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寧香甯,這個跟他認識不到一天的女子,卻替自己擋了一劍。

雖然很愚蠢。

雖然,完全沒必要。

可是王歡卻心亂如麻,這一刻,怒火已經燒紅了他的雙眼,一張臉變猙獰無比。

霍陽炎也沒想到會有想到。

自己必殺的一擊,竟然被人給破壞了,而破壞的人竟然是一個普通女人。

「賤人,你壞我好事!」

霍陽炎怒不可遏,一掌拍向寧香甯的後背。

「噗!」

寧香甯再次吐出一口鮮血,眼神已經很萎靡,但是她的臉上卻還帶著一絲微笑。

就這樣微笑的看著王歡。

「謝……謝謝你,你是我見過……最像……人的……修鍊者。」

寧香甯的聲音很弱,斷斷續續,說完之後,她的生命已經到了盡頭。

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子,中了一劍就已經斷絕了生機,後面那一掌更是將她的內臟震碎。

最像人的修鍊者!

這句話在王歡的耳朵里,卻成了莫大的諷刺。

修鍊者啊,高高在上,他們之中許多人已經喪失了人性。

自喻為神靈!

哪裡會在乎普通人的死活!

霍陽炎惱怒之極,對著後面跪著的人吼道:「還愣著幹什麼,一起上,殺了他!」

他的聲音帶著無盡的恐懼。

隨後又是興奮!

江湖神話,一旦殺了王歡,他就是新的江湖神話啊!

「轟隆!」

頓時,將近有一半的通神修士相應,同時向王歡出手。

這一刻,刀光劍影,拳風腳影,法寶……如同雨點一樣向著王歡砸來。

王歡心裡的怒火已經爆炸,他把寧香甯護在身後,看著霍陽炎,目光里的殺意衝天。

「啊!」

王歡怒吼一聲。

嗖的一聲,劍已經在手。

「嘩!」

他的劍一劃,一道劍氣像一道月牙一樣斬殺出去。

劍氣恢宏,帶著王歡心裡的無盡怒火,最前面的霍陽炎臉色大變,舉起手裡的劍格擋。

叮鐺的一聲!

他手裡的短劍當場斷成兩截,劍氣劃破他的胸口。

「砰……!」霍陽炎身體倒飛出去,撞在後面的牆上,整座牆轟然倒塌。

「殺!」

王歡已經紅了眼睛,一劍將霍陽炎殺退之後,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那些衝上來的通神修士。

嗖的一聲,王歡提著劍,直接衝進這些人裡面,手裡劍就像割稻子的鐮刀,鋒利無比,每次揮劍落下,便有人倒在了地上。

王歡的怒火從沒有像今天這樣旺盛過。

哪怕他遭人暗算,也不曾動了這麼大的怒火。

這些普通人的通神修士,那是王歡的對手,片刻之後,便已經橫七豎八的倒在了地上。

有些人甚至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已經死在了王歡的劍下。

那些跪著的人,更是匍匐在地上,連頭都不敢抬,深怕被王歡錯殺。

王歡紅著眼睛,腦子裡卻是寧香甯替他擋劍的那一幕。

他一腳踢開牆壁倒塌的磚頭。

直接來到了霍陽炎的面前。

霍陽炎驚悚的抬起頭,他胸口處有一道劍傷,深可劍骨。

眼前的王歡沒有一絲表情,臉就像是萬年冰川一樣,冷到靈魂深處。

霍陽炎怕了。

他意外自己權勢滔天,以為自己坐擁十幾位通神修士,便沒有把王歡放在眼裡,這才會動手偷襲王歡。

然而,他發現自己錯了。

哪怕自己的人手在多,在王歡的面前,還是如此不堪一擊。

「王歡,你,你不能殺我。」

霍陽炎退了退身軀,說道:「你答應過朱雀,你答應過的,只廢我修為,留我一命的。」

「你是王歡,你是江湖神話,你說話一言九鼎,你答應放過我的,你不能出爾反爾!」

霍陽炎一邊說,一邊尋找地上的手機。

他要打電話給跟朱雀,這個時候只有朱雀才能救他。

王歡的面無表情的走到他的面前,俯瞰著他。

「你既然知道我已經答應饒你一命,你為什麼還要偷襲我?」王歡寒聲質問。

「我……我,我我……」霍陽炎感覺喉嚨發抖。

「你該死!」

王歡盛怒,一劍刺進他的喉嚨。

霍陽炎抓住捂住喉嚨,裡面的鮮血順著他的指縫流出來,眼裡面露出絕望之色。

電話裡面的一頭,朱雀的手機掉在了地上。

她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

王歡殺了她的父親……

她不知道自己將來還怎麼面對王歡。

刀逆笑成狂 王歡掃了一圈,看著瑟瑟發抖的眾人,厲聲道:「西南霍家子弟,隱遁山門一百年,否則我見一個殺一個。」

丟下這句話,他抱著已經變冷的寧香甯,喃喃自語:「天底下怎麼會有像你這麼傻的女人……那一劍根本就傷不了我啊。」

說完窗戶一躍而下,御劍離去。 風旋在潯仇體內形成之後,他也是慢慢感覺到之前那將他折磨的死去活來的撕扯陰風,在這一刻竟是出奇的變成了神奇無比的補藥,而隨著這一股股奇特風之力的不停灌注,潯仇亦是感受到,他身體中竟是多了一股嶄新的力量,這股力量與之前擁有的雷系罡元截然不同,卻又同樣神秘。

這是新形成的風系罡元。

潯仇心中不由狂喜,這變化已經預示了他的成功。想到這,潯仇自信的揚起手掌,催動著體內新形成的力量朝著前方虛空一握,一道罡風頓時如利刃般轟出去,一下子頂在了轟過來的一道撕扯陰風上,兩者對撞后短短一瞬間,全部化為亂流消散。

「效果很不錯!」潯仇咧嘴一笑,這樣的成果,倒是配得上之前死去活來的折磨。

魔念的聲音這時候不失其時地傳過來,「小子,你現在已經凝練了風系罡元,算是初步掌控了風之力,但是眼下要動用空間的力量,還有個小問題需要解決才行。」

「你就說吧。」潯仇淡淡的道,他明白,若是現在就說是能掌控空間之力,只能說他的想法太天真了,就像是慕雲逸,他身懷木系與土系兩種罡元,而這兩種屬性的罡元可以形成一種上位罡元,但他現在還是無法做到。

畢竟,從身懷風雷罡元提升到身懷空間罡元,這可是由普通罡元向上位罡元的轉換。

魔念也不羅嗦,直截了當的道:「你現在必須融合風雷之力,形成對空間罡元的掌控,才能真正運用空間之力,但這項工程你根本做不到。」

潯仇不解:「何出此言?」一直以來他都對自己的天賦與心性頗為自信,有些事情不嘗試就放棄,並不是他的風格。

「原因倒是很簡單,第一,咱們的時間不夠,當初就算是以你祖師爺玄天外的本事,將兩門普通罡元提升到上位罡元都得花費十多天的時間,而現在你並沒有十多天去揮霍。第二,若想真正意義上融合風雷之力化為空間之能,必須對自然?自然之力有很強的感應,你沒有踏足陰陽境,無從感應陰陽二氣,對自然之力的掌握更是拿不上檯面了。」魔念緩緩地解釋道。

潯仇點頭,魔念的話說的很清楚,他也是聽明白了,不過既然這傢伙這麼說,想必也一定是有解決辦法了。

「有什麼辦法你就說吧,別賣關子了。」

魔念一怔,轉而笑言,「藥王既然給你聚風陣,就是相信你不融合風雷之力也一樣能掌控空間,雖然這對於別人而言有些玩笑,對你這傢伙來講倒是不困難。」

「其實你現在不能施展空間之力主要原因就是你無法同時釋放出兩種不同屬性的罡元,但別忘了,凝聚了第一道意識體之後,你已經擁有了同時釋放兩種性質能量的本領了。」

「原來如此。」潯仇恍然,這一刻倒是明白了過來。

「不過,以你的意識體現在雖然沒有什麼屬性,但若是想強行將感應風之力的風旋注入其中,興許他會對你本體有些抗拒。」魔念話鋒一轉,如實道。其實事情麻煩就麻煩在這裡,那意識體是純能量構成的,對於天地風雷的抗性很低,否則也不用現在本體中凝成感應風之力的風旋,然後再向著意識體引導那樣麻煩了。

「抗拒?」

潯仇聞言,卻是在心中笑笑:「抗拒也沒用,意識體是他凝聚的,若是抗拒的話,那便來硬的吧。」

「你要用金璽?」魔念看著潯仇將金璽招出來,訝異地道,風之力身就凌厲,光是尋常吸收,便讓人痛不欲生,潯仇若是動用金璽的聚能作用強行將風旋壓縮到意識體中,那種痛苦可就不是之前身體上的那樣,而是精神上的刺激了。

「時間不多了,既然來了,一定要成功才行,更何況我已經吃過一次苦頭了。」潯仇笑道。

「你這小傢伙,修鍊的時候還真是夠瘋狂啊。」魔念嘆了一聲,若是不動用金璽的話,過程可能會慢一點,但痛苦一定能小不少,可是偏偏現在時間緊急,這個藥王寶坻幾乎每一刻都有爆炸的風險。

「不瘋狂又能怎麼樣,不然的話,以後怎麼去斗師會找盈盈,怎麼去開平帝國為潯家報仇?周圍的人總把我說得那麼潛力十足,天賦超然,但我對自己的斤兩可是清楚,若是不拚命的話,什麼資質天賦,還不都是狗屁。」潯仇頓了一下,旋即聲音略有點沙啞的回道。

對於潯仇的這番話,魔念聽后似乎是愣了下來,半晌后,他方才輕聲道:「放心吧,有需要的話,我一定會幫你的。」

潯仇笑了笑,也就不再多說,他緩緩閉上雙目,而後催動著意識海向外釋放出一道道能量,而在這些精神力探出時,周圍那些狂暴的陰風就會蜂擁而來,將他的精神力化解而去。

這也許就是精神力奇妙的地方,既可以融合自然中最原始的力量,而那些自然原始力量,又恰恰是它最好的剋星。

不過,好在潯仇現在的精神力修為到了二印大圓滿,再加上身體中體悟到了風之力,這些撕扯陰風對他精神力的傷害小了不少,但剛開始依舊是毀滅性的打擊,意識體才剛剛凝練出來,便是在瞬間被絞成碎片,當然伴隨著地,還有少年強忍著的一聲聲發自心底深處的痛吼。

一次,兩次!

潯仇不停地凝聚意識體,又不停地被攪成碎片,這過程中他在剋制者如潮水般襲來的痛苦同時,還要一邊吸收天地之能,充實不斷消耗的精神力。

十次,百次!

又是一個時辰的痛苦煎熬,到最後潯仇幾乎及不得自己經歷了多少次失敗,但好在隨著他的精神被痛苦折磨的近乎有些麻木,意識體中與能夠維持成型了。

又連續嘗試了幾次,覺得凝聚成的精神體已經能夠完全適應充滿撕扯陰風的外部空間,他知道,更重要的一步要來了。

「金璽,快點出來吧。」

潯仇輕聲喃喃,濃郁的金色光芒,緩緩的從其體內瀰漫出來,旋即在其身後顯出形體,剛好位於潯仇本體與他的意識體當中。

「開始。」

淡淡的聲音,在此時自潯仇嘴中傳出,下一霎,金璽開始緩緩旋轉起來,一股股霸道無匹的牽引之力,釋放而出。 第七百九十章陰差告秘聞

王歡的心情很沉重,寧香甯替她擋劍,讓他很自責。

他與寧香甯並沒有什麼男女之間的感情,連認識也不過一天。

可是她卻甘願為自己擋勒一劍。

而理由更是簡單的不得了,只是因為自己是最像人的修鍊者。

這話聽起來很扎心。

也證明了寧香甯的善良。

「放心吧,你不會死!」王歡將寧香甯的屍體放在面前。

一株一株的珍貴藥材從須彌袋裡拿出來,然後扔進丹爐裡面提煉。

藥力如水一般,撬開她的嘴,將藥液送進她的體內。

王歡運轉真元,助她的身體吸收藥力。

很快,她身上的劍傷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同時,受損的內臟也在癒合。

有了上一次的經驗,王歡起死回生的醫術更加嫻熟。

很快,寧香甯身體的傷勢已經痊癒。

又到了最後一步。

陰間招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