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樣子,可不就像是早就知道了會有這麼一出嗎?

「該不是陳家有人棒打鴛鴦,皇后才弄了這麼一出吧。」

「也不算棒打鴛鴦,那左子月的模樣的確是不好,方才你們也瞧見那陳七小姐了,長得跟花兒似得,跟那左子月站一起簡直是暴斂天物了。」

「的確是,那左子月瞧著可不就像是半百之人。」

「你們這話說的,長得好看能當飯吃?」

之前說話那人不屑道:「沒聽皇後娘娘說嗎,那左子月的容貌是因為試藥才弄成這個樣子,能不能恢復還不好說,就算是不能恢復,那容貌也不過是皮囊。」

「先不說左子月救過皇后和太子他們性命,就說他那一手醫術,誰能保證將來求不到他頭上去?而且那左子月對陳七一往情深的,只要他願意,在朝中謀個官職也不難。」

「我倒是覺得那左子月比崔然也不差,單就是他於皇后他們的恩情,將來就定然差不了,反倒是崔家,崔然這人精明著,身後又一大家子,還不如左子月呢。」

「要我說,那光看容貌的才是膚淺之輩!」

這邊有人瞧見那頭陳家人朝著這邊看過來,連忙扯了扯說話那人的衣袖:「行了行了,甭管人家怎麼著,咱們今兒個是來吃酒的,少說兩句。」

那人聞言回頭瞧了一眼,對上陳夫人鐵青的臉,到底是沒再多說。

被罵作「膚淺之輩」的陳夫人卻是臉色難看至極。

她緊擰著手裡的帕子,被席間那些議論之言氣得兩眼泛黑,偏偏面對著周圍之人還不能露出分毫來。

否則怕是不用一日,她苛待庶女,見不得陳玥高嫁的名聲就能傳遍京城。

晚安

(本章完) 眾所周知,清末時候,中日之間曾經爆發過一次甲午戰爭。然後北洋艦隊戰敗,日本就順勢吞併了整個朝鮮半島,然後在朝鮮大力推行日式教育,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日本戰敗投降,朝鮮半島才得以解放。但經過這整整半個世紀的日治時期,很多原本屬於日本的風俗習慣,都深深烙印到了朝鮮人骨子裡。其中之一,就是森嚴的身份等級劃分。

學校里的一年級學生,必須稱呼二年級學生為前輩。後輩對於前輩,不說絕對服從吧,但至少前輩教訓後輩,被認為絕對天經地義之事。甚至對後輩進行打罵,也都看作理所當然。而面對前輩的教訓甚至打罵,後輩假如膽敢還口甚至反抗,就會被認為是大逆不道。嚴重的時候,甚至會被整個行業,甚至整個社會所排斥,最終沒有了任何立足之地。

權根中是sm公司的經紀人,krystal是sm公司的練習生。雖然雙方並非屬於一個圈子,但同樣是sm公司的人,說是前輩和後輩的關係,也說得通。所以,假如權根中把這套說辭搬出來壓在其他練習生身上的話,對方除了乖乖屈服之外,便不可能還有其他反應了。

但權根中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krystal和其他韓國人不同,她和姐姐jessica都是在美國出生,美國長大的。所以她們的思想也比較西方化,面對前輩教訓的時候,也不像一般韓國人那樣只懂得忍氣吞聲唯唯諾諾。面對著權根中的威脅,krystal非但沒有屈服,反而點燃了她心中隱藏的怒火。

小女孩忍無可忍,終於開口大聲叫道:「壞人!你神氣什麼?不做練習生就不做啦,有什麼稀罕的?前輩?呸!只會罵人的算什麼前輩嘛!」

韓國是個階級森嚴的社會,更是個十分男尊女卑的社會。被女人這麼用力地吼回來,而且還是這樣根本還沒成年的小女孩。權根中立刻就感覺自己遭到了嚴重的侮辱,並且為之暴怒。

完全不假思索,權根中一個箭步衝上前,咆哮道:「膽敢頂嘴?老子今天就好好教教妳應該怎麼做人!」用力全力揮動手臂。向krystal一個耳光狠狠打過去。無論如何都沒想到對方居然會當真動手。一時間,krystal被嚇得呆住了,甚至連動都不會動,只能眼睜睜地,等著那記耳光在自己臉蛋上炸開。

就在這白駒過隙之際,陳勝出手了。他身影微晃,后發先至地擋在krystal身前,然後一揮手。只聽見響亮無比的「啪~」一下聲音響起。權根中赫然被這記耳光抽得雙腳離地,猛地飛起撞出。不偏不倚,恰好就撞在那輛保姆車之上。

他右側臉上一片紅紅地。五隻手指印也清晰可見。然後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就腫了起來!嘴巴一張,更吐出了幾隻帶著血的斷牙。看著自己的牙齒,權根中又痛又怒又驚,登時活像殺豬般大聲慘叫起來。聲音之大,幾乎整條街的人都聽見了。

權根中作為經紀人。教訓少女時代的成員們,屬於他的權力。責罵krystal雖然過分,但作為公司的前輩,別人也很難說他這樣做究竟有什麼不對。可他要打人,那就絕對過界了。看在他不會武功,只是普通人的份上,陳勝也不會要他的命。打掉幾隻牙齒。絕對要算是手下留情了。

完全不知道自己剛剛才從鬼門關打了個轉回來,權根中一邊捧著自己的臉嚎叫。一邊指著陳勝叫道:「你打人!你、你竟敢打人!?我要報警!你等著被警察抓走吧!」

「哦,你也知道打人要被警察抓啊?但剛才你向krystal動手的時候,怎麼就沒想到這個?」陳勝嘿聲冷哂,向前邁出半步,輕喝道:「成年人欺負個孩子。你也好意思?簡直不知羞恥。」

權根中渾身顫抖了一下,隨之把目光移開,再不敢和陳勝正面對視,只是一個勁地大聲慘叫。krystal看得心花怒放,忍不住歡喜地蹦跳著拍起手來。還沒拍得兩下。就聽見姐姐驚叫道:「小水晶,妳在幹什麼?這是怎麼回事?」循聲張望,原來jessica和泰妍、允兒等少女時代的成員們,都被權根中的叫聲驚動了,紛紛跑出宿舍大門來察看究竟。

眼前所見,登時教這些女孩兒們都被嚇得呆住了。krystal則興高采烈地道:「沒幹什麼啊。姐姐,這個壞人欺負我,還想打我呢。幸虧有oppa在,不然就慘啦。」

慘叫聲實在太吵了,陳勝也忍受不了。他隨手向權根中一指,立刻就是「嗤~」的細碎破風之聲響過,權根中登時活像被人用剪刀把聲帶剪斷了一樣,任憑他憋得滿臉紫醬色,依舊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音。他不明所以,還以為自己要做一輩子啞巴了,又氣又急又驚又怒,登時失禁,臭烘烘的尿液從他褲子里流出來,頃刻間就淌了遍地。

看著權根中醜態畢露的模樣,陳勝冷笑著搖了搖頭,回首問道:「krystal,這人叫做什麼名字?」

krystal不假思索,立刻道:「他叫權根中。oppa,再給他一下!哼,想打我?你去死吧!」卻看不出來,原來她還挺暴力的。陳勝啞然失笑,隨之面色一沉,喝道:「權根中,記住你了。今天的事就到此為止。要是日後被我知道,你竟敢向jessica和krystal她們報復的話,那麼可就不止是幾隻牙這麼簡單了。好自為之吧。」隨意一掌擊地,馬路上立刻多了個深深掌印。權根中看著這不可思議的一幕,眼珠子都快要掉出眼眶了。他急急連連點頭,唯恐這一掌打落自己身上。

這種欺軟怕硬的小人,料他也不敢再多事。陳勝冷哼一聲,卻也不願再給jessica和krystal她們帶來更多麻煩,當下向兩姐妹揮揮手,一言不發,轉身就走。少女時代的成員們面面相覷,誰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krystal則猶豫了幾秒,然後毅然放開腳步,小跑著從後跟上。jessica下意識想要叫妹妹不要去,但話到口邊,終於還是忍住了沒開口。事實上,假如不是顧忌到了少女時代的其他成員,jessica肯定也跟上去,和陳勝一起走了。

krystal從後面跟了過來,這動靜陳勝自然早就察覺到了。他逕自走過街道拐角,忽然停步轉身。krystal一下子收不住步,嬌小身軀整個撞到了陳勝懷裡,不禁發出「哎喲~」的叫聲。濃烈的男人氣息隨之衝進鼻子,krystal下意識滿臉通紅,雙手一撐向後退開幾步,嬌嗔道:「oppa,幹嘛突然停下。這樣很危險的啦你知不知道!」

陳勝笑道:「幹嘛停下?因為妳啊。krystal,妳跟過來幹什麼?回妳姐姐身邊去啊。」

「叫我小水晶吧。姐姐都是這樣叫人家的。」krystal眨了眨她烏溜溜的大眼睛,道:「oppa,之前人家答應過,要幫你找住宿的酒店啊。說過的話一定要算數,這是老師教的。」

陳勝擺擺手,道:「不用啦小水晶。我自己去找也可以的。要是因為我的事,連累了妳們姐妹被公司責罵甚至開除,那就不好了。」

小水晶仰著小腦袋,堅持道:「不會的啦。oppa不是警告過那個壞人,讓他不準再亂來了嗎?那人膽子很小的,只懂得向我們擺威風而已。oppa那一巴掌之後,他哪裡還敢幹什麼?」也不等陳勝說話,她主動摟住了陳勝一條胳膊,催促道:「走啦走啦。oppa你是男人,就別那麼婆媽啦。」

竟然會被個還沒成年的小女孩說自己婆媽,陳勝也不禁啞然失笑。他嘆口氣,道:「小水晶,鑰匙回去之後被妳姐姐罵的話,我可不管哦。」再度動身,卻為了照顧小水晶,刻意放慢了步子。

男神要婚:霸愛小萌妻 在漢城要找酒店,其實一點都不難。尤其是要找麗思卡爾頓酒店這種國際知名的連鎖大酒店,就更加方便了。這所酒店位於江南區中心地帶,乘坐地鐵二號線或者九號線都可以到達。這所五星級大酒店空間寬敞,環境整潔,設備齊全,裝修豪華,交通便利。酒店內有各式健身和娛樂中心,餐廳里提供世界各地的各式美食,可以滿足任何老饕。陳勝完全不同考慮其他,立刻就決定就住在這裡了。

走到櫃檯前詢問,卻發現總統套房是需要提前預訂的,目前沒有了。無奈下退而求其次,陳勝只好改訂了一間「麗思卡爾頓房」。房間內有專用的供暖和空調系統。舒適的獨立客廳、獨立卧室、以及獨立衛浴。超大陽台視野開闊,可以盡情欣賞城市風景。各種房間服務,更加應有盡有,讓再挑剔的人也找不出瑕疵。雖然價格是貴了點,但對於隨時可以動用高達二百八十億韓元資金的陳勝來說,完全不成問題。 猥褻老頭一揮手,雷凡就覺得天旋地轉,下一刻出現在一座高高的戰台之上。

「小傢伙準備迎接你的第一個敵人吧!這是你真正的第一戰,把握好機會!若是實在無法戰勝可以出口認輸!」猥褻老頭的話傳遞在他的識海之中。

光影一閃,一個人影出現在他的面前。

雷凡看著面前的人,不禁微微呆了呆,竟然是王雨竹!

按照雷凡自己的理解,第二個清醒的應該是自己的對手,如今王雨竹出現說明她在第二個清醒過來,看來這位王師姐也是個心性堅韌,神魂強大的人。

王雨竹剛剛從環境中清醒,睜開眼睛就看到自己站在一座戰台之上,而對面的對手竟然是那個多次救過自己性命的田師弟。

她不僅眉頭微微一皺,有些兩難。

不過下一刻她的心就恢復到平靜狀態,眉頭舒展嘴角更是露出了微微的笑容。

「田師弟,你多次救我,而我的狀態此時並不在巔峰,這次爭奪熔火神帝傳承的機會我放棄了!師弟多多保重!」王雨竹臉幾乎從未露出過別的神態,從來都是平靜,微冷拒人千里之外。

這輕輕一笑,簡直如同百花盛開,竟然露出了從未有過的嬌媚動人。

雷凡差點就看呆了。

下一刻,王雨竹的身影一下子就消失不見,估計是猥褻老頭控制著這一切。

「哎!」

雷凡長嘆一聲,他覺得自己就好像是一個花花公子,見一個愛一個,他在剛才那一瞬間竟然對王雨竹產生了一種非常微妙的感覺。

他使勁搖了搖頭,這麼多的自己已經有這麼多女孩青睞,他現在都無法選擇,也不知道該怎麼選擇。

他總是刻意的去迴避這件事,他害怕傷了這些女孩的心,也害怕自己深入其中不能自拔。

他現在最應該做的事情便是修鍊,再修鍊,讓自己的修為儘早達到一個高度,然後君臨墨家查出父親的真正消息。

他默默的站了一會,下一刻一個人影出現在雷凡面前,此人竟然是黃無極。

「田師弟,我不想傷你,你馬上認輸吧!」黃無極此時傷勢基本痊癒,臉上雖然還有著一絲的蒼白,可是其修為已經達到了領域六重境之四自在境,強大無比。

雖然雷凡現在是完全狀態,可是依舊等級相差太大。

黃無極的眼睛死死盯著雷凡,他在蓄力,雖然嘴中說的輕鬆自如,可是他心中卻知道,這個師弟肉身強大,根本不因為他境界低就輕視,在這一連串的關卡當中,他清楚的感受到了雷凡的強大。

今天兩人若是死拼,自己雖然有信心能贏,可是終歸還是要浪費很大體力甚至還會受傷。

冰雪聖地三女和妖修之中的兩個強者,都和他實力旗鼓相當,若是自己受傷在對方手中恐怕就只有失敗一個下場了。

「哼!黃無極,不要假惺惺了!你是什麼人難道我不知道嗎?」雷凡嗤之以鼻。

雖然此時依舊在宮殿之中,卻依舊是火焰之力強大無比,一股股精粹的火焰能量在空氣中遊盪,而水之能量卻一絲都沒有發現,這就大大的限制了對方的戰鬥力,戰鬥力連平時的七成都發揮不出來。

除非你掌握了完整的水之法則,否則在這裡就是越戰越疲憊,越戰越後繼無力。

「你不知死活!」黃無極的臉上終於揭下了虛偽面具,滿臉猙獰的看著雷凡,手中一柄長戟直指雷凡的眉心。

不過這個黃無極的這件長戟竟然只是一柄頂階的靈寶,從而也可以看出滄溟大世界的靈寶到底是多麼的缺乏。

若是在東皇大世界,這種修為的強者出門你最少都要帶著一柄頂階的後天靈寶,否則怎麼好意思拿出來戰鬥。

「來吧!讓我看看自在境到底有多強大!」雷凡從背後抽出覆地棍,面色此時已經變的無比凝重,他這是第一次與這種境界的高手戰鬥。

「哼!一招擊敗你!」

黃無極手中長戟輕輕一震,一片巨大而又浩瀚的汪洋自他的身後顯現,汪洋無邊無際,鋪天蓋地的朝雷凡這個方向鎮壓而來。

「千浪殺!」

汪洋之中忽然衝起了千層大浪,千浪疊加匯入大戟,大戟爆發出一片湛藍的光芒,擋都朝雷凡噼斬了過去。

雷凡此時面對無盡汪洋,就好像面對整個世界,千層浪起彷彿化作一頭湛藍色的大魚朝著雷凡就撲殺了過來。

這一招黃無極抓住了一個勢字,一個疊字,強大的氣勢,疊加的攻擊,即便是同樣境界的強者都不敢輕易接下,更別說雷凡這個才不過靈台孕神境的小修士了。

不過使出這一招來之後,黃無極的消耗也很大,足足損失了小半成的靈力。

在黃無極看來,這一招鎮壓而下,雷凡即使不死也要重傷,他現在全身戒備,戒備雷凡瀕死的反撲,這很可能會讓自己受傷。

不過下一刻,讓黃無極失望的事情發生了。

他只覺得自己的強大無比,對方根本不能阻擋的一擊竟然在落到對方身前不足一丈的時候,稍微停頓了一下,然後他就只看到對方的身軀,就好像一隻游魚一般的避過了攻擊。

「這怎麼可能!虛空領域!」

黃無極只覺得自己的腦子轟的一聲,對方竟然掌握了虛空領域!

假若對方不想和你戰鬥,只要你的攻擊落到對方身上的剎那,對方發動虛空領域,就會輕巧的避開攻擊。

只要把握得當,基本就是處於不敗之地了!

不過這種情況只針對領域境以下的強者,到達了世界級修鍊者掌握了法則之力,便可以以法則之力封鎖虛空,讓你避無可避。

所以雷凡在面對世界級強者的時候,根本生不出反抗之心,而面對領域級強者便可以嘗試一戰,即便無法戰勝也可以基本保持不敗。

「給我去死!」黃無極不相信雷凡對於虛空領域能夠掌握純熟,強大的攻擊一波接著一波的傾斜下來。

一時間整個戰台就好像置於汪洋大海之中,狂暴的海龍,巨魚,甚至海底巨人形象層出不窮。

不過此時雷凡就好像一隻泥鰍一般的滑熘,在戰台之上隨意穿梭。(未完待續。。) 小水晶覺得有點頭暈。說真的,她這輩子還沒住過這麼豪華的酒店呢。從陳勝帶著她走進來的時候開始,她就暈暈乎乎的。當陳勝辦好登記手續並且拿到了房卡,和她一起坐電梯上到房間樓層,並且打開大門的那個瞬間,小水晶便覺得頭更加暈了。竟然站在門口發了半天愣,就是沒進去。陳勝忍不住伸手推了她一把,道:「小水晶,進去啊。妳發什麼呆呢?」

小水晶活像夢遊似地回過頭來,下意識道:「oppa,你好有錢哦!嗯,我讓姐姐不要做idol了,就嫁給你怎麼樣?我姐姐很會做飯哦。她做的辣白菜加金槍魚炒飯很好吃呢。」

「喂,這麼輕易就把自己的姐姐賣了,作為妹妹你覺得真的好嗎?」陳勝又好氣又好笑,道:「好啦好啦,別說傻話啦。妳自己先進去房間吧。洗個澡然後休息一下。我到下面的商場買兩套衣服再說。嗯,也替妳買兩套?喜歡什麼款式的?」

陳勝身上此刻穿著的這套運動服,是進入世界時神域配發的,款式和材料還有手工,統統都不怎麼樣。再加上車禍的時候也弄髒了,是該多買兩套備換才對。至於說小水晶,她跟著自己出來,明顯冒了很大風險。替她買兩套衣服略表謝意,也是應該。

女人年齡不分大小,對於購物這種事總是無比熱衷的。陳勝那句話甫出口,小水晶登時來了精神。她高高舉起手,叫道:「oppa是男人,哪會買衣服啊。帶我一起去啦。我一定替oppa挑兩套穿起來又帥又精神,看上去就像白馬王子的衣服。

陳勝摸了摸她的頭,笑道:「好吧,那就一起去。不過小水晶,要替妳姐姐也買一套衣服哦。她穿什麼號碼,妳應該知道吧?」

『知道知道,走啦走啦。」小水晶迫不及待。連房間都沒踏進過半步,拉著陳勝又往電梯口走。行動之間,盡顯其迫不及待的心情。

————

陳勝和小水晶在酒店的商場裡面悠閑挑選衣服之同時,權根中已經回到了位於狎鷗亭2洞521號的sm公司總部大樓。

雖然被打掉了幾隻牙齒。但權根中也根本不敢去醫院。因為他是少女時代的經紀人,而公司現在十分看重少女時代,正全力把資源聚集在她們身上,目標是要讓她們超過目前韓國娛樂界風頭最勁的女團組合wnder-girls(奇迹女孩)。這種重要時期,假如鬧出「少女時代的經紀人因為與人鬥毆而入院療傷」的新聞,則毫無疑問將對少女時代造成不利影響。到時候,公司對權根中是絕對不會有什麼好臉色的。

牙齒也還罷了。最讓權根中害怕的,卻還是自己的嗓子。陳勝點了他的啞穴,讓他說不出話。其實這也沒什麼。二十四小時之後,隨著人體血氣運行。穴道也就自然解開了。但權根中不懂啊。突然間就再也說不出話,他又氣又急又怒又怨,卻也不敢再向少女時代的女孩子們發火,只好匆匆回來公司。

回來公司幹什麼?不幹什麼,就只是一件事:告狀!權根中就不信了。偌大一家sm公司。韓國娛樂界的巨無霸,難道就當真怕了誰不成?自己雖然惹不起陳勝,不代表公司也惹不起啊。所以他要把這件事告訴公司的保安主管,請他帶上十幾名保安一起回去找場子。俗話說得好,人多就勢眾。兼且雙拳總難敵四手吧?十幾個保安同時一擁而上,還不把那個竟敢打斷自己牙齒的可惡男人狠狠揍個鼻青面腫?

當然,請人幫忙打架。不可能是讓人白白乾活的。不說直接掏鈔票,至少也得請客吃上一頓吧?說到請客,剛才陳勝直接就請少女時代全體成員外加小水晶合共十個人,去678烤肉店吃烤牛肉和烤五花肉。韓國的物價貴得要緊,權根中也不過只是名小經紀人,收入說不上多麼豐厚。照樣子去烤肉店請客。他可捨不得。但當真一毛不拔,也不現實。所以權根中咬咬牙,決定請保安主管和他那群手下,吃韓國著名美食部隊火鍋吧。

所謂部隊火鍋,這東西可真不簡單。它被認為是韓國的標誌性美食。是連韓國駐外大使館的大使,都要鄭重其事向外推出的韓國文化象徵之一。那麼,這個火鍋究竟是什麼呢?說白了很簡單,就是把火腿腸和午餐肉切片,加上豆芽等蔬菜,連同年糕片、泡菜、速食麵等一股腦丟進去,加水燉煮而做成的火鍋。

這種東西是怎麼來的?原來啊,當年抗美援朝戰爭結束后,美國在南韓駐軍。美國大兵都是很挑嘴的,嫌棄軍隊伙食里的午餐肉澱粉太多不好吃,所以經常把吃不完的丟進垃圾桶了。而當時住在軍營附近的韓國人,就把這些垃圾撿回去,清洗乾淨以後再加上泡菜和速食麵,弄成一大鍋吃掉。

那個時候,韓國的經濟環境並不好,所有人都很窮。和後來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的時候,當然沒有辦法比。所以雖然是美國大兵吃剩下的,絕大部分成分不過為澱粉的午餐肉,普通韓國人也都吃不起。故此這種部隊火鍋對於他們韓國人來說,可真是難得的美食了。而韓國人也因此念念不忘。即使到了二十一世紀以後,他們依舊把這種軍隊火鍋看作是「韓流文化」代表之一,要向全世界大力推廣呢。

當然,這種東西假如拿到黑暗料理界的大本營那邊去,說不準還真會在當地被熱烈歡迎。畢竟這東西比起炸薯條和炸魚,還多了些湯湯水水,比較好下肚。但想要把這東西拿到大吃帝國來炫耀,可真是班門弄斧,貽笑大方了。

偏偏,很多韓國人對於這一點都覺得完全無法理解,無論如何也想不通,為啥自己的國寶級美食,居然會不受西南邊那個大吃帝國的歡迎呢?想來想去,最後只好憤憤不平地,把問題歸結於:「大吃帝國的人都不識貨」這種理由了。

閑話休提。卻說權根中一面很有些心痛地,做好了請人家吃部隊火鍋的準備,一面急匆匆地從剛剛開門的電梯裡面走出來,向保安部走過去。沿路之上,公司裡面的職員看見權根中這麼副狼狽模樣——右邊面頰紅通通地高高腫起,五隻手指的指痕清晰可見,都不約而同地投來了詫異的目光。

不過,韓國是一個極端注重面子的國家。甚至說所有韓國人都是為面子而活的,也並不誇張。權根中在外面丟了臉,此時就和個火藥桶差不多,一點就著。要是貿然去惹他,那麼豈非引火上身,平白讓權根中向自己遷怒?所以來往的公司員工們,統統都裝聾作啞,對權根中完全不聞不問,就當壓根兒便沒看見有這麼個人在眼前走過一樣。

不過,顧忌別人的面子,也是有前提的,那就是彼此身份相當。假如彼此身份相差很懸殊的話,那麼身份高的那個人,當然就不必顧忌身份低那個人的面子了。權根中走得正急,忽然間聽見走廊旁邊有人沉聲叫住了他,道:「咦,是根中?你走得這麼急幹什麼?臉上怎麼有個巴掌印?和別人打架來了?」

權根中正滿腔都是火氣,忽然被人揭了短,登時氣不打一處來,抬頭就想發作。可是他甫看得清楚眼前那人的模樣,立刻打個激靈,活像被兜頭潑了盤冰水,什麼火氣都沒了。

原來,說話這人年紀約莫五十多歲左右,帶了副很厚的黑邊框眼鏡,神態威嚴,氣度沉穩,一幅大家族中的家長模樣。並非別人,正是sm公司的創辦人兼藝術總監,李秀滿。他手裡還拿著兩罐剛從自動售賣機里出來的咖啡。看來是想要喝咖啡,所以從辦公室走出來買,卻剛好就遇上了權根中。

說起李秀滿,在韓國娛樂界,他是真正的重量級人物。年輕時代曾經是歌手,後來前往美國留學,回國后在娛樂界發展的同時,也開了一家咖啡廳。之後以兩億韓元為本錢起家,創立了「sm公司」,以1995年所推出的「h.o.t」這個偶像組合為契機,公司急速發展,最終成長為韓國娛樂界的巨無霸。這麼多年以來,sm公司推出過這麼多大紅大紫的偶像明星,他們的成功,都和李秀滿分不開。可以說,李秀滿就是韓國娛樂界的教父。

李秀滿在sm公司里的地位,可謂毋庸置疑了。相比之下,權根中在公司內的地位其實並不怎麼高。按道理來說,李秀滿應該和他沒什麼交集才對。不過,由於權根中目前是少女時代的經紀人,而sm公司對她們這個組合很重視,所以李秀滿最近也曾經頻頻約見權根中,對他進行各種指示。此外,少女時代的成員李順圭(sunny),是李秀滿的侄女。出於對侄女的關心,李秀滿也曾經找過權根中,要他適當地照顧一下自己侄女的。權根中當然受寵若驚,滿口答應了。

此時此刻,權根中看見了李秀滿,登時好像小媳婦回到了娘家,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撲上去,哇哇大哭起來。聲淚俱下,當真教人望之心酸啊。李秀滿害怕被他的鼻涕沾上身,連忙把他甩開,皺眉問道:「怎麼回事,你哭什麼?」 第2814章有口難言

陳夫人氣得嘔血,偏偏還不能發作。

旁邊有那不識趣的人湊上前來說笑:

「陳夫人當真是好母親,你府中庶女能得這般姻緣也是你慈愛有加。」

「對啊,換成別家庶女,主母能幫著尋個小門小戶的正妻之位已是不易,哪能像是陳夫人這般盡心竭力的替庶女謀求了這般好的人家。」

「說起來八小姐高嫁,七小姐也不錯啊,那左子月雖然瞧著容貌不成,可對七小姐也是一片真心,皇後娘娘對此樂見其成,指不定你府上要接著辦喜事了,到時候可別忘了發帖子給我們。」

「是呀,回去我也得趕緊準備準備賀禮了,免得到時候手忙腳亂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