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這片空間如此寬闊,人又那麼多,所有人都能看到的地方,只有頭頂這一片天空。

北冥影帶著君雲卿一路往前走,他身上撐開淡淡的玄氣光罩,一直走到殿堂深處方才停下。

這裡已經站了不少人,君雲卿眸光輕轉,一眼便發現了好幾張熟面孔。

燕無命、凌家家主……八大帝來了一半,還有那個驕陽一般耀眼美好的少年–昊日聖子。

其他還有一些君雲卿不認識的人。

這些人占著最前方的區域,看見君雲卿一行人走過來,目光紛紛定在頭戴紗帽的北冥影身上。 燕無命等見過君雲卿的人眼中流露出一抹瞭然的神色,朝這邊微微點了點頭。

看見他們面上的神色,其他那些不認識君雲卿的人,看向北冥影一行人的目光中,都帶上了一抹深思。

君雲卿發現,自走到這片區域后,北冥影身上一直撐著玄氣護罩,她目光轉了轉,看向其他人。

見他們身上也散發出隱隱的玄氣波動,尤其是昊日聖子身邊,也有一個人撐著玄氣護罩,將他籠罩在其中,頓時心中有些瞭然。

這個地方,必然不是尋常人能夠踏入的。

很可能,只有半帝境甚至帝境以上的修為,才能夠站在這裡。

雖說品鑒大會不限修為不限家世,但有的時候,修為高的人,還是有一定特權的。

別的不說,這些玄帝都是站在無盡星海最高階層的人物,一個個位高權重,心高氣傲,讓他們和那些修為低的人混在一起,若是被不長眼的人衝撞了怎麼辦?

血流成河,可不是天信大師想看到的。

索性便將他們都集中在一起。

北冥影對眾人的目光恍若未聞,只攬著君雲卿纖細柔軟的腰肢,帶著她站在這片區域的正中。

他身上的玄氣護罩撐開,浩瀚強大的氣勢隱隱散發開,只是這些許泄露出的氣息,已經令附近的人微微色變,紛紛向旁邊避開,不敢近他周身三尺之內。

同樣是玄帝,實力也是天差地別的。

北冥影無意暴露身份,燕無命他們也沒有上前攀談,一行人便專心等著品鑒大會開始。

君雲卿看著不遠處的昊日聖子,沉下心感覺了一下,確定自己右手臂上的那個星空圖案沒什麼反應后,放下心來。

人多眼雜,誰知道鈞天城的人是不是躲在暗處?她可不想和洛迦在這裡來個什麼相認,引來有心人的懷疑,畢竟她和昊日聖子,這會應該是不認識的!

不斷有人進入這片區域。

不一會八大帝就來齊了,君雲卿看到了南宮家主,南宮芸跟在他身邊,看見君雲卿,偷偷的沖她眨了眨眼。

君雲卿嘿嘿一笑,回了她一個媚眼。

隨後南辰天玄機閣的人也來了,一行人龍行虎步,走在前方的男子面容堅毅,額頭上有道明顯的刀疤,但身上的氣質頗為儒雅,並不顯兇悍。

血殺低聲為君雲卿介紹,那就是玄機閣的左護法嚴誠。

南辰天的人之後,君雲卿看見一行紫袍人走了進來,當先的那人身披黑衣斗篷,面容隱藏在質地極佳的黑色兜帽下,微微露出的一小截下巴線條優美,令她瞳孔微微縮了縮。

這幅打扮……會是和燕無命密談的那個鈞天城的人嗎?

君雲卿不太確定。

今天她才抓了那人和燕無命的一個現形,又鬧出行刺昊日聖子的事,一般人這個時候都不敢這麼大模大樣的現身吧?

還是在這麼大的場合……

君雲卿朝昊日聖子那邊看了一眼,見他身邊的幾名玄帝視線定在那名黑衣斗篷人身上,目光微變,很顯然,也是有所懷疑。

「阿影……」君雲卿扯了扯北冥影的袍袖,正要和他說那名黑衣斗篷人的事,身後忽然傳來一個明麗輕快的聲音。

「好多人。」

說話的女子一襲紅衣,大約二十五六歲,明眸皓齒,面容清秀柔美,氣質光艷靈動,自信飛揚,既有柔美之姿,又不顯得過於柔弱。

大紅的裳袍,為她添了三分明艷,舉手投足間有股華貴之氣,如同一朵嬌艷盛開的牡丹花。

女子的態度十分落落大方,目光掃了周圍一圈后,笑道:「看來我來得有點晚了。」

她說著,和昊日聖子以及嚴誠打了個招呼,笑容真摯,看上去很容易讓人心生好感。

當然,也就是看上去。

君雲卿眉梢輕挑,目光在那女子身後的護衛上轉了一圈,確定這名女子就是馬車上的那名女子。

那名指使自己的婢女,買北冥影的Q版糖人的公主。

北恆天域,第一勢力懸仙山的雲綺公主!

她可是看著她一擊將綠芙打成重傷的,能被派出去幫她買糖人的,應該是貼身伺候的,就這麼什麼都不問,直接重傷,也不知道打死了沒有。

君雲卿想著撇了撇嘴,這位公主的性情,可不像她現在表現出來的這樣。

她看了一眼,就移開了目光。

也不怎麼樣嘛!

「她穿紅的沒我好看。」靠在北冥影的懷裡,君雲卿懶懶的道。

北冥影連看都懶得朝雲綺公主那邊看一眼,隨意應了一聲,捉住了她在自己胸膛上胡亂戳弄的手,磁沉的聲音低低響起:「無聊了?一會就開始了。」

君雲卿抬頭瞅了他一眼,見他深邃的眸光里滿滿的,只倒映著自己的身影,忽然間心情大好,反手在他腰上一抱,笑嘻嘻的道:「嗯。阿影,一會我們比賽啊?看誰挑選的奇石中,開出的東西最有價值。」

北冥影對這個提議頗有興趣,當下低啞著聲音問道:「輸贏怎麼算?」

「我還沒想到……」君雲卿皺了皺鼻子,忽然她眼珠子一轉,湊到北冥影耳邊嘀咕了幾句,引得後者低沉的笑了起來。

「你確定?輸了可不許耍賴。」

這麼看不起她!

「大女人,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決不反悔。」君雲卿挺了挺胸,豪氣的道。

「還不夠大。」北冥影目光定定在她胸前盯了一眼,聲音微啞,意味深長。

「誰和你說這個!」君雲卿羞惱的抬手捶他,「比不比?」

「比。當然比。」捉住她的手,將人禁錮在懷裡,北冥影放聲大笑,低而靡啞的聲音極為愉悅,讓人一聽就能感受到他的好心情。

知道北冥影身份的燕無命等人紛紛側目,心中驚訝不已。

正和昊日聖子等人低聲交談的雲綺公主也轉頭,朝君雲卿這邊看了一眼。

當看見少女清冷絕美的面上綻開的笑顏時,目光微微一頓,幾不可查的閃過一抹嫉妒之色。

雲綺公主自負美貌,卻不想在這兒見到了一個比她還要更勝一籌的女子。

尤其……她掃過君雲卿的眉間眼角,掌心微微掐了掐,對方的眉眼間,竟然和她有五分相似!

雲綺公主眼中閃過一抹戾色。 品鑒大會的鑒石落幕,最大的贏家就是北冥影一行。

他和君雲卿兩個,一個開出了先天源氣,一個開出了生死還魂液。

尤其是生死還魂液,那可是天地至寶!極其難得,若是拿出來拍賣,只怕會在無盡星海四大天域,令所有玄者都為之瘋狂!

相比之下,天信大師那個免費幫忙煉製皇級靈武的獎勵,就變得微不足道起來。

不過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君雲卿堅決貫徹雁過拔毛,人過扒皮的原則,是絕對不會浪費這兩個機會的。

天信大師看著拉著北冥影到自己面前,討要兩個煉製機會獎勵的君雲卿,心都在滴血。

他現在一點也不想看到這張臉!

當下有氣無力的揮了揮手,給了她兩個信物,趕緊把這個讓他撓心撓肝,肉疼得慌的少女給打發了。

君雲卿已經打算好,這兩個信物,一個留給風冽日後打造兵器,還有一個嘛,就給小牧。

說起來,也不知道小牧現在怎麼樣了。

算起來冰雪帝王蓮這會也應該送回去了,若是小牧已經開始覺醒,應該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相見了吧?

想到那個乖巧可愛,叫著自己姐姐的男孩,君雲卿眉眼微彎。

不遠處,看著相攜著手的二人,黑衣斗篷人的眸光越發幽暗冷沉。

北冥影……

他目光定格在頭頂紗帽的男人身上,冷冷一哼。

「好了。鑒石完畢,有沒有要鑒玉的?沒有就趕緊的散了!我要休息!」站起身,天信大師一臉懨懨,連酒壺都被他丟到一邊了,可見他這會有多心塞。連酒都喝不下去了!

這會也只是隨口問一句罷了,已經有好幾次品鑒大會沒人鑒玉了。這次應該也不例外。

唔,他要趕緊回去煉製一柄好靈武,好好安慰安慰自己受傷的心靈啊!

「當然有。」這話一出口,立刻有人迫不及待的接上。

雲綺公主剛剛才從氣急攻心的暈厥中醒來,聽見天信大師的話,忙不迭的出聲。

鑒玉可是能讓她在眾人中光芒大放的,她絕對不能錯過。

「你要鑒玉?」天信大師的心情不佳,對雲綺公主自然沒有好臉色,尤其對方之前還把他這品鑒大會當唱大戲的地方,弄出一堆事,當下臭著張臉問道,「你會鑒玉嗎?」

鑒玉和鑒石不一樣,鑒玉是行家才能夠參加的,不會鑒玉的,只純粹想碰運氣的人,是不允許參加的。

雲綺公主也是知道這點的,當下急急點頭道:「會。」

說話間她摸了摸自己的袖袋,摸到裡面的尋寶噬金鼠,方才定下心來。

君雲卿看見她這個動作,雙眸微微眯了眯。

見雲綺公主回答說會,天信大師的臉更臭了,他掃視了殿堂一圈,沒好氣的道:「你們呢?有沒有人要鑒玉?沒有這就開始了!趕緊完事!」

「我!我們兩個!」君雲卿清脆的聲音響了起來,她舉起和北冥影相握的手,天信大師看清是她,臉一下就黑了!

怎麼又是她!撿了他一個大漏還不夠嗎?這會還要來?!她知不知道什麼叫見好就收?!

天信大師心中有種不妙的預感,總覺得接下來會有什麼不好的事發生。

賭石賭玉的人,最相信氣運,君雲卿今天的氣運紅火得只能用逆天來形容,天信大師眼皮直跳,內心咆哮著,狠狠的磨了磨牙,一字一句的道,「要會鑒玉才能參加!你會嗎?」

「當然會啊。」君雲卿前世就是個珠寶控,各種玉器翡翠她見得多了,也能說出個一二三四來,這點倒是難不到她。

「好!」咬牙切齒的說罷,天信大師正揮手讓人送塊玉上來讓他們鑒定,確定真的會鑒玉后,才能開始鑒賞天空之上玉石空間的玉。

這時,一個聲音悠悠的響了起來,「我也要參加鑒玉。」

聽到這個聲音,君雲卿瞳孔微微一縮,循聲看去,正是那名黑衣斗篷人。

就是這個聲音!他就是那個和燕無命在書房密談的,鈞天城的人!

君雲卿這下完全確定了對方的身份。

「我也要參加。」昊日聖子也隨即開口,水晶般剔透的眸子映著那些玉石的華光,璀璨流轉,每看見這個人,都只能想到這個世界上最美好的詞。

昊日聖子開口后,一個又一個的聲音都響了起來,不少玄帝也直接開口說要參加,連燕無命、血殺等人也開了口。

「主母氣運逆天,能沾沾運氣也是好的,說不定今天有收穫呢!」血殺爽快的道,「他們肯定也是這麼想的。」

君雲卿這才知道這些人打的什麼主意,頓時一陣無語。

確定沒人再參加后,天信大師直接挑了塊玉佩,放大后讓眾人鑒賞,隨後讓他們挨個說出玉石特點。

說不出來的,就說明不會鑒玉,不能參加。

別說,還真有那麼兩個不會說會混進來想碰運氣的,被天信大師刷了下去。

君雲卿和北冥影都順利過關。

另一邊雲綺公主也過了。

一會便正式開始鑒玉,她滿臉的勢在必得,手不自覺的撫摸著袖袋。

君雲卿眼珠子轉了轉,提步走了過去。

雲綺公主站的地方,正在君雲卿和天信大師中間。

君雲卿裝作有事要找天信大師,走了過去。

在走到雲綺公主旁邊時,她裝作一不小心,腳下一錯,直接向前踉蹌了一下,一腳重重的踩在了雲綺公主腳背上。

「啊!」雲綺公主吃痛,向後一仰,還沒等她罵出口,君雲卿眼疾手快的一下拉住她,一點粉末悄悄倒向了她的袖袋。

「哎呀!公主你怎麼樣?真是抱歉,絆到你的腳了。」她笑眯眯的道。

絆到腳了?哪有那麼巧?只怕是雲綺公主故意找麻煩,看見人過來,伸腳去絆人吧?

眾人看了看怒氣沖沖的雲綺公主,又看了看笑著致歉的君雲卿,在心裡下了定論。

「胡說!分明是你故意踩我!」雲綺公主被踩了一腳不說,反被君雲卿黑了一把,氣得倒仰,怒沖沖的指責。

「好吧,你說是我就是我吧。」君雲卿一臉被冤枉的無奈,嘆了口氣,轉身離開。

「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