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長天微笑著解釋道。

「代表?趙縣長,你作為副***,能代表寧縣縣委嗎?你們周***的架子真大啊。」

錢貴林語氣冰冷的說道。言語之間毫不客氣。

趙長天臉上的微笑瞬間凝固了。

他自認為,在官場的這幾年,養氣功夫上已經有了長足的進步,但此刻,面對錢貴林很明顯的找茬,還是有一些按捺不住、想要發火的念頭。

深吸了一口氣,趙長天告訴自己,一定要冷靜,小不忍則亂大謀。

他努力控制著自己的語氣,「錢市長,我確實代表不了寧縣縣委。」

「但沒辦法,這次明陽過來的考察企業確實很重要,涉及到將近四百萬的投資,必須要有縣裡主要領導接待,才能表現出縣委縣政府的誠意和重視,才有可能爭取到這筆投資。」

趙長天抑制著憤怒的情緒,耐心的解釋了幾句。

事實上,包括張喬在內的幾位縣領導,都有一種氣憤的感覺,錢貴林的態度實在是太惡劣了。尤其是張喬,作為趙長天最忠實的支持者,看到趙長天受到近乎侮辱性的對待,在心理上真是無法接受。

也許是覺得繼續糾纏於這個話題沒什麼意義,也許是感覺到已經取得了敲打趙長天的效果,錢貴林改變了話題,「郭副縣長,你前兩天遞交的那份報告,簡直是亂彈琴,你有什麼權力提出那種要求?誰給你的膽子這麼做?還有沒有組織紀律?」

錢貴林目光凌厲的注視著副縣長郭林,一連串的批評、質問脫口而出。

郭林的表情有一些難看,「錢市長,我們縣確實有實際困難,新城區建設、公路改造、興修水利等都需要大筆的資金,而且…..」

第一名媛:狼性總裁無良妻 錢貴林毫不客氣的打斷了郭林的解釋,「我不想聽你的理由,任何借口都是多餘的。你知不知道,你這麼做會造成多麼惡劣的後果?如果每一個領導都像你這樣,敢跟市裡提條件,市委市政府的權威會受到多大影響?」

「郭林,你真是膽大包天,是不是不想干這個副縣長了?」

錢貴林猶如一個瞄準獵物的野獸,不停的對郭林實施進攻。

隨著錢貴林近乎咆哮般的批評,會議室內的氣氛陡然緊張起來。

郭林的面色通紅,為官多年,他還是第一次在公開場合,被領導這樣批評。他覺得自己的臉上火辣辣的。

在憤怒的同時,他也有一些恐懼。畢竟,錢貴林是副市長。

而且,他也感覺十分委屈,「自己只是遞交了一份報告而已,至於如此上綱上線的進行批評嗎,實在是太過分了。再說了,在這件事上,明擺著,自己只是一個執行者而已。」

「錢市長,郭縣長所遞交的報告,是我們寧縣縣委縣政府的集體決議,由郭縣長遞交報告,只是為了符合組織程序。」

趙長天接過了錢貴林的話頭。

到了這個時候,哪怕是得罪錢貴林,他也必須要為郭林出頭。

從錢貴林的表現上,趙長天已經感覺到,讓他批准那份報告,已經不太可能。這樣一來,自己已經沒有必要太過容忍他。

當然,不到完全失去希望,哪怕是無法忍受錢貴林的惡劣態度,他也還打算再努力一把。

畢竟,那份報告能否被市裡批准,對寧縣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如果錢貴林態度堅決的否定,想要繞開他獲得市裡的支持,難度就實在是太大了。

錢貴林是李大江看重的嫡繫心腹,李大江必須要考慮到他的想法,這樣一來,如果李大江也表示反對,即使市長王寶華支持,獲得通過的可能性也很小。

郭林感激的看了一眼趙長天,覺得心理好受了一些。

「希望錢市長能充分考慮到我們寧縣的困難,再考慮考慮那份報告。」

在錢貴林有些惱火的目光中,趙長天繼續說道。

「集體決議?你們寧縣是打算和市裡對著幹嗎?你們寧縣的幹部都是什麼素質?」

「你們寧縣有困難,又與哪個縣沒有困難?如果每個縣都像你們一樣,市裡還怎麼開展工作?」

「趙縣長,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應該上繳的提留款,你們縣少一分都不行。」

「我還告訴你,我這次來寧縣,就是要切實了解提留款的實際完成情況,如果有人敢在提留款的問題上做文章,做出一些欺下瞞上的事情,無論他是誰,無論他是什麼職位,發現一個處理一個,決不容情。」

錢貴林的聲音中蘊涵著一絲殺罰之氣,語氣中的警告意味流露無疑。

錢貴林有一種感覺,此刻,在會議事內,他就是主宰。

他覺得,自己已經成功的震懾住了寧縣的這些幹部,尤其是趙長天。

事情進展到現在,一切都在按照他的計劃在進行。

「貴林,趙長天桀驁不馴,寧縣的一些幹部也被他帶動得膽大妄為起來,周有為那個窩囊廢已經成了應聲蟲,再發展下去,很可能會徹底成為趙長天的傀儡,長此以往,我擔心寧縣會成為趙長天的一言堂。我要求你去一趟寧縣,狠狠的敲打一下趙長天和其它幹部。至於理由,你自己看著辦。」

想著老闆李大江的這些話,錢貴林覺得他有一些小題大做了。

由於所站高度的不同,要敲打包括趙長天在內的寧縣幹部,實在是太容易了,沒有什麼難度可言,沒有必要讓自己親自來寧縣一趟。

事情發展到現在,從錢貴林的表現上分析,對於錢貴林的心思,趙長天雖然不是特別清楚,但他已經可以確定,錢貴林根本就是帶著惡意、找茬來的。

自己想要盡量交好、不得罪錢貴林的想法,已經徹底破產,想要取得他的支持,沒有任何可能。

既然如此,自己也沒有必要用熱臉去貼他的冷屁股了。

憑他錢貴林一個還不是常務的副市長,想要找自己的麻煩,還不太夠資格。所謂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同樣,人侮辱我一尺,我必侮辱人一丈。

「錢副市長、各位交通局的領導,很抱歉,按照計劃,我必須要親自去接待一個考察團,在此,就先失陪了。」

趙長天面無表情的說道。 第四百二十二章瘋狗

會議室內的眾人,都有一些目瞪口呆的感覺。

趙長天的這幾句話,令他們瞠目結舌,這是赤裸裸的在藐視錢市長。

他們還注意到,趙長天在對錢市長的稱呼上,已經從市長變成了副市長。

「真痛快,大快人心,縣長就是縣長。」張喬望著趙長天的目光里,已經有了一些小星星。

「雖然縣長衝動了一些,但還真是解氣。」張廣標宛如彌勒佛般、微垂著眼帘,心理有些快意的想著。

郭林、張寧等人,也是一個個大呼過癮。尤其是郭林,如果不是限於場合,他一定會沖趙長天豎起大拇指。

即使是對趙長天有著深切恨意的王百山,也不由得在心理產生了一種痛快、同仇敵愾的感覺,錢貴林剛剛的那些話,針對的是所有寧縣幹部,也包括他在內。

錢貴林眨巴著眼睛,他有一些發懵,至少有兩秒鐘的時間,他陷入了獃滯的狀態,沒有搞明白眼前發生了什麼狀況。

直到看見趙長天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要往會議室外走的時候,錢貴林才反應過來。

「放肆,太放肆了。」錢貴林的臉色漲得通紅,他有一種肺子被氣炸的感覺。這是刺裸裸的目中無人,這是在當著所有人的面在他的臉上重重的打了一巴掌,這是對他嚴重的侮辱。

如果今天趙長天真的就這樣從會議室離開,那麼,他錢貴林將成為錦市官場的笑柄,更為嚴重的是,他的威嚴、權勢將受到很大的影響。

「趙長天,你給我坐下。」

錢貴林厲聲喝道。眸子里已經充血的兩顆眼珠彷彿就要從眼眶裡蹦出來,無比兇狠的瞪著趙長天。

「錢副市長,真是很抱歉,市委李***一再強調,招商引資工作是我市的頭等大事,其它工作都要為之讓路。我們寧縣在經濟上處於全市的最後一位,招商引資工作就更為重要。為了能爭取到這幾百萬元的投資,我們必須要全力以赴才行。」

「如果我這個縣長不參與接待考察企業,估計對方一定會有想法,從而就很可能會導致對方放棄在寧縣投資。」

「因此,我相信錢副市長一定可以理解我,是吧?」

趙長天表情平淡的望著錢貴林,絲毫沒有坐下來的意思。

而且,說完之後,趙長天拉開身後的椅子,邁步向著會議室外走去。

「啪!」的一聲,錢貴林的手掌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

「趙長天,你給我站住。」錢貴林的音量之大,彷彿能把屋頂掀翻。

猶如一頭受傷的老虎,錢貴林給人的感覺,就彷彿隨時能撲上去把趙長天撕碎一樣。

面對著暴怒的錢貴林,會議室內的其它人都有一種噤若寒蟬的感覺。這種情況下,沒有人敢站出來調和。

張廣標、張喬等人,擔心的望著趙長天,他們很清楚,在公開場合,與一位副市長公然做對意味著什麼,其後果是可以想見的。

而且,錢貴林還是公認的比較強勢的副市長,是市委***李大江的嫡系。

「錢副市長,我在這裡多耽擱一分鐘,就可能導致一筆巨額投資的失敗。」

趙長天頭也不回的說道。

說完之後,他繼續向著會議室外走去,轉瞬間,他已經走到了門口的位置。

「廣標縣長,你暫時替我接待一下錢副市長,我忙完之後就會回來,辛苦你了。」

走到門口,趙長天回身微笑著向張廣標說道。

接著,趙長天又轉向錢貴林,「錢副市長,你來寧縣一次也不容易,是我們寧縣的貴客,要是沒什麼要緊事的話,就多待兩天。」

錢貴林感覺自己已經脫離了憤怒,多年以來,他從未有哪一刻,如現在這般惱火。

「趙長天,你是不是不想干這個縣長了?」

深吸了一口氣,錢貴林嘴唇哆嗦著吼道。

「哎!」趙長天望著錢貴林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隨即,趙長天拉開房門,大步邁出,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混帳,放肆。」

走出十幾米的距離,趙長天還能清晰的聽到會議室內傳來的錢貴林的咆哮聲。

隨著離開會議室的距離越來越遠,趙長天的表情逐漸的嚴肅起來。

他知道,自己剛剛的行為,已經徹底的得罪了錢貴林。以後的日子裡,錢貴林必然會想方設法的針對、報復自己。

以錢貴林的身份、地位,一旦鐵了心的對付自己,必然是一個非常難纏的對手,與張培明、王百山之流不可同日而語。

可即便如此,對於剛才發生的事情,趙長天並不後悔,如果重來一次,他依然還會如此。

以錢貴林一開始所表現出來的惡劣態度,即使自己卑躬屈膝的面對他,也不一定就能有什麼好結果。

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淹,只要市委***李大江不公然對付自己,單憑錢貴林,還不足以對自己構成太大的威脅。

經過簡單的權衡之後,趙長天暫時放下了這件事,他還有重要的工作要做。

他剛剛離開會議室時引用的理由,倒不是隨意瞎編,確實有一個明陽的客商來明陽考察投資環境、需要他接待。

如果不是為了爭取得到錢貴林好感、從而能讓關於提留款的那份報告順利一些的得到市裡批准,換做其它的副市長到寧縣考察,他肯定會和周有為一起去接待明陽客商了。

在他心中,巴結一個副市長,是比不上實打實的取得工作成果的。

如今既然不打算再接待錢貴林,他自然要去參與陪同明陽客商的考察工作。

接下來的時間裡,趙長天驅車到了新城區,與周有為等人一起,陪同明陽客商進行了考察。

趙長天的到來,讓周有為鬆了一開氣。

這次明陽來的客商,是一家非常有實力的企業,如果能確定在寧縣投資,投資額度少說也將達到四百萬。

因此,周有為對這次考察非常重視,可是,在剛剛考察的過程中,企業的負責人有幾次提到趙長天,言語之間,對趙長天的缺席有一些不滿。

這讓周有為非常擔心,對方會失去在寧縣的投資意向。

好在,趙長天重要及時趕到。

僅僅是幾句話,就取得了企業負責人的諒解。

直到臨近中午的時候,考察活動才告一段落。

周有為能感覺得到,明陽客商對考察過程非常滿意。

中午,周有為、趙長天設宴款待了明陽客商。

這期間,政府辦主任周小林通過電話、幾次向趙長天傳遞消息,向他彙報錢貴林的動向。

雖然被趙長天狠狠的挫了臉面,但錢貴林沒有結束這次下到寧縣的考察工作,他仍然按照計劃,到財政局視察。

在錢貴林憤怒的狀態下,張廣標、張喬、郭林、周小林、張寧等人成了他發泄的對象。尤其是財政局局長張寧,被錢貴林毫不留情的數次嚴厲批評。

張廣標、張喬、周小林等人也被無緣由的罵得狗血噴頭。

這些人畢竟沒有趙長天的底氣,只能是逆來順受。

據周小林在電話里形容,錢貴林就像條瘋狗一樣,看誰都不順眼,逮誰罵誰。

送走明陽客商后,趙長天坐在辦公室里,點上一支煙,靜下心來,邊抽邊思考著如何應對錢貴林可能實施的打擊、報復。

考慮了半響,趙長天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撥打了李大江辦公室的電話。

電話接通之後,對面傳過來的聲音正是李大江。

「小趙,有事嗎?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

李大江的語氣聽起來還算平和。

趙長天估計,應該是錢貴林還沒把接待會議上發生的事情告訴李大江。

「李***,我有一個情況要向您彙報一下,能耽誤你兩分鐘嗎?」

趙長天恭謹的說道。

「說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