後,你將和他們為伍。」

「我擦?就一天?」蘇辰真心的覺得這個時間有點太短了,道:「那這裡有什麼規則沒有?還是說——想怎麼來就怎麼干?」

「這裡的規則就是——沒有規則,你可以在這裡做任何事情,看到美女你可以直接強行奸/殺,****,有看不順眼的人可以直接拗斷他的脖子,看到有人欺負弱小,你可以仗義出手,只要你敢做,這裡沒有什麼你不敢想的,但是有個前提——你必須得有命活著!」

「……」蘇辰感覺自己闖到了鬼門關前,這他媽是在是太危險了。

「那他們是怎麼進來的?也和我們一樣,誤打誤撞的?」蘇辰問道。

「有的是,有的不是……大輪迴道,在三千種族中皆是赫赫有名的歷練絕境,很多種族都會將他們最優秀的年輕弟子送從進來歷練,有的是獲得了進入大輪迴道的資格,前來避難的,有的是輪迴之王心情好,會從周圍的界面中攝取一些所謂的天才進來,有時候順手而為。」精靈說道。

「哦?」蘇辰吸了一口寒氣,道:「那那些能夠前來歷練的弟子,是怎麼出去的?」

「挑戰,從大輪迴道第一層,直接挑戰道大輪迴道第十八層,只要通頂,便能夠得到輪迴之王的認可,成功出去,不過這很難,甚至幾乎不可能——我從出生到現在,接待了這麼多人,都沒有一個能夠走得出去,最高的一個是靈族的一個優秀弟子,挑戰到了第十七層,卻最終敗北,生死道消,而且,據我所知,大輪迴道形成后的十萬年間,進來的武者數以百萬千萬計,但是出去的卻只有一千零一個!」

「這其中,你們人族還算不錯,有五個人闖過。」

「……」蘇辰狠狠心驚,十萬年千百萬人才一千零一個闖出去,這比例——想想都覺得后怕,而且,人族這麼多年,才五個人闖過,這他媽還算不錯的了?

「人類都是哪五個闖過了?」蘇辰自然是關心人類的問題了。

「人族三仙兩聖,劍仙、酒仙、逍遙仙、火聖以及新晉的人族刀聖。」精靈說道。

「……」蘇辰暗暗折舌,這些都是好久遠的事情了,在人族世界,三仙已經成為歷史的傳說了,至於火聖,據說也破空飛升,唯有刀聖,倒是沒怎沒聽說過,不過聽精靈說是新晉陞的,想必也還在。

「其中最近的的一位是刀聖,打破了最短的挑戰時常,耗時三個半月,直接從第一層,殺到第十八層,通過挑戰——他好像叫蘇什麼戰,對,好像叫蘇戰!」精靈回憶了一下,說道。

「啊?你說什麼?刀聖蘇戰?」

蘇辰頓時就楞了——不是因為刀聖,不是因為他耗時最少,也不是因為他打破了記錄,而是因為他叫蘇戰! 蘇戰,這個名字何等熟悉?這不是他父親的名字嗎?

蘇辰按捺住心中的激動,自己的父親,雖然他從來沒看穿過,但是卻知道也深不可測,該不會就是這精靈口中所說的刀聖蘇戰吧?

可是——這也不太可能啊,如果蘇辰的父親真有那麼輝煌的歷史,還用待在旭陽鎮一個蘇家分支中去?和自己三伯等人爭權奪勢?

這似乎也太不現實了,但是想想自己父親之前流言所說的,似乎也有高手的韻味啊,在妖獸山脈,父親能夠清晰知道那些妖獸的分佈位置,並且說在讓蘇辰邁出靈武大陸這一步,再和他團員之類的話,應該不像是矇騙蘇辰的。

種種跡象表明,自己的父親也是一個有故事的人!

「你有關於蘇戰的資料嗎?」蘇辰接連問道。

「沒有!」精靈說道:「我這也是就知道有這麼一個信息而已,別的什麼都不知道,這種秘密消息,是不允許透露出來的。」

蘇辰點點頭,是啊,這樣隱秘的消息,怎麼可能隨意流傳出來?

不過,越猜測,蘇辰就越是難以忍耐住刀聖蘇戰就是自己父親的內心想法。

不管是不是,反正得要挑戰成功,先出去了再說——

如果不是,就當給蘇辰動力了,可如果是,蘇辰就更不能丟父親的臉了,所謂虎父無犬子,刀聖蘇戰如此威名赫赫,自己要是丟臉,可就不僅僅是丟自己的臉了!

「要怎麼才能挑戰?」蘇辰問道。

「擊殺大輪迴道中一百個活物,不論等階,便能獲得挑戰輪迴守衛者的資格!」精靈說道。

「隨便殺死一百個人都行?」 錦書不負黎 蘇辰問道。

「對!」

「那如果挑戰輪迴守衛失敗了呢?」

「沒有失敗,要麼成功,要麼死亡,只有這兩條路!」精靈說道:「而且每上升一層,對手的實力將更加浩大,耗時將更多,最關鍵的是,挑戰之後,進入第二層必須得小心有人圍攻偷襲。」

「輪迴守衛的實力怎麼樣?」蘇辰問道,這才是他最關心的問題,要是自己辛辛苦苦擊殺了一百個人去挑戰,結果,輪迴守衛忽然是一個九階的異獸,那自己還挑戰個屁啊,直接自殺了一了百了。

「輪迴守衛的實力和你本身實力相當,你實力越高,輪迴守衛的實力越強,但是——在同境界中,輪迴守衛的能力是極為強勁的,能夠到達你所屬種族的巔峰狀態,如果你能擊殺輪迴守衛,說明你同境界無敵!」精靈說道。

「對了,我還有一個問題,在第一天中,是不是所有新手都是安全的,別人的攻擊無效?」蘇辰問道。

「是,也不是!」精靈說道:「如果你不挑釁別人,那別人主動攻擊你,是無效的,可若是你主動攻擊別人,那別人對你的攻擊也是致命的,你將不會受到新任保護著一條規則!」

「原來如此!」蘇辰微微頷首,稍加思索,然後放下手臂,不在看精靈,而是轉向何雲忠,道:「何雲忠,這次的殺戮的盛宴,你準備好了嗎?」

「哈哈,大哥,還別說,這次咱真來了一個好地方,俺何雲忠的大棍,已經饑渴難耐了!」何雲忠說道。

「那咱們兄弟在闖一闖這大輪迴道如何?」蘇辰豪氣萬丈,特別是有了刀聖蘇戰的先例,蘇辰心頭的奮鬥目標更為急切——如果能夠破了記錄最好,就算不能破,也不能太丟人了!

「正有此意!」何雲忠哈哈大笑著。

兩人一前一後,朝著城內走了過去。

沿途走過,可以說是真正的罪惡之地,雖然他們身上泛著新人保護金光,但是卻依舊有不少的凶意從他們身上掃過。

在這裡,蘇辰的心臟不斷的收縮,這一次,他的確算是大開眼界了。

男男女女,各種種族,在街上隨時都能交配,獸獸之間,****之間,人人之間,只要是雄性和磁性,就能交配在一起,有的甚至是雄性和雄性,磁性和雌性,各種姿勢,各種叫聲,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你看不到!

當然——即便是交配,也有的在交配中就被殺死,蘇辰親眼看到,一名修羅異族的男子正在高潮噴射時,被剩下的雌性幽冥異族給摳掉了心臟,當場死亡,而那位剛剛還呻吟嬌噓的赤身女人,抓出修羅男子的心臟開始生吞了起來。

儘管蘇辰自認心理接受能力已經很強了,但是卻依舊抵擋不住內腸胃的翻湧,有些噁心想吐的感覺,對於這個所謂的大輪迴道,有著無與倫比的厭惡感。

在這裡,你能夠看到,很多就像被人類圈養起來的妖獸一般的種族,被別的種族當做坐騎來虐待,當做牛馬一樣來驅趕,想怎麼收拾就怎麼收拾。

在這裡,根本不需要自己去刻意控制,殺意也會不斷的湧現出來,似乎只有通過殺戮,才能釋放心中的壓抑。

「嘿嘿,新人來了了,有吃的咯,大家快出來盯著啊,晚了可就沒機會咯!」

「就是,就是,一天之後,他就是我們食物了,人血啊,好久沒嘗過人血的滋味了!」

「旁邊那位人族小帥哥?要不要我今夜侍寢啊?我保證,能夠伺候得你舒舒服服的!」

一路走來,這樣的聲音絡繹不絕,更有的,正在交配的的人看到蘇辰和何雲忠兩人,雄性的忘記了衝刺,雌性的忘記了嬌吟。

「兩位,要不要嘗嘗我大輪迴道第一奶、霸的滋味啊?保證伺候得你舒舒服服的,要玩什麼花樣都可以的哦,免費的!」

蘇辰正走著,突然身後傳來了一陣陰森的聲音,以及一道濃濃的寒意!

「嗤拉!」蘇辰的赤血刀一出,往後狠狠一劈,便聽見頭顱破開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一道虛浮的影子倒地而亡。

「嗯?」蘇辰皺了皺眉,對著精靈問道:「這是什麼種族的?」

「鬼族!」精靈說道,可就在這時,原本還只是靜靜看著他和何雲忠兩人的其他種族,瞬間一哄而上,朝著蘇辰狠狠的撲了過來。

「精靈,這是怎麼回事兒?他們怎麼……?」蘇辰一急,連連問道。

「因為你主動擊殺了一個鬼族,你的新人保護不起作用了!」精靈說道。

「我靠,是她先挑釁我的!」蘇辰暗罵一聲,旋即拿出赤血刀,開始迎戰。

「但是她沒有對你動手,只是在言語上說說而已,對你並沒有惡意!」精靈繼續解釋著!

「尼瑪!」蘇辰乾脆不再理會精靈了,一心開始迎戰。

好在赤血刀的威力在這其中並沒有失效,雖然不能動用武技,但是蘇辰的靈力,以及身體爆發力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

「呼啦!」一刀下去,刀芒四散,連續將沖在最前頭的兩頭異族給斬滅了。

「嘩啦!」又是一刀,蘇辰接連劈出幾刀,,如同泛起五彩金光一般,只聽見咔擦拉擦的聲音響起,倒在蘇辰面前的武者越來越多……

這便是靈器好的優勢,在這大輪迴道中,誰的靈力雄厚,誰生存的希望便更大,誰的靈器威力大,誰活的命就更久。

雖說生存取決於境界,取決於身體的爆發力,但是靈器也是自身實力的一部分,有一件好的靈器,可以在攻防兩端都增強實力……

「嘩啦啦!」

看著源源不斷的屍體倒下,蘇辰體內的血煞之氣越來越旺盛,雙眼發黑,如同陷入了癲狂的狀態之中——他體內的九大屬性紛紛運轉著,在徐徐提升!

殺,殺,殺——挑戰輪迴守衛,衝出大輪迴道,這已然成為了蘇辰的最大信念。

當看到蘇辰開始大肆殺戮的時候,何雲忠也不在隱藏實力了。

「吼!」一聲咆哮聲起,何雲忠立刻化身為幽冥異族的體魄,原本身形就變大了不少的何雲忠,捏著棍子,如同死神一般,朝著周圍的人群衝殺進去。

蘇辰和何雲忠肩並肩,背靠背,兩人都將自己的後背交給了對方。

「殺!」蘇辰一聲吶喊,兩人迅速分開,殺了一陣后,又迅速靠攏,稍稍緩一口氣,繼續廝殺……

各種顏色的血混合在一起,形成了說不出的顏色,濃濃的,就像一地的粘液。

各種種族的屍體不停的倒下,堆積成一堆堆的小山坡,儼然成了真正的輪迴知道。

蘇辰和何雲忠如此大發神威,原本周圍還準備得漁翁之利的人都遠遠的逃遁了,他們有些拖著兩具屍體,趕緊藏起來,咬破了屍體的喉嚨,趁著血液還沒凝結的時候,將之吸干——

有的直接撕下一塊手臂,就那麼生吃起來,滿嘴弄出血液,觸目驚心!

如此半個時辰下去,蘇辰和何雲忠廝殺的人數已經過百了,蘇辰擊殺了足足六十七人,而何雲忠更勝一籌,擊殺了足足八十三人。

但是對於挑戰輪迴守衛的條件是,各自殺戮一百人……

也就是說,蘇辰還需要擊殺三十三人,而何雲忠還需要擊殺十七人,才能達到挑戰第一層輪迴守衛的要求!

「你們別急,別先這麼快浪費體內的靈力,因為一旦你們虛弱,露出了疲態,便會有無數的人撲過來擊殺你們,而且一旦你們達到挑戰要求,只有一個時辰的恢復時間,否則——挑戰作廢,又得另外殺掉一百個人才行!」精靈提醒道。

「……」蘇辰真想罵娘了,這裡真他媽不是人待的地方?也不知道是哪位變態能弄出這樣的歷練之地,如此血腥,入戲殘暴,如此的沒有人性。

「何雲忠,你殺了多少了?」蘇辰問道。

「八十三個。」何雲忠說道:「大哥,你呢?」

」六十七個!」蘇辰說道:「咱們再稍稍休息一會兒,然後再廝殺到九十九個的時候在停下來恢復靈力,等到處於巔峰的時候,再挑戰輪迴守衛!」

「好!」 休息了半個時辰,待得精力恢復差不多的時候,兩人繼續朝前面走去。

見著這兩個殺神一般的人物衝進來,其他人都紛紛退後,或者躲起來了!

他們剛剛可是見過了這兩個殺神的厲害——那手中的靈器,可不是好惹的。

「大哥,他們都不應戰,咱們怎麼才能湊齊啊?」何雲忠皺眉道。

「沒事兒,總有不怕死的人!」蘇辰說道。

果不其然,在他們繼續行走了幾里地后,又遇到了一群攔路虎!

這其中,有兩名異族,已經達到了五階水準,甚至有一頭更是達到了五階高等的水準,也就是堪比人類奪命境後期的武者——

通過精靈的解釋,蘇辰知道,這眼前的異族,一個是骨族,渾身沒有血液,沒有皮肉,沒有經脈,沒有毛髮,只有骨頭,他們依靠骨髓修鍊,據說練到極致,能夠生長出血肉,充盈自己,達到一念萬相的境界。

而另外一名是血族,他們有著和人類一樣的軀殼,但是卻不食人間煙火,因為他們的食物,只有血夜,越是高等異族的血液,對於他們的修鍊就更加有效。

「何雲忠,五階高等的骨族交給你,另外一頭五階的血族交給我,等把他們兩個幹掉了之後,我們再好好清理一番!」蘇辰說道。

「好,如果是要拼武技,我肯定不是對手,但是——若是拼身體力量和爆發力,那我何雲忠自然不弱,還沒有真正的打過奪命境的武者,這次就好好爽一番!」何雲忠戰意甚濃!

蘇辰微微一笑,他又何嘗打過奪命境的武者?

這要是武技什麼的能動用,那蘇辰直接就跑了,開玩笑,蘇辰這滿打滿算,才神通境圓滿境界,光是境界上就和人家差了好幾個等級,若是在使用武技,那還有個屁的決鬥,直接就被秒殺了!

可如果是拼身體強度和爆發力的話,蘇辰可不認為自己會比他們弱多少。

要知道,蘇辰的身體,可是經歷過雷霆淬鍊,異火焚燒,血煞洗禮,早已經被淬鍊的變了樣,爆發力中,更是帶著九大屬性的靈力攻擊,哪會是一些凡胎身體可以比擬的?

而對方雖然境界高,可是在不能使用武技的情況下,境界高的優勢便被限制了不少,雖然體內靈力充裕,但也只能說明耐打,經得起長時間的消耗,恢復得比自己快,雖然經驗老道,能夠發現低等級的弱點,但是——也不是絕對的!

這才是蘇辰敢挑戰奪命境血族的憑仗……

「殺!」何雲忠一馬當先,拖著哭喪棍就是猛衝,身體爆發力在這個時候強勢的顯露了出來。

「喝」蘇辰喝了一聲,旋即,也捏著赤血刀,找到血族的身體,衝殺了上去。

不過下一刻,蘇辰就發現這血族究竟是有多可怕……

他們隨時能化為一團血液,從你的攻擊中溜走,又隨時能夠變回人身,對你發動攻擊,而且他們的血液有著濃濃的腐蝕作用,一旦沾染上,會迅速的傳遍全身,腐蝕人的皮膚,毛髮,骨骼,讓人防不勝防。

不過好在,蘇辰體內的血煞屬性,有著同出一轍的功效,能夠有一定效果的免疫血族武者的血液腐蝕,然後再經過火屬性和雷霆屬性的煉化,成功化為自己的精血本源,強大自己。

不過饒是如此,蘇辰也吃盡了苦頭,五階血族的強橫還真不是說著玩兒的,每一次轟入蘇辰體內的血液,都會讓蘇辰費勁好一番功夫,才能煉化,從而給了血族武者更多的機會……

無奈之下,蘇辰只能動用異火「赤炎」這強勢的火焰,將自己渾身燒得通紅,一旦有血族的血液沾染上來,便會被盡數燒盡……

這樣一來,蘇辰在防禦端也不會有太大的擔憂,專心進攻。

赤血刀在蘇辰手上掄得是刀刀駭人,一刀比一刀的威力大,而那血族武者似乎也感受到蘇辰手裡赤血刀的威脅,開始一邊迎戰,一邊逃避,準備逃遁,這個看起來只有三階的傢伙,著實是一塊難啃的骨頭。

在血煞屬性的指引下,加上異火焚身,蘇辰完全可以避開血族的偷襲,還能實現瞬間反攻——

血族的身體爆發力本來就不強,憑藉詭異的身法,還能有點優勢,但是在優勢被蘇辰體內的血煞屬性克制后,那就是一點優勢都沒有了……

不過十招而已,蘇辰摸清楚了血族的攻擊方式,忽然一個翻身狠抽,直接一刀將血團劈散——可是令蘇辰震撼的是,沾染上了血族武者鮮血的赤血刀,沒有半點被腐蝕的痕迹,反倒將血族的血液給一併吞噬了,甚至連血族武者的內丹都被劈,裡面的五階血族精華也都沒入了赤血刀之中。

「這,是什麼魔刀?」蘇辰皺了皺眉!

「吼!」一道龍吟之聲從赤血刀上傳來,然後蘇辰的靈魂意識中,瞬間多了一道威不可擋,蒼老如天威一般的聲音,聲音很虛弱,但是卻依舊讓蘇辰的靈魂發出狠狠的震顫——這種感覺,比當初遇到冷無蹤的時候還要強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