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際上,那幾顆魔晶並沒有被別人偷去或者掉在路上了,而是被他自己「吃了」。簡單來說就是當作是恢復身體的能量而被眼睛內的魔紋吸收並消耗掉了。直到很久以後,易峰才知道這件事情的真相。

除了了解到那兩個圓球就是自己的眼睛外,他還確定了自己以前所使用的那些能力,諸如:時間減緩,力量增大,時間靜止這三種能力,均是與他的眼睛有關。畢竟他身上奇怪的地方就此一處而已,他再也找不到別的原因了。

發現這個奧秘的易峰欣喜若狂。他終於可以擺脫拖油瓶的窘況了。

如果能掌握這些力量的話…

易峰陷入了瘋狂的yy狀態中。

理想是美好的,現實卻是殘酷的。一直以來,這些能力都是在他生死攸關之際被壓迫出來的,所以他根本不了解其中的奧妙。因此,要怎麼樣才能使用這些能力,對他來說還是一個難題。

首先,能力與魔紋的顏色相關,這是必定的。在他第一次夢到並接觸那些魔紋時就知道了。

金色的偏圓形的魔紋似乎與時間有關。棕黃色偏方形的魔紋似乎與力量有關。至於其它三種,易峰到現在還沒有理解。而且這兩種魔紋的效用也是易峰的猜想,畢竟他還對這些魔紋不熟悉。

既然目前了解的就只有兩種魔紋,那麼該先修練哪一種就是二選一的簡單選擇題了。

既然金色的與時間有關,棕黃色的與力量有關,那麼當然是優先選擇力量了。畢竟相對於力量,時間這種東西實在太過於深奧,連愛因斯坦都沒有完全搞懂,何況是他。所以將這種魔紋控制起來的難度肯定要大很多。而且像控制時間這種這麼逆天的技能,消耗肯定很嚴重。要不就是需要消耗一些特別的東西,比如說生命力什麼的。綜上所述,與力量有關的棕黃色的魔紋是現在最適合他的。

既然已經確定了修練的方向了,那麼接下來的就是如何修練的問題了。

到底要怎麼樣才能使用這些魔紋呢。

易峰想了半晌仍沒有任何頭緒。

想象夢中見到的那種運行方式?不行。因為那些運行方式實在是太複雜了,根本記不了多少…只能試試那種那種意境了。

一時間易峰想起了眾多修真中描述的意境。由於他現在還不明白驅動那些魔紋運作的具體方法,所以也只好死馬當活馬醫了。

抱著試一試的心態,他盤腿坐了下來。很快他便進入了冥想狀態中。可以這麼快地進入狀態,是莉莉絲的功勞。每天早上的虐殺,讓他能迅速地集中精神,要不然等待他的將是虐殺次數翻倍的慘重代價。是以易峰在主動和被迫雙管齊下的情況下練就了快速集中精神的能力。

出現在他周圍的是五彩繽紛的光點。它們在虛空中飛舞著,有一部分鑽進了他的眼睛內消失在他的感應中。

這是…魔法元素?!

他猜得不錯,這些光點正是魔法元素。

這麼說我也能吸收這些魔法元素,難道我也能做一名魔法師么?

甩甩頭將這些雜念拋出腦外,易峰將心神沉浸在雙眼上。

良久,他終於看到了存在於眼中的兩個光球。

精神進入到那其中一個光球裡面。眼前的世界開始放大,五彩繽紛的魔紋在虛空中四處遊盪著。這正是他在夢中所見到的那個世界。

金的,青的,紅的,藍的,棕黃的,五種顏色各異的魔紋隨著自己的特性四處遊走著,彷彿有著自己的生命般。雖說易峰已經確實發現魔紋的存在,但是遺憾的是目前他還無法看清魔紋的具體形狀。在他的感知里,它們仍然是一個個粗糙的光團,模糊中隱約露出一點點真身,就像一個個害羞的少女。

試著去控制,卻發現現在的他的確是控制不了它們。

只能試試進入意境了。

易峰沉下心神。

他開始想像著廣闊而包容萬物的大地。漸漸地他好像真的站在了遼闊的大地之上。

一開始,大地只是漆黑地一片,什麼也沒有。漸漸地,大地變成了土黃色。然後,上面長起了一株株不知明的植物。接著,動物和人類也出現了。

一株株不知明的植物在大地上欣欣向榮地生長著。

一個個人類和一隻只動物在大地上生活,在大地上嬉戲。他們吃著各種植物,使用它們做為藥品…

正因為有了大地,所以才有了植物,才有了我們人類。

大地養育了我們,卻不求回報。難道我們不應該心懷感激嗎?

突然之間,易峰似乎感覺到了大地的喜悅。在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情況下,無數地元素、暗元素和空間元素(為了不把空間系的魔法弄得太過複雜了,所以就把它當成和其它的魔法一樣了。)像是找到了親人般紛紛湧進易峰的眼睛里,最後留在了棕黃色的偏方形的魔紋上。由於吸收了大量的魔力,棕黃色魔紋的顏色隨之一亮。

然後,易峰眼前的畫面陡然一轉。

一個農夫為了測試這塊土地是否適合種莊稼,便隨手抓起了地里的一把泥土,輕而易舉地碾碎。

一座座房子矗立在大地上,明明比農夫碾碎泥土的力量強了無數倍,然而卻無法使大地坍塌。

泥土是多麼的脆弱,然而以泥土構成的大地卻異常堅硬。就算上面存在無數的事物,也不會使它坍塌。

人類的身體是脆弱的。然而以血肉之軀構成的人類,他們的意志卻可以達到鋼鐵的程度,好比大地。

一段古老而又神秘的咒文緩緩地從易峰的口中吟出。那聲音清晰而又堅定,彷彿能透金穿玉。

意志為鐵

身為熔爐而血為烈焰

歷經諸多困難險阻而不滅

以至於血液沸騰,傳遍諸身

如此身之意志即為鋼鐵

以此遂成

鋼鐵意志

雖然並不清楚自己在念著什麼,但是他卻能知道這段咒文的含義。

棕黃色的偏方形形的魔紋,突然發出了有如大地般的光輝,那種光輝並不耀眼,但是卻給人一種無比深厚和包容萬物的感覺。

一股無形的力量慢慢地灌注在易峰的全身。血液加速流動。易峰感覺身體越來越熱,彷彿有種無形的火焰在燃燒般,讓他難以呼吸。

然後,他的腦海中閃過無數畫面。

遭遇眾強盜時,自己的無能。

……

被風兔逼入絕對境時。

……

遭遇深紅虎甲時,生死一線。

……

被沃夫趁火打劫的事情。

……

最後是為了救莉莉絲而瀕臨死亡的畫面。

……

難道我就只能永遠做萬年掉車尾,被人狠狠地踩在腳底下,就連喜歡的人也救不了嗎???

絕不!!!

易峰的心中散發出堅定的信念,他默默地忍受著那種彷彿可以把全身都灼傷的火熱,口中繼續念著剛學會的咒文。

身體越來越熱了,彷彿全身真的被扔進了熔爐里。最後,易峰在堅強的意志下承受了過來。慢慢地身體的虛弱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全身充滿力量的感覺。他能清晰的感覺到身體的每個細胞都在吶喊。

太棒了!

這種感覺太棒了!

易峰猛地睜開了雙眼。雖然很想做下試驗,不過想到這裡是旅館,所以他最後還是忍住了。

自此,易峰學會了他的第一個技能--鋼鐵意志。消耗一定的意志力和魔力(這裡指魔紋中的力量,而不是魔法元素的力量,以後不再進行說明。)來增加全身的力量。當然,這個瞳術不僅僅是增加全身的力量,而是全面提升身體各方面的素質,只不過力量是相對增加得最多的部分。

用是可以用了,但是怎麼收呢?

就在他這麼想的時候,剛才湧現出來的力量便迅速消失。如果不是身體還在發熱的話,他都要認為剛才的是錯覺了。

「哈哈,我終於變強了。」

易峰喜極而泣。他很想與莉莉絲和艾琳分享他的喜悅,不過由於兩人都出去了,到現在還沒有回來,所以他也只好作罷。

由於他學會的技能與眼睛有關,這才他想起火影忍者中的瞳術。於是他便也將這種技能稱為瞳術。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為了慶祝自己變強,易峰決定做一頓大餐好好地犒勞一下自己。

就這樣,他為了晚上的大餐而去了一趟市集。

呯的一聲,興奮過頭的他在轉角處不小心撞到了別人。

「小心。」

易峰趕緊拉住了對方。

「沒事吧。」

「謝謝你,大哥哥。」

說話的是一名小蘿莉。她身著簡單的法師長袍。雪一樣的長發,潔白而柔和。細膩的臉龐上帶著純潔的微笑。

「沒有的事,我還怕你怪我來著。」

雖然奇怪一隻蘿莉怎麼敢到處亂跑,不過易峰並沒有多管閑事。

經過這麼一段小插曲之後,就沒有再發生什麼事情。他用上次剩下的零錢,順利地從市集上打包了一些便宜的食材拎了回來。

回到旅館,他卻發現旅館的門口被一群人圍住了,艾琳和莉莉絲也在人群裡面。

「莉莉絲。」

由於手上提著大包小包的食材,易峰不得已用肩輕輕地碰了碰莉莉絲,以引起她的注意。

「咦,小峰。啊,買了很多材料回來了,今晚打算做豐盛的晚餐嗎?」

她似乎已經在想像今晚的料理如何美味了。

「是啊。對了,裡面是怎麼回事?」

莉莉絲大致說了下情況。原來是有一個少女被調戲了。

「你不上去幫忙嗎?」

在他看來,莉莉絲的正義感比較強,雖然不會為一個陌生人而捨身相救,但是簡單地幫一下還是沒問題的。

「那個少女不簡單。」

雖然感覺不到那名少女身上的鬥氣和魔力波動,但是她那超強的直覺依然能略微感覺到少女的不同尋常。

「嗯?」

聽到莉莉絲這麼說了,易峰便往裡面看去。

那位少女有著銀色的直發。直發用純黑色的三角形髮帶系成兩條馬尾,給她平添了一分可愛。天藍色的眼睛,仿若晴天里的藍天,寧靜而不失活力。身穿紅色的長袖衫,在人群中異常顯眼。頸部的領口下掛著純白色的玉質十字架吊墜,給她增添了一股聖潔的氣息。在黑色的百摺裙下的是穿著黑色長筒襪的筆直而修長的大腿。露出的半截大腿潔白而嬌嫩,彷彿帶著一絲朦朧的光輝。有戀足癖的大叔們看到一定會為之發狂的。

反觀少女對面的那個男人就遜得多了。雖然不是那種扔進大街就找不著的類型,但是在少女那強大的光輝照耀下就顯得不是那麼英俊了。

「,你別敬酒不吃罰酒!」

遊不出你掌心的海 似乎已經打算撕破臉皮了,那個男人露出一副兇狠的表情。

「住手!」

或許是感覺到了那男人並不是特彆強大吧。當然,這其中也包含有試驗上午剛練成的瞳術的原因。易峰擺出了一副英雄救美的姿態。

「臭小子,滾一邊去吧。」

似乎是感覺到了易峰的身上並沒有鬥氣和魔力,那個男人連話也懶得跟易峰多說。直接一拳就把他打了出去。

呯的一聲,後退著的易峰一屁股地坐到了地上。手上拎著的東西也落了一地。

「傻瓜。」

那個少女微不可察地嘆了口氣。當然,這聲音並沒有人聽到。

「沒有受傷吧?」

莉莉絲擠開人群,趕上前來扶起他。

「我沒事。」

「可惡。」

看著用來做大餐的食材就這麼散落在地上,他憤怒了。

「莉莉絲,借你的劍來用一下,我要好好教訓這個傢伙。」

由於他當時只是想出去買些食材而已,所以他的劍還丟在房間里。

「相信我吧,我能贏!」

今天早上學到的瞳術讓他極為自信。

「嗯。」

也許是不忍心打擊他的自信,莉莉絲把原來那把普通的騎士劍借了給他。反正對她來說,那個只到中級戰士程度的男人是隨時都可以打倒的對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