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時,時間已經來到了凌晨四點多,那天空的月亮早已下山,天空除了一閃一閃的星辰之外,卻再沒有什麼光芒了。

黎明時分已經到來!

找到了另一個通道口,伏翔也不遲疑,身體猛然飛起,向著張默所在的個置颶射過去。

因為再不用觀察什麼,因此他幾乎可以全力的飛行,只是花了十來分鐘,便跨越了之前一個多小時才能夠跨越的距離,來到了張默的身邊。

而在他停下之後幾分鐘,那些好似白龍一般,長長的,揚起足有十米高的冰雪,方才緩緩的沉澱下來。

如此,足以看出伏翔的速度快到一個什麼樣的地步了,

「都找清楚了沒有。」伏翔來到張默身邊,問道。

「大概清楚了,這一片區域大概有兩百個異常區域。」張默回頭看了一下,點點頭道。

「哦,兩百多個嗎,那合起來就有七百來個了,你來指給我看一下。我仔細的記一下吧。」伏翔聽了張默的話。點點頭。沉吟道。

張默自然不會反對伏翔的話,伸手便開始向那一片區域的冰雪地面指點起來,同時口中也不停的向伏翔講述一下那些地方的特徵。

伏翔集豐精神,這兩百多個地點只是聽了一遍,便已經明白了。

結合自己之前所找到來的四百多個異常地點,他腦海之中開始不斷的思索分析起來。幾分鐘過後,他暗自點頭,已經大概明白了哪裡可能存在無花靈果,於是道:「現在我們先去另一個通道口躲一下,我看今天白天那龍豬極有可能下來取無花靈果,如果在這裡繼續待下去,恐怕有些危險。」

「另一個通道其,通往外面嗎?」張默皺著眉頭問道。

雖然他已經十分信任伏翔了。但伏翔這句話說得實在有些沒頭沒腦。而且看起來還有很大的問題。卻是由不得他不詢問了。

「沒錯,通往外面的通道丑。而且,我看極有可能是通往那龍口山龍眼的一條岔路的通道口。」伏翔點點頭道。

「龍口山的龍眼岔路?!」張默大吃一驚。

如果是龍口山的龍眼岔路,那麼伏翔所講的可就不是什麼無法理解的,更不是什麼有很大問題的說法。而是一個完全符合實際的,完全適合現狀,甚至是最適合現狀的說法!

他們兩人通過龍口山的兩個巨大的龍眼洞穴的過程中,便看到有無數的岔路在那兩個洞穴之中岔出。

這些岔路四處穿梭,完全不知道其中到底會通往哪裡。

若不是伏翔擁有超強的推理能力。能夠從那無數蛛絲馬跡之中推出那真正的道路,說不定他們根本無法通過那龍眼洞穴進入內盆地呢!

此時被伏翔一提醒,張默終於回想起那些岔路,終於想到了,那些岔路之中,極有可能有一條是通往這另一個通道!

…吧,等下可能會有劇變伏翔看張默有此獃獃凡州幾那裡。提醒道。

張默一聽,身體一陣,連忙道:「那還等什麼?!」

伏翔聳聳肩,道:「那通道口就在對面。」說著,他指了指那對面通道口所在的位置,當先一躍而起。向著那一介。方向快速的飛去。

他的速度極快,但卻沒有達到之前那種捲起十多米高的雪浪那種狀態。若是太快,張默根本跟不上,,

張默一閃一閃的瞬移著,速度極其快速,卻也勉強跟上了伏翔的速度。

兩人花了二十多分鐘,終於來到了那通道。

伏翔當先鑽入通道之中,張默隨之而入。

他們兩人進入的幾分鐘之後,東邊出現了一點淡淡的金光,那金先,越來越強盛,只是幾秒鐘之內,便已經成長成為一個巨大的金色圓球。

那,顯然正是蜃氣所映照下來的太陽!

張默一看到太陽出來了,神色變得嚴肅,觀察這冰雪天地的視線也變得愈加認真了。

他卻是想要看看伏翔剛剛所說的巨變到底是什麼,想要了解一下到底是什麼東西讓伏翔這麼的忌憚。

這一看,他卻是心中暗自后怕。後背的汗毛更是跟跟豎起,全身上下雞皮疙瘩一顆顆的排列著,每一個都有如米粒一般。

原來,在那太陽罩下來的瞬間,那下方的冰雪居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融化,繼而蒸發。只是幾秒鐘之內,這整片冰雪覆蓋著的大地便被那越來越多的白色霧氣所籠罩起來。

這種霧氣的增長速度極其快速。只是一轉眼冉,便洋洋洒洒的覆蓋了整個空間……

「靠!融化得這麼快,這溫度該有多高啊!我測網若是走得慢一點。豈不是整個人都要被烤熟?!」張默心頭無比慶幸,無比后怕。

伏翔看著眼前這種誇張之極的場面。心中也有些戚戚然。

要知道,他之前雖然有所推測。但那畢竟是推測,推測的東西和事實發生在面前的東西相比,自然是有著極大的差別的。

給人的震撼,也是完全不同的。

「果然是這樣。那冰雪那麼厚,但中間又有那麼多的空隙,很顯然應該是堆積沒有多久的。根據那寒冷的程度來計算,只需要幾個鐘頭。就絕對能夠擠壓下那麼厚的冰雪。這麼看來,白天應該就是沒有冰雪的,夜晚有那麼厚的冰雪而白天沒有,就證明了白天和夜晚的溫差定然是十分巨大。這也就代表了白天,定然會和晚上相反,晚上是誇張的冷,白天應該就是誇張的熱!」伏翔心中回想起自己當初的推測過程。心情放鬆了許多。

既然這個都沒錯了,那其他推測也就極有可能是正確的了。

如果其他推測是正確的,那麼這很快就可以得到無花靈果,離開這龍口山了。

心中想著,他手下卻沒有絲毫遲疑。快快的將自己身上昨晚包裹成一個粽子一般的衣服脫掉。

晚上寒冷得不可思議,自然是需要這些衣服,白天冷得這麼厲害若是還穿著這些衣服,那就算不是神經病也是傻子。

張默此時方才從后怕之中清醒過來,看到伏翔的動作,反應過來,連忙跟著脫掉自己身上的那些棉衣、皮衣、毛衣。

轉眼間,兩人便從兩咋小粽子變了回來。

「現在怎麼辦?」張默看著眼前瀰漫著白色雲雷的小天地。皺著眉頭道。

「怎麼辦?當然是弄吃的了,難道你不餓?」伏翔反問道。

張默一聽,微微一呆,接著卻是苦笑起來。他卻是沒想到到了這個時候伏翔居然依然有心思管這些。

不過聽伏翔的意思便知道極有可能還要等上許多時候才能夠成功完成任務。

心中也就懶得再想了,道:「衣服先收起來,再搞一些食材過來,我知道你這幾天保存了許多食材在空間裡面。」

伏翔微微一笑,沒承認也沒否認,結果張默遞過來的那一大堆衣服。手一伸,心念一動,那一大堆衣服便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張躺椅以及一大堆食材。

想了想,伏翔道:「這幾天都是你弄吃的,不如這一頓我來弄一弄如何?」

「算了算了,你來弄,我不知道吃不吃得下」張默一臉不屑的



伏翔聳聳肩,不要算了……

反正我也只是覺得老是你做有些不好意思,隨便問問罷了。

這通道雖然只是一個通道,相對於這了。

在這裡休息,妹肉,做飯,那根本不會顯得狹窄。

伏翔躺在躺椅上,道:「可以吃了或者那雲霧全部散去的時候叫我起來,我先睡一睡。」

昨晚耗費的精力比起之前還要多上許多,他此時也確實是疲倦萬分。若非意志堅定,說不定他整個人已經癱倒在地上了。

張默看伏翔放鬆過後難掩的疲倦。心中卻是知道了伏翔那種幾乎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狀態是以超越普通請款數倍甚至數十倍的精力為代價的,不由為自己的偷懶而感到有些慚愧。因此也不多說什麼,直接便道:「沒問題,你安心的睡吧。」

伏翔強打精神聽張默回答,點點頭。閉上雙眼,不到十秒鐘,就陷入了半夢半醒狀態之中。

這種半夢半醒狀態雖然不是睡眠。但那恢復精神,恢復體力,恢復精力的能力比起睡眠還要強上許多倍,只需要經過很少的時間,就能夠讓伏翔的精神大概的恢復過來。自然便是此時休息、恢復精力最好的選擇了。

張默既然心中有些慚愧,動作卻也放慢,放輕柔了許多。

同時,一邊做飯還一邊注意著那前方濃濃的白色雲霧,注意著濃霧散去的速度,卻是想要將伏翔交代的兩件事一起辦好」也就是說,打算做飯做到雲霧消散的時候網好做好,這樣就可以讓伏翔不用提早醒來了。 於是,讓宋芊琳當她伴娘,她應了。

她知道,宋芊琳小氣愛佔小便宜,又愛財,可她沒想到,宋芊琳能愛財愛到她的婚禮上來!

開口就問伴郎團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塊錢的紅包,還讓人家轉到她的賬戶上去。

伴郎團要是不轉還好,伴郎團里要是有個棒槌,真給轉了,她這個新娘就成笑話了。

這算奇葩伴娘,要是傳揚出去,能上微博頭條的那種。

她向來不愛出風頭,更不想以這種方式出風頭。

她眼中原本含著清淡甜蜜的笑意,此刻笑意淡了。

她盯著宋芊琳,想看一看,她到底想幹什麼。

宋芊琳推開靳莞莞之後,狠狠瞪了靳莞莞一眼,又回到門前,像是開玩笑似的,沖門外喊:「新郎官聽好了,我的賬號是6212161813008763266,想要我開門,就往這個賬號上打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塊錢,不然的話,今天我們是不會開門的!」

門外有伴郎嘀咕:「真報賬號了?這賬號是真的還是開玩笑的?」

「我怎麼覺得是真的呢?」另一名伴郎說:「我搜搜。」

他取出手機,打開一個銀行APP,輸入宋芊琳剛剛念的銀行賬號。

輸到一半,他忘了,沖門內喊:「美女,你再說一遍,62121618130……後面是多少?

「後面是……」宋芊琳話說了一半,被靳莞莞捂住了嘴。

宋芊琳沒說出口的話,被靳莞莞給堵了回去。

宋芊琳「唔唔唔」的掙扎,怒瞪靳莞莞。

靳莞莞氣的恨不得給她幾巴掌,捂著她的嘴,把她往衛生間里拖去。

宋芊琳用力掙扎,可她沒靳莞莞力氣大,不管她怎麼掙扎,還是被靳莞莞拖進了衛生間。

其他幾位伴娘,面面相覷。

隨綰綰笑著說:「沒事沒事,人有三急,宋小姐很急,不用管她,咱們繼續!」

她一邊說,一邊走到最前面,沖著門外喊:「我們新郎官今天請的伴郎們智商很著急呀!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塊錢當然是開玩笑的!我們是想讓新郎官給我們新娘唱九百九十九朵玫瑰!」

「這個簡單!」郁星辰是警察,五感敏銳,他猜到門內伴娘們好像出了問題,這時候當然不能拆台,而是要順坡下驢。

他立刻隨著隨綰綰轉換了話題:「咱們新郎官號稱Y國第一金嗓子,各位伴娘美女們今天有福了!不過,唱歌之前,哥哥多問一句,是不是新郎官唱了歌,美女們就給咱們新郎官開門?」

隨綰綰不知道靳莞莞會把宋芊琳在衛生間里關多久。

她希望可以速戰速決,在宋芊琳從衛生間里出來之前,把門打開,讓新郎官進來,以免等宋芊琳從衛生間里出來,又弄什麼幺蛾子丟人現眼。

於是,她痛快說:「對,只要新郎官給我們新娘唱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我們就給新郎官開門。」

郁星辰說:「君子一言?」

隋莞莞毫不猶豫:「駟馬難追!」

「好!」郁星辰猛的一拍巴掌,隨後掌心落在葉星離肩膀上:「弟弟,你看,哥哥給你搞定了,來,高歌一曲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你就可以進門接你的新娘回家了!怎樣,哥哥能幹吧?」 ?過了一個半小時左右,泣原本鋪滿整個小小天地的濃霧懈穴這一個小天地的真形漸漸顯現在張默的眼前。

看到眼前這濃霧散開之後所形成的景象,張默嘴巴張大,整個人變得有些獃滯起來。

若是以前沒有看過這一片天地的情景,他此時絕對不會如此失態。但當這一片天地大地一片白茫茫,天地間除了白色的冰雪再沒有任何其他顏色的景觀已然深入他的記憶深處。此時這種生天翻地覆變化的景觀。就好似粗暴的將他之前記憶深處所形成的觀念撕成粉碎,重新在他腦海之中建立起一種完全不同的觀念出來!

這種極大的反差,讓張默一時間卻是無法反應過來,只能夠獃獃的望著眼前這一片已然變成五顏六色。被無數花草樹木覆蓋的天地。

「這還是昨晚那被冰雪所覆蓋的天地嗎?」張默喃喃自語。

不過,他還是記得當初伏翔是怎麼吩咐他的,在十幾秒鐘之後,還是反應了過來,將伏翔叫醒過來。

伏翔正在半夢半醒的狀態之中恢復自己被極度損耗的精力,因為心中有所掛礙,卻是沉入得並不是很深。

張默叫了幾聲之後,他便清醒過來。

伸伸懶腰,感受一下自己已經恢復了大半的精力,伏翔道:「怎麼樣,飯弄好了?」

「飯是弄好了,而你之前所說的雲霧也都散開了。」張默答道。

伏翔看看眼前這片和昨晚相比完全是兩個世界的天地,眼中卻沒有任何驚訝,更沒有任何好似張默那樣的無法接受的感覺。神色淡淡的,好似早有預料到眼前的景象一般。

張默看到伏翔的樣子,心中一陣無奈。

知道伏翔已經預料到這天地的真實面貌,不由一陣氣餒。這些上還有什麼事是他所不知道的?他所想不到的?!

伏翔看了那天地一眼之後,便不再觀看,而是將注意力轉投在張默網。剛準備的早餐之上。

伏翔所帶來的食材量十分巨大。種類也還算繁多。因此,張默所準備的早餐量也十分多,即使以伏翔的飯量,也絕對能夠吃到撐了。

張默氣餒一陣之後便調整好自己的心態,間伏翔並沒有多說什麼。也就放下心來。開始和伏翔一起解決早餐問題了。

過得二十多分鐘,兩人將這一頓豐盛得可比滿漢全席的早餐解決,盡皆感到十分滿足。

伏翔躺在躺椅上,道:「老張,我覺得你更適合當廚子,而不是冒險者。」

這話語聽起來似乎有諷刺的嫌疑;但卻是伏翔的真實感受,他的語氣也是十分的真誠,至少足以讓張默不會懷疑他是在諷刺自己了。

張默聽得伏翔的話,仔細看看伏翔。知道伏翔乃是在誇自己的廚藝。而非諷刺自己不適合當冒險者。臉上不由露出了笑容,道:「嘿嘿那是自然,要知道,我小時候的夢想就是當一個世界最厲害的廚師,只可惜,後來因為一些事,讓我不得不踏上冒險這一行罷了。」

伏翔聳聳肩,道:「可惜了。若是你能夠全心投入廚藝,說不定早已成名了呢

「唉,世界就是這麼無奈,喜歡的事情不一定能夠做,不喜歡的事情不一定能夠拒絕啊。

張默長嘆一口氣道。

伏翔抬頭往斜上方望上去,透過那通道口,望見了那一個小天地頂部,那蜃氣所映照下來的天空。心中也感嘆不已。

來到這個世界以來,他已經做了多少他自己所不想做的事。又有多少他自己想要去做的事沒有辦法去做?

場面在這種情況下沉默了許久。

良久,伏翔方才說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