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能對抗這些回歸的獨狼,只有當年大世的那一代人吧,比如說大魔,傳說之中長生殿殿主,至尊堂堂主之類的遠古強者吧?

「你們,還是束手就擒吧……」擎羊面無表情的看著這一群強者,冷冷的說。

「士可殺,不可辱。」這個時候,東方奇才學院的創始人東方翔站了出來,他對著修羅城上擎羊吼道,「就算不敵你們,我們也會血戰到底!」

「哈哈哈,」修羅城上,擎羊笑了,他笑容之中的輕蔑是掩飾不住的,「就憑你們?你們會有血戰的機會?…….你們放心,你們也不會死,我們壽元都不多了,你們的壽元還很充裕……我們需要你們來補充壽元,雖然說你們戰力不強,但是你們壽元卻還挺不錯的。」

聖靈大陸上這些強者心驚了,這些獨狼缺乏的就是壽元,他們是不是要收割自己的生命,延長自己的壽元。

看到聖靈大陸這些輕者的表情,擎羊好像更加得意了。

「原來我們收割生命的辦法,那實在是沒有辦法的辦法,那時候找不出更好的辦法,現在我們有了很好的辦法,不會再那麼野蠻了,玄天大帝位推演出一種新法,可以將你們當做大葯來煉丹,這樣才可以充分發揮你們的藥效,延長我們的壽元……長生的這一條路,是一條絕路,不會有人永遠走下去,不過,能走一步就算一步吧…….」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莊園是很大,燈火迷人,宛如白晝。

這裡的草坪很寬闊,上面擺滿了盆栽和鮮花,裝飾得格外好看。

大概莊園主人是做香水品牌的,因而到處可以看到香水的立牌,上面有各種產品介紹,還有賓客可以自取的香水小樣。

葉佳期扯著氣球的繩子,走得不快,實則是高跟鞋也走不快。

氣球是淺黃色的,遠遠看去倒像是一隻小月亮掛在葉佳期的手上。

「小姐,氣球可以系在手腕,我幫您系。」

「好啊。」葉佳期高興地遞給他。

侍應生低下頭,服務態度特別好,也很有紳士風度,他耐心地幫葉佳期繫上氣球,系了個蝴蝶結。

葉佳期動了動手腕,挺有意思,氣球不會跑了。

「你用的香水也是享悅家的?」葉佳期聞到了他身上的古龍水味道,不重,淡淡的。

「我沒有用香水,可能是在莊園呆久了,身上染了香氣。」

「是這個道理。」葉佳期點點頭,覺得他說得有道理,「今天月色真好,你們要工作到什麼時候?你平時也在莊園工作?」

「不是,我是大學生,這是我的兼職。」

「哦哦,挺好的。」

「我也挺喜歡這份工作。」

葉佳期多了他兩眼,哎,大學生,小鮮肉就是不一樣,看上去皮膚又白又嫩。

不過要是長得不好,也不會在這種地**作了。

「小姐,您一個人來的嗎?」

「不是,我男朋友在。」

「那我帶您透個氣就回去吧,他會找您。」

「他忙著呢,顧及不到我,我不亂跑就可以。」

「好。」

侍應生領著葉佳期在莊園里轉了轉,地方很大很空,出來透氣的人也不少,很多人在喝著酒聊著天,儼然一場小型聚會。

莊園里什麼都有,連客房都有。

「小姐,您慢點走,高跟鞋需要當心。」侍應生小聲提醒。

「嗯。」

葉佳期提著裙子,晚風一吹,吹起她鬢角的碎發,有些涼。

「小姐,這邊,這裡是酒窖,是我們主人的私人藏酒室。」侍應生給她介紹。

「你們家女主人真厲害,事業輝煌,保養得也好,看上去就跟三十多歲一樣。」

「是這樣,家庭也很美滿,兩個女兒也都很厲害。」

「那你們女主人有什麼煩心事嗎?」

「當然,誰都有煩心事,我們董事長現在最煩的事可能就是小女兒的婚事了。小女兒一直找不到滿意的對象,還沒有結婚。」

「那你們董事長今天的晚宴是不是也打算挑個女婿什麼的?」葉佳期開玩笑道。

「不瞞您說,還真有這個意思,我們小姐今天也在晚宴上。」

「我沒見到,是不是很漂亮呀?」葉佳期很好奇。

「對,很漂亮,一直看不上那些富二代,所以一直沒找到合適的對象。今晚上來的人很多,聽說連喬爺都來了,這下子我們小姐應該能選到合適對象了!」

葉佳期:「……」

她心裡頭把喬斯年罵了千百遍,全世界都覺得他沒對象。

越是這樣想,葉佳期心裡頭越委屈。 誰說老天有眼?這些無惡不作,壞事做絕的獨狼,他們活了這麼多個年代,一路禍害到了現在。可是,那奮不顧身的支援著聖靈大陸的管家的這位強者管海,他竟然喋血在這裡。

這些要保護聖靈大陸上的蒼生的人,竟然成為這些獨狼們的大葯,而這些無惡不作的獨狼,他們卻在長生路上走出超越前人的路!

老天有眼?老天的眼睛瞎了!因果報應?是惡在報復善!

一股悲涼之意從聖靈大陸上這些修士的心中湧起,他們不怕戰死,怕的就是自己想戰都沒有機會;他們不怕戰死,怕的是自己的死,成為成全這些惡毒的獨狼們長生路上的墊腳石;他們不怕戰死,他們怕自己的死,給聖靈大陸上的人造成更大的災難。

一條神龍,他狂笑起來,有人認識他,他和祖龍是一代人,是龍族強大的底蘊之一,他已經避世多年,但是聖靈大陸緊急,他從自己的隱居之地出世,和聖靈大陸的這些修士一起遠征。

他狂笑著,沒有將自己的生死放在心上,他對著修羅城上的那些獨狼們叫板說:「想將我當做大葯?你們在做夢!我不會成為你們的大葯。」

他狂暴的沖了出來,直接化作了一顆流星,對著修羅城沖了過去,修羅城在發光,那大陣自己啟動,對著那衝過來的神龍一擊。

「轟!」

一聲巨響,神龍自爆了自己身體。他燃燒了自己的精血,將自己所有的能領,壓縮到了一個點,修羅城大陣的這一擊,彷彿是導火索,將他身體之中的能量都點燃了,瞬間釋放了出來,他爆炸了,炸出了一朵蘑菇雲。他的血肉和精血,在強烈的爆炸之中變成了飛塵,他的生命的烙印,也在這一刻消失。他自爆了自己的身體,就是為了求死,就是為了徹底的毀滅自己,不成這些獨狼的長生藥。

這條老神龍的做法,給後面的修士樹立了榜樣,反正橫豎是死,絕對不能成為這些獨狼的長生藥。

「鈴星給我記錄下來,神龍一族欠我們一個帝級修士……他自爆了,我們煉製人體大葯的材料,神龍一族一定要還給我們!」

擎羊不緊不慢的說。

這些修士頓時傻了眼,這是什麼意思?

「我們回歸聖靈大陸……聖靈大陸也曾經是我們的家,我們不會再竭澤而漁了,我們會在聖靈大陸上培養出一批強者,將聖靈大陸的傳承繼續下去……你們太弱小了,不應該再統治聖靈大陸,你們將會成為我們的大葯,假如你們有誰願意跟隨這條神龍的腳步也可以,我將向你們族人尋求等量價值的修士,供我們煉製大葯。配合我們為我們獻身的,你們的族人會得到我們的庇佑。」

擎羊冷冷的說,他看著這群修士,目光很冷,這讓人不寒而慄。

「你們真是一群魔鬼,你們真是一群嗜血、殘忍、暴戾的禽獸……」有修士咀咒著說。

「隨便你們怎麼說吧,我們每一個人的手上,自然是鮮血累累?可是你們又能好多少呢?」擎羊說。

戰?無法戰勝!逃?往什麼地方逃啊?自殺?自殺可能都會禍及自己的族人!

這些強者的內心崩潰。

「我就不信,黑暗會永遠籠罩大帝,我就不信你們這些獨狼會永遠橫行聖靈大陸!總會有無敵者在你們的統治之下崛起,將你們流放…….」東方翔站了出來,他對著修羅城上獨狼們吼道。

「然後呢?然後那位將獨狼驅逐流放的無敵者,他的壽元到頭以後,為了長生,他又成為了我們之中的一員……」

「你這是妖言惑眾,並不是所有的無敵者都選擇成為獨狼…..」有修士反駁說。

「不成為獨狼,然後他走下神壇以後戰死,或者劃出一個禁區避世,孤獨的在歲月流逝之中終老等死?」擎羊反問著。

大家無言了,擎羊說的是事實,無敵者不成為獨狼,多半在走下神壇以後就戰死,或者開闢一個禁區自己過日子,保全自己的生命,不再管這個世界的事情。

其實,上天對無敵者是青睞的,但是也是殘酷的。

這些獨狼,曾經多是一個萬民敬仰,保護萬民的無敵者。到底是什麼讓他走到了反面?讓他們成為獨狼呢?

他們每一個人都有著每一個人的故事,故事是不同的,但是結果都讓人唏噓不已!

「玄天大帝不會讓你們死,玄天大帝會讓你們留下一口氣,讓你們看看在你們的統治之下的聖靈大陸和在他統治下的聖靈大陸的區別!」擎羊說,「你們和你們的先人都應該感到羞愧,你們竟然放逐了玄天大帝!放逐了你們曾經大保護神!」

「他違背了自己當初定下來的原則!」聖靈大陸方面,一位老人站出來說,「他野心太大,他想整個聖靈大陸作為他的棋子,他勢必會受到應該得到的懲罰!」

他活著的年頭非常久遠了,他對當年的發生的事情,知道一星半點,他反擊著擎羊說。

「你們,安心的做我們的大葯吧……我們只會煉化你們的修為,不會傷害你們的生命,你們會感受到玄天大帝的仁慈!」

擎羊做出最後的決定。

修羅城上面的獨狼,突然從城牆上面消失了。

聖靈大陸上的這些強者,一個個心驚膽寒,汗毛倒豎。

這些從城牆上面消失了的獨狼,頓時出現在他們的身邊。

「啊!」一位強者正要抵抗,他對著前面的影子一拳轟擊了過去,但是前面出現了一隻大手,直接將他的拳頭抓住,馬上,他的脖子上也出現了一隻手,這一隻手卡主了他的脖子,將他如同提小雞崽子一樣提了起來……

聖靈大陸的修士雖然非常強大,但是,這些獨狼過去太過於不凡了……他們之中,不乏當年的無敵者,只是因為壽元快要到了盡頭,氣血虧敗,戰力下降。

但是,他們進入了修羅城。修羅城,這是玄天大帝留下的後手,可能當初在建造修羅城的時候,他就想到了他會有今天。

所以,他在修羅城之中留下了後手,修羅城這麼多年,一直在默默的收集著帝血。他們回歸以後,他們吸取了帝血之中的精華,讓他們找回了堪比當年的戰力。

這太恐怖了,當年的無敵者,一個時代無敵,鎮壓一切敵,他們怎麼可能對抗呢?

這一片天地,現在變成了修羅場,雖然說不敵這些獨狼,但是聖靈大陸上的強者依然是在無望的拚死抵抗。這裡,悲吼驚天,破碎的兵器直崩雲霄,山河破碎,空間撕裂,帝血飛濺,天空之中,異像頻出,有強者隕落……這成了修羅地獄。

但是這慘烈的並沒有持續多久,這一場戰鬥很快結束了。這些獨狼回歸了修羅城,跟著他們回歸的,還有他們的戰利品聖靈大陸的強者,成了他們的戰利品。

修羅城中,興有大獄,監獄堅固無比,可以關押這些強者。

「煉大葯!」擎羊吩咐著。

一個巨大鼎出現在修羅城之中,一位聖靈大陸上的強者從大獄之中提了出來,他投入了大鼎之中。有道火熊熊,圍繞著大鼎,在煉製著人體大葯。

很快,丹香撲鼻,人體大葯已經練成。有仙丹從葯鼎之中飛出,丹香撲鼻;鼎爐倒下,有一道淡淡的人影,從鼎爐之中飄了出來,那位被當做藥物的強者,他已經失去了身體,只剩下靈魂,沒有身體的靈魂,隨時都會飄散,整個世界將失去這位強大的修士的烙印。

一道黑色招魂幡漂浮在天空,將那靈魂接引過去,一個聲音彷彿是在安慰著這靈魂:「你放心,有這招魂幡作為依託,你不會很快的消散的,你會生存很長的一段時間……」

那幾枚香味撲鼻的丹藥,被那煉藥的獨狼抓在手中,他臉上露出笑容。

「玄天大帝果然沒有推錯,這一枚仙丹,可以延長壽元數千年……」

他的臉上,洋溢著笑容,笑得非常開心。

大獄之中,那些聖靈大陸上的強者一個個憤怒無比,但是他們又能幹什麼呢? 帝少的清純小妻 這些獨狼太強大了,他們沒有辦法反抗。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她算什麼?

喬乘帆八歲了,他圈子裡的人都覺得他沒對象,這是她的問題嗎?

這個問題根本不能再想下去。

「小姐,外面還挺冷的,要不回去吧?您男朋友找不到您會著急。」侍應生陪葉佳期說了會兒話,覺得外面很冷。

「不冷,我不覺得冷。」葉佳期執意要再走走。

侍應生只好聽從她的要求,陪著她又走了一段路,給她介紹莊園里的建築。

葉佳期就心不在焉地聽他說著話,是真的心不在焉。

也許是很久沒穿高跟鞋的緣故,走了一段路覺得腳疼,只好坐下來。

「有鞋子可以換嗎?」葉佳期揉了揉腳後跟,磨出血了都。

侍應生一看,連忙道:「有,有的,我去給您拿,還需要一個創口貼,等我。」

「嗯。」

葉佳期拎著她璀璨耀眼的高跟鞋,水晶鞋也不是什麼人都能穿的。她才走這麼點路,腳後跟就磨出血來了。

她乾脆把兩雙鞋都脫了,拎在手上,百無聊賴地看著天上的月光。

月色柔和,夜晚的風吹在身上是涼的,她有點冷。

手腕上系的氣球在隨風擺動,但飛不走,只能安安靜靜呆在葉佳期的手腕上。

這個侍應生系的蝴蝶結還挺好看,葉佳期表示,她系不出這麼好看的蝴蝶結來。她晃著手,氣球就隨風擺動。

她坐在椅子上,靜默地看著莊園草坪上走動的人群。

因為天氣的緣故,外面的人不多,女孩子更少,基本都是西裝革履的男人。

年輕的小侍應生很快就來了,他很抱歉道:「小姐,對不起,是我的疏忽。」

他想幫她貼上創口貼,葉佳期拒絕了,自己拿過來貼在腳後跟上。

「這是拖鞋,一次性的,您試試看,合不合腳。」他給她拿了一雙白色的毛絨拖鞋來,看著就很舒服那種。

葉佳期試了試:「正好呀,不大不小。」

「我幫您拿鞋子,這是我的義務。」侍應生恭恭敬敬,訓練有素。

「不用了,我休息會就得回去,不然我男朋友要是真找我了,會著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