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曦兒便很是悠閑的將金幣受盡了蘭石,並且對戰昊說道。

「放心吧,很快你就能看到那些材料了。」

此時戰昊竟然又感受到這個雪山只頂的空氣之中,蘊含著的磅礴魔力於是隨口對曦兒問道。

「你這裡是不是有什麼蘊含魔力比較多的地方呢?」 聽到戰昊對魔力產生了興趣,曦兒並沒有注意,便指向外面的冰天雪地說道。

「這外面就夠狂暴的,所以這轎車基本上不需要更換魔核。」

聽到曦兒這般說,戰昊果然衝到了外面,並且開始運行靈氣感受那種魔力。

結果令他驚奇的發現,果然自己的靈力在漸漸增多,甚至就像吞噬魔核一般的感覺。

望著戰昊這般舉動,曦兒和羅恆還有玉兒都不禁為之驚訝了起來。

只是可兒很是不懈的說了一句。

「少爺還真夠笨的。」

而當戰昊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便被凍得全身發抖,這才哆哩哆嗦的走了進來。

「好冷啊!……」

望著一臉興奮並且顫抖著的戰昊,曦兒難以置信的問道。

「你竟然能夠直接吸收魔力!」

而戰昊這才把自己的情況說了出來。

「我的師傅傳授給我一種特別的靈力,這才使得我可以修鍊,但是卻需要吸收魔力,所以才想要賺錢購買魔核,才提高修為。不過目前看來,似乎可以省掉那一部分開支了。」

望著戰昊這般說,作為最了解靈氣的精靈來說,玉兒自然是知道那絕對不可能,除非那根本不是靈氣而是魔力。

但是當玉兒感受戰昊身體之內的靈力之後,卻驚訝的發現,那的確是靈力,只不過比魔力還要狂躁。

就在這時曦兒另一隻手上的戒指亮了起來,緊接著曦兒便十分激動地說道:「好了昊哥,東西到了。」

「啊?」

就在戰昊為之震驚的時候,曦兒竟然已經將那些材料擺在了戰昊的面前。

望著那些材料,戰昊忍不住問道。

「你這是怎麼做到的?」

而曦兒很是自豪的說道。

「這可是靈尊實力的強者才可以做出來的戒指呦,這戒指裡面具有一定的空間之力。」

「靈尊!空間?」

望著一臉震驚的戰昊,曦兒倒是已經習慣,便開始解釋道。

「藉助空間之力還可以不受時間和地域的限制,想去哪瞬間即到。你們因該見過啦,就是封老啊。」

望著那些材料,戰昊不禁砸了咂嘴,並將材料收好便對羅恆說道。

「羅恆兄你先休息一下,吃些東西,一會兒我就做好了,稍等一下。」

望著戰昊走進密室,玉兒便吩咐侍女說道。

「那咱們先把食物拿上來,讓恆哥先吃。」

而走進密室的戰昊把門關上之後,望著面前的古老很沒好氣的說道。

「你呀!竟然不告訴我這大自然之中就有魔力,害得我想盡辦法收集魔核。」

而古老接過那些材料之後,沒好氣的說道。

「你小子,你不怕凍死就去吧,老夫這是為你的身體著想,不識抬舉。」

這時戰昊才想到,自己當時被凍得那般凄慘,轉而笑呵呵的說道。

「還是老師想得周全。」

只見古老竟然一揮手便做出了一張麵皮,戰昊急忙追問。

「誒誒,你這是,幹嘛動作那麼快,讓我也學學不行嗎?」

望著一臉焦急的戰昊,古老沒好氣的對著戰昊指了一下,頓時戰昊的腦海之中便翻滾出那麵皮的製作方法。

當知道了方法之後,戰昊也只能垂頭喪氣的說道。

「又是靈氣不夠,命苦啊。」

麵皮的製作方法雖然沒有煉藥那般複雜,但是卻需要極強的靈力,還有極強的靈魂力,並且還需要極為繁複的調配,這些都具備之後,還需要極為精準的手法,如果不是經過專業訓練,基本上是別想做出像樣的麵皮。

拿著那張看起來跟自己大哥一抹一樣的麵皮,戰昊驚訝無比。隨即便對古老說道。

「還是你厲害。」

而古老則是沒好氣的回道。

「廢話。」

待到戰昊走出密室,羅恆已經吃飽喝足等著戰昊。

「做好了?」

而戰昊也只能嘆了口氣說道。

「湊活用吧,這東西不好做,小心點用。」

其實是戰昊在密室之中研究了半天,也沒有搞清楚古老的手法,這才走出密室。

拿過那張麵皮的羅恆一入手便感到了一陣冰涼,只見那做工細膩逼真的程度,簡直就像是一塊真人的皮膚,但是卻有著絲綢般的手感,而且輕盈無比透氣性還很好。

看著大家都瞅著自己,羅恆也不墨跡直接便戴上麵皮,頓時在眾人面前就像變了一個人,甚至連一些身體上的特徵都跟著改變。

「太神奇了!」

見到這一幕曦兒不禁對戰昊豎起了大拇指,而戰昊倒是也很得意。並且對羅恆說道。

「這回就算是我父親都認不出來。」說完戰昊還給了羅恆一枚丹藥。

羅恆見到那丹藥頓時心中一驚,並且趕忙問道。

「這是,什麼丹藥啊?」

只見那丹藥簡直就像個小泥球,羅恆怎麼也沒有想到,戰昊竟然會煉製這麼劣質的丹藥出來。

見到羅恆一臉的疑惑,戰昊這才說道。

「這是改變聲音的丹藥,等這件事情過去,我自然會給你解藥。」

聽到戰昊解說,羅恆倒是沒有猶豫一口變吞了下去,望著羅恆這般豪邁,戰昊倒是對羅恆深表感激。

經過這一番改變,基本上羅恆就算變成了,戰昊記憶之中的大哥的模樣。

並且戰昊為了讓父親知道這是羅恆,還特意寫了一封親筆信,並且給了羅恆一百瓶丹藥,以備不時之需。

可兒見況倒是什麼都沒有說,直接交給羅恆一袋金幣,以備不時之需。

看著這般慷慨的戰昊和可兒,羅恆倒是沒有多說什麼,而是對戰昊抱拳說道。

「少爺放心,羅恆絕對會完成任務。」

這時戰昊才總算放心的拱手說道。

「羅恆兄務必要多加小心,如果有意外一定及時通知我。」

「遵命。」

望著羅恆獨自進入冰天雪地之中朝著山下走去,戰昊那顆懸著的心也總算放了下來。

對他而言接下來的訓練才是最關鍵的,經過此事的戰昊,也總算明白,只有不斷提高自己的實力,才能夠解決未來不可預測的危機。

見到戰昊用那般炙熱的眼眸望向自己,玉兒似乎也明白了戰昊的意思,接下來就是極限特訓。

曦兒的這座城堡可實在不簡單,戰昊為此問過曦兒是怎樣得到的。

曦兒倒是也沒有過多解釋,只是說這個地方是她安排羅恆秘密建設。

總之這城堡簡直對現在的戰昊來說非常適合。

寬敞的訓練室各種設備都很齊全,不過戰昊現在所在的竟是這座豪宅的射擊場。

令戰昊怎麼也沒有想到,這看似只有使用靈氣互相比拼的世界,竟然還有槍炮之類的先進武器。

「曦兒,這是做什麼用的?」

拿著一把手槍,戰昊雖然知道,但實在是看不懂這工作原理。

曦兒看到戰昊手中拿著的手槍,對戰昊笑了笑解釋道。

「這東西可是好東西。別看小攻擊力可是極高,製造者叫它手槍。」

並且曦兒還拿出一把,在戰昊面前拆開解釋道。

「看見這個魔核了嗎?這魔核就是這個武器的能量來源,使用者只要用自己的的意識,便可以催動它對敵人發起攻擊。」

望著自己手中的手槍,戰昊還真的嚇了一跳。

因為光那槍口就有戰昊的手指粗,而且看樣子並不需要子彈之類的東西。

拿著手槍戰昊舔了舔嘴唇,對著遠處的鐵板放了一槍。

只見那手槍竟然沒有任何后坐力,便發射出一道刺眼的光束,飈向了戰昊對準的鐵板。

令戰昊驚訝的是,這手炮的威力的確不小,目標雖然是鐵板,卻被直接貫穿。

「乖乖,這要是用來殺人,豈不是非常好用。」

聽到戰昊這樣說,曦兒很是自豪的說道。

「那是,這東西不光是用來殺人的,還可以用來捕獵。」

聽到曦兒這樣說,戰昊難免有些疑惑。

這時曦兒便拿著手中的手槍,對著遠處的一塊石頭放了一炮,只見曦兒竟然發射出類似於網狀的物體,竟將那塊石頭包裹在其中。

「好傢夥!」

望著戰昊那般驚訝,曦兒開始解道。

「這手槍可以根據使用者的想法,來發射不同的攻擊,每一種攻擊都具有使用者所賦予的屬性。不過在絕對強者面前卻只是玩具罷了。」

「那得多強?」

聽到戰昊問到關鍵點,曦兒點了點頭說道。

「靈王以下管用,因為靈王以上的強者,已經具有靈氣鎧甲,這種武器很難打破靈氣鎧甲,必竟這只是藉助低級魔核的魔力發出攻擊而已。」

把玩著手中的手槍,戰昊似乎想到了一種方法,並且對玉兒說道。

「玉兒,你就用這個來訓練我吧。」

聞言玉兒和曦兒簡直都要驚呆了,並且玉兒還對戰昊很是生氣的說道。

「你,瘋啦!?」

望著一臉怒氣的玉兒,戰昊很是滿意的對玉兒說道。

「我相信你。」

這時曦兒倒是想到了一個辦法,並且拿起手中的手槍,將那魔核卸了下來,並將自己的靈氣灌注進手炮之中對玉兒說道。

「這樣就行了。」

只見那手槍發射出去的,竟然是曦兒的靈氣,而且明顯殺傷力底了很多,戰昊和玉兒這才明白曦兒的意思。

「還能這麼用?」 玉兒不禁一陣驚訝,曦兒卻揚起了眉角解釋道。

「還可以用空魔核來作為能能量轉換器呢。」

聞言戰昊頓時想到了辦法,並將曦兒手中的魔核拿了過來,只見一股黑色的靈氣將他手中的魔核纏繞之後,竟然變成了一塊透明的晶石。

「這?」

見到曦兒很是驚訝,戰昊這才將這不可思議的現象解釋出來。

「這是我的靈氣的能力,可以吞噬魔力。」

想到戰昊之前就跑到天寒地凍的戶外去吸收魔力,曦兒倒是明白了。 妻人太甚:極品逃妻好V5 於是也沒有過多追問,並且將那顆空魔核裝進了手槍,交到玉兒的手中說道。

「玉兒,你把自己的靈力輸入這個魔核之中,就可以發動你想要的威力。」

果然只見玉兒現在發動出來的攻擊弱了很多,幾乎都不如拳頭造成的傷害大,玉兒這才放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