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他現在這點修為,能增加一些實力算一些,收集一些毒物煉製毒丹,也是另外一門賺錢的方法。

「公子需要毒物我們拍賣會,是可以幫忙收集的!」

青蓮執事卻不想莫問道浪費時間。

去收集毒物,不僅僅是浪費時間,還有著一定危險。

毒物所聚集的區域,即使是一名高明的煉丹師進入其中,也是有著一定危險的,莫問道一個不小心隕落在裡邊,就是他們拍賣會的損失了。

當然,她是覺得給莫問道收集毒物,算是一種雙贏的舉動。

給莫問道省下時間,也算是給他們拍賣會,尋找一條新的財路,這些都是她作為這裡負責人,所應該做的事情。

「你們收集的未必是我需要的!」

莫問道搖了搖頭。

也就是看著要怎麼樣收集毒物,莫問道需要的是有區別的,有些毒物使用時間,還有該如何保存都有一種特別的方式。

拍賣會收集的毒物,也許還能說得過去,莫問道要花費的代價不小。

能以比較小的代價,得到自己需要的東西,並且他出去一趟還有可能,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收穫,老是窩在這城池之中,也不可能獲得奇遇的。

也就這麼閑聊之中,半個時辰過去了,莫問道帶著十一顆四級丹藥到來,帶走的卻是藥材。

「看來還是低估了他!」

青蓮執事回憶著見到莫問道的經過。

越是了解多一些,她就更加不清楚,莫問道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至少有一點她是可以確認的,她低估了莫問道,還不知道低估了多少,這才是讓她覺得最有興趣的。

「也是時候看一看這城池,有什麼特別地方了!」

莫問道離開了拍賣會。

這城池他還沒有好好看看,也許就在城池之中,能讓他找到什麼,覺得有趣的東西。

離開了拍賣會,莫問道感覺到了在身後,跟著不少尾巴。

監視他的人,是出於什麼目的,莫問道不是很關心,就是招惹到他之後,會有什麼後果,莫問道也不能保證。

沒有理會那麼尾巴,莫問道隨便選擇一個方向,慢悠悠的走著,碰到什麼好奇的東西,他也就會停下看幾眼,更多的是看看這天界的城池,和下界有什麼不同。

天神才能建造城池,這涉及了一個秘密,也只有成為了天神之後,才知道到底為什麼成為天神,才能建造城池。

在這一座城池之中行走,莫問道感受著創造城池的天神,對這一座城池灌注的心血,領會對方所擅長的道。

「看來這一個天神處境並不怎麼好!」

莫問道卻從城池感受到了一些異樣。

神人只要不受到外界傷害,基本是壽元無盡的,天神更加沒有壽元的擔憂,成為天神之後已經有了不死不滅的本錢。

要滅掉一個天神,還是非常有難度的,莫問道從這一座城池之中,感受到了這天神,有些衰弱的感覺,再過不了多久,這一座城池都有可能,成為一座無主的城池。

這一個天神經歷了什麼事情,莫問道並不清楚,他也沒有要管的想法。

一個小小的至人,要去插手天神的事情,莫問道還是有自知之明的,但是這一座城池成為無主的城池,他倒是可以從中得到一些好處。 無主的城池,對莫問道來說,確實是可以謀划的東西。

只是在進行謀划之前,他是要把這城池了解清楚,才知道怎麼樣才能,得到最大的好處。

「很久沒有碰運氣了!」

莫問道看著零散的攤販。

在下界,莫問道很多東西,都是珍寶閣和古劍派、玄月派提供的,使用的方式就有些不好了。

也就是在南冥島,他倒是進入了這種,零散出手材料的地方。

在這種地方,也許會有什麼發現,更多的可能是失望,好的東西雖說有被埋沒的可能,也是極少的一部分。

要是眼力不好,很可能被那些,偽造的好東西所欺騙,那都是有可能的。

進入了市場之中,莫問道很隨意的看看,能讓他起興趣的東西,也不可能有太多。

在這裡購買東西,很多時候還不如在拍賣會購買,只是莫問道也是抱著一種,能發現什麼有用的東西,進行慢慢的篩選中。

「老闆,這幾株草怎麼賣?」

莫問道在一處攤位前停下。

在這一個攤位之中,他發現了一些有用的藥材,只是這種藥材沒有特殊辨認方法,很容易被誤認為另外一種低級藥材。

要是能辨認出來,倒是算是價值提升千倍以上。

「公子,這幾株藥草是煉製二品丹藥的材料,一共是七株要三顆中品元石!」

老闆稍稍提高了價格。

按照不認識的藥材出手,這一個價格是有些高了一些,卻遠遠低於藥草本身的價格。

能賣出三顆中品元石,也算是一個不錯的價格了,何況莫問道也不是,不能和他討價還價,他們還是有機會談價格的。

「我沒有帶元石,不知道這一顆丹藥,能否進行交易!」

莫問道拿出一顆二級丹藥。

對方不識貨,他這種做法看起來,佔了極大的便宜,卻還是會讓對方得到一些好處的。

一顆二級丹藥,在莫問道手中的這一顆丹藥,也有十多中品元石的價格,比起攤主要的三顆中品元石,莫問道算是多給了一部分。

佔了不小便宜,莫問道也不至於,會那麼吝嗇。

「老闆這七株藥草一顆上品元石我要了!」

莫問道聽到一道女聲。

一個至人期的女子,把一顆上品元石扔在了攤位上,意思算是包下了那七株藥草。

能給出一顆上品元石的人,還特意在莫問道,開出了價格之後,對方出手購買藥草,說明了對方的故意的。

「公子你看?」

老闆似乎猶豫了。

一顆上品元石的價值,和一顆二級丹藥的價值,差了很多倍了。

出於一個買賣人,應該有的誠信,他還是想要莫問道知難而退,或者是加點價格,能讓另外一個人一出手,就是一顆上品元石的,說明了這幾株藥草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誰也不會隨意出手,把自己的元石,那麼浪費掉。

「既然這位小姐出價比較高,那就賣給她好了!」

莫問道也沒有什麼好說的。

一顆上品元石,還不放在他的眼裡,即使這七株藥草算是煉製四級丹藥的材料,莫問道也沒有必要付出更多的代價。

至於對方出一顆上品元石,那是對方的事情,對方能看出這藥草的價值,還打斷了這一筆買賣,莫問道自然找她算賬,而不是讓這攤主得到更多的利益。

「哼,算你識相!」

那女子鼻子請哼一聲。

她還以為莫問道,怎麼都會據理力爭,弄到一些好處,或者把價格抬高的。

沒想到莫問道,就這麼直接的退讓,讓她感覺到莫問道,有些過於懦弱了,她是有些看不起這樣的人的。

「這七株藥草就是這位小姐你的了!」

攤主把藥材打包好了。

當然,攤主還是有些失望的,莫問道和眼前的女子,沒有繼續競價,讓他有些琢磨不透。

這幾株藥草,到底有沒有更高的價值,他也不敢肯定了。

本來能交易到一顆二級丹藥,他已經算是非常高興了,得到了一顆上品元石,更是出乎他意料之外。

此時,莫問道已經在不遠處的攤位,默默的挑挑撿撿。

沒錯,莫問道沒有馬上算賬,對方的目的是怎麼樣,莫問道並不是很清楚,也許對方只是無意的,那麼莫問道何必計較。

很有可能的是,以後他也會無意的,給對方製造一些麻煩。

要是對方是針對他的,就不要怪他不客氣了,雖說莫問道想低調一些,也不表示就這麼任由對方欺負。

「攤主,這一堆藥材多少元石?」

莫問道指著被他挑出來的一堆藥材詢問道。

才進入市場沒有多久,就看到兩樣可以煉製四級丹藥的藥材,已經證明他進入市場,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只是莫問道,看到了剛才那一名女子,在不遠處看著,似乎又準備搶著付元石。

「五十個下品元石!」

老闆說出了價格。

他心裡有些擔心,莫問道會不要這一堆藥材,這一堆藥材都是挑剩下的。

能賣出五十下品元石,他也算是能賺不少了,卻還是看莫問道要不要而已。

「老闆,我和你談另外一筆買賣!」

莫問道打算坑人了。

剛才那女子,要是無意的,真的是憑著她的眼力,看出那七株藥草的價值,出一顆上品元石競爭,莫問道還真的不怎麼生氣。

對方要是跟著他,專門找他下手,莫問道就不能忍了。

現在,對方還沒有過來,在遠處觀望他出價,莫問道只好讓她,吃一個虧,順便給他買單。

「哦!」

攤主只能聽下去。

莫問道還沒有說出,到底是什麼買賣之前,他可不敢答應下來。

誰也不知道莫問道說的買賣,會造成什麼後果,有多少本事就拿多少好處,這攤主還是很注意的。

莫問道悄悄的布置一個幻陣,隨後把計劃,和攤主說了一遍。

保證眼前的攤主,沒有什麼損失之後,雙方一致達成了坑人的計劃,攤主表示好好演戲,莫問道已經付出了一顆二級丹藥了,就演一場戲還是沒有什麼難度的。

在幻陣布置的時候,莫問道已經拿走了他需要的藥材,從那堆垃圾之中,挑了一些藥材出來。

「這是一顆二級丹藥,不用找了!」

莫問道拿出一顆二級丹藥準備付款。

只是,那在不遠處的女子,來到了攤位旁邊,在交易即將達成的時候,再次出聲打斷。 「我出兩顆上品元石!」

女子扔出了兩顆上品元石。

她可是知道,眼前的這一堆藥材,能賣出五十顆下品元石就不錯了。

莫問道捨得拿一顆二級丹藥,也就是十顆中品元石購買,肯定是知道這藥材不簡單,才會那麼做的。

「怎麼又是你?」

莫問道語氣有些不悅。

誰會被別人兩次,打斷交易誰也不會高興,即使這一次只是布置一個局,那也按照這一個局,把事情演得真實一些。

當然,對方要繼續競價,那麼莫問道是不擔心,不競價也沒有什麼。

他都和攤主商量好了,最終的結果怎麼樣,到時候就看這女子,要付出多少代價,把這一堆垃圾買走。

「老闆,是不是價高者得?」

女子把決定權交給了老闆。

按照買賣的規矩,這是價高者得的,莫問道出一顆二級丹藥,明顯比她的低很多。

至於她不守規矩的事情,也就沒有說出來,她還是有著自己標準的,以她的標準為標準,這就是她的標準。

「只是這些藥材是這位公子,挑選出來的,還是他先出的價,要不小姐您也挑選出來一堆,我也就按照正常價格收取元石!」

這攤主看似很有節cao。

和莫問道已經說好了,為了讓這女子提價,他們要配合這一齣戲。

另外選一堆,肯定是不如莫問道挑的,這女子很明顯就是沖著莫問道選的這一堆藥材而來。

「還是攤主明白!」

莫問道贊成攤主的說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