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盟一方立刻以極快的速度衝出了噬蟲的埋伏之地!

「呵呵,雖然未能斬下聯盟的幾個傢伙的頭顱。不過,既然你們兩位肯留下來也就足夠了!」母皇笑呵呵的出現在兩人的面前!

北祖歎了口氣道:「哎,你我老了不知道能否如當年一般!」

衛華面無表情道:「人老了,劍未老!」

北祖眼中精芒閃爍道:「說得好,人老了。劍未老,肉體雖老但是道心卻未老!」

兩人的身影瞬間被噬蟲吞沒!

陰陽劍聖替聯盟擋住了噬蟲軍團,這讓聯盟省去了巨大的麻煩。而且,以兩位劍聖的實力雖然無法徹底殺死噬蟲一族。但是,全身而退卻絕對沒有問題!

「咚,咚,咚。咚。」

就在眾人鬆了一口氣的時候。巨大的聲音從前方傳來!

「嗯?」陸展透過天眼看去,只見無數巨大的神象正以極快的速度沖來!

「是獸族的天象軍團!聯盟衝擊!」大巫天尊果斷的道!

噬蟲軍團之後正是獸族的第二軍團天象軍團!這天象軍團各個實力頂尖,每一頭天象更是力大無窮,一腳就能踩碎無數虛空!

「吼!將人族踩爛!」天象各個大吼!

兩軍重重的撞擊在一起!

「啊,渣滓們終於走了!剩下的只有精英了么!」

陸展猛地看向上方!

只見,七個穿著各異的男子和女子站在虛空之中俯視著聯盟一方!

「好強大的氣息!」陸展感覺到了這七個人不同於噬蟲和天象。每一個人物都擁有強大的氣息!

「這應該是虛空戰隊。陸兄要小心!」血發武聖傳音道!

陸展問道:「莫非是獸族三大軍團之一的虛空?」

「不錯,他們只有七人。但是,每一個人都擁有毀滅一個巨大的超強實力!也是三大軍團之首!」血發武聖凝重的道!

「哦?不是還有一堆渣滓么!莫非是我看錯了!」一個玩世不恭的聲音再次從上空響起!

虛空的後面再次出現了七個男子和女子!

虛空的領隊人物轉身看向那七個人笑道:「哦,原來是大名鼎鼎的天王!」

天王的領隊人物同樣笑道:「哦,原來是大名鼎鼎渣滓軍團虛空啊!」

虛空笑道:「莫非你是來打架的么!」

天王搖頭笑道:「怎麼可能,古王都生氣了。給我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在這個關鍵時刻撒野!只是看到一堆精英之中的一堆渣滓發了些感慨而已!」

虛空大笑道:「渣滓?我們嗎?這樣吧,天王我們來比一比看看誰毀滅的戰隊比較多!」

天王可惜的道:「可惜,只有七個戰隊。我們卻有十四個人。」

兩軍的頭領互相談話傳遍了整個聯盟一方。

聯盟之中每一個人臉色都非常差!

「哪裡來的兩個渣滓小隊!」

「竟然敢這樣大言不慚!」

「真是麻煩,需要我出頭麼!」

虛空和天王同時轉頭望向聯盟一方!

妖天,絕世太子,陸展三人同時出現!

妖天一臉冷酷,絕世太子一臉微笑,陸展一臉的不情願之色!

「你們。」妖天淡淡的道!

「最好。」絕世條子笑眯眯地道!

「趁現在滾吧!」陸展硬著頭皮道!

「不然,就埋骨在這片淨土中吧!」三人同時道! 更新時間:2013-05-15

三人的聲音傳遍整個戰場。聯盟這一方徹底愣住了!

他們,沒有想到這一方的這三個人竟然更囂張!

「滾吧!」

不知道是誰起鬨,整個聯盟瞬間就模仿起了三人!

妖天一臉冷酷的掃過十四個人,他的眼神彷彿如一把利劍任何人與他對視都彷彿心臟被刺穿一般難受。

絕世太子雖然是一臉微笑。但是,他是屬於笑裡藏刀的類型。

而陸展則是一臉不願意。

剛剛虛空和天王的兩個領隊人物虛空和天王的談話自然被至高層和大巫天尊他們聽到了。

果然,大巫天尊也立刻反擊。當然,他是長輩不能在小輩面前出頭不然就是以大欺小。他立刻給妖天,絕世太子和陸展分別傳音。

妖天和絕世太子自然是聯盟年輕一輩的最強者。而陸展則是大巫天尊極為看好的。他一直覺得陸展與妖天和絕世太子是一個級別的人物!

所以,他立刻讓這三個人出頭。

妖天和絕世太子不用說,他們本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物。 婚身解數,總裁追妻太高調! 說出這種話顯得極為自然。但是,陸展卻是硬著頭皮上去的,對於這種出頭的事情他是最不喜歡的。

不過,畢竟是上層的指示他也只好硬著頭皮上了!

虛空和天王看著三人分別都露出了冷笑!

虛空指著妖天說道:「咿呀,這不是傳聞中妖族第一人嗎!我記得好像是叫妖天吧。唔,好像還是太一至尊的子嗣!」

這是驚天大秘,眾人都是很驚愕的神色。沒想到年輕一輩最強者,妖族第一人的妖天竟然是太一至尊的子嗣!

妖天一臉冷酷,沒有說話,不知道他是默認還是不屑回答!

天王同樣指著一臉笑咪咪的絕世太子道:「這位可不就是不朽神朝的絕世太子么!在下常聽獸神大人提起。人族一方有一個無敵的神朝,稱之為不朽神朝!傳聞不朽神朝的不朽神帝一人將整個不朽神朝培養起來!而他的子嗣之中有一位號稱絕世太子的人物!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絕世太子亦是不說話一臉微笑!

「不過,話說回來這位到底是?貌似聯盟之中還沒有聽說過這麼一位人物。」天王看著陸展露出了感興趣的神色!

陸展的臉徹底僵硬。這種場面他還真是不好應付只能夠面無表情。不過,一提到他還是變的有些不自然!

「別管了,竟然有膽子讓我們埋葬在此。想必有兩把刷子就讓我們見識一下好了!」虛空彷彿也對陸展非常感興趣!

虛空軍團之中一個身穿紫色長袍的神秘少女直直的望著陸展!

虛空彷彿注意到了少女的異樣問道:「哦?蓮,這個傢伙你認識麼!」

少女看似不過十二三歲的樣子,一頭銀色的長髮超過了她的身長。臉蛋也極為精緻,彷彿一個瓷娃娃一般。

「他的氣息很強大!」少女面無表情的道!

虛空和天王兩人眼皮都跳動了一下!

「這個可真是讓人吃驚啊!第一次從蓮姑娘口中聽到可怕一詞!」天王嘴角微微一揚!

蓮直直的望著陸展道:「他的身上還有一股熟悉的氣息!」

陸展感覺到無數的目光看著自己,渾身都不自在!

不過,聽到蓮所說的熟悉氣息陸展眼神猛地閃過一絲光芒!

「莫非是獸仙?」陸展心中暗道!

獸仙是一頭混沌獸。雖然,陸展對於獸族的族譜不太清楚。也不知道混沌獸是不是獸族一方。但是,這個傢伙敢自稱獸仙必然跟獸族有著極大的關係!獸神,獸仙這兩個人肯定有一段隱秘!

「哎呀呀,這可怎麼辦。這麼強大的敵人可不能讓他光看戲!我要去對付絕世太子,虛空要去對付那位妖族第一人。那麼,這位連蓮都覺得可怕的敵人該怎麼辦呢?」天王歪著腦袋道!

虛空嘴角一揚道:「嘿嘿,煉獄就由你來對付他好了!」

天王驚訝的道:「哎呀,這可是讓人吃驚啊。你要把煉獄放出來嗎?」

虛空冷笑道:「何必廢話,既然蓮覺得可怕那自然要全力去對付!你何不把瑪蒙也派出來讓兩個人去對付這個麻煩的傢伙好了!」

天王認真的道:「這樣啊,沒有辦法了!瑪蒙,你去對付他吧。可惜了,一個看起來很有趣的傢伙!」

「喂,我說你們兩個。。」

「在看哪裡呢?」

「轟,轟!」

虛空和天王兩人同時被轟飛!

兩人陷進了數百重的巨大時空風暴之中!

而在他們剛剛所站的地方出現的正是絕世太子和妖天兩人!

「我一個人就足夠了!」妖天瞥了一眼一旁的絕世太子淡淡的道!

絕世太子笑眯眯道:「這可不行,那個傢伙可是我的獵物!」

同時,聯盟這一方也出動了。聯盟一方一下子出動了十個人!四戰隊的隊長四以及各大聖地的六人!

「來吧,虛空和天王的諸位!讓我們享受一下戰鬥吧!」紫心天尊手持天劫之槍望著虛空和天王,又一個強大的男子覺醒了!

聯盟和虛空,天王都燃燒了起來。

而在場唯獨陸展一個人沒有燃燒起來!

對於這種場面,他畢竟還不是很適應!

「嗯?」

兩股炙熱的氣息猛地傳來!

「煉獄!」一個年輕帥氣男子出現在陸展的前方!

「瑪蒙!」一個妖嬈的年輕女子出現在陸展的後方!

陸展望著兩人冷笑道:「哦?兩人都是火的規則么。不過,看起來比起一般的火焰要炙熱的多啊!」

煉獄全身充滿了青色的火焰,青色的火焰所過之處寸草不留,連虛空都被燃燒了起來!

而瑪蒙的火則是彷彿天使的羽翼一般白色的凈火。但是,其高度讓人無法靠近。火焰燃燒的地方出現了一個時空的裂縫。

「我們是來自煉獄的使者!」煉獄淡淡的道!

「我們的火焰可是從最深層的煉獄中而來的罪惡之炎!」瑪蒙俏皮的道!

煉獄右手輕輕一揮,火焰瞬間在陸展的身軀燃燒了起來!

他面無表情的望著陸展道:「我們的火焰不會被熄滅。直至你的罪惡消失!」

瑪蒙嫵媚一笑白色的凈火也在陸展的身軀燃燒了起來!

青色的煉獄之炎和白色的淨化之炎在陸展的身軀熊熊燃燒起來! 更新時間:2013-05-19

來自煉獄深處的罪惡之炎。煉獄之炎和淨化之炎。

「我們的火焰會一直燃燒,直至你的罪惡消失!」煉獄面無表情。

青色和白色的兩道火焰在陸展的身體變換為兩條巨大的火龍侵蝕陸展的肉身!

不過,透過火焰可以看到陸展並沒有任何痛苦的神色!

「這火焰已經達到了太陽的熱度嗎!一般的肉身只怕瞬間就化為灰燼了!」陸展感受到自己的肉身開始出現燒焦的跡象!

瑪蒙舞動身姿白色的凈火在陸展的身上更加燃燒了起來!

「呵呵,我的凈火可是連仙人都可以燃燒起來的哦。」瑪蒙嫵媚一笑在陸展眼前一閃而過。

煉獄揮動雙手,他身上燃燒的火焰瞬間侵蝕陸展的身軀!

「天人凝聚的神識也休想逃過我的煉獄之炎。」煉獄冷酷的道。

陸展的肉身如今在破碎虛空之中也是屬於強大的肉身。經歷了風雷無極篇的洗禮。踏入第一步小臺階,打開了三重肉身寶藏的第一重讓他的肉身變得極為強大。

他擁有天人的神識和仙人的肉身。但是,這兩道火焰彷彿無視了一切的規則。在陸展的肉身熊熊燃燒,也不見它熄滅!

「道火!」陸展的全身猛地燃燒起了金色的火焰。這是陸展的大道之火,乃是以他的洪荒之道所凝聚而成的火焰。可以稱之為洪荒道火!

每一個修者在達到一定境界之後會選擇各種大道前行。而陸展不同於他們,他創造出了一個嶄新的大道。以無數大道為基礎,凝練出了屬於自身的大道!

可是,越到後面陸展才醒悟過來。天地間一切的大道也好地道,天道,修羅道,鬼道還是劍道,五行之道也好都是通向一個地方的。所謂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的最終點是自然。

一切皆是自然而生,自然而成,自然消失。一切萬物規則都不過時自然之總生長,自然之中成長,直至最後自然消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