勁氣翻滾,火焰與星辰光束激烈的碰撞在了一起,天空一時間絢爛無比,如煙火綻放。驚人的氣浪,一股接著一股席捲開來,如洶湧的海浪一般。

轟隆——

離九幽的隕石墜與牛眸玄犬的巨尾猛烈的撞在了一起,爆發出驚人的氣勢,瀰漫與空氣中的熱浪被這種氣勢一圈一圈的推拒開去,肉眼可見,如漣漪般散漫四方。

小小青的黑寶石中掠過一道慧光:「看來九幽已經在為自己的玄力本源積蓄力量了。」

離九幽與牛眸玄犬相持了三息時間,他眸縱星光,兩道星辰匹練如闊刀一般,驟然間從眼中掠出,狠然斬向了玄犬。

汪吼——

牛眸玄犬低吼一聲,呲牙咧嘴,面目凶猙,拳頭大的眸子中跳動著兩朵焰火。

千鈞一髮之際,它把頭一低,撐開森然長口,一枚火球飛速凝聚成形,隨後犬頭猛然一甩,似乎十分吃力一般,一枚火球迎上了兩道星辰匹練。

小小青一笑,「唔,看來要結束了…」他知道,離九幽自眸中掠出的星辰匹練只是掩護,關鍵是那手中的那顆巨大隕石。

他可是記得當初離九幽是怎樣擊敗變異殺人蜂的。

果然,在匹練迎上火球的一剎那,離九幽的印法便是徒然一變,巨大的隕石在某種奇異的力量下被分割成一塊塊手臂大小的尖錐。

嗖嗖嗖的破風之聲響起,牛眸玄犬連凝聚玄力阻擋都是來不及,直接被無數隕石尖錐擊中,傷口處,身體溢出如岩漿般的液體,密密麻麻一片。

砰——

最後牛眸玄犬自空中掉落,屍體一點點癱軟下去,最後化作了一團岩漿般的液體。

「這秘境古獸真是奇特,竟然完全被這裡的玄力同化了。」小小青驚異,不過望向那攤液體時,小臉突然有著驚喜之色浮現。

「好大的火精啊!」(未完待續。) 他甩開小蹄子就奔了過去,好像有誰會和他搶似的。

兩隻小手將一枚拳頭大小的火精捧著,細細打量一番,發現這沒火精不僅僅蘊含著精純的火玄力,隱約中還透露出一絲玄獸內丹的氣息。

「看來這裡火獸的內丹,到最後都會化作火精啊。」小小青若有所思之後,立即是明白過來。

這時,路璘飛身而來,「多謝小哥剛才出手相助…」

離九幽冷峻的面龐沒有一絲波動和起伏,他只是淡淡的瞟了一眼路璘,隨後便不再說話。路璘有些尷尬。

這小哥好生冷…

再次出發時,眾人已經小心翼翼起來,他們根據秘境地圖,一路向山嶺深處進發。途中,他們又遭遇了不少火獸,不過在小小青和離九幽的絕佳戰力下,都是有驚無險擊潰了一**偷襲。

這是剛才牛眸玄犬消失的地方,原本平靜的山嶺,忽然是有著破風之聲想起。

「嗯?這裡的玄力波動劇烈,看來小野人等人應該說是遭遇了古獸。」一名全身籠罩在黑衣中的人玄喃喃自語。

「少主吩咐我,一定要盯緊小野人,第一時間報告他的位置。從小野人前進的方向,他們一定是往血池方向趕去。」

「接下來我的小心了,不僅要防備的火獸的侵襲,而且不能靠的太近。」黑衣人玄玄力入眼,眺望起小小青消失的方向。「不僅小野人要盯住,而且還有想辦法殺掉那個該死的初代種,決不能讓他進入乾龍。」

「威脅少主的因素,必須要提前消除!」

……

接下來的數日,小小青等都是在趕路的時間中度過,這三等的遼闊,遠超人玄的想象。當然,途中也是有著不少火精自動送上門來,小小青等一一笑納了。

其中還有三頭是古獸境巔峰——相當於化玄境巔峰的火獸,著實費了眾人一番功夫才將火獸拿下。

與火獸交手了多次。小小青等也是愈發的驚奇,這火獸在秘境中的戰鬥力還不是一般的高,有兩次都讓小小青使出了撼天拳才解決了問題。

要知道,以小小青如今的實力。中位歸一境不敢說,但是下位歸一境的高玄絕對可以穩穩戰勝。中位歸一境,除非是無命那種妖孽級別的高玄,否則他也是有著一戰之力。

而古獸境巔峰的火獸便是有了如此強悍的戰鬥力,那麼等到了高玄戰場那邊。那裡的火獸豈不是更加的恐怖?

不過想到火屬性玄力在這裡有很強大的增幅,小小青也是仍不住地一喜,他還有一張王牌沒動呢,那張王牌一定可以在高玄戰場那邊大放異彩。

數日的趕路,也讓路璘摸索到了小野人三人的性格。毫無疑問,小野人這小子是最奇葩的一個,這小子根本就是個惹事精,碰到啥都跟個好奇寶寶似的要湊上前去仔細觀察一番。

當被問起:你不是知道這樣東西么,那還有什麼好嚇琢磨的?

小野人的回答頓時讓他無語:我就是知道所以才想更了解啊…你看,為什麼星晶石會有這麼多種類啊?剛才那頭烈牛為啥只有三條腿?你修鍊的玄決中。那一招風火輪一樣的招式,為什麼不能讓他滾出去?那樣可以不久就可攻可守了嗎?

路璘被他嘰里呱啦一陣,頭都大了,他只想反問小野人一句:你家長輩是怎麼教授你世界常識的?

這小蠻子的問題太會折騰人了,他眼中的世界,絕對是常人無法理解的,絕對是奇葩中的奇葩!

烈牛為什麼三條腿?呵呵,你小野人為什麼只有一張嘴?

他真想這樣反駁一下,好好訓一下這個問題少年。

離九幽,他算是明白了。這傢伙對誰都是冰冷冷,俊秀的面龐上,掛著一塊萬年不化的玄冰,舉手投足間。散發著一種星辰的韻道。

至於那個小姑娘,除了秀氣可愛,老愛和小小青抬杠外,似乎沒啥特別了。不過不知為何,從這小姑娘身上他感受到莫名的氣息,那種感覺也是讓他明白。這小姑娘絕對也是大有來頭。

「終於快到了…」小小青望著遠處徒然聳起的高峰,小臉漾出一絲笑容,他們終於要到達此行的目的地——炎池。

炎池,乃是這三等秘境中的一處造化之地,根據乾龍的信息,炎池深處有著許多拳頭大小的火精,只要人玄修為夠強,潛下去搜刮到數十枚火精都是輕而易舉的事。

「快看,那是石崖子,它處在化玄境已經數十年了,戰力無雙,人玄中少有敵手。他已經潛下去數十次了,獲取的大塊火精,不下數十塊了,真是厲害啊!」有人望著一名鬚髮霜白的老者,滿是敬意的佩服道。

石崖子正在調息打坐,為下一次潛入炎池做著準備。他已經撈上了十多塊火精了,一塊火精可是抵得上十枚火精的,塊頭大的點的甚至抵得上更多。

「呵呵,方鷹小子,老夫又要先行一步了。」石崖子對不遠處同樣盤身而坐的人玄和藹一笑。

被稱作方鷹小子的是一名二十左右的年輕人,清秀面龐,瘦削嘴唇,「呵呵,石崖子前輩修為深厚,積蓄多年,寶刀未老啊。晚輩自愧不如。」

這個大半輩子都卡在化玄境巔峰的老者,對於後輩對自己稱謂很敏感。

石崖子享受著這份虛榮,呵呵一笑,「你小子可是要快點下來啊,不然老夫會寂寞的,哈哈哈…」隨話落身而下,潛入了熱浪滾滾的炎池中。

方鷹心中鄙夷不已,對這個不要臉的老傢伙卻是無可奈何,他們同處於化玄境巔峰,但是石崖子一身戰力融會貫通,就連一些高玄也是拿他沒辦法。

「哼!」周圍有著一些不滿的哼聲傳來,這些同樣是化玄境巔峰的人玄,他們在潛入炎池時,因為出言不遜,被石崖子狠狠地教訓了一番。「厚顏無恥的傢伙,活該半輩子無法進入歸一境!」

「小聲點,你還嫌我們麻煩不夠多嗎?先忍一會?自然有人會收拾他!」有人出聲提醒,生怕剛才會話語被石崖子聽了去。

他們本來也是參與炎池爭奪,不過因為和石崖子發生了衝突,所有的火精都是被他搜颳了去。

「難道還有人能在化玄境中震住這盛名已久的老梆子?」有人疑惑。

石崖子的名聲可不是蓋的,他的戰力在人玄中都是有目共睹的,尋常人玄,皆非其一招之敵。

「有人看見了那個上次秘境小野人,他也是進入了人玄戰場。」

「什麼?那造型奇葩的孩子也進來了?他不是跟著紫宇去了乾龍嗎?」

「不錯,不過這可是三等秘境!地玄之下最好的秘境,不少乾龍的弟子都被遣入其中,那紫宇也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我可是聽說,紫宇將殿下令牌給了小野人…」

……

小小青立身一座雄山之麓,仰頭觀視,心中頓覺豪情萬丈,張開口大大咧咧來了一句:啊,大山,你真大啊!(未完待續。) 周鴻明摔倒在溪水裡,剛準備起來時,蕭紫忽然彎腰掬了一捧水往他臉上澆。

周鴻明閉上眼睛,擋住。

她還在往他身上澆水。

玩累了,她乾脆坐在溪水邊的石子路上,反正身上都濕了。

周鴻明被她澆得睜不開眼,好不容易才從水裡爬上來,他坐在她身邊,身上濕漉漉。

蕭紫喘著氣:「周鴻明,我腳好像划傷了,很疼啊。」

「我看看。」他抬起她的左腳,腳踝處確實被石頭划傷了,沒出血,但有好幾道痕迹,「沒什麼事,歇會兒就好了。」

「呸。」

「……」

蕭紫坐在溪水邊,雙腳放在溪水裡洗滌,時不時濺起水花。

她深深呼吸一口空氣,久違的自由。

她還想要自由嗎?她不知道。

玩累了,她就躺在綠油油的草坪上,雙手放在頭下,仰望著天空。

周鴻明想跟她躺在一塊,被她趕跑:「你離我遠點,你身上煙味兒太重了。」

「沒有吧?被你澆了一身水,哪裡還有什麼煙味。」他不肯,非要躺在她身邊。

蕭紫往左挪,他就跟過去。

挪來挪去也沒地方挪了,她才罷休。

蕭紫也不說話,就這麼看著廣闊無垠的天空。

突然,周鴻明翻了個身,擋住了她的天空。

田野茫茫,望不到盡頭。

蕭紫反應過來,對他又是一陣拳打腳踢,周鴻明一邊躲一邊騷擾她。

兩人扭打在一起。

周鴻明記得在訓練場里他們從來沒有打過架,除了訓練時偶爾會交手。

但如今,他們隔三差五就打架,恨不得分出個輸贏來。

周鴻明哪裡捨得真跟她打架,往往只用三分力氣。

今天也不例外。

蕭紫今天跟他打架也毫無章法,周鴻明壓住她的手,靜靜看著她:「小紫,不打了,不要辜負這大好風光,我帶你走走。」

「我不走,我走不動了。」蕭紫氣喘吁吁。

「那我再背你?」

「我想上山,你背的動嗎?」

這山也不高,周鴻明當即就點頭:「背得動,等我老了才背不動,到那時候,我就不背你了。」

「呸。」蕭紫啐了一口。

周鴻明笑:「起來,我背你。」

「我改主意了,我想去街上玩,想吃糖。」

「怎麼今天想吃糖了?」

「你管得著嗎?」

「……」

兩人並排走在山間的田野里,身上的衣服已經晒乾,不過兩人都有些狼狽。

到了街上,蕭紫看見糖就買,她想吃糖,聽人說,吃糖心情會好。

她買了一大袋粽子糖。

周鴻明沖她伸手:「給我一顆嘗嘗。」

「不給。」她護著。

「真小氣,不是我付的錢嗎?」

「那你自己再去買啊。」

有小孩子衝動蕭紫的面前:「姐姐,姐姐,給顆糖吧。」

這裡的小孩子都很窮,衣衫襤褸,食不果腹,一雙眼睛里總是帶著無限的渴望。 「噗咯咯咯…」身後的龍靈兒捂嘴偷笑,這麼感受一座大山的雄壯巍峨,真是世間少有。

路璘也是瞻仰起來,此山高聳入霄,足足有百丈之高,在浩浩山嶺中鶴立雞群。不過山上仍舊是禿裸著岩石,不見絲毫生機,大山雄雄,透出一股子灼熱。

熱浪更盛,灼意愈濃,除了路璘和小小青,其他眾人都是依靠玄力抵抗著滾滾熱意。

而眾人中,龍靈兒無疑是最輕鬆的,她踏著的那朵蓮花不知為何種玄寶,竟然可以主動抵禦著熱意,不需絲毫玄力支持。

「炎池就在山巔,哈哈,我先走咯!」小小青怪叫著,也許是從小被村長關在村子里憋壞了,這小傢伙特別喜歡蹦跳的方式奪身而起,如一頭原始魔猿幼崽一般竄動身形飛上。

嗖的一聲,小小青的身形頓時化作一個小點。

「這討厭的傢伙!」龍靈兒嘟囔著,竟然也像小小青一般,踏著蓮花驟然一落地,而後猛地躥起,帶起一束美麗的流光,衝上山去。

離九幽亦是如此,他踏住虛空,猛然彈腳,筆直的身體如一桿長槍如空而上。

「這兩個傢伙怕是受小野人影響,這種借力沖飛而起的方式簡直如出一轍,真是無語。」說著,他也是跟了上去。

最後,路璘的二弟,那名持闊刀的男子瓮聲瓮氣:「大哥你還無語,自己剛剛不也是跺腳沖飛而出嗎?」

山頂,一些盤身而坐的人玄調整氣息,準備再次潛入炎池,撈取火精。

「噢嗚——嗚——」如狼嚎般的吼叫越來越近,聽得眾人一陣恐慌。

「火獸突襲!火獸突襲!」一些中位化玄境臉色大變,他們一路趕來可是付出了沉重的代價,這驟然的「獸吼」如魔音一般,激起了他們心中對火獸的恐懼。

周圍的人玄都是嚴陣以待,手執玄器。體內的玄力隨時準備暴卷而出。他們可是深知火獸的兇殘,十分默契的,所有人都是望著山頂邊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