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達倫近身戰鬥的實力,還在戰神赫爾里斯之上。這一槍刺來,迅疾無匹,威力卓絕,使得陳玄不得不舉起天缺神劍,再次硬擋了下來。

之前天缺的那道意念,就是想要告訴陳玄,這件神器的品階,雖然要比時間之壺稍遜,但威力卻已經超過,要陳玄慎重對待。再次擋住聖槍,天缺的劍身,頓時閃起了無比耀眼的光芒,顯然也是催動了所有的法力。

聖槍被擋,米達倫立刻將手一抖,空中幻化出了千百個寒光閃爍的槍頭。這些槍頭之中,還夾雜熊熊聖炎,一起朝著陳玄疾風驟雨般地轟了過來。

米達倫畢竟是十二翼大天使長,即使在諸神黃昏之前的眾神中,也可以位列最強者之一。現在不顧一切地施展力量,陳玄也不得不打起了jīng神,和這位大天使長jī戰了起來。

鎮元神塔是陳玄在時間之壺中,huā費了數千年、才推演而出,威力之強,神妙之處,甚至還在陳玄先前施展出的yīn陽離合大陣之上。其能力,自然不會僅僅只有鎮壓這麼簡單。

一被雷米爾浮起,整座塔身,忽然開始旋轉了起來,然後無數的離火神焰,開始從塔中噴涌而出,雷米爾的全身,頓時燃起了淡紅sè的熾熱火焰。

雷米爾被陳玄穿xiōng而過的那一劍所受到的損傷,並沒有完全癒合。雖然這片空間之中,光明能量濃郁之極,幾乎接近了光明神國,但雷米爾的傷勢,實在太過嚴重了,短短的不到百個呼吸時間,也不過才好了大半而已。

這洶湧而來的離火神焰,比之米達倫的光明之槍中所釋放出的光明聖炎更為兇悍。眨眼之間,實力下降了許多的雷米爾就化作了一個火團,不住扭曲掙扎著,想要催動光明聖力,震開這幾可燃燒一切的可怕火焰。

但雷米爾剛才的那一扶一拔,總歸還是分擔了鎮元神塔部分壓下的力量,使得歐米伽緩過了口氣,趁機向下一沉,逃出了光塔的重壓。

歐米伽一脫困而出,伸手一抓,包圍住雷米爾的離火神焰立刻被抓開了一道缺口,然後回身一揮,一面巨大的聖光之盾擋住了五行雷雲中轟開的千百道雷電,大聲喝道:「米達倫,雷米爾,我們不必再與這位異域神祗糾纏下去了,立即聯手,用光明之影將他鎮壓了」

「光明之影鎮壓我」陳玄心中暗吃一驚,手上不由得緩了一緩。

趁著陳玄的劍光這一緩,米達倫手中聖槍一收,閃電般地向後退了開去,接著伸手一捏,聖槍重化為一團白光,消失在了手中,然後背後的十二隻光翼,一起張了起來。

三位大天使長的背後光翼,都全部展開,億萬道充斥滿光明氣息的魔紋,不斷從中飛出,飛舞在空中,上下翻飛,在千分之一剎那間,就結成了一座巨大的魔法陣,與下方的那座城市,隱隱呼應著,發出了陣陣的力量bō動。

陳玄數次想要衝來,都被這力量bō動給阻擋了住,一時之間,竟然無法進入三位大天使長周圍的百里之內

「隆」整個空間,就像驚濤駭làng中的大海一般,劇烈震dàng著,陳玄一眼睥見,下面那*潢色小說wWW.ShuBao2.CoM/class12/1.html座足有數千里方圓的城市,不可思議地化作了虛影,然後憑空消失在了地面。

「不好」

陳玄心中突然浮起了不祥的感覺,猛然抬頭,果然望見自己的頭頂,一個龐大之極的yīn影籠罩在了上方,接著驟然落了下來。

()

手打小說盡在--

www.56shuku.org -歡迎您的到來-

www.56shuku.org

第五零八章入滅

見到空中的這個yīn影罩落下了,陳玄的心中,簡直驚駭到了極點。

這以莫可抵禦之勢壓下來的,竟然是原先地面上的那座名為光明之影的城市

不知道三位大天使長使用了什麼方法,居然將這座城市給攝到了高空中,當做一件神器,朝著自己轟了下來

實際上,陳玄的這個認為,的確接近了事實。這座城市,正是一件龐大到了不可思議地步的神器。

數千年前,光明至高神開闢這個空間之時,就是以可以使用的神器為標準,來創造這座城市的。

光明之影中的每一位轉生信徒,都是這件神器力量的來源。在這數千年中,這些信徒所貢獻的每一份信仰之力,都被儲存在了這件神器之中。

對信仰不夠純粹的信徒,是沒有資格進入光明國度的。即使是他們所奉獻的信仰之力,光明之主也不願接受。因此,數千年下來,這座城市在日益增多,龐大到了難以計量的信仰之力浸yin下,逐漸完善,不斷提升著品質。到了現在,就連歐米伽他們也不清楚,光明之影的威能,究竟強大到了什麼樣的程度。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這位來自異域的黑髮神祗,是絕對不可能抵擋得住整座城市的鎮壓。

這座城市的份量,足可以和一條綿延數千里的山脈相比擬。只是如果是一條普通的山脈,被三位大天使長施展神力攝起壓下,歐米伽知道以陳玄的力量,可以輕而易舉地衝出。

數千里的山巒,固然重逾億億萬斤,但三位大天使長面前的,可是超越了主神巔峰的存在。即使這樣的份量,足可以將一位主神高階,鎮壓得一時半會動彈不得,但也根本對陳玄造不成任何的威脅。

就算是三位大天使長自己,一條山脈的份量,也不會鎮壓得住他們,更何況是陳玄了。

但現在從高空中壓下的,不僅僅是一座恢弘巨大的城市。

這座城市中,積蓄了數千年下來,億萬信徒所奉獻的信仰之力,更有著近億光明至高神的信徒。

雖然這些信徒,對於光明之主的信仰不夠虔誠,但如此龐大的數量,加上漫長的時間,所產生的信仰之力,足以形成了一片浩瀚的信仰海洋。

甚至這座城市的本身,就是一件龐大的不可思議的神器。在數千年的歲月中,浸泡在信仰之力內,早已經進階到了無限接近於超級神器的地步了。

只要被鎮壓住,即便陳玄現在的力量,已經超越了主神巔峰,歐米伽可以肯定地說,絕無再逃出的可能。

高空中,五行雷雲之中的hún沌神龍,見到了這座突然出現的城市,正在鎮壓下去。雖然陳玄以絕**力,幻化出了兩隻巨掌,托住了整座城市的壓下,但這座光明之影,仍然還在一點一點地下沉著。

hún沌神龍是陳玄的法力所化,與陳玄心意相通,一旦陳玄隕落,hún沌神龍自然也不可能獨存。見到形勢危急,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大吼,然後駕馭著五行雷雲,朝著那座巨大的城市瘋狂地轟擊了起來。

只是這座光明之影上的防護罩,是光明至高神親手布置。儘管hún沌神龍所cào縱的五行雷雲,轟下的雷霆威力絕倫,強過了剛才十倍,卻仍然不能對這座城市造成一絲傷害,只是在城市上空jī起了一bō*的漣漪。

隨著空中的yīn霾越來越大,光明之影的底部,忽然飄下了無數白sè的雪huā。

這雪huā紛紛揚揚,並不飛向其他地方,而是只圍繞在陳玄的周圍,形成了一個圓柱形的囚籠,牢牢地將這位黑髮神祗禁錮在了其中。

「咔嚓」

一聲輕響,托在光明之影底部的那雙巨掌,開始現出了幾條裂縫。很快地,巨掌再也無法抵擋得住這樣的重壓,終於崩潰了開來。

陳玄早已經看出,圍繞在四周的雪huā,並不是純粹的光明之力,而是濃郁得無以復加的信仰之力所演化。

這些信仰之力,充斥滿了無數信徒的意念,單一的一片,並沒有什麼威能,可億萬枚加在一起,卻釋放出了一股牢不可摧的意識囚籠,就連陳玄,在短時間內,也無法擊破這個禁錮。

雖然陳玄傾盡全力,自然可以破開這信仰之力所形成的禁錮,可頭頂上空,還有一座重逾億億萬斤的超巨型神器在落下,陳玄又怎麼可能分得出力量來。

元神之中的元始真符大陣在瞬息之間,運轉推演了千百次,陳玄始終無法找到一個可以擺脫這鎮壓的辦法,心中不禁暗暗吃驚。

「沒想到歐米伽他們,居然還有這樣的手段,這下麻煩大了」

「這座壓下的城市,似乎蘊含了無窮無盡的信仰之力,要是真被鎮壓住,讓那些信仰之力來消磨我的法力,那一切就完了」

陳玄感覺到了那雙巨掌崩潰之後,自己釋放出來,抵住光明之影落下的法力,正在不斷地被城市之中,洶湧而出的浩dàng信仰之力所消融,知道這一次,自己將要面對的,只怕是自踏入修道一途,所面臨的最大危機了。

隨著三位大天使長的催動,陳玄法力幻化的那股五彩光柱節節潰敗,光明之影已經壓到距離陳玄不住千米。

一絲神識分出,閃電般地鑽入了不遠處的那尊鎮元神塔之中,然後這尊神塔略略一旋轉,朝著外面疾速飛了過去。

鎮元神塔原本也釋放出了無數的火焰與jī流,在空中演化出了千百尊巨大的五sè巨人,與陳玄的五彩光柱,一起抵擋著光明之影的落下,現在這尊神塔一飛走,陳玄的壓力頓時暴增,再也支撐得住,轉眼之間,白sè的城市轟然壓下,將陳玄徹底鎮壓在了地底深處。

歐米伽大大鬆了口氣,伸手一指,背更新。O后的光翼之中,飛出了成千上萬根光羽,一起圍住了正要隱沒在空中的鎮元神塔。

光羽一包圍住這座神塔,立刻化作了無數手持聖槍聖劍的細xiǎo天使,朝著神塔狠狠劈了過去。

但這鎮元神塔,是陳玄所煉製的法寶之中,威能僅次天缺神劍的存在,自然不可能就這樣被摧毀。

濃郁的聖光之中,鎮元神塔微微一轉,七層塔身內,飛出了一尊尊同樣細xiǎo的五s*潢色小說wWW.ShuBao2.CoM/class12/1.htmlè神將,與攻來的,那些光羽所化的天使廝殺在了一起。

「哼,這個來自異域的神祗,總算被鎮壓了。」雷米爾冷冷說道:「有吾主親手打造的光明之影,想必用不了多久,這個黑髮邪神就會徹底被抹殺,連神魂也將不存在」

「可惜這份強大的力量。」米達倫伸手一招,一柄純白的聖槍,從掌心之中生出,然後朝著還在狂轟濫炸著的hún沌神龍jīshè了過去。

「這位黑髮邪神的實力,的確要超越了我們三位,甚至和阿爾法大人想比,恐怕也不會遜sè。」

米達倫微微嘆息著說道:「如果能夠歸服吾主,吾主座下,將會又多出一位強大的大天使長來。」

「米達倫大人,你別忘了,這位異域神明已經擊殺了多位十翼天使長,還有無數的光明天使。」雷米爾淡淡說道:「如果能夠歸服於吾主,他早就做了。」

「這位異域神祗還未隕落,你們不要大意了。」這時,一邊的歐米伽忽然沉聲說道:「他似乎分出了一縷意識,御使著這件神器,試圖從外面擊破光明之影,我們必須先將他的這件神器毀滅,還有將那條怪物也一起擊殺了」

雷米爾和米達倫一了點頭,米達倫的雙眼中,立刻飛出了點點光明聖力所化的魔紋,融進那正與hún沌神龍jī斗著的那柄聖槍內,聖槍的威力,剎那間暴增了數倍。

而雷米爾卻與歐米伽一樣,背後的十二隻光翼中,飛出了千萬根光羽,化成了一個個細xiǎo天使,加入到了對鎮元神塔的圍攻之中。

有了雷米爾的加入,鎮元神塔的壓力,立刻jī增。原先憑藉著陳玄分出的那絲神識cào使,以及神塔本身的威能,還能勉強抵擋歐米伽的攻擊,可是多了一位大天使長,自然再也無法支持得住。幾個呼吸的時間,這尊神塔就已經岌岌可危了。

陳玄分出那絲神識,進入鎮元神塔,確實如同歐米伽的料想那樣,想藉助這件法寶的威能,從外面擊破光明之影,解救出自己的本尊。

可是鎮元神塔還來不及施展法mén,隱入空中,就被歐米伽識破了陳玄的企圖,然後圍困了住。

三位大天使長一起出手,特別是其中還有一位執掌終結與毀滅的大天使長歐米伽,即使是黑暗三主神遇上,也要落到下風,但無論是hún沌神龍,還是鎮元神塔,都是追隨陳玄,在時間之壺中修鍊了無數歲月的存在,或者是被陳玄耗費了極大的心血,祭煉了數千年之久。

歐米伽和米達倫要想擊殺hún沌神龍,毀滅鎮元神塔,也不是短短的十幾個呼吸時間內,可以做到的。

可是正當三位大天使長想要再加上一份力量,一舉將hún沌神龍與鎮元神塔毀滅時,忽然地那尊神塔dàng起了圈圈的金光,一下震開了圍在四周,那些光明聖力所化的細xiǎo天使,直直地shè上了高空,然後一道虛影從塔身中緩緩飛出,又一點一點地消散了開來。

hún沌神龍發出了一聲悲鳴:「主人主人你入滅了么?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主人,你是無限接近永恆不滅的存在,即將踏出那最後一步,怎麼可能就這樣入滅了」又是一聲震徹整個虛空的嘶吼,hún沌神龍那龐大的身軀,竟然也開始慢慢地模糊了起來。

ps:慚愧,家中裝修出了點問題,接連兩天才jiāo涉好,所以耽誤了更新,晨曦對不起各位書友了。

()

手打小說盡在--

www.56shuku.org 攝政王終於被這群人折騰醒了。

然而他還掛在樹上。

一群人面面相覷,大氣都不敢喘。

甚至有點想集體隱身。

安靜的環境里,此時只能聽見草叢裡的蟲鳴聲,聒噪刺耳。

「怎麼回事!!」

攝政王被吊太長時間,說話聲音都有些不對勁。

他怎麼會被吊在這裡!

還這麼多人……

誰幹的!

「攝政王,我……我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一個攝政王黨派的大臣,大著膽子回答。

他們來的時候,攝政王就吊在這裡。

攝政王混亂的思維,很快清晰起來。

他最後的記憶是在安寧宮。

是……她乾的?

攝政王心底存疑,不過這件事肯定不能說出來。

「還不把本王弄下來!」攝政王身上已經被人裹上衣服,所以他此時還不知道自己之前是光著的。

眾人:「……」

他們也想啊!可是不行啊!

繩子太結實,結扣也太難解了!

「愣著做什麼?」攝政王不知道這些,火大的呵斥:「趕緊把本王放下來!」

攝政王吼完就覺得腦中缺氧,趕緊喘兩口氣。

旁邊的人也不敢就這麼干站著,趕緊活動起來。

然而半天沒有任何效果,攝政王臉色越來越難看。

「你們在幹什麼?」

「王爺……這繩子,解不開。」

攝政王近似咆哮:「解不開不知道直接弄斷?你們是豬腦子嗎?」

「……」豬腦子們已經試過了!

攝政王臉色由青轉紅——憋的。

婚寵撩人:霸道”醜夫”非要我! 倒吊太難受了。

「容將軍。」

「容將軍……」

後面的人群忽的自動分開,有人影從黑暗中走過來。

大臣們似乎很怕這個人,紛紛彎腰行禮,並往後退開一段距離。

那人並沒走到宮燈所及之處,就站在陰影里,只有一個頎長挺拔的模糊輪廓。

那人冷聲問:「你們不出宮,聚在這裡做什麼?」

「容將軍……這……」

大臣們不好說,只能讓容將軍自己看。

容將軍順著大家指的方向看過去,瞧見被人托著,形象堪稱狼狽的攝政王。

宮燈的光照得攝政王神情扭曲,看上去頗為駭人。

陰影里的人緩步走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