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外婆了?」

「呵呵。」羅丹忽然咧嘴、露出一口白牙,半眯著獨眼、發出一陣神經質的笑聲。

似呢喃、又像在質疑著什麼。

頃刻間左眼泛紅、一絲冰涼的液體順著眼眶緩緩滑落。

「你們啊,究竟是什麼人?我就那麼值得你們重視?值得你們如此大動干戈來騙我?」

「利維坦,你這是在違反約定!」

不遠處,一道熟悉至極的聲音傳入耳中,羅丹心頭一顫,不由地將目光轉向街角,那道魂

牽夢縈的身影赫然在目,但,又不是她了。

梅麗莎穿著一身純黑的連體長裙,黑色的高跟鞋、黑色的眼眸,黑色的唇,承托著雪白無

比的的肌膚高貴無比,讓人不由自主地忽略了她火爆至極的身材。她的面容不再是熟悉

的臉龐,五官顯得更為精緻,雍容,渾身的氣質冷艷,高傲,帶著一種咄咄逼人的氣勢。

此刻她臉上帶著憤怒,正眼神複雜地注視著羅丹。

羅丹心中忽而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失落和苦悶,不受控制地搖了搖頭,淚如泉湧。

「原來,我本質上還是這麼一個脆弱的人啊。「無聲的嘆息響在心底。

「這個世界,終究只有力量不會拋棄我。「

「看吧羅丹,從頭到尾她都一直在騙你,連真名都沒有告訴你。「

利維坦目光深沉:「她叫阿卡瑪,永歌議會的議員。也是傳說中的女巫。」

「容我重新介紹一下自己,我是利維坦,西斯帝國天際審判團第44團搜查官,司職帝國邊境空間裂隙的封印。「

「住嘴,利維坦。羅丹聽說我,別聽他胡說八道。」

利維坦訕笑到:「你們永歌議會的就是虛偽,到了現在這個時候,還要騙他,你就告訴他,你是真的喜歡他嗎?」

「不重要了。」羅丹的聲音漸漸高了起來。

「已經不重要了,我喜歡的梅麗莎不在了,再也找不到她了。」

利維坦聽罷,喋喋不休地接到:「阿卡瑪,不要白費力氣了。羅丹他註定不屬於你們,也不屬於我們天際審判團。他的歸宿應該是三色同盟、獵人公會。」

羅丹忽然握劍轉身,不再理會兩人,朝著東北方走去。

熟悉的軟糯聲音從身後傳來,羅丹眉毛一跳,低著頭,繼續往前走。

「羅丹,你不喜歡我了嗎?以前對我說的話都是虛情假意的嗎?」

「我喜歡的梅麗莎,死了。」黑色的身影一顫,任由羅丹消失在了視野中。

「永歌議會、天際審判團。」羅丹神情叵測,喃喃低語。

陰氣沉沉的天幕下,一道身影東躲西藏,悄悄避過了數只魔物的視線,抵達了倖存者藏匿的地方。

「羅丹大人,您一定要救救我們啊。「倖存者看見他的身影,頓時有些興奮地哀求起來。

羅丹花了不少力氣,將眾人安撫了下去。

「弗萊徹。你果然沒事。「羅丹心頭一喜,走上去給了灰頭土臉的弗萊徹一大大的擁抱,看到這熟悉的面容,心中忽然輕鬆了稍許。

稻草堆后,聚集著大概一百來個人影,幾乎都是老弱婦孺。少女辛西婭和他母親、弟弟幸運地活了下來,但是她的父親不見了蹤影,此刻面色慘淡,眼角泛紅。

「羅丹,你怎麼來到這裡的?外面的魔物沒有發現你嗎?「

「魔物數量少了好多,不知道去了哪裡。「

「其他兄弟,都,都死了嗎?「

弗萊徹不由地低下了頭,「以前的老兄弟,為了掩護我們,都不在了,鎮長帶著新丁們說是吸引魔物的注意力,也沒了消息。「

四周慢慢瀰漫出一股傷感的氛圍。

「好了,我們現在得先想個辦法,把他們送出去。那些魔物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搜到這裡來了。「

」我們也是這麼想的,但是沒有路啊,圍牆之外都有好幾隻魔物在蹲守著。「

羅丹犯愁道:「若是只有兩隻魔物,我們還可以應付,太多了。」

「要不,我去把它們引走,羅丹你帶著孩子們離開。」

「不行的,目標太大了,一旦被魔物發現,孩子們根本跑不掉。」

說著話,羅丹不斷地四處打量,忽而視線盡頭的地面露出了一個鬼鬼祟祟的腦袋,枯萎的黑髮,類似於指環王中咕嚕般的醜陋臉龐。呆立片刻,又猛然將頭縮了回去。

「咦。」

「你們在這裡等著,我想有辦法了。」

羅丹帶著劍,小心翼翼地越過了一片沒有遮掩物的空地,來到地魁方才探出頭顱的位置,

壓著聲音叫道:「托馬辛,出來一下我有事情,跟你談。」

一道慌亂的聲音傳來:「不要,托馬辛不要出來,那些魔物好恐怖。它們會吃了托馬辛,托馬辛會死的,還沒有找到迪克,托馬辛不要死!「

」我已經把它們引開了,現在它們都不在,你很安全的。「

「不要,托馬辛決不出來。「

羅丹無奈地說道:「那能不能請你幫個忙?幫我挖條地道,通向城鎮外,這對你而言不是什麼難事吧。」

「托馬辛好累,我的天賦能力也是需要休息的。」

羅丹有些急躁,語氣變得失控起來,說道:「那你還要不要我幫你找迪克了。這次你幫了我們,我會召集大家一起幫你,這樣的話,肯定能找到迪克。」

「算了,不,不用你們幫忙了。」

「唉。」羅丹百般無奈,又不停地環顧四方,警惕著魔物。

忽而咬了咬牙,說道:「托馬辛,實話告訴你,迪克我已經找到了。但是只有殘缺的屍體,就是這些魔物,把他殺掉了。他死的很慘。」

「嗚嗚——」地道之中忽而傳出一陣哀嚎,羅丹感覺眼前一花,托馬辛那醜陋的面容乍然出現在地面。

「可憐的迪克,我可憐的寶貝,媽媽,一定會替你報仇的。」

她一臉傷心,語氣卻前所未有的狠辣:「我給你挖地道,送他們出去。但是你要幫我殺掉魔物。我要它們全部給迪克陪葬。「

「好,一言為定!「羅丹卻也顧不得多想。

「我帶你過去吧,現在。「

「不用,你在地面上走著,我自然會跟著你。「

於是,羅丹在前引著路,身後的地面泛起一股波浪般的震動,好似一條巨大的蚯蚓在泥土中耕耘。

「近了,快到了。「不經意地回頭一望,視線盡頭,幾隻龐大的魔物豁然出現,向著這個方向,慢吞吞地爬行。

「糟糕!「心頭一凜,羅丹迅速跑到了躲藏地。

「羅丹,找到辦法了嗎?「

「羅丹大人,我們能出去了?」

羅丹揮手呵斥壓住了眾人的喧鬧,同時走到了人群中央,敲了敲地面。

在眾人好奇的目光中,這塊地面神奇的風化,凹陷,眨眼間,一個直徑一米左右的圓形通道瞬間成形。

「這,這是怎麼回事,羅丹?」

羅丹不耐煩地催促道:「沒時間解釋了,弗萊徹你來帶頭,大家一個一個下去,這條地道通向鎮外,可以直接越過食屍鬼的包圍圈。「

「那你了?「

「你們先上,我殿後。」羅丹說罷,不等他反抗,一把將弗萊徹踹進了地道。

「來,下一個,不要害怕,裡面很安全。」

見鎮民們有序的一個接一個井然有序跳進去,羅丹放下心來,悄然退出人群,握緊了「埃爾文」,向著逐漸靠近的魔物走去。

「嘿,雜碎們。」一聲花哨的呼嘯,兩頭食屍鬼的注意力瞬間被羅丹吸引,朝著錯開隱藏點的方向追去。

羅丹見成功引怪,二話不說,立馬向著附近的民居裡面躥,兩頭魔物他無法正面硬抗,但是可以利用一下地形。 ?食屍鬼龐大的身軀力量十足,好似一輛人形坦克迎面衝來,民居的大門容不下它們,它們便蠻橫地一撞,頓時木屑紛飛,門框被撞了個稀巴爛。?隨?夢?.lā但羅丹也獲得了短暫的緩衝時間。

羅丹守在窗戶前,看著魔物橫衝直撞,把室內的傢具等阻擋物撞得四分五裂。待到食屍鬼再次追蹤到他的身影,羅丹又靈活地從室內的窗戶鑽了出去,徑直來到另一座房屋前。

如此反覆地引怪、逃跑,兩頭食屍鬼數次見獵物從它們眼皮底下逃走,變得狂躁不已。

但羅丹心知肚明,這終究不是長久之計。咬了咬牙,暗自做了個決定。

兩頭食屍鬼跟隨著獵物再次莽撞地衝進了一所住宅,翻箱倒櫃、一頓破壞。

羅丹屏氣凝神,靜靜地待在房屋橫樑之上,全神貫注地判斷著它們的運動軌跡。

「快了,差一點。」

兩隻魔物不知不覺地分開了一段距離,其中一頭食屍鬼毫不知情地走到了羅丹的下方,站定身體,鼻子如同獵狗般敏銳地嗅著。

「呼?」心跳如擂,一絲細汗從額頭滑落,羅丹繃緊了身體,雙手牢牢握住「埃爾文」,劍刃瞄準著魔物,孤注一擲,輕盈地一個下跳。

「噗呲」半空中閃過一絲青光,鋒利無比的劍刃從天而降,電光火石間貫穿了魔物的大腦,沒柄而入,鮮血如同高壓水槍一般噴射而出,染得羅丹一臉斑駁,心中卻是興奮不已。

然而,來不及高興,身後忽而襲來一股勁風,更糟糕的是「埃爾文」卡在了魔物顱腦之內,一時之間拔不出來。

「棄劍?」念頭一閃而過,身體猶豫了一下,反應不及,頓時被一股巨力撞中。

這一刻,羅丹依然緊握「埃爾文」,借著這股撞擊力,劍刃一拔而出,隨著破布娃娃一般的身體飛開,狠狠地撞到了牆上。

「嘔。」一瞬間羅丹感覺像被高速行駛的汽車命中,渾身上下好似散架一般抽痛,左側手臂軟塌塌地貼在地面,輕輕一動便痛入骨髓,完全使不上勁兒來。果然身體還是不能和魔物比。

「昂!」驟然間,身後響起一道慌亂的嘶吼,羅丹艱難地爬起身體,卻見方才撞飛他的食屍鬼全身如同陷入了流沙沼澤一般,緩慢而穩定地下陷。它拼了命的揮舞著四肢,想要抓住地面,然而無濟於事。

「這、一定是托馬辛。」不多時,食屍鬼,整個身體被大地吞沒,只留下一個腦袋露在外面,它還依然瘋狗一般對著空氣狂吠亂咬。

還等什麼?羅丹拖起身體,一瘸一拐地來到了魔物身前,完好的右手持劍猛地一個下刺。

「噗呲」又一朵妖艷的血花,他發現自己有些喜歡上這種一劍爆頭的感覺了。

「呼——」如釋重負地一個深呼吸,羅丹軟軟地倚著牆壁躺下,有氣無力地叫道:「

托馬辛,你可以出來了,怪物都死光了。」然而沒有動靜,心中猛地湧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不久之後,地面裂開一道狹小的口子,一隻覆蓋著黑色鱗甲的手臂從洞中伸了出來。羅丹連忙走過去拉著她往外拽。

片刻,托馬辛被拉了出來,氣若遊絲地躺在羅丹面前。她的胸腹之間被劃出了一道巨大的傷口,鮮血淋漓,露出了內臟,她的鱗甲黯淡,失去了往日的光澤,眼神也不再那麼靈動,狡黠。她想要說話,卻只是喉嚨之間一陣劇烈的起伏,無聲呼喊。

最後只能兩眼期盼地望向了羅丹。

說出事實,還是繼續隱瞞?

羅丹伸出手,輕柔地撫摸著托馬辛那張自己以前嗤之以鼻的醜陋面容,愧疚地說道:「對不起,其實我是騙你的,我根本沒有見到迪克,他也沒有被魔物殺死。「

豁然間托馬辛怒目圓睜,右手緊緊攥住了羅丹的身體,指甲深深掐入了他的肉中。

這個王爺命太硬,得盤! 羅丹對著她磕了一個頭,斬釘截鐵的說道:『我羅丹,今天在這裡向你保證,就算找到天涯海角,窮極一生,必定找到迪克,我會讓他平平安安,幸福地過一輩子。如果他死了,那我就把他的骨灰送過來和你葬到一起。「

隨著誓言的落幕,托馬辛神情之中的憤怒忽然隨風消散,繃緊的手臂放鬆,帶著欣慰、安詳的面容歸於永寂。

同時一道半透明的身影從托馬辛的屍體中鑽了出來,漂浮於半空,一雙燦若星辰的眸子凝視著羅丹,充滿了期盼和懇求,不久之後,便散做了星星點點的光斑,飄向了虛無。

原來,魔物也是有靈的啊。

羅丹想道:「都怪我,若不是對她的欺騙,她也不會出現在這裡和魔物拚命。何況她還救了我一命。「

愧疚而感激,羅丹拖著傷體,抱著托馬辛的屍身,出了房屋,一路東躲西藏來到草垛附近,將她的屍體暫時安放於此處

「等我料理了那些雜碎,再過來好好把你安葬。「

做完這些,羅丹又不禁想起了利維坦、梅麗莎的欺騙,傷感莫名,整個人恍恍惚惚間,不知不覺地來到了小鎮中央。

視線無神的轉動,猛然間一滯。

「這是什麼東西?!」

中央廣場之內,赫然矗立著一個布滿青黑色的血管、如同心臟一般不停地起伏、搏動著的恐怖巨大肉團,密密麻麻潮水般的食屍鬼正守在它旁邊,如同忠犬般半蹲於地,猙獰的面容上有著莫名的專註,如同朝聖的虔誠信徒。

詭異的頻率、神秘的場景,讓羅丹身不由己的一陣頭暈眼花。

他不禁想道:「原來大部分食屍鬼都守著這東西。那肉團中不知道孕育著什麼恐怖的食物,遠遠望去便給我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得想個辦法摧毀掉!」

他正思忖間,兩道人影突兀出現在了視野另一側。

羅丹眼前一亮,強忍著身體的疼痛,向他們走去。

阿卡瑪、利維坦渾身蕭殺,陰冷的狂風吹亂他們的衣衫,卻吹不走他們面容的肅穆和沉重。

「情況可不太妙。「利維坦淡淡地說了一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