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數的靈氣利劍,輕輕鬆鬆地射進了章魚柔軟的皮膚——

「咔嚓——」一聲輕響。

兩隻巨大的章魚體內的晶核,碎成了齏粉。

兩隻章魚還保持著攻擊的姿勢,高高地舉著手中的觸手,這一刻,時間就像是停止了一般。

「砰——」

兩隻巨大的章魚那高舉著的一條條觸手,狠狠地摔在地上。

眾人驚呆了!

死了?

居然死了?

弄死了他們之中那麼多兄弟的章魚,居然這麼容易就死了?

兩隻大章魚死了之後,小章魚也化成了水。

這些小章魚本來沒有晶核,只是大章魚分裂出來的一部分,現在大章魚死了,小章魚自然也活不下去。

眼看著那些章魚全死了,就像是一層野火燎過草原一樣,寸草不生,眾人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感官最先呈現的不是一種死裡逃生的輕鬆,而是一種難以置信。

怎麼就死了呢?眼前的女子是怎麼做到的?

她不是只有靈師二段的修為嗎?

靈師二段秒殺冰晶魔獸大章魚,而且這大章魚,還是他們這群靈尊高手都搞不定的,這也太逆天了吧?

那些大男人紛紛以崇拜的眼神看著葉青嵐,這下再也不敢輕視她了,一個個望著她簡直就像是仰望著神祗啊。

「美人,你出生哪個國家哪個學院啊?說不定十多年前,我還是你的學長呢,呵呵,這次多虧了你,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師妹你簡直太厲害了!」

「是啊!這簡直就是天衍大陸當世第一人啊,我猜你肯定是哪個隱士大家族的未來繼承人,這次是出來歷練的吧?」

「美人,我算是打從心底地對你心服口服了,論起天衍大陸上的天才少女,你若敢認第二,無人敢認第一啊!」 「而且美人你的容貌,也是當之無愧的天下第一啊,只有美人你才當得上『傾城絕色』這四個字啊!」

……

宋雪瑩一直在一旁聽著,聽到天衍大陸第一天才少女的時候,她就已經夠不服了。

正想出言反駁幾句,又聽到了天下第一美人,這下,宋雪瑩就再也忍不住了。

宋雪瑩出生東陵國宋家,宋家在東陵國乃是第一大頂級世家,沒有之一,家族幾百年共出過三十九個皇后,可謂是風頭無兩。

宋家的女兒,那是要送進皇宮的,因此宋家對妻妾的容貌要求非常高,宋雪瑩的母親就是東陵國第一美人。

而宋雪瑩的師父,也是東陵國第一高手。

聽到此處,宋雪瑩哪還忍得住,立刻出言譏諷道:「一個靈師二段的修為,也敢在這裡丟人現眼,這是滑天下之大稽!」

「是啊,有些人真可憐呢,連一個靈師二段的人都能斬殺的章魚,都無能為力,看來東陵國的國力也就這樣了,培養出來的靈師七段的高手,連北凰國的靈師二段的高手都比不上!」

「你!你少在這裡耍嘴皮子!有種我們比一場!」宋雪瑩向來心高氣傲,聽聞此言,哪還忍得住?

「好啊,不過一碼歸一碼,你先把你們家一半的財產給我吧!」葉青嵐絲毫沒將她放在眼裡,反而就事論事地說道。

其實葉青嵐贏了也有一些取巧的成分,一則是她手中有神獸,自然帶著幾分神獸主人的氣息,多少回削弱一般魔獸的戰鬥力,再者有帝澤天在場,他總不會見死不救吧,所以她葉青嵐可以全力以赴。

「等你我打完之後,我自然會給你!」宋雪瑩揚了揚下巴說道。

「切,嘴巴長在你身上,隨便你怎麼說?」葉青嵐聳了聳肩,「出爾反爾的人我見多了。」

「我可是堂堂宋家嫡女,有什麼理由騙你?」宋雪瑩氣得不行,這簡直就是在侮辱她的尊嚴。

葉青嵐掏了掏耳朵,嗤笑一聲:「宋家嫡女很了不起嗎?皇帝老子說話都經常出爾反爾,難道你還能比的上皇帝金口玉言?」

「你!」宋雪瑩氣得胸膛不停地起伏著,指著葉青嵐的手指不停地顫抖著,最後,將手伸進了自己的懷裡,摸出了一枚家主令牌,狠狠地朝葉青嵐扔了過去,「宋家有明暗兩位家主,下一任繼承人被稱為暗家主,成年後既可獲得家主令,在家族事物中進行歷練,這枚家主令絕對是真的,可以調動宋家一半的財產!」

葉青嵐低頭看著手中的家主令,這枚家主令乃是用青玉雕刻而成的,泛著淡淡的黃色,顯然年代久遠,一股蒼渾之氣迎面撲來,就像是一隻蟄伏在地上的青龍一般。

葉青嵐在21世紀好歹是殺手之王,有權有勢,什麼好東西沒見過,自然是一眼就認出了這是幾百年流傳下來的古玉,絕對是真正的家主令。

葉青嵐收好宋家家主令,微微一笑:「好,那咱們就開始比吧!」 「等等,」宋雪瑩不甘地看著她,「咱們先來談談輸贏的條件,若是我贏了,這枚家主令,我自然是要要回來的,不過,還得加些利息,他們不是說你修為天才,姿容絕世嗎?那好,若是我贏了,我要你自廢修為,自毀容貌!」

葉青嵐似笑非笑地看著她:「哎喲喲,我真的好怕怕哦!不過,既然你都這麼誠心誠意地開了賭注了,我不定個賭注似乎也不好,若是我贏了,你也要自廢修為,自毀容貌,對了,還要加上一點,那就是宋家的另一半財產!」

「你瘋了?」宋雪瑩難以置信地看著她,「你可真是獅子大開口,你覺得我會同意?再說了,宋家的另一半財產,也不是我想做主,就能做主的!」

「不賭也可以啊,那你直接認輸啊!」葉青嵐聳聳肩,「反正我的手下敗將很多,多你一個我也不意外,不就是不敢跟我打嘛,找理由推脫嘛,你這種人我見多了!」

葉青嵐一臉笑容,笑的宋雪瑩氣的胸脯亂顫。

「什麼?你說我不敢?你給我等著,看我用我靈師七段的修為,分分鐘虐死你!」宋雪瑩狂怒,「受死吧!」

這一仗,宋雪瑩打得很有自信,因為他們宋家以水系武技見長。

這片水之秘境,到處都是充裕的水之元素,最適合她施展水系武技了,她可以吸納的靈氣簡直就是連綿不絕,只要她消耗靈氣的速度,跟能她吸納靈氣的速度持平!

宋雪瑩的武器是一根雪白的混天綾,混天綾像是海帶一樣,在水中散開,呈圓形攪動,猶如一朵盛開的白色山茶花,花瓣層層疊疊,華美的綻放。

然而沒有人敢輕視這一朵白色的山茶花,花瓣的周圍一片冰冷,蘊含著巨大的能量波動,在人能夠自由呼吸的水之秘境下,混天綾高速攪動,很快便攪動起一片漩渦。

還在漩渦的邊緣,便能夠感受到巨大的吸力,庭院中那些翻出的泥土、草藥、章魚屍體……全部都被攪進了漩渦中,被分割擠壓成齏粉!

旁邊的那些武者,拚命抵抗著來自漩渦的壓力,一個個像是被風摧折的樹苗一樣。

武者們臉上的表情極為猙獰,顯然抵抗得極為艱難,身上的衣服被吸力撕扯著,衣袂化成一片片碎步,也被吸進了漩渦之中。

這一招正是宋家第一任家主傳承四百年的武技——風暴漩渦!

傳說風暴漩渦練到第九重之後,可以吞噬時間空間,衝破宇宙山河,俾睨天下!

然而便是宋家的第一任家主,最終也沒有在人前將風暴漩渦發揮到第九重,畢竟第九重威力實在是太大了,便是宋家家主想使出,也得有所顧慮。

一項能毀滅山河大地的武技,若是真的施展出來,那麼皇室必定有所忌憚,試想一下,若是將武技施展到皇宮上,皇族無一人能逃出生天,整個東陵國不是要改朝換代了么?

所以,所謂的第九重,一直以來也只是傳說。 宋家的家主將這項武技的威力發揮到第六重的時候,就已經打遍東陵國無敵手,成為東陵國曠古絕今的第一高手了!

傳言,宋家的這一任嫡女宋雪瑩,乃是東陵國第一才女,不過十九歲便將風暴漩渦領悟到了第三層巔峰,馬上就要突破第四層。

周圍的武者們,感受到漩渦的巨大吸力,紛紛感覺頭皮發麻,他們都已經是靈尊級別的強者了,在這樣的武技下,依舊如履薄冰,不得不調動渾身的靈力形成防護罩,以防被攪入其中,無辜枉死!

他們心想,面對這風暴漩渦,連他們都要嚴陣以待,葉青嵐不過是靈師一段的修為,就更慘了,說不定一招就被秒殺了!

「風暴漩渦!殺——!」宋雪瑩大喊一聲,一甩混天綾,將混天綾攪動形成的漩渦給推送了出去。

宋映雪推出去的漩渦,像是一個炸彈一樣,猛地炸向葉青嵐,將葉青嵐包裹在其中。

武者們的眼中閃過了一抹絕望了嘆息,可憐了這麼一個千嬌百媚的美人了。

十四五歲的年紀,靈師二段的修為,也算是難得一見的天才了,可是遇到了年紀、修為、武技都比她更勝一籌的宋雪瑩,簡直就是送死!

然而,令人驚訝的事情發生了,葉青嵐的身體變成了幾重虛影,她好像根本就沒有動,可是宋雪瑩的風暴漩渦穿過了她的身體,炸在了對面的宮門上,直接上對面的大殿的宮門給炸開了,宮門頓時被漩渦絞碎,成了一點點破碎的齏粉。

眾人嚇了一跳,紛紛倒吸了一口氣。

然而葉青嵐巋然不動,身形由虛影漸漸地又凝為了實質。

眾人明白,那根本就不是什麼虛影,只是葉青嵐閃避的速度太快,在他們的虹膜上殘留的映像。

這……這速度也太快了吧?這一招之所以名為風暴漩渦,就是因為它擁有風的速度、風暴的暴烈程度,已經漩渦的恐怖粉碎力度,可是葉青嵐的速度竟然比風還快,這天衍大陸上有幾個人能做到?

一擊不中,漩渦漸漸地消散。

宋雪瑩的臉上,泛起了一抹怒意!

該死,她這些年來百戰百勝的風暴漩渦,居然就這麼被她躲過去了!

宋雪瑩一揮混天綾,周圍的水凝結為冰刀,齊刷刷地射向葉青嵐,密集無比,像是要將葉青嵐射成篩子一般。

葉青嵐動也不動,依舊站在那裡,身體再次化為無數道虛影,在那些冰刀穿過這片地方之後,再次凝為實體。

宋雪瑩咬牙,手中的混天綾再舞,一道道水牆升了起來,密密麻麻地壓向葉青嵐,想依靠強烈的水壓,讓葉青嵐的五臟六腑因為扛不住壓力齊齊碎裂。

哪知道葉青嵐根本就不吃這一套,數十道水牆靠近她之後,反而被她將水牆中凝結起來的濃郁的水之靈力給全部吸收了!

周圍的人看得嘆為觀止!

「卧槽,這個小美人是非人類嗎?勢力相差那麼多,就算是越級打,這越的級數也太高了吧?更何況,她沒出手都扛下了這麼多招,若是出手了豈不是一擊斃命?」 「這下宋雪瑩算是踢到鐵板了!」

「何止是鐵板啊!宋雪瑩攻擊強悍,在年輕一代中無能能出其右,你說那個小美人若是防禦強悍我也就認了,可是人家根本就沒有使出任何的防護罩,光憑躲都能讓宋雪瑩吃力不已!」

……

兩柱香的時辰后,宋雪瑩渾身的靈力消耗已經達到了七成以上,可依舊是沒有傷到葉青嵐一根毫毛,這種感覺就彷彿是一個小孩在跟一個大人打架,無論小孩怎麼用盡全力,因為身高和體魄上的差距,始終不是大人的對手!

宋雪瑩氣喘吁吁,白色的衣衫被汗水給濕透了,靈力不濟的她臉色有些發白。

她憤怒地看著葉青嵐,咬牙切齒地說道:「你就這點本事嗎?只知道躲,也不怕別人說你是只縮頭烏龜,有本事放招跟我打一場啊!沒本事耗光了我的靈力,那也沒什麼了不起,只會被人恥笑!」

「唉,既然你這麼迫不及待地向來送死了,那我只好成全你了!哎,姐就是這麼一個好人!」一瞬間,葉青嵐一雙黑漆漆的眼睛,變成了透明的金色,直直地望著不遠處的宋雪瑩。

宋雪瑩沒有防備,與她對視之後,一瞬間精神失守,陷入了一片空茫之中。

鏡花水月!

鏡花水月的武技乃是從帝澤天那裡得到的,威力之大自然不必說,後來,葉青嵐又經過了她娘留下的強者之路,在強者之路中,吸納了強大的精神之力,領悟三千小世界之奧妙真意,固守本心,此時的她靈魂就像是紫金鍛造的一般,無堅不摧。

宋雪瑩陷入了幻境之中,在幻境內得到了自己這一生所渴望的一切,臉上露出了一抹迷醉的笑意,哈哈大笑了起來,像是瘋魔了一般,嘴角流著涎水,手舞足蹈。

葉青嵐像是看皮影戲一樣,看著宋雪瑩出醜,若不是想到自己與她的賭注,真想不管不顧,讓她從此變成一個傻子算了。

一盞茶的時辰后,葉青嵐金色的眼睛變成了黑色。

宋雪瑩從幻境中清醒了過來,由於精神之海受到了重創,感覺眼前一片昏黑。

精神之力作用在肉體上的直接後果就是,宋雪瑩承受不住地吐出了一口血,雙腿一軟,狼狽地倒在地上,一陣陣乾嘔,臉色發白。

腦中還殘留著不少幻境碎片,像是風暴一樣撕扯著她,讓她渾渾噩噩。

「怎麼樣?宋小姐,該是你履行承諾的時候了,自毀修為、自毀容貌,再將宋家的另一半財產拱手送到我的手上!」葉青嵐微微一笑,居高臨下地看著她,一身青衣的她像是一朵絕世青蓮一般,高不可攀。

「你……」宋雪瑩的嘴裡再次吐出一口鮮血,「你不要命了嗎?宋家的財產也是你敢妄想的?宋家幾百年底蘊,隨便一個護院,都能將你秒殺!你今日將我精神摧毀至此,宋家不會放過你的!你最好趕緊給我磕頭道歉,否則來日宋家,必然滅你滿門!」 「滅我滿門,真是好威風!一個東陵人竟然揚言要到北凰國滅我滿門,你還真以為你們宋家能凌駕於北凰之上了?可笑,」葉青嵐冷哼一聲,「既然你執意要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別怪我葉青嵐不客氣了!」

「葉青嵐?是那個北凰國頂級世家的嫡女葉青嵐?」

「傳聞說她雷厲風行、殺伐決斷,既有魄力又有才智,年紀輕輕便將葉家推向了家族歷史的巔峰,一覽眾山小,京城中再無世家可與她匹敵!」

「傳說她實力與美貌兼備,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啊!」

……

宋雪瑩聽到「葉青嵐」三個字的時候,眼中閃過一抹輕蔑之色。

「區區一個葉家廢物,也敢在我面前耀武揚威?你這腐草之熒光,還敢跟我日月之銀輝比較?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在你靠你父親輸入的靈力下作地贏了葉家家族賽的時候,我早就已經名揚東陵國不知多少年了!」

「難道東陵國沒有人跟你說過這句話嗎?葉青嵐平生最討厭別人跟我說『廢物』這兩個字了,罵過我廢物的人,最後都成了廢物!」葉青嵐一步一步走上前,每一步都蘊含著極為強大的壓迫之力。

宋雪瑩呼吸一窒,感覺心臟都麻痹了。

這真的是一個廢物嗎?一個廢物能散發出這麼強大的威勢嗎?

這……這不可能!

況且葉青嵐此刻已經靈師二段了,單從葉青嵐的年齡來說,就是個天才了!

宋雪瑩的心中閃過一抹不祥的預感,她想逃,可是周圍的空間,彷彿被封死了一般,將她禁錮在分寸之間,一動也不能動。

這時候,一股強大的吸力向她襲來,她的臉上露出了一抹驚駭之色,可是卻根本沒有任何防抗的能力。

葉青嵐使出了自己的吸星大法,手掌罩在她的天靈蓋上,將她體內濃郁精純的靈力,全部都吸入了自己的體內,靈力像是溫暖的河流一樣,在她的經脈之內流轉著,她感覺自己的丹田,在這一陣靈力的滋養之下,愈發凝厚了起來。

宋雪瑩的臉色一陣陣發白,只是轉瞬之間,渾身的靈力便全部都被吸幹了。

趁你病要你命!葉青嵐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她的掌心冒出了一團霸道的黃色靈力,遊走於宋雪瑩的經脈之中,將她的經脈一寸寸全部震碎。

「啊——!」撕心裂肺的慘叫響了起來,宋雪瑩痛得渾身痙攣,像是抽羊癲瘋一般。

葉青嵐在震碎了她的渾身經脈之後,收了手,冷冷地看著她:「自毀容貌,不用我多說了吧?」

「有種你殺了我!只要你敢殺了我,宋家不會善罷甘休的!」宋雪瑩仇恨地盯著她,一個武者失去了自己引以為傲的修為之後,簡直就是生不如死。

「小可愛,我怎麼捨得讓你死呢?你若是死了,我上哪兒討這另外一半的財產去?所謂冤有頭債有主,誰欠了我的錢,我的心裡可是明鏡兒一樣呢!」葉青嵐捏了捏她的臉。 「有種你就殺了我!有種你就殺了我!我是死都不會讓宋家的財產落到你的手上的!」宋雪瑩歇斯底里地大聲喊道。

「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自毀容貌,寫下欠條,否則我有的是辦法讓你生不如死!」葉青嵐的聲音中,恢復了殺手的一貫的冰冷。

葉青嵐從來就討厭明明沒有實力,偏偏上門挑釁之人,若不是宋雪瑩一而再再而三的招惹她,她也不願意下手那麼狠。

對於自己犯賤的人,葉青嵐可不是聖母,送上來的臉,是一定要打滴!

「你就是殺了我,我也不會這麼做的!」宋雪瑩冷傲地說道。

「我平生最欣賞的就是有傲骨的人,然而我平生最喜歡的,也是折斷了那些人的傲骨,」葉青嵐挑起她的下巴,「宋小姐,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興趣!」

葉青嵐捏開她的下頜,指尖彈入了一顆黑色的葯,只有黃豆般大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