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尊這種狀態並不能持續多久,此刻一步落下,消失在原地,同樣朝著路川而去。

雷尊眼看如此,他知道自己也要出手了。

他同樣付出代價,讓自己脫開了路川的束縛,並且讓這天地雷霆,全部化作了一種暗紫色。

「玩這麼大?」路川倒吸了口冷氣,他覺得自己並沒有招惹他們,可為何突然間,不惜代價似乎都要殺自己的樣子?

路川不知道,他的心靈決,對於這些人來說,誘惑實在是太大了。

還有其手中的冥王劍,竟然非常詭異的不懼怕絲毫靈性力量,這是之前路川沒有發現的。

彷彿,一切的靈性力量,在這冥王劍面前,都不值得一提!

路川知道,自己在保留實力的情況下,能夠抵擋這三人的,唯一靠的就是手中的冥王劍。

「你們這三個老東西,還真以為我好欺負?」路川咬牙切齒,覺得現在還不夠安全,拿出了一番血色旗幟,猛地一搖起來。

隨著這血色旗幟的翻動,頓時間這世界彷彿都進入了一片血色的世界,之前路川是不夠修為催動,現在的冥王劍和這血鬼旗,在他的手中,不說巔峰,但也驚人無比。

無數的鬼魂出現,這些鬼魂一個個眼牟腥紅,就算是雷霆穿透,都會如同不死之身一般。

「不滅血鬼!」老嫗,火尊和雷尊三人,在看到的手,一個個瞪大了眼睛。

「這……這小子身上,到底還有多少的寶物!」

「不行,我怎麼感覺就算是這個樣子,也都斬殺不了他。」

「要通知土尊他們過來才行!」

數股力量,在下一刻直接爆發,而此地和下方青仙殿的結界,也越發的鬆動,彷彿隨時都會破碎。

「三個老東西,再來多幾個都是一樣!」路川也是豁出去了,話雖是這麼說,可聽到竟然又來至尊,他的眼牟頓時赤紅,直接爆發。 半空之上,有著青龍翻騰,周圍更是有著數不清的血鬼,還有路川此刻手中的冥王劍,無一不是帶著驚天之力。

那老嫗的萬水千山之法,直接被破開,冥王劍如同水中霸主,根本不懼這水尊絲毫。

至於那火尊,通體的紫色火焰,帶著燃燒蒼穹之力,蔓延而開驚人無比。

就算是路川,此刻的血鬼也在這紫色火焰中,漸漸的有些難以抵擋。

「這三個老傢伙,果然不簡單,一個個術法驚人。」路川臉色有點陰沉,此刻也在拼力抵擋。

他並不知道,此刻在這三人的心中,他們更為的駭然。

對於路川,他們已經不知道去說什麼了,剛開始覺得還沒什麼,可漸漸路川這裡力量爆發,彷彿一個無底洞般,根本不知道他真正的實力,到底有多少!

「這小子,該不會是至尊巔峰的戰力吧?」水尊臉色極為難看。

「不會,如果真是那等強者,我等根本不是對手,只有五行合力才行……」說話的是火尊,可他也沒有說完,便陷入了沉思。

如果他們三人合手,都無法鎮壓路川,那麼是不是真的需要無形合力,再加上雷尊的力量,才能鎮壓路川?

這個想法剛冒出,火尊便是打了個寒顫,他越發覺得路川這裡可怕。

此刻三股力量,竟然都無法壓制路川,對方的實力,到底有多強?

就像一個無底洞一般,無法真正的去看透。

此刻,他們就覺得路川這裡,如同一個怪物一般。

「不能再託了,此子詭異!」水尊開口道,看去火尊和雷尊的時候,三人的目光紛紛一閃。

「要發大招了嗎!」路川神色一凝,他覺得這三個傢伙,太不要臉了。

自己也是至尊,他們三人合手都奈何不了自己,現在看著樣子,似乎三人都要拚命。

「我……我不跟你們打了!」路川覺得這三人太不講理,此刻倒退中,就要離開。

「小兔崽子你休想逃!」水尊嘶吼,整個身體彷彿融入了世界,直接化作了一片汪洋,直接覆蓋在路川周圍。

路川聽聞,心中非常的惱火,原本就是自己追著這老嫗的,現在怎麼反過來了?

「給我開!」路川手握冥王劍,直接朝著這汪洋一劍落下,頓時這汪洋,也是被分開了兩半。

那老嫗,更是嘴角溢出鮮血,眼中出現了駭然與不甘。

沒有結束,在那半空之上,一輪紫色烈陽出現,轟然落下,朝著林逍這裡疾馳而來。

周圍那些血鬼,想要抵擋,可卻紫色烈陽面前,根本沒有絲毫的抵擋之力。

不僅如此,還有那雷尊,此刻的暗紫色雷霆,雖然只有一道,可任何的至尊面對,都要凝重起來。

「你們三個欺人太甚!」路川咬牙切齒,他覺得自己已經很能忍了,不想跟他們打,可這三人,還如此糾纏,路川也是動怒起來。

眼看那紫色烈陽和雷霆落下,路川一咬牙,猛然轉身中,深呼了口氣,雙手快速結印。

一股詭異之力,從路川的身上瀰漫而開,漸漸的擴散之中,更是驚人無比。

而這力量,使得那紫色的烈陽,還有雷霆竟然都在這一刻,緩慢了下來。

彷彿遇到了什麼阻擋之力,使得這兩股力量,難以再前行絲毫。

「這……這是時光力量!」雷尊忽然瞪大眼睛,駭然失聲道,猛地看去了路川。

水尊和火尊,也都在這一刻察覺到了,此刻也都驚愕的看去路川。

時光之力,唯有青仙殿的的人,才能夠掌控。

此人,難道是青仙殿的?

可在這之前,從未聽說過,青仙殿裡面有這麼一個人。

並且,路川現在對於時間之力的掌控,達到了一種可怕的程度。

只見那紫色烈陽和雷霆,竟然在和時間力量觸碰的剎那,直接泯滅而去。

火尊和雷尊,頓時噴出一口鮮血,倒退了數步。

「怎麼可能!」雷尊駭然失聲,更是露出驚愕之色。

他察覺到,路川這裡不僅僅只是輕鬆的掌控,彷彿時間之力就是他,他便是時間之力,已經融為了一體!

可這種程度,現在只有青仙殿的殿主,才能夠做到。

眼前這傢伙,不僅掌握時間之力,竟然還能夠做到這種程度,他到底是誰?

路川也沒想到,自己的時間之力,竟然強大到了這種地步。

這也是他突破成為至尊之後,首次的施展時間之力,讓他非常的滿意。

不過,路川也一樣在這一擊之下,倒退了幾步,面色也都略微蒼白。

水尊,火尊和雷尊三人,看著路川,眼中有著不甘的同時,也同樣有著恐懼。

「你是誰,為何能夠掌握青仙殿的時間之力?」雷尊開口問道,他雖然也是青仙殿的人,可卻沒有青仙殿的時光之力,是很早之前,自願加入青仙殿的。

所以,雷尊對於時間之力,也是有著一定的認知。

這時間之力,只有青仙殿的人,才能夠去修鍊,這無關血脈。

畢竟,在青仙殿之中,有著很多的分脈,血脈都會不同。

可也只有這些支脈,在青仙殿一直存在的人,才能夠去修鍊時間之力,其餘的人,都不行。

這個說法,似乎有點牽強,可其中卻是有著緣由,才會使得青仙殿,有著時間之力的獨特修鍊。

所以現在雷尊發現,路川這裡竟然掌握了時間之力,非常的詫異。

再結合路川這裡所做的一切,雷尊並不傻,他很快想到,路川或許真的就是青仙殿的人!

「方氏一脈,難道你是方氏一脈的人?」雷尊開口問道。

路川知道,此事瞞不住,可也沒有必要去回答雷尊的話。

「你們三個老東西,打不過就想叫人,我現在要走,要是再上來,我可就真的動手了!」路川狠狠說道,直接轉身離開。

水尊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開口道:「追!」

火尊和雷尊,都一樣如此。

路川見這三人還追來,也是有點惱火。

「這三個老東西,還真是麻煩,你們別逼我動手啊……」路川心中暗道,他覺得自己的時間之力,都還沒真正的施展,就能輕鬆對戰他們,那麼那股力量,會不會更加的可怕?

只不過,現在路川並不想施展,畢竟這三人,還沒達到那種程度,這也是路川成為至尊后,首次有一些判斷自己的實力,在至尊之中,近乎站在了頂端。 「你路爺爺我不想動手罷了,怕嚇著你們。」路川心中輕哼,不過如果有機會,顯然這三人會被路川狠狠地收拾一頓。

只是現在,路川知道這三人,竟然還要叫人過來。

雖然知道自己的實力不弱,但路川也不會那麼魯莽,真的等再來幾個至尊,和自己一戰。

那到時候,那什麼五行合力,或者幾個至尊聯手的底牌,自己空就遭殃了。

「五行之力,水火不容,這水尊和火尊,應該難以施展真正的力量,若是讓其餘的三尊來了,恐怕就不妙了。」路川心中暗道,對於五行之力,他自然有著一定的理解。

所以,此刻就想著離開此地。

原本路川是想著這裡,應該只有一個至尊,最多加上那個巨龍。

可沒想到,這青仙殿的總堂,竟然如此驚人。

此刻不敢耽誤絲毫,路川一直在疾馳離開,根本不敢耽誤在這裡。

水尊,火尊和雷尊三人,也都猜測到了路川心中所想,雷尊心裡,倒是有了點猶豫。

「方家一脈,有這麼一號人物?」雷尊心中暗道,總覺得有點不安,可也沒有繼續想那麼多。

三人追擊中一直吵著路川這裡施法,轟鳴之聲如同天雷,在下方的青仙殿,也都聽見。

「上面的戰鬥,竟然還沒有結束!」李家老祖和王家老祖,對視了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的驚愕。

兩人知道,雷尊可是很強的至尊,可沒想到路川竟然能夠和雷尊一戰到這種程度。

若是讓他們知道,現在是三個至尊一戰路川,並且還沒路川壓制,恐怕就直接讓兩人嚇傻了。

「明兒,這個路川,為何要如此幫著我們?」方家老祖靠近方明,開口問道。

方明笑了一下,道:「老祖你放心好了,路哥他一定會幫我們的。」

方家老祖也沒有多問,對於路川這裡的身份,也沒有一個頭緒。

與此刻,在庭院後方,方天的石像,嘴角竟是掀起了笑意,若是仔細看去,那眼角處出現了淚珠……

……

青仙殿總堂,路川想要離開,顯然是極為的困難。

先不說結界的阻擋,那三個至尊的緊追不捨,就讓路川苦惱。

「你們再追,我可要動手了!」路川盡量讓自己顯得兇狠一點,瞪著眼睛看去三人。

「如果你真可以動手,早就動手了,何必等到現在說這些廢話?」水尊冷笑道。

路川氣的咬牙切齒,若是怕還有至尊來,他怎麼可能逃?

這三個傢伙,路川完全可以鎮壓!

可若是再來一個至尊,那局面就不一定了。

路川沒有想那麼多,直接轉身再次逃離。

「你逃不走的!」火尊冷哼一聲,身影化作一團火焰,速度疾馳,雷尊化作雷霆。

至於水尊,帶著海浪呼嘯而來。

沒有絲毫要放走路川的意思,水尊和火尊兩人,想著是鎮壓路川這裡,從其口中得知融合靈性力量的秘密。

至於雷尊,他想弄清楚,路川這裡的身份,到底是誰。

青仙殿,何時出現了一個這麼厲害的人物?

「找到了!」忽然,路川看到不遠處的一個傳送陣,那裡便是離開結界的位置。

水尊,火尊和雷尊的面色,紛紛一變。

可就在路川準備臨近,去往那傳送陣的時候,突然間一陣狂風吹過,此風是土色,讓路川這裡的壽元和力量,竟是快速的消散。

不僅如此,還有著一柄金色的大劍從天而落,足足有數十萬丈大小,驚天無比。

半空之上更是出現了數不清的藤條,更有各種奇異植物,這一幕遠遠看去,極為的詭異。

而這些東西的出現,全部都是朝著路川而來,顯然都是針對路川這裡。

養崽崽后本宮躺贏了 「你們欺人太甚!」路川眼牟赤紅,他覺得自己已經一步退,步步退了,可這些人,竟然以為自己好欺負?

「來了!」水尊眼中露出喜色,抬頭看去半空之上。

周圍席捲的風沙,是土尊,天空上面那數十萬丈金色的大劍,是金尊,至於那些怪異的植物在,而是木尊。

加上水尊和火尊,這便是五行之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