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發展隊伍的想法,洛揚的投奔,或許是一個契機。畢竟星妖那麼多,即便他們再有能力,也少不了多少。

「我們想回天藍星,我有種感覺,大人能夠帶我們會天藍星。所以我來找大人,希望能夠追隨大人。我們不會背叛,我們可以發血誓。」洛揚語氣堅定。

古昊微笑看著洛揚,眼神平靜,房間的氣氛也沉默了下來。洛揚心頭更加忐忑,生怕古昊會拒絕。

就在他開始緊張時,古昊打破了沉默。(未完待續。) 「我可以答應你,不過追隨我之後,一切的都要服從我的安排,不然後果你知道。叛徒的下場都不會太好。」古昊點頭答應下來,他還找不到合適的人去發展隊伍,現在洛揚自己過來,他也不會拒絕。

「誓死追隨大人。」洛揚狂喜,堅定說道。

「嗯,你們現在有幾個人?」古昊問道。

「我們從天藍星退過來,剛開始有幾百個兄弟,近三年裡,我們都在獵殺妖獸,死的死,離開的離開,現在只剩下八個兄弟。他們都希望有一天能夠回到天藍星,但是星夢已經別佔據了。」洛揚不敢隱瞞,既然古昊答應他們,就必須讓他們知道他們的情況。

聽著洛揚的話,古昊微微點點頭。可以想象,這群人對星妖族都有著血海深仇,不然也不可能堅持三年,都在獵殺星妖。

「你們的修為多高?」古昊問到。

「我們都是修真者,我修為是元嬰初期,獨眼他們的都是金丹後期。」洛揚說道,獵殺三年星妖,他們的積累足夠,只要有契機,他們就能夠進入元嬰期。

這群人的修為不算弱,相當於他們修真聯邦,一個七星修真者,和七個六星修真者。他們只是灰色空間里比較突出的一隊傭兵,說明灰色空間的傭兵,實力普遍在五級。

這個實力水準,在修真聯邦,已經是最頂尖的軍隊標準。如果這些傭兵,能夠被他所用,進行軍事化訓練,訓練出來的軍隊,在配合他的法寶,戰鬥力肯定比現在的星界聯盟的軍隊要強大。

「有沒有辦法招募更多的人,要求金丹中期以上的。」古昊問道。

「這個,有。大人不說,我也會招募。和我們一樣逃進灰色空間的天藍星的人很多,他們很多人和我們一樣,都是天藍星一些國度的軍隊隊員,現在國度毀滅了,他們也在這裡堅持著,希望有朝一日,星界聯盟的軍隊,能夠帶著我們回到天藍星。」

「如果大人想擴大隊伍,我可以想辦法說服他們加入我們。他們都是天藍星的人,肯定會有不少人選擇加入我們。」

洛揚一直都有集中天藍星的修真者的想法,但是他知道自己的本事,根本不適合當首領,加上沒有高手震懾,很難服眾,所以他一直沒有這麼做。

但是在古昊身上,他看到了一種領袖的氣質,這也是他為什麼敢冒著風險賭一把的原因。

「嗯,可以。」古昊點點頭:「拿你的星卡給我。」

雖然不知道古昊要做什麼,不過洛揚還是毫不猶豫將星卡拿了出來。

古昊接過洛揚的星卡,將自己的星卡在上面一劃,星卡上面的數字也出現了變化,划完,古昊將星卡還給洛揚:「我給了你兩億星幣,這兩億星幣,你想辦法租賃一個基地作為據點,將加入隊伍的兄弟,全部集中到這個基地。」

「兩天時間,能招募多少是多少,不想加入的也不要勉強。不過你要強調,不能背叛,聽從指揮。做不到的不要加入,不然以後出問題,後果自負。」古昊的聲音很堅定,也很嚴肅。

洛揚心頭一稟,不過古昊的信任讓他心頭感動。他才剛剛選擇追隨,古昊就毫不猶豫將兩億交個他。

對他來說,這就是一份沉甸甸的信任。

「明白。」洛揚重重點點頭。

「嗯,接下來兩天,我可能會進入戰場,你安排好一切,兩天過後,我們會回到這個基地,到時候你就過來找我們。兩天後,就是隊伍成型的日子。對了,我叫古昊,裡面那個叫南天。」

說完這一切,古昊讓洛揚離開。等南天從浴室裡面出來后,古昊洗了個澡,直接倒頭就睡。

在灰色空間裡面,沒有白天黑夜,任何時候,天空都是灰濛濛的。兩人獵殺一天的星妖,現在也要休息一段時間。因為在接下來的這段時間裡,他們準備開始大動作。

駐紮在灰色空間裡面的星妖,數量達到七萬,後面還會有跟多的星妖加入。單憑兩人,想要靠戰場獵殺,全部殺光這些星妖,基本不可能。

所以獵殺的方法要換,他們也盯緊了星妖部隊駐紮的營地。只要方法得當,兩人屠殺星妖族一個營地並不是不可能,因為這裡是灰色空間。

……

星妖族營地,一個虎頭人身的星妖坐在椅子上。他座下的椅子,全部是由人骨頭搭建而成。

在他前面的桌子上,一個女屍體擺在上面,屍體的手臂已經被撕下,樣子非常凄慘。坐在桌子兩旁的各種星妖,狼妖,狐妖,貓妖……都在撕啃著手臂部位的肉,如同人類吃烤全羊一樣。

對星妖族來說,這就是一個烤全羊的晚晏。

「大皇。」就在眾多星妖吃得津津有味時,一個鼠頭人身的星妖驚慌地跑了進來。

「什麼事?」虎皇放下手中的美味,眼神不悅看著鼠頭人身的星妖。對於他們來說,用餐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虎皇是一種尊稱,在星妖族,等級森嚴。一到四級都是小妖,五級妖兵,六級妖將,七級妖王,八級妖皇,九級妖帝,十級妖神。每一級,都有不可逾越的鴻溝,這是等級。面對上級的命令,他們都要嚴格執行。

「大皇,今天出去的妖,有很多沒有回來。包括大皇派過去的兩支偵查小隊,黑雕和山鷹小隊,他們也沒有回來。還有好多王和將軍都沒有回來。平常這個點,他們都差不多回來了。」鼠頭人聲戰戰兢兢說道,生怕自己說出什麼,大皇會懲罰自己。

「這種事?」帶頭的虎皇皺著眉頭,放下酒杯:「派人出去查了嗎?」虎皇問道。

「查了,進入戰場的偵查個已經回來了。不過他們只發現來了幾個將軍和兩個王已經死了。身上的皮毛也被剝……剝光。」鼠頭人身的妖兵顫顫巍巍說道。

「什麼?」虎皇從位置上站起來。

這是一件不可置信的事情,如果說妖將被殺,他不會詫異,畢竟修真者是星界傳播最廣的文明,高手不少,殺死幾個妖將,但是連同妖王,也死了。

妖王的存在,在基地的地位不低,這次死那麼多,看來人類那邊派了很多高手進入戰場。

這次他們的任務是鎮守星門,如果有大規模人類高手進入戰場,陷然對他們非常不利。

這麼久的交手,他們知道非常難纏。除了前不久,稱對方不備,偷襲了對方基地之外,其餘時間,他們都不會挑釁對方。因為他們這次的任務,是鎮守星門,爭取時間給天藍星裡面清掃餘孽。

等餘孽清理乾淨之後,接下來的目標就是海藍星。如果他們這裡出了問題,恐怕妖帝會給自己幾巴掌。

「查清楚了嗎?」虎皇面目猙獰。

「沒,沒有。」鼠頭人身吞吞吐吐說道。

「那你也去死吧。」虎皇冷哼一聲,一掌拍向人身鼠頭的小妖:「收拾一下,派遣二十支小隊,去收拾戰場,獵殺修鍊者,殺無赦。」(未完待續。) 星界聯盟灰色空間軍部指揮基地,此刻軍部的十個大佬都坐在圓桌上。他們手上握著最強大的軍隊指揮權。

此時他們臉上都有一些凝重,因為外界傳回一條消息。

有高手進入戰場,展開對星妖族的屠殺,而這些人的身份,他們不知道。

對於有高手進入這個消息,他們沒有接到任何通知,也沒有任何動靜。而這些高手,似乎並不是星界聯盟總部派來協助他們的。

聽到幾個妖王和大量妖將死在高手手中后,他們的笑容都掛在臉上。

不過到目前為止,他們還沒有高手的信息。這種高手,如果能夠加入他們軍隊,絕對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助力。

「卞將軍,你是這裡的最高指揮官,你拿個主意,要不要邀請這些神秘高手加入軍隊里?」旁邊一個皮膚黝黑,穿著星界軍服的將軍說道。

卞齊看了一眼說話的將軍,剛想開口,會議室外就響起敲門聲。一個留著小鬍子的軍官走到卞齊耳邊說了幾聲。

卞齊眉毛一挑,驚訝看著軍官:「真的?」

「按照重重分析,應該是真的。」小鬍子軍官將一個留影法寶交給卞齊。

收起留影法寶后,卞齊將目光放在會議桌上,清了清嗓子:「剛收到消息,獵殺星妖的高手找到了。」

「在哪?」場上的人立刻打起精神。

「在042號傭兵基地。這是042號傭兵基地傳出來的影像。」卞齊將留影法寶激活,光幕一樣的影像瞬間浮現,上面的影像,就是古昊和南天在行腳商人那裡賣材料的時候。

「他們?那麼年輕?不可能啊。殺死那麼多妖王妖將的高手,肯定達到甚至超過元嬰中期級別。他們兩個那麼年輕,要說有這個實力,我有點不信。」一名將軍搖搖頭,滿臉不信。

「我同意維特多將軍的看法,他們太年輕,新星榜上的新星天才,恐怕都沒有這個本事。」另一名將軍說道。

「現在討論這些也沒用,就算不是他們,恐怕他們背後,也有勢力的支持。但是哪個勢力這時候加入戰場?」

卞齊這個問題,引起不少人的沉思。

在星界,大勢力很多,盤根錯節,哪怕冒出一個大勢力進入戰場,也說不定。

「卞將軍,你說有沒有可能是哪個大勢力暗中培養的天才,被派往這裡歷練的?」一名將軍遲疑說道。

「嗯。不排除這種可能。不過現在也不知道真相,小李,你去調查一下他們什麼時候進入灰色空間,想辦法調查他們的資料。」卞齊對著小鬍子軍官說道。

「將軍,那我們還邀不邀請他們加入軍隊?」

「這個事不急。」卞齊遲疑了一下說道。

星界聯盟分部的會議又討論了一下關於星門的防禦細節,才全部解散。

在灰色空間,古昊和南天的事迹,已經徹底傳開,在整個灰色空間引起軒然大波。

每個人聽到這個消息后,首先就是感覺不可能。不過聽說有碰到過古昊屠殺的傭兵辨認兩人之後,那種不信慢慢消失。

很多人心頭火熱,因為兩人一天就屠殺了那麼多星妖,一億多星幣,這是巨款。在戰亂區,肯定還有很多星妖的屍體沒有被人處理的。

不少人想到這個,就悄悄離開基地,往戰亂區飛去。只需要撿屍體,就能夠撿錢,這種好事,他們進入灰色空間之後,可是從來沒有遇到過。

很多傭兵都有這個想法,所以進入戰亂區的傭兵和隊伍,人數一下子爆增,戰亂區也變得熱鬧起來。

在戰亂區域的星妖,一下子倒霉,很多星妖都陷入被圍攻的場面,不少在收拾屍體的星妖,也被修真者碰到,雙方一下子陷入混戰當中。

信息不斷傳入到星妖族和星界聯盟的軍部當中。

灰色空間的氣氛,一下子變得火爆起來。這種火爆,誰也沒有分析出原因,就是因為傭兵對戰場上星妖屍體的想法。

短短半天,不斷有新的戰況在前方傳來。星妖族和星界聯盟大規模的軍隊都沒有進入戰場。不過雙方小規模的隊伍,卻在戰場上遊走。

如果被發現,免不了一番戰鬥。

修真者有妖蟲能夠尋找星妖族的氣息,星妖族也有小妖,能夠尋找人類的氣味。雙方在戰場上的戰鬥都非常火爆,傷亡數字,在短短几個小時內迅速攀升。

嗡嗡嗡……

就在整個灰色空間處於火爆的戰鬥時,整個灰色空間出現異變。灰白色的天空,一下子變得冰藍,如同星球深秋季節的寶石藍,五光十色的極光在整個空中,好像五彩繽紛的帶魚遊走於藍天之上。

這個空間異象,彷彿超級大盆的冷水,澆落在火爆的戰場上。所有人戰亂區的人,看到這個異象,心頭髮寒。

所有戰鬥的怒火消失不見,所有修鍊者,所有星妖,現在想的,都是離開這裡,回到營地。

在灰色空間,每次大災難來臨之前,都有異象。每種環境的變換,表現出來的異象都不同。

上面這個異象,在灰色空間長期狩妖的人都知道,這是大暴風雪的前兆。會不會混有其他極端天氣,誰也說不準。

這種天氣,如果留在戰亂區,死亡率超過百分之七十。如果沒有足夠的保暖,很可能在暴風雪中凍死。即便用靈力禦寒,等靈力耗光之後,最後的結果還是一根冰坨子。

戰亂區火爆而混亂的場面,一下子冷卻下來,所有人好像打完架回家吃飯的孩子,瞬間化作鳥散。連一些從身邊飛過的星妖,都來不及追殺。如果回去慢了,他們沒敢回基地躲避,後果可想而知。

咚咚咚……

古昊正睡得迷糊,敲門聲讓他從夢中醒來。

「什麼事?」古昊走到門口,直接將門打開。

「先生,空間異象,大暴風雪會過來,我來通知您。」基地的侍者恭敬說道。

「異象?」古昊點點頭:「知道了,謝謝。」

古昊關好門走進房間,南天已經站在窗邊。外面寶石藍的天空非常漂亮,只是漂亮的外表下,隱藏著極端的危險,如蛇蠍美人,紅粉骷髏。

「沒想到剛想瞌睡,就有人送枕頭。這下子星妖有福了。」古昊看著外面的天空,摸著下巴說道:「關好窗走吧。」

古昊活動一下自己的身體,噼啪的骨節響聲,聽著就讓人舒服。

「好。」南天點點頭,將兩層厚厚的窗戶關好,跟著古昊離開房間。

「大人,你們要去哪裡?」古昊剛離開基地,剛好碰到跑進來的洛揚和獨眼等人。

「狩妖。」古昊說道,掃視獨眼等人:「他們都是隊里的兄弟?」

「是的,我們一起狩妖七年,都是最好的兄弟。獨眼,烏鴉,火狐,老鷹,少小敵,甘雨,朱銘。」

「大人好。」獨眼等人微微行了一禮。

「大人,這天地異象,你出去狩妖,很危險,也沒有星妖狩獵,他們全部回營了。」洛揚說道。

「要的就是回窩。」古昊露出潔白的牙齒:「你們按照原來的計劃行事,過兩天,我會回來。」

「大人,這樣很危險。」洛揚急忙說道,大暴風雪,這種極端天氣出去,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抵擋的。

「危險?不怕,你們等著好消息吧。」古昊和幾人打了一聲招呼,和南天離開042號基地。

「老大,大人他不會有危險吧?他不會不知道大暴風雪吧?」

「我也不知道。不過大人有信心,應該有抵擋大暴風雪的法寶。」洛揚搖搖頭。

「可是這種天氣,哪來的星妖,大人是不是糊塗了。」

「小敵,別亂說。」洛揚皺了皺眉頭。

「大人會不會是想去襲擊星妖的營地?」火狐說道。

嘶……

火狐這句話一出,幾個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還真有這種可能。

剛才古昊說了一句話,他們好像忽略了。

要的就是回窩。

這一句話已經說明,大人準備趁著這種惡劣天氣,將星妖一窩端了。如果真是這樣,後果不敢想象。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烏鴉看著漸行漸遠的古昊和南天的背影說道。

「閉上你的烏鴉嘴。」洛揚瞪了一樣烏鴉,收回目光。(未完待續。) 整個灰色空間都安靜下來,這是真正的暴風雪來臨之前的寧靜。所有在戰亂區的修真者,都用最快的速度趕回基地。

這不是鬧著玩的,慢上一點,小命可就沒了。

在灰色空間,這種極端的異變還有異象提醒,如果沒有這種異變,恐怕整個灰色空間,都會荒蕪人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