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此,吳長老也犧牲了,若不是吳長老用秘法保了她,他們二人如何逃離得了。

「蘇兒,我們還是潛心修鍊,一切等實力能夠與其對抗的時候再說吧!」

薛芒轉身進了小茅屋,令蘇兒皺了皺眉頭,顯然十分的不滿,原本她以為薛芒是一個真男人。如今一看,她倒是有些後悔了,咬了咬牙,遲早她會擺脫眼前的困境,虧得她曾經以為戰勝了虞飄飄多麼的厲害,不過是井底之蛙的見識。

她蘇兒總有一天,還是眾人眼前的天才!!

且說木冰雲五人被接引之光吸走了之後,進入到裂縫之中,並沒有直接被傳送到神霄天,而是進入到了一個十分黑暗的通道。

通道看起來很幽深,她分明感覺到周圍就是有其他四人的存在,可是她的眼睛卻看不到他們的存在,如此詭異的一幕,使得她警惕。

她仔細觀看著通道,周圍像是由石壁打造而成,想起之前那個白衣男子所說的通往九霄天的通道,會有考驗的事情,她更加的小心了。

當日,她確實滅殺了不少人,也不知道會經歷什麼樣的考驗。

就算很難很難,她依舊不後悔殺了那麼多人。

腳步輕輕的踩在地面上,一股寒氣從腳底升了起來。

「郁,你聽得到嗎?」她試著喊了一聲,「烏雲,常青,陶然……」

兩息過去,並沒有得到幾人的回應,倒是通道裡面出現了她的回聲。回聲有些悠長,甚至有一種令人眩暈的魔力。

連忙制止了聲音,乾脆閉上了眼,感覺周圍的情景。

她能夠感覺得到,蒼鬱在她的左邊,應常青應該在她的後面,陶然和烏雲都在她的右邊。似乎幾人的腳步都在慢慢的挪動,她猜想幾人與她一樣的疑惑。

滴答滴答……

這就像是一個幾萬年的溶洞,周圍還有水珠濺落的聲音。

她沒有睜開眼,試著往前面挪動了一步,感覺他們四人像是明白了什麼,則繼續行走。

長長的,幽深的通道像是沒有盡頭,難得幾人十分的默契,竟然一直跟上了腳步,這讓她稍微的放心。

雖然不知道為何不能夠看到身邊的人,只要能夠感覺到他們的氣息,安心不少。

不知道什麼時候,前方出現了些許亮光。光芒很寒冷,徑直就落在了她的身體上。

縱然有神力護體,她依舊感覺自己的骨頭凍得生疼,血液彷彿也被凍得凝固,整個人由內而外的都變的冰冷。靈活的身體慢慢的變得僵硬,似乎就要成為一尊雕像。

她的腳已經沒有了知覺,反而是憑著毅力,一直的前行。慶幸的是,周圍四人也都沒有停止腳步。

她聽到了身體僵硬的摩擦出了聲音,忍不住低頭看了眼,這一低頭,發現竟然是這麼的困難。看到自己原本飄動的衣衫,竟然被凍成了像是一塊僵硬的板子之後,也是有些錯愕。

這就是考驗?

她心頭默默地想到,同時停止了腳步,全力運轉著體內的神力,猛然間,身體恢復了知覺,方才的冷意也消失不見。

地上卻多了一灘冰冷的水,水順著通道的下方流走了。

穿過了光芒的地段,本以為會出現什麼新鮮的地方,令她失望的是,依舊是先前一樣的通道。

不過,並無先前的寒冷,而是……一種充滿了燒焦味的氣息。

她嗅了嗅,發現這個味道有些像是被雷電劈過的。

腳下止步,憑本能感覺到了一種危機。意識一動,透過赤冶觀看的時候,她眼中有些驚愕。

這條通道很不同,壁上竟然是一條條隱藏的雷電,她感覺到了一些危險,這才查探一番,竟是沒有想到看到了這些。

自從她突破到神人境界,赤冶彷彿升級了,能夠看到原本無法看到的東西,比如先前她自己怎麼也無法發現通道中交錯的雷電。

只不過在那方息壤黑土中的小嫩苗,依舊沒有長大,她還是不知道小嫩苗到底是什麼東西。

正當她準備過去不過去的時候,周遭出現了雷電轟鳴的聲音,她的身體不受控制的被帶進了前方。透過赤冶,頓時感覺到一道道手腕粗的雷電劈了過來,只得快速的躲避著。

源源不斷的雷電攻擊著她,甚至越來越粗,其中蘊含的力量也更是強大。 大宋燕王 她隱約的感覺到,這應該就是所謂的考驗吧! 第971章為什麼害我?

皇家的姓氏,哪怕是皇家的奴才,也不是輕易能夠得到的。

可是李願卻是得了姓,他怎會不記得李廣延恩情?

李廣延聽著李願的話卻是開口:「既然我待你很好,那你為什麼要背叛我,幫著別人來害我?」

李願聞言怔了一瞬,抬頭看向李廣延,就見到他臉上染上了陰沉之色。

他臉色一變,「砰」的一聲跪在地上,急聲道:

「奴才沒有,殿下,奴才絕不會背叛您!」

「是不是有人說了什麼,讓您對奴才生了誤會,奴才對您忠心耿耿,斷然不會做出害您之事!」

「忠心耿耿?」

李廣延眼底滿是寒霜,看著他冷聲道:

「你的忠心耿耿,就是背著我將周姑姑的屍體運出宮外?」

「你的忠心耿耿,就是明知道她的家人留下會有隱患,明知道留著他們性命會麻煩不斷,卻李代桃僵,拿幾個死囚的屍體來糊弄於我,告訴我你已經替我除去了他們?」

「李願,這就是你對我的忠心?!」

「你這般的忠心,我可消受不起!」

李願張大了嘴,腦中空白了一瞬,才急聲道:「殿下,奴才……」

他張嘴想要解釋,可是對上李廣延的目光,那嘴裡的話卻都是卡在了喉嚨口。

李廣延臉上帶著失望說道:

「你還想說什麼?」

「你明知道周姑姑的事情牽涉頗多,皇后和五皇子已經開始懷疑我,若非周姑姑死了,這件事情只會後患無窮。我好不容易才能讓他們打消了懷疑,可是你居然買通永寧宮的宮人,偷偷將她的屍體運出宮安葬。」

「你知不知道你做的這些事情要是被人察覺了,順著你將我牽扯進來,到時候所有人都會知道是我指使她下毒謀害皇后,而我之前所做的一切全都功虧一簣?!」

「還有周姑姑的兒女!」

「他們之前曾經在我府中當差數年,知道太多的事情,若是叫他們知道周姑姑是怎麼死的,心生怨恨對外但凡鬆口露出半點,便會惹來麻煩不斷。」

「你明知道他們留不得,可是你竟然背著我偷偷將他們放走,甚至還拿幾個死囚的屍體燒了來糊弄我?」

「李願,你就是這麼對我忠心耿耿的?」

李願臉色蒼白:「殿下,奴才不會讓他們說出不該說的……」

「你是不會,可是別人呢?」

李廣延寒聲道:「你知不知道,他們現在落在了奉天府的手裡,甚至於被關進了奉天府大牢,要是被人知道他們是周姑姑的兒女,拿來大做文章,你這跟和別人一起來害我有什麼分別?!」

李願聽著李廣延的話滿臉慘白的失聲道:「不可能,我已經將他們送出了京城……」

「送出了京城,那他們怎麼還會留在京中?又為什麼會落在錢玉春手裡?!」

李廣延厲聲道。

李願張了張嘴,突然就想起之前那些他派去送周姑姑家人出京的人回來稟告的事情,他們說他們在路上遇到了劫匪,和周姑姑的家人走散,之後幾經輾轉都沒有再找到人。

(本章完) 若是肉眼能夠看得見的話,此刻就能夠發現木冰雲所在的地方,早就被雷電給包圍了。換一個人的話,指不定早就被劈得飛灰湮滅。

短短的時間,她則是在周圍布陣了一個強大的陣法,然而在變態的雷電之下,陣法也只能夠維持一會兒。

這個時候,她感覺到一直跟隨著她的四人漸漸的與她遠離了,這叫她有些著急。

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與自己承受的一樣,不過幾人的實力都十分的強大。

目前她得先顧上自己,否則一個雷脈修士,就要死在這些雷電之下了,說出來恐怕會讓人笑掉大牙。

正當如此想著,轟的一聲,她的陣法再次被劈碎了,不等她反應過來,連續的雷電轟轟轟的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頓時整個人被劈在了地上。

同時她感覺到自己的四肢彷彿已經被雷電纏繞,身體被抬到了半空中,像是被無數雷電做成的鎖鏈綁了起來。

她感覺到了一種危機,忍不住抬頭,果然看到了一把像是雷電形成的刀劈砍襲來,這一擊若是落在了她的身上,就算是有十條命都不夠。

她奮力的掙脫,周圍的雷電卻將她束縛的太緊,刀揮動的風,已經將她的髮絲吹亂了。

猛然間,她身體積聚了所有的力量,用力掙斷了束縛著她的雷電,整個人飛快的跳躍那個危險的地方。

恰時,那把威力無比的刀落在了方才的地方,周遭一陣顫抖,面前出現了一條不可測量的裂縫,正是先前那把刀的威力。

心中有些后怕,不過也是因此,她越來越覺得,一定要闖過這關地方,不然不知道後面還會發生什麼。

忽然間,她想到了一個辦法。

周遭的雷電再次聚集了起來,這一次她非但沒有逃走,反而向著對方沖了過去,竟然雷電想要她死,那麼她就將這些東西變成自己的。

所以,她要將這裡的雷電吸收了!!

這若是被其他的人知道了,不知道眼珠子會不會掉下來,也只有她才會這麼幹了。

說做就做,當雷電再次落在她面前的時候,猛然運轉功法,雙手接住了那些攻擊過來的雷電,猛然一吸,當她做出這個動作的時候,狂躁的雷電果然源源不斷的進入了她的身體。

剎那間,她感覺到經脈中都是雷電,狂躁的力量不斷的在她的體內爆發著,沖刷著她嬌柔的身軀。

從外面看來,那件紅色的衣裳早就已經濕透了,那並非是汗水,而是被狂躁雷電衝破了皮膚之後,流出來的鮮血。

她瘋狂的運轉著功法,同時一邊不斷吸收雷電,還不斷的吃下恢復的丹藥。

雷電一遍又一遍的在她的經脈中狂躁的到處奔走,仔細就能夠聽到她時不時的悶哼聲。

時間一息一瞬的過去,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她整個身體已經被雷電包圍,形成了一個蠶蛹一樣的東西。閃動的光芒,上面的氣勢,都令人不敢接近。

轟!!

轟轟轟!!

更大的雷電猛然劈了上去,蠶蛹被劈成了碎片,濺落到四周。然而裡面的身影卻完好無損,身體上的血跡已經乾枯,隨著不斷的雷電擊打在她的身上,乾枯的血塊就這樣脫落了。

這個時候,木冰雲也睜開了眼,目光落在了周圍兇猛的雷電上,裡面帶著笑容。

「來吧!」

一聲落下,周圍的雷電彷彿明白了什麼,像是被挑釁了不服氣一樣,瘋狂的擊打著那個窈窕的身軀。然而不管是多少雷電落在她的身上,都被她全數吸收了。

她睜開了眼:「再來點!!」

還不夠,她已經感覺到了,再來一點,就能夠突破到神人四階了。

沒有想到,她竟然能夠以這樣的方式來突破。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更加的強大了,任誰都想不到,她竟然以強大的雷電來強大肉身。

如今小小的雷電劈在她的身上,只能夠劃出點點的白痕,根本不會像之前一樣被劈得鮮血直流。

雷電自然也不示弱,像是要將自己所有的力量使用出來一樣,一遍一遍的降落下來,將她淹沒到雷海之中。

如此,木冰雲可是高興了。

她好久都沒有這麼高興了,早就知道雷電是可以淬鍊身體的,一般人的身體強度根本就達不到,根本就不敢這麼做,倒是沒有想到,她能夠有這個機會。

感受到體內的澎湃,收集了更多的雷電,對著那一層障礙猛地一撞,瞬間像是決堤一般,瘋狂的力量猶如洪水涌了出來。

她達到了一個新的境界,於此同時,她發現,雷脈的突破,果然帶動了木脈也突破了。雖然比起雷脈來要弱許多,卻也讓她有些滿意了。

轟轟轟——

雷電彷彿憤怒了,沒有想到自己的懲罰,竟然讓對方突破了。

這個時候她已經不需要多餘的雷電,轉身跳躍了起來,一拳一拳的轟打在周圍,整條通道都搖晃了起來。

一拳的力量,就將眼前的雷電擊散,少頃,她已經無數次將雷電擊散后,眼前的一切,令她十分的滿意。

只見那些兇猛的雷電竟然縮了回去,凡是她向前一步,它們就往後面躲,似乎對她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恐懼。

「還來嗎?」

自然沒有人回答她,那些雷電卻往後面縮了一點,表明不來了。

「這麼說,我已經通過了,是不是可以出去了?」

雷電們像是孩子一樣,連忙搖晃自己的身軀,再次往後面縮了一些,這個時候她發現原本被雷電佔據的通道,出現了一個口子。

感覺到裡面傳來的新鮮空氣,沒有空氣,身影就躍了過去。當她過去之後,身後忽然合閉了起來。

待睜開眼,就看到了幾人的身影,瞧著他們都一臉的擔心,走了過去。

「冰雲,你終於出來了,我還以為你遇到了什麼麻煩。」

烏雲拍了拍胸口,聲音戛然而止:「你突破了?」

木冰雲掃視了一圈,發現蒼鬱還未出來,點了點頭:「不小心突破了。」這次她還真的不是故意的,本來她如今修鍊速度比其他的人就慢,陰差陽錯突破后,讓她有了些思考。 「師叔,你不像人,你如今突破到神人四階,恐怕一隻手就能夠將我揍了。」應常冷臉憋了一個難受的表情,「以後拒絕切磋。」說罷,就盤坐在一旁等候。

「蒼兄不會也遇到什麼麻煩了吧?」

陶然望了眼後面,木冰雲這才發現,先前出來的地方,竟然是一塊巨大的石壁。

她走近石壁,石壁十分的光滑,試著推了推,發現無論如何都不能夠穿過。而且站在外面,根本就感覺不到石壁中發生了什麼事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