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此時此刻,那海瓊子白玉蟾卻自顧自的搖晃紙扇,臉上雖有笑意,眼神卻一片冰冷:「李兄,只要你將那輪迴果安安分分的交出來,白某絕對不做糾纏。不僅立刻離去,事後還會登門拜訪,重禮致歉。」

「哼,當日說得明白。輪迴果乃能者居之。爾等被假果所騙,如何又能賴到李某頭上!」

李慕白針鋒相對,毫不退讓。但是薛海卻暗暗叫苦。他根本不在乎什麼輪迴果。但這兩人十分在乎。看此,這等天才地寶敢當面說,是不想留一個活口了。

「哈哈哈,謫仙子您也知是假果。放下禁制暗中手腳,以為白某不曉得?可惜啊可惜……」

這白玉蟾一副冷笑,李慕白卻是一愣,繼而臉色大變!

卻聽一陣高呼再次從天空傳來。

「李慕白!魏某可是找得你好苦哇!」

這下子,李慕白徹底變了顏色。

「魏蒼海!你有那偌大的蒼神宗不照顧,來這愁什麼熱鬧!」

聞聽此言,薛海渾身一震!卻是細看,一個藍發黑袍的中年男子降下遁光,與那白玉蟾並肩站立。此人就是近些年間,獨霸并州的大門派蒼神宗宗主!

李慕白眼中暗勝退意。但身後巨劍虛影卻越加凝實。

「青蓮劍?」那蒼神宗宗主魏蒼海有了一絲凝重。和身邊的白玉蟾交換了個眼神,乾笑道:「李兄,為了區區一個輪迴果,不惜以命相搏嗎?」

「區區?魏蒼海,為了這區區輪迴果,你二人可是不遠千山萬水橫渡萬里尋來。這輪迴果可感悟六道輪迴,歷經十世紅塵。磨練心性。誰不曉得是你我突破瓶頸的神物?」

李慕白臉上滿是冷笑,打量著這二人,忽然道:「沒錯,海瓊子和你蒼藍子合力之下,就算李某自負劍修威力,也力不從心,但若如此呢?」

話音未落,身後正愁眉苦臉苦思逃跑良策的薛海,忽然感到破空大作,一物徑直激射門面而來!

聳然一驚,薛海下意識的單手一握。卻是一枚巴掌大小,通體青黃的乾癟果子。

鼻頭一動,甚至還能從上面聞到一絲常人無法容忍的惡臭!

但薛海,卻心中一沉。

一股想罵娘的衝動湧上嘴邊。

下一刻,李慕白的怒吼立刻證明了薛海的猜測。

「李晟,拿著輪迴果速速逃離!這裡我來攔住他們!」

直到這時,白玉蟾和魏蒼海才真正注意薛海。兩大金丹高手光光是視線,都足以讓人膽寒不已。

但薛海何其人也?對那兩人滿是敵意的目光視若無睹。腦海中卻閃電般的算計起來。

「李慕白這廝能修至金丹,絕不是省油的燈。雖不知這輪迴果是什麼天才地寶,但能讓幾個金丹前輩拚死相爭,也不是平庸之物。以己度人,李慕白絕不會那麼好心把如此寶貝輕而易舉的交到自己手中。就算是同族後輩,也沒有太深的感情。」薛海眼中飛快滾動,心念如電。立刻就有了大概想法。

「給我的輪迴果,是假的!想以我為誘,引開兩人,或者是其中一人。讓他得以喘息。但那兩人也不是蠢貨,怎會相信此物是假貨?看二人眼神,滿是敵意,想來也無法能辯證是否是真貨了。如若是真的,我祈求之下,留下此物逃跑。但區區一個築基,殺了便殺了。何足道哉?自家性命交予他人,大大不智!

故而我薛海交或不交,皆難逃一死。手中之物,是真是假,也命懸一線!但我有青雷子此物,加上遁空環的遁術。相信能搏得一線生機!」

如此想罷,薛海頓時有了計劃。

看著諸多筆墨,實則不過瞬息之間。

一道霹靂血光瞬間朝外飛遁而去。正有所打算了白玉蟾和魏蒼海二人臉色一沉,那李慕白卻暗暗一喜。

「區區一個築基小輩,竟敢在我輩面前逃跑?白兄你纏住李慕白這廝,切讓魏某遁上前去,取了寶物和白兄平分!」

魏蒼海根本不等白玉蟾搭話,立刻化作一道藍光繞過李慕白飛射而去。直追那道血光。

https://tw.95zongcai.com/zc/53631/ 可意外的是,不管是白玉蟾和李慕白,都沒有阻止。任其遁走。

一個呼吸間,那魏蒼海已然遁走了百丈開外。白玉蟾卻雙眼一眯,轉頭瞪著臉上滿是笑意的李慕白道:「李兄,少了個礙事之人。你我修為神通都不過伯仲之間。相鬥之下,非數天不能分出勝負。不若與我平分那輪迴果,省得魏蒼海那廝漁翁得利。」

「哼!白兄真是好算計。但我給那小輩的不是假物,而是真果。又當如何?」

李慕白陰冷一笑,身後巨劍漸漸發出青光,宛如一朵青蓮緩緩綻放。

白玉蟾雙目一凝,顯然很是忌憚那青色巨劍的威能。卻見嘴角抽動,笑道:「真當白某是三歲孩童不成?輪迴果分子母兩枚。那子枚固然也有神妙,但藥力稀缺,對我等金丹用處不大。相信那母果,還在道友的布袋中吧。」

「哈哈哈哈!看來你早已知曉其中關節了。魏蒼海那廝定然也是打著漁翁之利。但這母果神妙無比,一分為二卻藥力大減。還望白兄原諒則個!李某要貪心一回了!白兄一身深厚的太清道法,李某也想討教多時!」

突然狂笑的李慕白法力大作。背後的青色劍影突然響起一陣劍鳴。化作一朵巨大青蓮緩緩綻放。衝天的青光劍氣,立刻四散飛舞!

見多說無益,白玉蟾臉色一沉,腰間的小葫蘆立刻飛到手上。看著那暴亂的青色劍光,恨恨道:「人常道,劍修皆為瘋子。看來魏蒼海深知你的性子,才敢追去的吧。但李兄也是託大了,白某雖無道友那般大神通的師父,但其中手段,也要叫你長個教訓!」

剎那間,一白一青兩色光團四下拚鬥。四周靈氣大亂,掀起的罡風都把百丈外的樹林拔起。一時聲勢無兩,驚天動地。

可另一邊,薛海感受著那越來越接近的藍色遁光,心中可是忐忑不安。

自己血遁之術本就飛快,加上遁空環的加成。同階中要勝過自己遁術的屈指可數。但面對高出一個大境界的金丹前輩,卻仍舊不夠。

但他也有自知之明。正面對敵之下,自然無法勝過金丹分毫。但是如今這孤注一擲的信心,卻是那有著大神通的所謂祖神!

薛海念此,看著遠處天邊依稀可見在飛退的鬼霧,心中頓時一橫,激發血遁再次全力飛射。

而此刻跟在後面吃灰的魏蒼海,卻有些驚駭了。

對方遁術了得雖然意外,卻自信能追到這小輩。只要奪回子果,依著謫仙子的脾氣一定會跟白玉蟾大戰一場。那漁翁之利,自是不說。

但真正讓他吃驚的,卻是天際遠處,那慘綠色的霧氣。

「莫非也是什麼至寶出世?」魏蒼海自顧自的想著,卻全然不知此地發生的事情。

畢竟他和白玉蟾可是一口氣橫渡萬里趕來,中間連休息都沒有的。

他雖然執掌蒼神宗,也是屬於南離地的本土宗門。奈何他四處遊離。這宗主的名頭也不過是掛著而已。已有數十年不曾回到南離地的他,就算知曉祖神一事,一時半會,也沒往此處想。 ,

龍皇連吃了天道丹的不死天帝都能打敗。

他真的懷疑,那松魂散能不能對林天佑起到作用。

萬一林天佑現在是裝出來的,那一旦背叛,那後果不堪設想。

背叛的代價太大,首席戰神要考慮其中的得失。

所以,為了將自己的風險降到最低,首席戰神還是決定站在龍皇這一邊。

畢竟莫家主再厲害,也不可能是他首席戰神的對手。

「受死吧!」

首席戰神話音落下,人影已經消失不見。

等莫家主反應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旁邊的家丁已經全部倒在了地上。

每一個人的頭上都多出了一個血洞。

顯然在他沒注意的時候,被首席戰神滅了神魂。

「怎麼這麼快的速度?」

莫家主大驚。

顯然首席戰神的實力讓他沒有預料到。

強的離譜。

「首席戰神,我聽說龍皇跟你們狂獸山並不對付。

你幫了龍皇,就不怕狂邪之主生氣嗎?」

莫家主叫道。

正要一掌拍向莫家主腦袋的首席戰神聞言,頓時身軀顫抖了一下。

沒錯,他的上頭還有狂邪之主。

那是比龍皇更可怕的生物。

即便龍皇強如怪物,也絕對不可能是狂邪之主的對手。

「我、我在這些天跟隨龍皇的時間裡,竟差點被他的豈是弄的失去了雄心。

龍皇總有一天會被狂邪之主打敗。

到那個時候,我要是繼續跟龍皇在一起,必然會被狂邪之主責怪。

我改怎麼辦?」

首席戰神表情無比的凝重。

他其實是一個很簡單的人,誰強,他就跟誰。

如果林天佑有九成以上的把握打敗狂邪之主,那他就會鐵了心臣服龍皇。

可現在的情況看來,龍皇跟狂邪之主的戰鬥,勝算只有三七開。

龍皇三,狂邪之主七!

這就要命了。

勝算太低,讓他內心產生了迷茫。

「首席戰神,我一看就知道,你是受了龍皇的脅迫,這才不得不聽命於他。

但現在你完全不需要這樣的擔憂。

龍皇中了我的松魂散,他已經是個廢人。

只要你動手殺了龍皇,我就把這個功勞讓給你。

如何?」

莫家主笑著建議道。

首席戰神轉頭看了一眼林天佑。

見林天佑面無表情,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快點動手吧,只需要一掌,龍皇一切的輝煌就會變成歷史。

而你則是這個終極他歷史的男人。

這是多麼偉大的一刻啊!」

莫家主雙手高舉,不停的蠱惑首席戰神。

「不好意思,龍皇的一切輝煌不會變成歷史,它將會永遠傳承下去,而我將追隨在龍皇的身後,一同觀看這無比輝煌的一刻!」

首席戰神咧嘴一笑,忽然一掌拍下,一下子把莫家主的一條手臂拍斷。

鮮血噴濺,將一旁的莫真揚都看呆了。

「啊!」

莫家主痛苦的叫了起來。

他是一個家族的家主,哪裡受過這樣的折磨?

首席戰神表情淡漠,偷偷看了一眼林天佑,發現林天佑還是站在那裡,不知喜怒。

當下首席戰神又是一掌落下。

再次將莫家主的另一條手臂拍斷。

鮮血淋漓,將兩條斷臂就這樣拿在手裡。

無比的血腥。

莫家主看著這一幕,幾乎快要痛暈了過去。

但怒火讓他失去理智,他只恨不得殺了首席戰神。

可失去了雙臂,他又如何與首席戰神戰鬥?

即便雙臂沒有失去,也不可能是首席戰神的對手。

「想活命的話,立刻拿出松魂散的解藥!」

首席戰神大聲說道。

「我想活,我這就把解藥給你!」

命在旦夕,莫家主終於服軟了。

立刻使用靈力從身上取出了一瓶解藥。

「這就是解藥,請拿去給龍皇服下吧!」

莫家主的手臂已經失去,只能控制靈力托舉著解藥的瓶子。

「已經晚了,他錯過了活命的時間。

滅了他的神魂!」

就在首席戰神準備接解藥的時候,林天佑淡漠的聲音卻傳了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