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時候,她還是只爪子沒有被磨平的貓。

她把他抓傷了,他更惱火。

後來她走出辦公室的時候一不小心被人發現,整個集團的人都說她勾引了總裁,給總裁當了情人。

她那些天情緒很重,他被她抓傷,心情也不好,一連幾天都泡在酒吧里,沒有回錦園。

等他再一次回錦園的時候是傭人打來電話的時候,傭人在電話里說,她吞了安眠藥。

他當時在酒吧,酒立馬就醒了。

闖了幾個紅燈……他記不得了,他只記得他趕到了醫院,踹著搶救室外的牆,瘋子一樣耍酒瘋:「韓雨柔,你要是死了,我就拔了韓運的氧氣管!你聽清楚,我再說一遍,你要是死了,我就拔了韓運的氧氣管,我讓你們父女黃泉路上作伴!」

「韓雨柔,我說到做到,你信不信?你要是不信,你就死給我看啊!」他扯著嗓子大喊,喊得喉嚨都嘶啞了。

但那是醫院,是搶救室外,容不得他撒野。

他很快就被人拖了出去。

他眼睛通紅,整張臉上都是一種駭人的表情,他死死盯著搶救室的門看,直到醫院的人把他拖走。

傭人說,她吞了一瓶安眠藥。

一瓶……整整一瓶。

她看上去柔柔弱弱,哪裡來的勇氣吞一瓶安眠藥?誰給她的膽子啊?

他以為他威脅得很到位,她既不敢逃又不敢死。

可如今,她打了他一巴掌,她吞了安眠藥,就躺在搶救室里,是死是活還不知道。

那一晚,酒意全部衝到了他的腦子裡,整個世界突然就變成了黑色。

那一晚的一切就像是一場夢,也許是他喝醉后做的一場夢。

後來她搶救回來了,洗了胃,整個人都瘦的不像樣。

「容總,容總。」會議室,有人喊他,「容總,您對這個方案的構思,還滿意嗎?」

他回過神來,他怎麼走神了。

他盯著投影儀看了一眼,漫不經心:「還行。」

「那好,我就繼續講我們部門接下來的構思。」

容錦承一會兒看看投影儀屏幕,一會兒翻翻手裡頭的文件,腦子裡情緒有點複雜。

韓雨柔被他丟在了辦公室。

其實自那次她吞了安眠藥后,他跟她保證過,不會在辦公室這種地方要她。 而那些少年魂藥師們在聽到罪心城城主的話后,也是鬆了一口氣,隨後也是直接盤坐在演武場中進行恢復。

而此時被孤立的楚天羽也是不再理會呂延那仇恨的目光,也是直接盤坐在了地上開始閉目養神了起來。

https://tw.95zongcai.com/zc/43911/ 看到楚天羽直接閉上眼睛后,呂延也是一聲冷哼,隨後也是直接盤坐了下來,開始進行體力的恢復準備迎接接下來的第二階段的比試。

隨著少年魂藥師們都開始進行體力的恢復后,演武場外的觀眾們也是緩緩的安靜了起來。

然而,此時位於觀禮席上的洛閣卻是一臉疑惑之色的對著罪心城城主開口詢問道。

「我好像聽周圍人群說,那個叫楚天的少年好像並不簡單啊,莫城主可否與我說道說道?」

「呵,洛閣大人,人群所傳的楚天羽確實是一位百年甚至千年難得一遇的武道大才,只是自前段時間揚名罪心城之後,便再也未出現了。」

「而剛剛正是因為那名為楚天的少年魂藥師名字上差了一個字,所以眾人才覺得這個少年有可能就是那個名揚罪心城的武道少年天才。」

莫城主簡要的說了一下關於楚天羽的消息。

洛閣聽到后,也是緩緩點了點頭,隨後也是直接開口道。

「這幫人,想象力未免太豐富了,從剛剛楚天凝聚三叉戟的一幕中,我就感覺他在丹道上的天賦極其不簡單。」

「怎麼可能在擁有如此高深的丹道天賦的同時又擁有那般強大的武道修為,這簡單是異想天開。」

「即使是我們天才輩出的「天虛學院」也從未發現過一位在丹道和武道都擁有強大天賦的少年,所以,這個叫楚天的少年絕對不可能是那個什麼天才少年楚天羽的。」

「洛閣大人說得的,這些圍觀之人並不太了解丹道方面的知識,所以才會這麼胡亂猜測的。」

罪心城城主聽了洛閣的話后,也是快速順應道。

「恩,我稍微眯一會,等第二階段開始的時候你便直接宣布吧。」

洛閣說完,也是直接閉上了眼睛躺在了椅子上。

「是」。

而罪心城城主也是直接回應道。

時間緩緩而過,此時的楚天羽盤坐下來后,也並未選擇再次進入腦海中繼續翻閱「隱火術」的功法。

之前,楚天羽就差一點又著了這「隱火術」功法的道,甚至因為這個,楚天羽還差一點就直接被丹會給淘汰了。

好在楚天羽急時醒來,才沒有失去獲得「青木王鼎」的機會,如果一旦被淘汰,楚天羽很有可能就只能選擇去搶那尊「青木王鼎」了。

到時候,可能局面會有些難以想象,但不管如何,楚天羽都必須得到那尊「青木王鼎」,因為那尊葯鼎對楚天羽有大用。

畢竟,此次丹道大會,楚天羽就是專門為那尊葯鼎而來的。

正當楚天羽隨意思忖的時候,突然間,位於觀視席上的莫城主也是突然間開口道。

「中場休息時間已到,請各位少年魂藥師們回到之前的位置上,進行第二階段的比試。」

當莫城主的話音一落下,盤坐在演武場中的少年魂藥師們也是瞬間睜開了眼,隨後也是直接回到了之前各自站立的位置。

參加第二階段比試的少年魂藥師們,加上楚天羽在內,足足有四十四名。

近百名的少年魂藥師,在經過第一階段的淘汰后也是最終剩下了四十四名少年魂藥師。

看到演武場上僅剩的四十多名少年魂藥師們,演武場外的各大宗門神情中也是顯得有些難過。

因為,這四十多名少年魂藥師中並沒有屬於他們宗門的人了。

當莫城主宣布第二階段開始后,演武場之外的各大宗門和觀眾們都無比專註的盯著場中的少年們。

經過第一階段的激烈比試之後,這些觀眾更是無比期待這第二階段的比試。

他們很想知道這第二階段的比試結果到底會如何。

在眾人無比矚目的目光之中,那位名為薛宏的青年也是再一次出現在了少年魂藥師的視線之中。

隨後只聽薛宏直接對著少年魂藥師們緩緩開口道。

「第一階段的比試圓滿結束,然而,相對於第一階段,這第二階段的考試也是更為堅難,所以我們希望大家能夠全力以付。」

說著,薛宏也是緩緩的掃視了一眼四十多名少年魂藥師,在掃視的過程之中,薛宏的眼神也是明顯的在楚天羽的身影上稍微停頓了一下。

「這第二階段的比試,之前洛閣大人也說過了,同一樣丹方,同一種藥材,但卻要通過你們各自的手段,練制出品質最高的丹藥來。」

「這第二階段的比試,不限時間,但最終結果就是,從你們這四十人之中挑選出前十道品質最高的丹藥進行最後一階段的比試。」

「也就是說,這第二階段的比試只有十個人可以直接進入第三階段的比試,所以,我希望你們能夠全力以付。」

說到這裡,薛宏也是頓了頓,隨後也是繼續開口道。

「現在,我給每個人都發一份一模一樣的丹方,和十份一模一樣的藥材,記住,藥材只有十份,一旦用完只能等待最終的結果,你們明白嗎?」

說完之後,薛宏也是直接開口詢問道。

「明白!」

聽到薛宏的詢問后,四十多名少年魂藥師們也是非常齊聲的回答道。

「好,將丹方和藥材發給他們。」

得到少年魂藥師們的回應后,薛宏也是直接對著一旁兩位侍女打扮的年輕女子說道。

輕巧的點了點頭后,這兩名年輕女子也是緩緩的朝著少年魂藥師們走去,隨後也是直接按照順序將丹方和藥材按個的發到每位少年魂藥師的手中。

不一會兒,每一位少年魂藥師都獲得了自己需要的丹方和藥材。

而楚天羽也同樣獲得了一份丹方和十份相同的藥材。

得到丹方和藥材后,楚天羽也是直接將丹方打開,頓時,白紙的正上方便直接寫著「幽蘭散」三個字。

看到丹方上的這三個字后,楚天羽的眉頭也是微微皺了起來,顯然,對於種名為「幽蘭散」的丹藥楚天羽是根本未曾聽說過。(未完待續。) 後來,一直到昨天,他都是遵守這個約定的。

而今天早上,他破戒了。

他毀了他們之間的約定。

事實是,自從喬斯年回來后,他對她一直都不算溫柔,她說身體不舒服,他晚上還是會強迫她跟他做。

他覺得她只是借口,她是心裡頭忘不了那個男人。

容錦承托著下巴,有些心不在焉。

喬斯年……他哪裡比不過喬斯年。

容錦承的臉色越來越不好看。

部門經理還在上頭講得吐沫橫飛、興高采烈,容錦承是一句都沒有聽進去。

辦公室里。

韓雨柔一件一件穿好衣服,臉色蒼白,她累得癱坐在容錦承的椅子上,面無表情地看著辦公室里的一堵白牆。

她神情恍惚,目光獃滯,坐了很久都沒有能站起來。

雙腿發軟,容錦承對她毫不客氣。

他喝了一半的咖啡還在桌子上,她忽然像是想起什麼,強撐著站起來,往辦公室外走去。

她走到隔壁自己的辦公室。

關上門翻了翻包,她翻出一盒避孕藥,急急忙忙吃了一顆。

容錦承是個很混蛋的男人,他嫌套不舒服,從來都不戴,而她必須得自己吃藥。

咽下藥,她才會放心。

不然這兩年,她都不知道要被他拖進手術室做多少次人流手術了。

她很怕手術台。

她獃獃坐在自己的辦公桌旁,默不作聲地看著她在辦公室里養的幾隻小金魚。

魚缸很乾凈,裡面有水草和魚食,幾隻魚也歡快地游來游去,不知疲倦,時不時還會吐泡泡。

小魚冒個泡泡,她就會笑一下,覺得很有意思。

她就這樣獃獃看著,直到她想起來,今天要去醫院看醫生。

她的身體很不舒服,這種不舒服已經持續了好長一段時間,這幾天容錦承不顧她身體不適強行要她,更是讓她的身體很難受。

就比如這會兒,她的小腹很痛,嘴唇蒼白如紙。

但她還是強撐著站起來,去洗手間里洗了臉,紮好頭髮。

她看了一眼時間,晨會已經結束,容錦承按理說應該已經去招標會會場。

她在公司里本來就是閑職,容錦承一走,她就無事可做,隨便去哪都行。

在公司里她沒有朋友,就連上下樓她都是坐容錦承的專用電梯,如果有時候不小心跟同事們碰到,她都會用最快的速度躲開。

但她知道,他們早就對她議論紛紛。

一開始她挺在乎,畢竟從小到大,她都沒有被人在背後非議過。

而如今,所有人都恨不得戳她的脊梁骨,唾棄她,罵她爬總裁的床,罵她不要臉,罵她給人當情人。

她現在也沒有那麼在乎了。

她自己開車去了醫院。

在物質方面,容錦承倒從來沒有虧待過她,甚至還給她的父親支付了巨額醫藥費。

所以別人罵她也是對的,她在給容錦承當情人,以換來物質上的滿足。

她也知道容錦承風流,她不是他唯一的女人,一開始覺得噁心,後來也慢慢習慣了。

習慣……可真是個可怕的東西。 簡單的看了一遍丹方中,對「幽蘭散」的練制方式后,楚天羽也是開始觀察起身邊這十份一模一樣的藥材來。

對這十份藥材進行一番觀察之後,突然間,楚天羽也是感覺到,這十份中的一份藥材中有一類藥材好像有些奇怪。

於是,帶著疑惑,楚天羽也是直接將那類藥材給拿在了手上仔細的觀察了起來。

「恩?」

經過仔細的一番感應和觀察后,楚天羽也是瞬間便感受到這類藥材好像比其它的藥材少了很多藥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