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如玉嘆了口氣,走到黑齒熊之身邊,說道:「王爺,我們先下去了。」

李浪無奈地對他們點了點頭,心裡想著周太祖留給自己的遺物里好像有個殺傷性極強的東西,便沒有多說什麼,舉步往院子里而去了。

許久對李浪剛才沒有直接將白如玉和黑齒熊之貶離,心裡很生氣,也不管對方有沒有請自己進院子,便直接跟了上去。

黑齒熊之古怪地看著許久,問身邊的白如玉道:「老白,我是不是在做夢,如果是,我能掐一下你嗎?」

「住手!」

白如玉移開了一步,重新道:「老黑,我也不知道。這裡頭怕是有什麼古怪。」『

……

……

「為什麼不把他們兩個人貶離王府,這可是王爺的意思啊。剛才,我給你的大好機會,你怎麼就不好好珍惜?」

房間里,當下人們撤了飯菜,只留下李浪和許久二人時。

許久關上門,大聲地責問起了李浪。

李浪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許老先生,你淡定些,剛才你也太突然了,我為了你一個外來人,而趕走兩個貼身侍衛,傳出去,恐怕影響不好吧,如果傳入桃花衛的耳朵里,恐怕會引起她們的懷疑。」

許久的臉上陰晴不定,又問道:「你明明知道那薩沖是王爺指定要的人,為何還把他放在刑部?」

這句話問的有意思。

李浪試探性地問道:「許老先生,你好像很在意那個薩沖啊?他是王爺指定要的人,可也要在調查清楚他的底細后,才好送到王爺身邊吧?那樣才算安全。

不過,你如此急於將他放出來,莫非有什麼不可說的原因?」

被李浪這麼一問,許久立馬心虛地回道:「哪裡有什麼不可說的原因,我只是急著給王爺辦事罷了。」

這就是在解釋了。

解釋就是掩飾。

殺他有名了。

李浪走到書案前,書案邊正好放著周太祖給他的鐵箱子。

許久也注意到了箱子,便問道:「這個是什麼東西?」

「周太祖的遺物了,一直沒給王爺捎過去。卻不知王爺如今住在何處,我很久沒有見他,倒怪想念的。」

李浪一邊解釋,一邊問起了青年王爺的行蹤。

如果他能知道青年王爺現在在哪裡,那自己就悄悄找上門,將對方幹掉,從而成為名副其實的王爺了。

也不用像現在這樣,受人擺布,猶如一個提線木偶,實在令人不爽啊。

許久看了看他,冷笑道:「你如此急於見王爺,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不成?哼,王爺,你現在就別想見到了,先告訴我箱子里的秘密吧,搞快點!」

「好,好,我這就告訴你……」

李浪說著,一手打開了箱子。 血五八雖然知道唐天這一掌的威力非同小可,但是血五八並沒有就此退縮,血五八知道血五五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因此血五八同時施展了武技迎了上去

「血煞掌」

「砰」

「噗」

一掌,血五八就被唐天打倒飛了出去,血五八倒地后掙扎了沒多久就沒有動靜,不過就在這時,血五五的聲音從旁邊響起「臭小子,你居然敢殺我兄弟,我一定要你陪葬」血五五剛一睜開眼睛就看到了血五八慘死地情景,心中的怒氣一下子就衝到了腦門「下一個死的就是你」唐天一臉殺氣地看向血五五「看我怎麼宰了你」說著血五五就朝著唐天沖了過去「別以為你藉助個什麼血靈秘法就能夠和我抗衡」說話間唐天一拳就朝著血五五打了過去對於唐天的拳頭,血五五不知道是沒有看到,還是不屑一顧,面對唐天的攻擊依然朝著唐天衝去,而就在唐天的拳頭將要碰到血五五的時候,血五五一個急轉身閃過了唐天的拳頭「什麼?」對於血五五躲過自己這一拳,唐天心裡感到很驚訝,要知道自己的這一拳雖然看似簡單,但是在這一拳當中可是包含了數十種變化,不管血五五採取和手段,唐天都有信心能夠打中血五五,可是讓唐天沒有想到的是,血五五居然躲過了自己的攻擊「你也接我一拳吧!」

聽到從旁邊想起來的聲音后,唐天想也沒有想就直接在身上施展了元氣鎧甲,唐天知道元氣鎧甲不能夠護住自己,但至少能夠讓自己少受點傷害「砰」

當血五五的拳頭打在唐天元氣鎧甲上后,唐天直接就被血五五打的倒飛了出去,就連身上的元氣鎧甲都在血五五剛才的一拳下破碎了「王級八重?你的實力怎麼可能一下子提升了這麼多」唐天在感受血五五王級八重的時候后,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雖然在這之前唐天就已經知道了血靈秘法的厲害,但是血靈秘法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提升這麼多的實力「想知道為什麼,那就下地獄在想吧!」說著血五五就朝著唐天沖了過去,血五五這次的速度已經超越了音速,血五五在前進的過程中,空氣中響起了爆破聲「好快!」唐天的聲音剛落,唐天就發現血五五已經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這瞬間地功夫,唐天連施展防禦的手段都還不及,無奈之下,唐天只得倉促施展武技應敵「血煞掌」

「旋風斬」

「砰」

唐天雖然同樣施展了武技對敵,但是唐天只是倉促應戰,怎麼可能抵擋地住血五五的攻擊,唐天一下子就被血五五給震退了數米之遠,就連嘴角處都流出了一絲血跡,顯然剛才的一擊,唐天身上受到了一些傷唐天連續被血五五壓著打,唐天的心中的火氣一下子就爆發了出來,唐天在止住身子后,連嘴角處血跡都不來及擦,就揮舞著拳頭朝著血五五沖了過去「砰」

「砰」

…..

瞬間的功夫,唐天就和血五五交戰了數十次,雖然血五五的攻擊依然強大無比,但是唐天感覺到血五五身上的氣勢比之前減弱了一些,想了一下后,唐天立馬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原由「怪不得你的實力一下子提升了那麼多,原來你是靠激發潛能換取地實力」知道了其中的原由后,唐天的心裡也就沒有之前那麼擔心了因為靠激發潛能換取地實力是有時間限制的,只要能夠時間一過,那麼血五五就任由他唐天斬殺了,不過前提是唐天能夠撐過那段時間「哼,只要能夠殺你,什麼都是值得的」血五五看著唐天說道「我承認你現在的實力很強,可是你認為就吃定我了嘛!」唐天笑著說道「我馬上就會送你上路」血五五說著就朝著唐天殺了過去,血五五心裡很清楚唐天是打算跟自己拖延時間,可是在知道了唐天的打算后,血五五怎麼可能會讓唐天得逞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從旁邊響起了兩道聲音「秦時明月」

「圓月天華」

在感受到來自旁邊的攻擊后,血五五想也不想就朝著旁邊閃去,血五五的實力在提升的同時,速度也比以前提升了數倍之多,一陣轟擊過後,只見血五五原來站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大坑而血五五在躲開了秦月兩人的攻擊后立馬就朝著旁邊看去,發現在自己的不遠處正站立著兩位少女,而這兩位少女也是他們此次的目標之一,可是現在這兩位少女居然來攻擊自己,說明血五六已經被這兩位少女給幹掉了「唐天,你沒事吧!」秦月跑到唐天的面前,一臉關心地問答「我沒事」唐天搖了搖頭后就朝著血五五說道,「喂,你帶來的兩個幫手已經死了,現在就剩下你一下人了,難道你還準備抵抗抵抗到底嗎?」

「你認為你們就贏定了嗎?」血五五臉上看不到一絲認輸地神情,甚至在血五五的臉上隱隱可以看到一絲得意地神情「當然了,難道你認為就憑你一個人就能夠打贏我們嘛!」在看到血五五臉上的笑容后,唐天心裡雖然有一絲不好地預感,但是唐天也沒有太放在心上可就在這時,從血五五的身後走出了一個人,來人是一個中年男子,這並不是關鍵之處,關鍵的是這人身穿著嵐風宗的服飾「他一個人是打不過你們,那換做是我了」

「想不到你們嵐風宗的動作還真快啊!」看著這突然出現的嵐風宗弟子,唐天心裡不得不佩服嵐風宗的動作之迅速,消息之靈通「我也沒想不到你們居然選擇走混亂領域這條路」中年男子有些意外地說道,說實話,要不是他遇到了唐天三人,也絕對不想到唐天三人居然選擇走混亂領域這條路「難道你不應該先自我介紹一下嘛」唐天眼睛緊緊地盯著中年男子看,不敢有絲毫地轉移,因為唐天從中年男子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絲危險「這是我失誤,現在我就正式地介紹一下我自己,我叫宋戰,嵐風宗內門弟子」宋戰在說話的時候,臉上充滿了笑容,好像根本就不是來抓唐天三人的「那你準備和他聯手一起抓我們?」唐天指了指血五五說道唐天心裡還真擔心宋戰和血五五兩人聯手對付他們,要知道激發了潛能地血五五已經是很難對付了,要是再加上一個人實力不知高低地宋戰,那他們的情況可就堪憂了「我知道你擔心什麼了,你放心好了,我是不會和這個廢物聯手的」宋戰一臉不屑地看了看血五五「你說什麼?」被人當面說什麼是廢物,只要還有點血性那都不會無動於衷,而血五五自然是個有血性地人,因此在聽到宋戰罵自己廢物后,血五五眼神中立馬就充滿了殺氣「我說你是廢物怎麼了,你還是趕快抓緊時間動手吧,要是時間一過的話,你就是想動手都沒機會動手」雖然血五五現在的實力很強,但是宋戰一眼就看出了血五五是通過秘法和激發潛能得到的實力,對於這樣的血五五,宋戰根本就沒有放在眼裡「哼」血五五雖然對於宋戰說自己廢物很憤怒,但是血五五也知道宋戰的話說的不錯,要是自己再不抓緊時間動手的話,等時間一過,就是想動手都沒有用「臭小子,受死吧你」血五五看了一眼宋戰之後,就直接沖向了唐天血五五不是沒想過對宋戰出手,可是血五五站在宋戰旁邊的時候,從宋戰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絲危險,血五五有一種感覺要是自己對宋戰出手的話,死的那個人絕對是自己「算你識相,不然的話,我介意提前送你上路」宋戰滿臉不屑地看著血五五一眼「你太把自己當回事了,風神腿」

以唐天現在的實力差不多已經可以完全發揮出風神腿的威力了,當唐天施展出風神腿后,唐天的面前瞬間就出現了成千上百條腿影可是實力已經達到了王級八重的血五五也不是吃素的,雖然王級八重的實力是藉助外力晉級到的,但是血五五此時的實力依然不可小瞧在面對唐天成千上百條腿影,血五五不僅沒有躲避,反而加快了前進地速度,在這一瞬間的功夫,血五五就將血煞掌給催發到了極致「血煞掌」

唐天和血五五兩人同時後退了三步,不過要是靠近唐天的人,就會發現唐天的腳此時正在微微發抖:「王級八重的實力果然不一番,就是不知道那個宋戰的實力有多強,希望不要達到王級九重,不然的話,那我們可就真的要倒大霉了」

「再接我一掌,血煞掌」

「幻影劍」

「砰」

等唐天和血五五兩人分開之後,唐天立馬就朝著血五五沖了過去,就連自己身上的傷勢都沒管,唐天這次之所以這麼急著發動攻擊,那是因為通過剛才的攻擊,唐天發現血五五的實力已經開始下降了,剛才的一掌最多也就相當於王級七重的實力「你也接我一招試試,旋風烈焰斬」

「血煞掌」

「噗」

一直都很強勢地血五五,直接就被唐天打的吐血倒地了,倒地之後的血五五眼神的充滿了震驚,血五五怎麼也不敢相信催發了潛能地自己居然還會被打敗「看來你是沒希望拉我陪葬了」唐天看著血五五說道「那可未必」血五五說著就一掌打向了唐天唐天也不說話,揮起拳頭迎上了血五五地一掌,血五五直接就被唐天一拳打飛了出去,這次血五五足足飛出去了數十米,沿途更是不知道撞到了多少棵大樹,血五五落地之後,立馬就連吐了三四口血血五五掙扎著從胸口處取出了一件東西,在遠處的唐天看到血五五手中拿的東西后,立馬就朝著血五五沖了過去,唐天之所以這麼急,那是因為唐天發現血五五手中所拿的是一個信號彈雖然唐天的動作夠快,但是唐天離血五五的距離實在是太遠了,唐天還沒有衝到血五五的身前,血五五就把手中的信號彈發射了出去「你一定會死在我們血靈門手中的」血五五在說話之後,就直接斷氣了,不過血五五的臉上卻掛滿了笑容,可能是想到了唐天將來被他們血靈門斬殺地情景吧! 「找誰啊,你女朋友?啊,難不成是你女朋友嫌棄你窮,然後跟富二代跑了,所以你到這裡來找她?」許詩雅有些好奇的追著葉皓軒問道:「是不是大叔,難不成你真的被人綠了嗎?」

「我警告你。」葉皓軒深吸了一口氣,忍住沒有打她,然後正兒八經的說:「我來這裡是辦正經事的,現在你沒事了,你最好不要跟著我,不然的話我不保證一會兒出事的時候能顧得了你。」

「凶什麼嘛凶,開個玩笑不行嗎?」女孩瞪了葉皓軒一眼,她繼續跟著葉皓軒。

「你……」葉皓軒眉頭一皺,他停住了腳步,他在考慮著是不是要把這丫頭打暈了丟到一邊去,可想想她一個女孩子,如果真的暈倒在這裡,沒人看到還好,如果有人看到了,還不直接把她撿屍回家啊。

「大叔,我無聊嘛,你就告訴我,你到底是幹什麼的?哦,不管是幹什麼的,你都要帶上我,我好奇,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耽擱你的事情的。」

「我來這裡,真的是辦正經事情的,姑奶奶,你就不要在跟著我了,一會兒場面真的失控的話,我顧不了你。」

「那……你就告訴我,你到底是幹什麼的?你女朋友是不是真的把你給綠了?」許詩雅還是圍繞著這個問題不肯鬆口。

「你……」葉皓軒無語了,他盯著許詩雅道:「你不用讀書嗎?」

「用啊,不過今天我逃課了,嘻嘻,我跟著一剛認識的哥們兒來這裡玩。」許詩雅笑嘻嘻的說。

「然後你剛認識的哥們兒,給你下藥?」葉皓軒道。

「那有什麼,雖然沒有和男人在一起過,但女人嘛,遲早有一天要那樣的。」許詩雅有些不屑的說。

「萬一他們玩夠了你,把你賣到某個地方坐台呢?」葉皓軒問。

「我不坐。」許詩雅道:「老娘豈是為幾斗米折腰的人?」

「萬一他們逼你呢?」葉皓軒冷笑了一聲道:「你啊,還是太年輕啊。」

「逼我也不行,我就是不做。」許詩雅生氣的說:「你不要想岔開話題,我警告你,不要嚇我,哪有那麼可怕。」

「那我也告訴你,有一部分出去坐台的姑娘們,其實也不是她們的本意,她們被人騙到了這裡,剛開始也是抵死不從,但是那些人打她,罵她,直到最後她屈服。」

「那是她們,我跟她們不一樣的」許詩雅搖搖頭道。

「如果我說她們到最後是心甘情願的,你相信不相信?」葉皓軒看了一眼許詩雅道:「別把這個世界想的太簡單了,也別把壞人想的太單純了。」

「我不信,我認為除非是那個女人自己賤,不然的話哪個女孩也不會去做這種生意的。」許詩雅搖頭道。

「那是你不了解壞人的手段。」葉皓軒一邊向前走一邊說:「你想想,如果你被人強,被打,天天不給水也不給飯吃,甚至是被人灌尿喝,你會怎麼樣。」

許詩雅愣了愣,她搖搖頭道:「我會去死,那簡直沒法活了吧。」

「死,說的容易,但是死神真的到你身邊的時候你格外的珍惜自己的生命,那些壞人們有人唱黑臉,有人唱白臉,等折磨你夠了,就會有一個人進來給你吃的,安慰你。」

「經歷了那麼多的折磨之後,一個人的心,是最脆弱的,到那時候,你就會心甘情願的跟著那些人去做那些事情,你明白不?」葉皓軒道。

「這……」許詩雅不自由主的愣了愣,她沒有接觸過那些東西,也從來沒有想到這裡面會有這麼多的彎彎道道。

「你以為那些傳銷的人物都是吃乾飯的?」葉皓軒笑了笑道:「有些時候,給人洗腦,簡直是太容易了,所以這種地方,你以後還是少來比較好,因為你這麼漂亮,肯定會被不懷好意的人盯著的。」

「大叔,我知道了,我以後在也不來這種地方了。」許詩雅被葉皓軒的一席話給嚇到了,她點頭道。

「那你現在回家吧,有錢沒,沒錢這點錢拿去打車,千萬不要在來這種地方了。」葉皓軒拿出一張大鈔道。

「我不回去,我還是想知道你來這裡是幹什麼的。」許詩雅嘻嘻一笑,她還是不肯拿葉皓軒手中的錢。

葉皓軒沒辦法了,他無語的搖搖頭道:「反正該說的話我已經說了,信不信由你,你願意跟著就跟著吧,不過到最後看到有些事情,你不要害怕就是了。」

「我不怕,我才不怕呢,開玩笑,我是什麼人物,我會怕?」許詩雅感覺自己被葉皓軒給侮辱了,她嘿嘿笑道:「大叔,你說實話,你以前是不是就是干那些勾當的,不然的話你怎麼會這麼清楚?」

「我是正經人。」葉皓軒黑著臉,這丫頭說起話來一點也不顧及別人的感受,她難友道一直是這樣沒有遮攔的嗎?

「嘿嘿,正經人?我看不像啊,我可不認為正經人會懂這麼多東西。」許詩雅哈哈大笑了起來:「大叔,你就對我說實話吧。」

「我懶得理你。」葉皓軒搖搖頭,他看看時間,已經不早了,他大步向前走去。

「你到底在找誰,你告訴我之後,我絕對不煩你。」女孩固執的問道,她今天不把葉皓軒的話給問出來是不肯罷休的。

「好了好了,我是服了你了,我投降了行不?」葉皓軒是真的投降了,他無語的說:「我一個朋友,被這裡的老闆劫持到這裡來了,我來找她,我這樣說你明白了嗎?」

「你女朋友?」許詩雅問。

「不是。」葉皓軒搖搖頭:「說起來有些複雜,等我辦完事情了在給你說。」

「那就一定是你一位女性朋友。」許詩雅肯定的說:「不然的話你不可能這麼上心,這裡的老闆我知道,劉傑,他可是這裡地下世界裡面響噹噹的人物啊,雖然現在國家打黑,他們不得不轉型,但道上的人還是都給他面子的。」 「這長長的東西叫做什麼?」

「這叫千里鏡。」

當李浪從鐵箱子中拿出一個單筒望遠鏡時,許久就立馬奪了過來。

許久納悶地看著手裡的東西,問道:「千里鏡?這是什麼意思?」

李浪解釋道:「字面意思,你只要把眼睛對準那頭的小孔,往外面望去,就能看清千里遠的東西,所以才叫做千里鏡啊,這正是周太祖當年行軍打仗時,必備的東西,他有了此物,千里之外的敵人便無可遁形了。」

「真有這麼神奇嗎?」

許久一邊懷疑,一邊按照l李浪的說法,將千里鏡小孔的方向對準自己的眼睛。而後當目光順著千里鏡的鏡筒,向前看去時,就見前面的窗戶陡然放大了許多倍。

這把他嚇得直接往後退了好幾步。

此時,他身後的李浪,正冷冷地盯著許久的背影在看。

手中更是多出了一個東西。

那是一把消音槍,是周太祖的貼身之物。

剛才李浪從鐵箱子中拿出那個千里鏡時,就將這把槍偷偷藏在了袖子里。

當年周太祖就是用這把槍度過好幾次的危機。

李浪雖然不確定許久是不是四姓的人,不確定他是否是出賣王爺,告訴薩沖王爺行蹤的那個內奸。

但,他的出現,真的打亂了李浪許多的計劃。

這個人的態度也很不好。

一來就阻止自己和雲家的往來,二又挑撥他和明月的關係。

這種人,到底還是留不得的。

殺了他,殺掉青年王爺,不也是自己想要做,而沒有時機做的事情嗎。

如今對方送上門來。

雖然要承擔一些風險,但李浪不得不做。

「呵呵,這玩意兒還真不錯。」

許久話音剛落,轉過身體的一瞬間,就見李浪拿著一根黑乎乎的棍子指著自己,他當即嚇了一跳,大聲道:「你想幹嘛?」

說完這話,渾身一個激靈。

他雖然從未想過李浪有一天會向他動手,可這種可能也不是不會發生啊。

他警惕地往後退了一步,問道:「你手裡拿著的是什麼東西?李浪,你冷靜點……」

雖然他不明白消音槍的使用,但能從那個黑洞里覺察到一絲危險。

「這是周太祖貼身的暗器,裡面能放出火蛇,眨眼睛就可以將一個壯漢擊斃。」

李浪笑了笑,解釋了一句,隨後問道:「許老先生,我也問你一個問題,王爺現在在哪裡啊?」

「這個你無須知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