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認識我?」

櫻姬的目光早刀刀齋,冥加,鞘三人身上轉了一圈,問道。

當然了,夫人,我們曾經都是主人的僕人,兩百多年前看著您和主人的相遇到相愛,甚至是犬夜叉少爺的出生!看樣子,您並沒有恢復前世的記憶。」

畢竟十夜公主殿下只是一個人類,雖然擁有絕世的美貌,但是靈力只有普通人的程度!」

兩個豆丁老頭一左一右立在刀刀齋的肩膀兩處,一問一答的附和著。

廢話少說,你們這三個傢伙怎麼有空到我這裡來!」

犬夜叉屈指一彈,一道指風把冥加擊飛,同時攔在櫻姬身前,不爽的看著猥瑣的刀刀齋。

他的v人是能隨便讓人看的嗎!尤其是被這幾個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妖怪看!

真是噁心!

夜!」

既然是自己前世的家臣,而且三個老人一直都對自己使用敬稱,令櫻姬心裡不由的升起了一股親切感。看到犬夜叉對刀刀齋他們的態度那麼不善,稍稍有些不滿的提醒道。

嗨嗨,我知道了!」

知道櫻姬那善良柔軟的格,犬夜叉稍稍讓開了一點。

這裡不是談話的地方,我們到那邊坐下再說吧!」

向著周圍看了一下,櫻姬指著不遠處的一個長著一顆大樹的草地提議道。畢竟出生於大家閨秀,櫻姬的禮儀無可挑剔,雖然對方是三個妖怪。

聽到櫻姬的提議,眾人沒有反駁,走到那棵大樹下的草地上坐下。

那麼,可以說了吧,你們三個老傢伙居然會一起來找我?」

剛一坐下,犬夜叉直奔話題的心,他要確認刀刀齋的目的,不然身邊總是帶著四把刀,總是有些麻煩的。

殘月之痕,鐵碎牙,叢雲牙,布都御魂之劍!

啊……嗯,其實是有個傻瓜要我幫他鑄造一把足以匹敵鐵碎牙的妖刀,不然就殺了我,真是強人所難啊!」

刀刀齋的在草地上扭了扭,坐穩后,臉上一臉無辜的表情,訴說著自己來找犬夜叉的原因,在他肩膀上的冥加也幫著解釋了一聲。

正好我和鞘去找刀刀齋,他從那裡得知了犬夜叉少爺您蘇醒的消息后,就來找您了!」

原來是逃命來了!」

犬夜叉不屑的看著刀刀齋,眼底卻出現了一絲喜這下不愁刀刀齋不替自己鑄造武器了。

嗯,所以保護我吧!」

刀刀齋理所當然的回答道,一點看不出是在逃命的樣子,臉皮厚的恐怕連殘月之痕都刺不穿。

哦!是來尋求我的保護啊,那麼就要說『請你保護我』!刀刀齋!」

犬夜叉一腳踏著刀刀齋那顆頭頂光溜溜的腦袋上,終於等到了,刀刀齋的把柄。

我還是呢?是個怎麼樣的傢伙?」

冥加剛剛找到刀刀齋的時候他就已經準備離開了,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這個朋友竟然是從家裡逃出來的。

嗯!頭是白&232;的,穿著一身很暖和的絨絨的衣服……」

什麼!是個老頭啊!」

聽到刀刀齋描出的那個人的外貌,犬夜叉下意識的就認為對方和刀刀齋一樣,也是一個老頭,畢竟,眼前就有一個很明顯的例子。不過,犬夜叉也沒有馬上拒絕,就像刀刀齋,雖然也是一個老頭,但是實力卻已經無限接近於大妖怪的地步,他的戰鬥力,恐怕不比在他的幫助下提升到大妖怪的雪麗之下。

嘟嘟嘟……答錯了!」

刀刀齋就像個喜歡搗小孩子一樣,嘴巴吐著口水泡泡,否認道。犬夜叉趕緊把腳從刀刀齋的腦上移開,避免自己被刀刀齋的口歲濺到。

等等!那樣的打扮又不是老頭,還要你鑄造比鐵碎牙更強的刀!難道是……」

聽到刀刀齋的否認,戈薇腦海突然浮現出一個身影。

戈薇,你是說,那個傢伙是……」

到戈薇臉上那回憶的神情,犬夜叉的眼睛一亮,也想到了。就子啊他要說出那個人的名字的時候,一股熟悉且壓抑的感的妖氣,從刀刀齋剛才來的方向飛趕來。

不,已經不用猜了,他已經來了!」

好強的妖氣!」

翠子驚訝的看著遙遠的天空,一個黑點,已經隱約可見,正以非比尋常的度疾馳而來。眨眼間,就來到了正前方的天空上。

和刀刀齋描述的隱約,是一個有著一頭銀白&232;的長,額生月輪,左右臉頰各有兩條袖&232;妖紋,白&232;和服上飄著數朵櫻1a,金眸燦爛,貴氣bi人的青年妖怪。他騎在一頭頂級妖怪雙頭龍獸身上,一臉冷漠的俯視著下方的眾人。

而且,在這個人身上,翠子感覺到了一種和犬夜叉極其相似的氣息。

是誰?那個傢伙!」

代替翠子,把持著飛來骨的珊瑚凝重的問道。同樣,她也在上方那個妖怪身上感覺到了一股無法抵禦的恐怖妖氣,這種妖氣帶給她威脅,比奈落還要強大。

犬夜叉的哥哥,殺生丸!」

鐺!

彌勒的錫杖重重的在地上跺了一下,冷靜的說道,上次他曾經親眼見過犬夜叉和殺生丸這對兄弟之間爆的驚天大戰,那場戰鬥,將一片山脈都整個摧毀了。雖然殺生丸最後還是敗在了犬夜叉手上,但是這並不說明他就很弱。相反,作為唯一一個bi得犬夜叉使出最強奧義,也是第一個僅憑妖力巨視了他風的妖怪,對方的實力,絕對是和犬夜叉,翠子屬於同一級別的級強者。

他和犬夜叉不一樣,是一個真正的大妖怪!」

兄弟!

除了早已知曉內情的戈薇和彌勒,其他人都用驚異的目光在犬夜叉和殺生丸兩人之間來回的打量著。確實,除了犬夜叉身上的半妖特徵,兩人的頭和眼睛,都是同一種顏

犬夜叉,為什麼你和刀刀齋在一起!」

認出了下方犬夜叉一行,殺生丸冷酷的質問道。

那還用說,當然是要收拾你!」

在感應到殺生丸那恐怖的妖氣后,就匆忙躲到犬夜叉後面的刀刀齋偷偷的冒出一個腦袋,挑釁道。

刀刀齋,看來你想急著送死啊!」

正因為連續兩次輸給過犬夜叉,所以刀刀齋尋求犬夜叉的保護,已經讓殺生丸極其不爽了。再聽到刀刀齋這個螻蟻一般的傢伙那挑釁自己的話,立刻就將他ji怒了。f

……第二百二十章&n追殺刀刀齋的妖怪&n字……】a!!

(&n&n&nw 真是糾纏不清的傢伙,殺生丸!不是早就得到一把好刀了嗎?那掛在腰間的名刀天生牙,也是我刀刀齋以令尊的牙齒鑄造的刀,把天生牙給哥哥,鐵碎牙給弟弟,這也是令尊的遺囑。&n&n..)天生牙是一把跟鐵碎牙不相伯仲的名刀的名刀,好好愛惜它不好嗎,為什麼總是要執著於強力的鐵碎牙呢?」

刀刀齋無辜的撓著沒有幾根的腦搖搖晃晃,邁著八字步從犬夜叉身後站了出來,指著上方殺生丸別再腰間的那把天生牙道。雖然不知道自己在哪裡將殺生丸徹底的ji怒了,但是既然無論如何殺生丸都要殺死自己,刀刀齋也放下了最後一絲顧慮……

殺生丸的刀也是老爺爺打造的啊,可是為什麼從沒有見他使用過?」

戈薇也想起來了,自從第一見到殺生丸的時候,他腰間就已經別著一把刀了,不過幾次戰鬥,除了上次在奈落的yi謀搶走了鐵碎牙時曾經出了一招奧義之外,其他的時候,好像從來都沒有使用過。

盛京記事 你說這把殺不了人的天生牙適合我殺生丸,刀刀齋,看來你是想快點死啊!「

殺生丸最耿耿於懷的就是父親把天生牙給自己,而把鐵碎牙給了犬夜叉,刀刀齋的解釋,只會讓他更加憤怒。

啊……不是,我是想說,如果你可以把犬夜叉幹掉的話,給你鑄造一把新刀也可以!」

到殺生丸眼的冰冷殺意,刀刀齋打了一個冷顫,嗖的一聲縮回到了犬夜叉身後,立刻改口。可惜,刀刀齋不知道的是,殺生丸曾經連續兩次敗在了犬夜叉之下,他這樣的借口,對於殺生丸來說,無異於對他的嘲和挑釁。

和剛才說的完全不一樣嘛!」

戈薇鼓著眼睛瞪著刀刀齋,她現在知道為什麼犬夜叉在剛開始對這個老頭的態度為什麼那麼差了,這個傢伙和冥加一樣,在關鍵的時候總是喜歡裝傻。

哎!有嗎?」

刀刀齋大睜著眼睛,一臉無辜的表情。

真是的,又在裝傻了!」

戈薇徹底對這個喜歡a科打諢的老頭無語了,明明是來求救的,可是在殺生丸來了之後態度馬上就轉變了,而且禍水東移的把殺生丸的目標轉移到犬夜叉是身上。.

哼,刀刀齋!晚了!」

殺生丸為什麼會突然改變自己五十年來的初衷,放棄爭奪鐵碎牙,而去尋找刀刀齋替自己打造一把新的妖刀。正是因為犬夜叉的殘月之痕和鐵碎牙,都是他親手鑄造的。想要獲得更強的力量,他必須要擁有一把不屬於犬夜叉的武器。

所以他找上了曾經追隨父親身側的刀匠——刀刀齋!

但是,此時此刻,在聽到刀刀齋用來拒絕他的借口后,他已經明白,無論如何,刀刀齋,都是不會替自己打造新的妖刀了!

為什麼,每一個人,都是這樣,當年的父親大人也是,在即將死去的時候,也不願意將鐵碎牙和叢雲牙的任何一把刀jia給我,而是留給了自己一把毫無用處的天生牙。

殺生丸的眼睛微微閉了起來,身體彷彿一片落葉一般輕飄飄的飛離了雙頭龍獸的,浮在半空之。

你以為我殺生丸是你三番兩次可以挑釁的嗎!即使現在你願意給我鑄造一把新刀,也必須得死!」

印有櫻1a圖樣的長袖和服隨風起舞,磅礴的妖力慢慢從殺生丸的身體釋放出來,擠壓著周圍的空氣。森森殺氣,寒意bi人。

又要和這個傢伙戰鬥了嗎!這是最後一次機會,越父親和犬夜叉!

有些事情,明知道行不通,也不得不去做!高傲的殺生丸,他不是輸不起的妖怪,也是從來都不會放棄的妖怪。他的高傲不允許他在犬夜叉這個他曾經看不起的弟弟面前退縮,他的冷酷,不允許他被刀刀齋的一個借口ji走。

犬夜叉,我的弟弟,你要阻攔我嗎!」

放棄吧,殺生丸,你應該知道,你不是我的對手!雖然我也對這個老傢伙很不爽,但是很抱歉,我不能讓你殺死他!」

踏!

犬夜叉的右手放在了左邊的鐵碎牙上,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很好,既然你打算妨礙我,就讓我這個哥哥看看你到底有多少長進!」

如果使用武器的話,殺生丸知道自己肯定不是犬夜叉的對手,那麼,只要bi得犬夜叉拔不出刀就可以了!

心隨意動,不等犬夜叉回答,殺生丸飄在半空的輕盈的身體忽的帶起一抹殘影,瞬間欺到犬夜叉身前,毒氣瀰漫的右爪,撕裂了空氣,掀起赫赫風壓,狠狠的朝著犬夜叉拍了過去。&n網

來得好!你們快退下,翠子,保護戈薇他們!」

犬夜叉低頭一聲冷笑,朝著眾人大喝一聲,右腳同樣用力一跺,腳下的大地瞬間龜裂,身體彷彿炮彈一般衝天而起,迎上了威勢衝天的殺生丸,在半空和他狠狠的力拚了一記。

轟轟隆隆!

一聲驚天的巨響,一袖一白兩個身影猛的在空碰撞在一起,龐大的氣瞬間朝著四面八方擴散開來,在地上掀起了一個圓形的輻圈。戈薇那架來不及推回去的越野自行車瞬間被狂暴的氣掀飛,重重的摔出了十米多遠。

啊,我的自行車!」

現在不是關心那個的時候,小心,殺生丸的爪子有毒!」

翠子拉過想要衝過去搶回自己自行車的戈薇,隨手布下了一道結界,護衛著眾人向後撤退,遠離了犬夜叉和殺生丸這對兄弟的戰場。

彷彿是為了證明翠子的話一樣,半空殺生丸那和犬夜博持著的毒爪,一陣陣毒霧隨著兩人妖力的對抗,迅彌散開來。但是融合了鳳眼光明遍照的犬夜叉,已經完全無懼於這些擁有強烈腐蝕的毒氣,他的全身都被包裹在一層晶瑩剔透的結界下,將他們阻攔在外面。

但是犬夜叉還是主動退開了,殺生丸居高臨下,沒有立足點的他只能憑藉剛才的衝力暫時阻止一下殺生丸而已。而且,他雖然不怕殺生丸的毒爪,但是對於那種氣味卻不太感冒。

噗!

猛力一推,將殺生丸擊退,犬夜叉一個跟頭翻回到了地面,雙手飛快的舞動,十指翻飛,無數的銀光電而出,呼嘯著刺破了空氣,形成了一陣流星雨,襲向了半空的白&232;身影。

裂牙突刺——十連彈!」

哼,不要太放肆了,犬夜叉!」

颼!

殺生丸的身體在沒有任何著力點的情況下輕輕一折,定住了自己的身體,瞬間閃開了犬夜叉前面的幾道裂牙突刺。但是犬夜叉也及時的改變方向,屈指輕彈,銳利的目光撲捉著空氣的殺生丸,緊緊的跟著那道微不可查的虛影。

躲不開!

不僅是追蹤,犬夜叉還預測到了殺生丸閃躲的軌跡。

咻!

鞭子劃破空氣的聲音傳來,一道淡金&232;的光鞭從殺生丸的食指飛而出,彷彿擁有了自己生命一般,在空氣靈活的扭動,唰唰唰的o1在犬夜叉的裂牙突刺上。

哧哧哧!

不同的妖力碰撞在一起,然後湮滅在空氣。犬夜叉的裂牙突刺被o1散,殺生丸的光鞭斷成了無數截光帶,化作一陣光點消失在空氣。

哼(2)!」

穩穩的落在地上的兩兄弟,緊緊地凝望著對方毫無傷的身影,不約而同的冷哼了一聲。

啊啊……還真是恐怖的一對兄弟啊,不僅是犬夜叉,就連殺生丸的實力都已經快要趕上當年巔峰時的主人了!還好把殺生丸的的目標引到了犬夜叉身上,不然我這條老命肯定會被殺生丸給幹掉!」

這才是你的真心話,對吧,可惡的老頭!」

啊!我聽不清你在說什麼,你要閡約會嗎?」

乓!

戈薇拿起刀刀齋放在腳下的大鎚子,猛力的砸到了刀刀齋那顆光溜溜的腦上,腫起了一個大包。

別以為我和你一樣!」

真是失禮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