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一個正常的取材於無敵文、系統文、廢柴流之類始祖流派的「反」流派「主角」,死,是必須的,但是不能死於一個實力碾壓他的人之手!

否則的話,他的主角光環是吃shi的嗎?

而我接下來,就是要寫一寫,如何正確的殺死一個傳統流派的主角!

當然,肯定有人會覺得「你這樣寫,不過就是換了個說法,還不是跟別人一樣,裝什麼逼啊」

我承認,畢竟本身殺死「他」就已經違反了設定,但是,我一定給大家一個,真正可以看完之後很理解,很能明白「他」為什麼身居光環卻依然死了,一個可以自圓其說的故事!

死,有重於泰山……不好意思跑題了。

就一句話,很簡單,來看看我是怎麼「作死」的吧!

說了這麼多,希望大家可以給我訂閱,打賞,推薦,月票,支持我,陪我一起走下去,好嗎?

當然,肯定有一些讀者看到了會罵我,但是我的希望是,首先,去看,看懂了,然後再評。

人無完人,我話說得再滿,肯定有不足之處,如果有人能指出來,作者也是會虛心接受,哪怕你罵我,你說的在理,對我有幫助,那麼你和我的授業恩師又有何區別?

看完之後,今晚繼續爆更,請大家拭目以待。

感謝大家,請大家繼續支持!(未完待續。) 江天澈瞳孔暴縮,沛然巨力從耳邊盪開,勁風狂暴無比,急忙真力凝聚如絲線,狂暴的玄雷罡氣瞬間爆散,擋開這一棍的棍風。

轟隆一聲巨響,兩人瞬間如同炸裂的竹筒一般分開兩邊,同時急步後退。

王昊連退三十六步,終於狠狠一棍砸開青石板穩住身形,目光凶厲,遠遠的對著屋子裡面依舊因為藥物處於迷亂狀態的女子說了句:「之前不告而別,害你遭此大難,抱歉,來晚了。」

而江天澈身形貼地倒飛而走,雙手虛空一抓,卻無法穩住,直接轟然一下砸入厚實的牆壁之中,碎石塊簌簌落下,他雙臂青筋畢露,似乎有無數蚯蚓般的黑氣在遊走,良久才被他的玄雷罡氣所驅散,一口黑血猛然噴了出來。

高手較量,一招定勝負!

這個黑衣男子靈力修為不在他之下,而肉身方面,江天澈卻吃了太大的虧,這具肉身實在是太過於弱小,以至於同等力量相撞,對方受傷極輕,他卻覺得渾身肺腑都在震蕩,彷彿要燃燒起來!

「兄台且慢,我是被人陷害的!」江天澈大吼,心中無比憤怒,想不到那群江天寒的走狗對他如此忠心耿耿,死前都不忘記反咬自己一口!

「每一個有罪之人死前都會大喊冤枉,你也不過如此!」王昊冷笑,「這院子里每一個暗樁都是被我萬般折磨之後,才不甘心地說出你的名字,而且口徑完全一致,你還想狡辯?」

什麼?這群該死一萬次的小人!

江天澈簡直想要將那個堂兄生撕活剝,大喊道:「兄台不要被表現所蒙蔽,事實不是你想的那樣!這群人根本就是我的對頭派來監視我的,你不要被小人誤導!」

「哼,監視你的?難不成監視你在裡面**一刻嗎?」王昊譏諷笑道。

「正是如此,他們就是來看此事,以此來抓住把柄污我清白的……」

「哈哈哈!」王昊怒極反笑,「對頭派那麼多人來看你享用女人?你當我是傻子嗎!這真是我這輩子聽過的最大的笑話,江天澈,動動你的腦子,這種蹩腳的理由說出來你自己會信嗎,也想騙我?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王昊大笑三聲,長棍一指:「在我面前使陰謀詭計,你還太嫩了,淫賊,受死吧!」

江天澈簡直氣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這個一根筋的白痴小子,居然還一副彷彿只有他看得清事實真相,明白世界黑暗的本質的樣子,明明只不過是看到了最淺顯的片面卻自以為是看清了全部的陰謀!

在你面前耍陰謀太嫩了?江天澈怒極,你這白痴傢伙真的知道什麼叫陰謀!?

簡直是可笑至極,老子前世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飯還多,在我面前裝老道,你算老幾?

混賬!

原本遇到這種人,他肯定是二話不說一劍斬了!

但是現在,偏偏這叫做王昊的小子實力穩穩壓他一籌。

這種完全不跟人講道理只認他自己看到的所謂「事情真相」的人他前世見過不少,但是實力這麼高的還真是第一次見!

不行,不能再僵持下去了,這副孱弱的身體已經承受不住這樣的打擊,必須要走!

想到這裡,江天澈下意識就想要摸出幾枚曾經威震天風大陸的玄雷滅神彈,突然神情一滯,懊惱地想起來除了玄雷珠並沒有別的寶物跟過來,無奈之下用勁氣將地上的無數石屑當做暗器吹向前方,同時一個縱身翻出牆外,在街道上狂奔而走。

王昊罡氣隨手撐開,將所有箭矢一般的石屑暗器擋住,正要追上,但是神情微滯,又進屋去飛快地將那個女子用毯子裹了綁在背上,這才快步追去。

這一耽擱雖然只有幾個呼吸的時間,但是街道上哪裡還有江天澈的蹤跡?

王昊眉頭緊皺,突然拍了拍身後女子的肩膀,低聲道:「放心吧,這種該死的淫賊,我王昊生平最恨的就是這種人,必定為你取他性命,以證你的清白!」

說罷,他一遍拔腿狂追,身形如鬼似魅,快如閃電,每一步都直接跨出近十米的距離,長街之上彷彿有一道黑影掠過,同時背後圖騰黑芒一閃,一個小巧的光點浮現,圖騰秘術發動,身為七殺殿貪婪圖騰的荒獸無矢已經隔著十數里遙遙鎖定江天澈的位置!

……

月夜下,正在亡命狂奔的江天澈已經感覺到自己這具肉身快要不支了,先是中毒,再是被那少年擊傷,隨後一路飛逃,對這具開靈兩層的身體來說已經嚴重透支,他甚至都能感覺到自己的體內骨骼都在不斷打顫。

但是,不能停,至少現在還絕對不能停下!

雖然沒有發現有跟蹤的痕迹,但是心中警意幾乎是在咆哮,那種死亡臨頭的感覺不斷催促著他。

逃!

快逃!

哪怕是已經死過一次的人,江天澈依舊想要活下去!腦海中關於這個世界的認知是如此奇妙,比之前世宏偉絢麗了無數倍,他還沒有見識過這個世界的美好,還沒有實現自己的夢想,還沒有能夠登臨絕頂到能夠救回自己師父的地步!

不能死!

必須要活下去!

求生的**從未如此強烈,這一次,獻上自己的一切,無論如何,都要活下去!

身形如同奔雷一般,江天澈已經一口氣狂奔出二十多里,這具身體嚴重超負荷,卻依舊不敢鬆懈,那種危機感不但沒有絲毫減弱,甚至還在越變越強!

在一處河邊牆角陰暗處停下,江天澈大口喘著粗氣,略作休息再逃,否則這具身體就真的要直接崩裂,不用等對手殺上門就直接暴斃了。

分快地在身上幾處穴位點擊,江天澈不虧是天風大陸的一代醫中聖手,氣息已經漸漸平復下來,但是身上的傷卻並沒有好轉,雖然木系功法有一定的恢復功能,但是這具身體修鍊的功法層次太弱了,他的真力卻還沒有徹底轉化成靈力。

「可惡,若是此刻有一些藥物靈草,必然不會如此凄慘!」江天澈心中暗恨,這個前身實在是窩囊的有些過分,明明是一大世家子弟,全身上下卻窮得叮噹響,什麼能藉助的東西都沒有。

停歇了一會兒,江天澈找准方向再次狂奔,這時,那個電子音突然在腦海中響起:「暫時脫離戰鬥,系統請求繼續綁定宿主,是否確認?」

江天澈呆住了,隨後快速做出了選擇。

綁定你媽!

什麼鬼東西這種時候還來煩我,給我滾!(未完待續。) 「你不能這樣。」宋邵言一本正經教育她,「你應該誇誇我,我現在有點脆弱。」

「……」寧安睨了他一眼,「矯情。」

小糖果都沒他這麼矯情。

花花跳到宋邵言懷裡來,蹭了蹭他的毛衣,像是很喜歡,軟綿綿的。

宋邵言摸摸它的頭:「你看,花花還知道蹭蹭我呢,你要是像花花一樣就好了。」

寧安:???

像花花一樣?蹭蹭他?

那畫面太美!

「安安,你對我這麼好,我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你。」宋邵言抱著花花看向她。

「別……我不需要你報答,真的,你好好養病不要給我添麻煩就可以。」寧安可生怕他說出什麼以身相許的話來。

沒想到宋邵言還真說了——

「我要是以身相許,估計我這樣的你也看不上,雖然我沒什麼問題。我想,我唯一可以報答你的……為你守身如玉好不好?」

寧安:……

寧安:???

寧安:!!!

不好!關她P事。

「你可千萬別這樣,我會愧疚的,你趁著還年輕好好找個媳婦,生幾個寶寶,人生就圓滿了。」寧安誠惶誠恐,他這份大禮她可受不起。

「對別的女人沒感覺,怎麼生?」

「沒感覺去找醫生看啊,你問我幹什麼!」

寧安覺得話題有點跑偏,越來越往不受控制的方向發展,儘管她很想拉回來。

「算了……你不接受,那我就跟花花孤獨終老吧!也許,我還沒花花活得長呢!」宋邵言的眼神帶著點哀怨。

「你最好的年紀都沒接受我,憑什麼要我接受一個又老又丑又不能走路的你?」

宋邵言抬起眼睛,眼裡蒙了一層水霧,戚戚然,哀戚而傷感。

許久,他都沒說話,嘴唇動了動,又把話都咽了下去,眼底是難過的情緒。

寧安意識到這話可能說得有點重,轉過頭,岔開話題:「這裡還有我給你買的吃的,你要是餓了就吃點。」

「你不說……我都不知道自己這樣糟糕……」宋邵言捂心,「這裡疼。」

「你……」寧安煩透這個人了,「好了,好了,不就是開個玩笑,你幹什麼這麼當真。你不醜不老,特別帥,行了嗎?」

「我知道,你在騙我。」

寧安:「……」

那她該說什麼?這人真難搞。

比女人還矯情。

「我要靜靜。」說完,宋邵言扶著輪椅去落地窗邊了,只留給寧安一個挺直的背影。

寧安想打他。

真沒見過這麼矯情的男人,還靜靜?!

太難搞了,她以前怎麼就對他喜歡得死去活來呢?她喜歡他什麼?

寧安從他懷裡把花花抱走:「花花,走了,不要打擾你主人修行,咱們這種凡夫俗子不配跟高境界的主人在一塊。」

宋邵言怨念地看她一眼,明明是她先說他又老又丑的,她怎麼還生氣了呢?

寧安沒理會他的眼神,抱著花花離開。

花花「喵喵」叫了兩聲,跟著寧安開開心心去吃貓糧。

「安安姐,花花吃東西的樣子好可愛。」小朵給花花喂貓糧。 ps:手殘要哭了,這一章太晚了,但是,依舊算昨天的第五更!呼喚大家繼續訂閱支持!

對於江天澈而言,當務之急是快速逃命,除此之外任何事情都不需要理睬,哪裡還有時間研究這個除了會說話之外屁用沒有的什麼「系統」是用來幹嘛的!

但是系統似乎不依不撓:「請求繼續綁定宿主,是否確認?」

「滾!」江天澈爆喝一聲,然後繼續狂奔,系統的電子音變得急切起來:

「請求繼續綁定宿主,是否確認?」

「請求繼續綁定宿主,是否確認?」

「請求繼續綁定宿主,是否確認?」

「請求……」

這聲音聒噪無比,重複提醒了幾百句,江天澈忍無可忍,正要回一句「確認」,突然它話語一變:「檢測到宿主周圍有敵對氣息,綁定過程暫停中,請宿主儘快遠離此地,請儘快遠離此地,請儘快遠離此地……」

話語急促,聲聲催魂,江天澈心中警覺,來不及多想,突然,他前沖的勢頭毫無預兆地猛然一個倒轉,反向竄出去幾丈,而這時,他原本立足之處的黑暗中閃現出一根帶著勾魂攝魄般鋒芒的玄紋長棍!

轟!

沙石倒卷三丈,一個如神似魔一般的身影從天而降。

江天澈眼中駭然,若非方才自己警覺,這一下已經命喪黃泉,這該死的小子居然下手如此之狠,而且追得如此之快,自己幾乎是一刻不停地在改變方向逃跑,他究竟是怎麼尋到的?!

「淫賊,受死吧。」王昊怒火中燒,步步緊逼,無形氣機封鎖了對手的全部可能逃脫路線,這一次,絕不放走!

絕望湧上心頭,江天澈眼睛一掃視,將周圍的景象盡收眼底:

跳河逃脫的可能性不大,對方速度如此之快,只怕輕身功夫極好,入水逃跑只會降低自己的速度,自尋死路;

左邊是院牆,牆壁堅硬無法突破,這麼近的距離如果縱身翻牆,到時候人在空中無處借力,對方從下面偷襲,絕無幸理。

身後雖然是空檔,但是直覺告訴他,退後,必死!對方的全部力量都遙遙鎖定此處!一旦輕舉妄動,必然是雷霆萬鈞般的打擊!

似乎無論怎麼看,都不可能逃脫,前有猛虎,后無退路。

必死之局?

於是,江天澈不退反進,身形帶著股一往無前的氣勢,猛然朝前衝去!

無數紫色雷光從他掌心迸現,浩浩如天地神威,洶湧的雷電光弧狂閃,將周圍十幾米全部籠罩,照亮一切!

玄雷宗曾經轟動大陸的至強手段,也是江河的底牌之一,玄雷天閃!

原本以為江天澈會逃跑的王昊顯然是沒料到對手居然反擊,而且反擊之勢如此迅猛,那雷光劈頭蓋臉砸來,任憑他將覆天滔海棍舞得猶如光幕一般密不透風,可那紫色雷電卻直接無視了棍芒,恍如天罰一般,浩然砸下!

一陣地動山搖的爆炸,濃煙滾滾中,江天澈的身影率先從煙塵中沖了出來,飛快地朝橋上衝去,身形踉蹌,,面無血色。

剛才絕強一擊,雖然打了王昊一個措手不及,但是也讓他孱弱的身軀險些自行崩裂,此刻得到機會,立刻奔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