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連顧亭春和司慕雲,都說不出話來。

眼前這個人,明明就是司南煙,就是他們從小看著長大的那個黃毛丫頭,但怎麼好像不認識她了?

一下子,她就不一樣了!

而佟玉華看到這一幕,蒼老的臉上浮起了欣慰的笑容。

她喃喃道:「我的丫頭……」

「……」

「你,總是個有福的。」

「……」

「這世上,總有一個可以配得上你的。」

這時,引禮女官大聲道:「貴妃敬拜天地。」

南煙慢慢的轉過身去,面朝北方,展開雙臂,恭恭敬敬的三拜九叩。

冉小玉他們立刻走過去,將她扶了起來。

仰望著這一幕的時候,司慕雲的眼角突然看到另一邊,朝臣們列隊站立的地方,有一些人在往前走,定睛一看,不是別人,似乎是成國公。

還有他的一些門生。

這是怎麼回事?

皇帝並沒有讓他們上前,接下來的冊封儀式,似乎也還沒有到群臣朝賀的時候。

他們上去幹什麼?

他皺起了眉頭。

引禮女官又走上前來,大聲道:「宣讀冊文。」

大學士便走過去,從案上拿起冊封文書,朗聲讀道:「天地暢順,萬物伊始——」

就在這時,突然,從旁邊傳來了一個聲音,大聲的說道:「慢著!」

所有的人都驚了一下。

大家轉頭一看,就看到一個身影慢慢的從大殿的旁邊走了過來。

不是別人,正是康妃吳菀!

一看到她,南煙的臉色就沉了下來。

她立刻上前,走到了吳菀的面前,神情鎮定的說道:「康妃,今天是我的冊封大典,請你不要阻撓。」

說完,一揮手,冉小玉立刻帶著幾個宮女上前。

「請康妃娘娘回去。」

康妃大聲說道:「司南煙,我不是要阻止你冊封,我是要向皇上,要向天下,宣告一件大事。」

說完,她一轉身,對著所有的人大聲說道:「司南煙不能入後宮為妃。」

「……」

「因為,她是倓國人!」

(本章完) 龍脈是天地奇殄,一座荒山有了一條龍脈可成為風水寶地,若是被人得到煉化,都會成就一代真龍聖尊。

除此之外,奪得龍脈者,更是會加深自己的氣運。

氣運是看不見,摸不著,虛無飄渺,但是卻真實存在的東西。

身懷大氣運誕生的人,像是含著金鑰匙降生而下,這類人一出生就註定了不凡,如夢家的少年天驕夢無殤。

但是氣運也可奪,如龍脈便是可奪之物,奪龍脈者奪氣運。

一座荒山有一條龍脈,皆可成為風水寶地,甚至在龍脈之上開疆擴土,建造城池當國都,都會有綿厚的國運。

一個人奪得龍脈,那自更不必說了,不僅修行上可以一日千里,修行的路途也會如錦繡般的光明。

除卻氣運,龍脈是龍之一生所化的瑰寶,對肉身與神魂都是大補之物,這也是成就一代真龍聖尊的由來。

夢家三兄妹,三個沖宵而起,各自踏著寶物在空中穿梭,速度極快。

夢虛與夢無涯腳踏流光般的寶劍,夢江南腳下所踏之物,仿若一隻飛天的猛獸,在空中奔騰。

但是在歐陽顏的眼中,卻是看到,那僅是一張獸紋密布點點星斑的獸皮。

那獸皮震蕩飄擺,仿若一頭星光點點的巨獸在空中踏步,急速的奔來。

夢家的底蘊非常深厚,這些夢家的子嗣,不僅自身的修為精深,而且這載著他們飛天遁地的寶物也是人手一件。

轟!

夢江南屈指一彈,剎那間在與歐陽顏的目光對視到的瞬間,便有粒星辰般的光芒自她手中暴射而出。

空間震蕩,自她嫩蔥般的手指中暴射而來的東西,星芒暴漲,傾刻間懸浮高天,速度如雷光,眨眼往歐陽顏籠罩。

在歐陽顏的視線中,這彷彿就是一顆天上的星辰,有一股磅礴的偉力激蕩,空間都有一種凝固的錯覺。

「三妹你牽制住他,四弟我們拿下龍脈,別讓它跑了。」夢虛傳音示意,兩人同時出手。

哧!

夢無涯會意一點頭,眨眼間雙指一點,一道鋒利的爆響轟鳴,化為一道赤焰般的長虹,在天際奔騰,眨眼間轟向龍脈。

那赤焰滾滾,有純陽烈火的氣息,乃是一柄法寶級的神劍,是夢無涯祭煉了一生的「驚鴻劍。」

此劍一出,天地一片夢幻,虛空生火,如夢似幻,如驚鴻一瞥般,令人流連卻是致命無比。

在他出手的瞬間,夢虛也同時出手了。

天際轟鳴一響,一尊寶印在他手掌中懸浮,那寶印呈碧綠的玉質,寶印之上一條盤踞著的龍彷彿活了過來。

他手一掌一翻,「轟。」的一響,那尊玉質寶印飛天而上,綻放出萬道青光,一條玉質的神龍咆哮,剎那間空間都彷彿化為了囚牢,被他這尊寶印鎮壓住。

夢家的底蘊,在歐陽顏的眼中已經足以震驚世人,他們三兄妹一出手就是自己的最強手段,法寶齊出。

這片天地都彷彿要崩塌了般,空間轟隆隆震蕩,剎那間就有三尊法寶出世。

但是這不是歐陽顏要考慮的,首當其衝的是那如一顆星辰籠罩而下的法寶。

這是夢江南的法寶「滿天星。」,仿若星辰墜入人間,漫天星斗浮現,組成一副瑰麗的星陣圖。

此星陣圖,懸浮於歐陽顏的頭頂上空,眨眼間就籠罩而下。

彷彿成百上千顆星辰綻放出奪目的星光,空間轟鳴,要將歐陽顏直接鎮壓。

夢家三兄妹的如意算盤打得好,在龍脈面前,沒有什麼比先奪得龍脈重要。

歐陽顏在他們眼裡,只是待他們奪得龍脈后再回頭來收拾的存在。

那尊青光流轉,玉質的大印,剎那間轟然一震,化為一尊足有小山那麼大的體積,在天際震蕩。

一條玉質的神龍從大印中飛出,在天際盤旋,龍吟沖宵,灑下萬道青色的光芒,如一條條碧綠的瀑布,瞬間連空間都鎮壓。

而一柄赤焰燃燒,如火焰流光的神劍,剎那間如一道天外流星火雨,猛烈的轟向龍脈。

夢家三兄妹一出手,法寶飛天,空間震蕩,壓箱底的手段都全部使了出來。

在他們三兄妹眼裡,無論是歐陽顏還是龍脈,都極其的受他們的重視,不敢怠慢。

歐陽顏瞥向龍脈,看到它那威嚴中卻流露出想逃跑的神情,歐陽顏感覺很好笑。

他說道:「老龍脈,現在這種時刻,我暫且放你一馬,等我收拾了這三個蒼蠅之後,你還是我的。」

「吟!」龍脈氣得牙都疼了,發出咆哮,但是卻也不與歐陽顏作對,因為此時有更危險的力量當頭轟來。

歐陽顏脫離開了龍脈,不與其爭鬥,腳步在虛空一跺,持劍沖宵,如一團刺目的金芒。

轟!

他在沖宵而上,對抗夢江南的滿天星的剎那,耳邊傳來炸響,視線一瞥,看到夢無涯的驚鴻劍,已經在龍脈身上猛烈的轟擊,如一朵絢爛的煙花炸開。

他收回了視線,淡然的一笑,龍脈的強大他深有體會,哪怕夢無涯兩兄弟聯手,一時半會是不可能拿得下來的。

那虛空中的滿天星,呈漫天星斗之勢,無數星辰眨眼,一顆顆相連,虛空一震,一道星河般的璀璨光芒傾泄而下。

歐陽顏身在星斗大陣之內,那如銀河般的星光如恐怖無比,眨眼往他身上籠罩而下。

「畜牲,今天看你怎麼死。」夢江南冷冽的喝聲傳來,彷彿與歐陽顏有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

「哦,忘了告訴你,你長的太胖了,我本不想看,你卻要在我面前解衣。」歐陽顏回應,一副氣死人不償命的語氣傳出。

聽到歐陽顏的話語,夢江南的臉色慘白中泛起血紅如火的怒意。

現在證實了歐陽顏偷窺了她的事實,她心中那滔天的怒火更是燃燒而起。

特別是被歐陽顏說的哪么不堪,什麼胖子?她對自己的身材還是長相,那都是有相當的自信的。

「你給我死。」夢江南發出尖利的咆哮,手掌一按,轟隆一震,那漫天星斗都搖晃了起來。

她氣憤無比,對於一個女人,尤其是一個姿色出眾的女子,被人偷窺了,還被偷窺之人嫌棄的說你太丑了,她根本接受不了。

PS:感謝昨天非非,鬧鬧,墨寶,邪少,小小的打賞,還有大家的投票留言,大家活躍起來,投票留言有書幣獎勵,詳情看置頂的活動帖,然後我們的封面已換,是我家貓貓製作的,非常帥氣霸氣,大家看看。 第565章冊封之日7

這一刻,彷彿有一道驚雷,在頭頂的萬里晴空炸響。

所有的人都驚呆了。

南煙睜大了雙眼:「你說什麼?」

康妃吳菀又轉過身來,對著她冷笑道:「你還要我再重複一遍嗎?好,我再清楚一點告訴你,司南煙,你是倓國人!」

「……」

「異國女子,不能為炎國宮妃!」

「……」

「你,不能入宮!」

她的每一句話,都重重的打在了南煙的胸口,而這時,許妙音從奉天殿中走了出來。

她和皇帝原本都在大殿內,等待冊封儀式完畢后,南煙要進入大殿,向帝後行禮。

此刻,一看到外面出了亂子,她就立刻出來了。

而祝烽——

南煙下意識的往裡看了一眼。

陽光還沒能照進大殿內,只感到裡面有些陰暗,也看不清祝烽坐在裡面的樣子。

許妙音已經走到他們的面前,說道:「康妃,你剛剛在說什麼?」

吳菀對著她行了個禮,得意的道:「皇後娘娘,司南煙是倓國人,按照祖訓,她不能被納入後宮。」

「你這話——到底是有證據,還是你信口胡說的?」

「妾既然敢出來指證,當然是因為有證據。」

「什麼證據?」

吳菀一揮手,從她身後的人群中,走出一個人來。

南煙抬頭一看,正是司慕蘭。

而此刻,大殿下的司慕雲他們也都驚呆了,心中更是恐慌不已,沒想到,司慕蘭竟然跑到那裡去了!

她要幹什麼?

她要指證司南煙?

許妙音的眉頭一皺:「你是什麼人?」

司慕蘭也是第一次走到大殿前,看著下方黑壓壓的人,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到了她的身上,不由的有些兩腿發軟。

許妙音一開口,她就噗通一聲跪倒在地。

「皇,皇後娘娘……」

「你到底是誰?」

「民女,民女是——司慕蘭,是,她的姐姐。」

說完,顫抖的指尖指向了司南煙。

許妙音又看了南煙一眼,然後對她說道:「你,有證據證明,司南煙是倓國人?」

「是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