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

w

w

.

s

h

u

s

h

u

w

.

c

n







刀刀齋抹了一把頭上的虛汗,中肯定說道。打造出鐵碎牙和天生牙的,同時還是殘月之痕的鍛造者的他,是最有資格對三把刀做出評價的。





















w

w

w

.

s

h

u

s

h

u

w

.

天劍書香 c

n







一招威力強大,確實殘月之痕最淺顯的奧義――月光!

「刀刀齋,乾的不錯,我對這把刀……非常的滿意!」

優雅的耍出幾個劍花,犬夜叉方才欣喜的回過頭,對刀刀齋到了一聲謝。有了這把殘月之痕,也不枉他客串強盜小偷嗎,辛辛苦苦搜集了那麼多寶刀珍奇了。

「那是當然的了,這可是我刀刀齋花費了三個月才打造的刀啊!在我所有的作品中,他恐怕也是最珍貴,威力最大的一把了!當初打造鐵碎牙和天生牙的時候也只是花了我三個月的時間而已!」

殘月之痕可以說是吞噬了那二十幾把妖刀,再結合了犬夜叉那不弱於犬大將的牙齒融合在一起製造出來的,起花費的代價和蘊含的力量,自然要比鐵碎牙還要略勝一籌。更加難得的是,犬夜叉現在還沒有成年,所以那把刀肯定會隨著犬夜叉的成長,一起變強。

「刀刀齋!」

刷完劍花,犬夜叉感覺到不對勁了。

他有了一把絕世神兵,卻沒有放殘月之痕的刀鞘。再鋒利的刀,如果總是曝露在外面的話,總有生鏽的一天,神兵有靈,易被俗世渾濁,只有一把好的刀鞘,才能掩住起鋒芒,藏蘊其中。就連動物都需要一個窩,更何況是一把擁有生命的寶刀。

「給我準備一把能夠和我的殘月之痕匹配的刀鞘!」

「我還以為你不會問呢!」

刀刀齋微眯著眼睛,回復了一貫傻傻的神態,慢吞吞的回道了溶洞,不一會又走了出來,扔給犬夜叉一個長長的,顏色灰暗的刀鞘。

「這是用你那堆寶貝的餘下的部分製造的,材料倒是挺不錯,不過我不擅長煉製這種木質的法器,所以只有統統的把他們用地火將煉成一塊木精,然後打造了這一把刀鞘,它的力量,已經不弱於一把普通的神兵了!」

「很好!」

犬夜叉直接將殘月之痕橫舉天空,刀鞘在一股神奇的牽引力下飛到半空,準確的劍殘月之痕套了進去。霎時,殘月之痕的凌世鋒芒馬上被掩蓋了下去,壓制著周圍的寒氣瞬間一掃而空,火焰之靈頓時從大地深處蜂擁而出,充斥著這方天地。

「刀刀齋,剩下的那些材料,就當做這次的報酬吧!」

殘月之痕和刀鞘都已經到手,犬夜叉也沒有了呆在這裡的興趣。到處都是火焰和硫磺的氣味,這讓犬夜叉的鼻子實在難受的很,不然當初他也不會在把東西扔給刀刀齋之後就馬上逃一般的離開這裡,有時候鼻子太靈敏了,也未必是件好事。

見犬夜叉轉身準備離開,刀刀齋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決定開口。

「犬夜叉,難道你就不想知道你父親的遺物――鐵碎牙的消息嗎?」

「沒興趣,那又不是我的,現在我已經有了殘月之痕,還要鐵碎牙幹什麼!那把刀就留給殺生丸吧!」

從那隻頂級妖怪那裡,犬夜叉可是知道的,自從父親死後,殺生丸一直都在尋找鐵碎牙的消息。雖然他對這個名義上的哥哥沒什麼好感,不過也不想和他變成仇人,有了殘月之痕,他也根本就不需要其他武器。

擺擺手,犬夜叉頭也不回,幾個瞬閃,消失在了這片熔岩地帶。g!~! 力量的提升,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就算是擁有上古妖魔血脈的妖怪,在幼年的時候,也會被一個普通的成年人殺死。而想要在短暫的時間就大肆提升戰鬥力,除了自身的天賦和努力之外,主要就是依靠外力了。

權利,金錢,或者,強力的裝備,無論是古代還是現代,都是如此。





















w

w

w

.

s

h

u

s

h

u

w

.

c

n







權利,她有了!金錢,她也有了!可惜這兩種俗世最重要的東西,對於那隻隻身闖入皇宮,擊敗陰陽道的首領安培近月,並且奪走鎮國神器八咫鏡的半妖來說,根本連給他撓痒痒都算不上,完全沒有任何用處。





















w

w

w

.

s

h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