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如果己方陣營之中有人想要搞鬼,來攻擊劍閣分身,從而破壞戰鬥,那就不可能了。

不過,戰爭是很複雜的,在很多時候,會有各種各樣的情況和需要,所以也有不單方面透明的情況出現。

這個時候,當需要防禦外界的時候,內部也無法攻擊。反過來也是如此。不過一般情況下,這種不單方面透明的情況,還是比較少見的。

現在劍閣眾人的戰鬥,就是那種單方面透明的情況。

蛇網青藤一共四條,被困在劍閣分身之中,但是,外界的眾人對其攻擊,卻可以沒有任何影響的攻擊到,這樣一來,一個只能夠挨打,另外一個,卻可以肆無忌憚攻擊,效果當然是很好的。

可能唯一的缺點就是,這種戰鬥缺乏犀利之處。

畢竟一個戰鬥集群所能夠發揮的力量是有上限的,這一點任何戰鬥集群都不可能例外,劍閣自然也不例外。

所以,用來攻擊的力量多了,那麼很顯然的,用在其他方面的力量,就要減少。

以圍困為主的這一群體,主要力量都用在了圍困之上,可以分出來攻擊蛇網青藤的力量,也就不多了。

否則的話,大家完全沒有必要將劍閣的戰$淫蕩小說/class12/1.html士,劃分成防禦和攻擊兩類,大家各自分工,直接來個一鍋燴不是更好?

當然,因為劍閣特殊性,要是認為防禦集群就只能被動挨打,甚至打算藉此機會,鑽個什麼空子,那就是痴心妄想甚至會弄巧成拙的事情了。

不過,分工合作實在是比較先進的理念,這從現場的戰鬥可以看出來。

本來,按理說,人數較多的防禦集群的聲勢,應該較大,畢竟其面對的敵人也更多。

但是,攻擊集群那邊,弄出來的聲勢,卻居然可以與之旗鼓相當!再說劍閣眾人,在刺客們準備動手的時候,已經戰的熱火朝天。

不過確切的說,應該是一方面攻得熱火朝天,另外一方面,卻是單純的守得熱火朝天。

守的那一方,乾脆直接召喚了一個劍閣分身過來,將那四條蛇網青藤,直接丟進去,困在其中。

劍閣分身的防禦能力之強大,簡直到了逆天的地步,這一點,在現在就可以得到了完美的體現,哪怕現在是在用來圍困敵人,而不是防禦敵人。

因為劍閣分身的特殊性,其內外的防禦,從某個意義上講,是一致的。

因為劍閣分身內外防禦,是完全可以調整的。

當需要保護的人在內,那麼外部防禦強大無比,反過來,當有人需要圍困敵人的時候,那麼內部的防禦就強大無比。

最關鍵的是,這種防禦,非抽活,可以單方面透明,也可以不單方面透明。

單方面透明,就是說,防禦外界,那麼內部的任何攻擊,都可以不受影響的攻擊到外界。反之亦然。

在這種情況下,實際上談不上什麼針對己方的防禦了。因為針對己方的一切攻擊,直接透明,不受任何阻礙‖樣的,也不會受到己方攻擊的損傷。

那麼如果己方陣營之中有人想要搞鬼,來攻擊劍閣分身,從而破壞戰鬥,那就不可能了。

不過,戰爭是很複雜的,在很多時候,會有各種各樣的情況和需要,所以也有不單方面透明的情況出現。

這個時候,當需要防禦外界的時候,內部也無法攻擊。反過來也是如此。不過一般情況下,這種不單方面透明的情況,還是比較少見的。

現在劍閣眾人的戰鬥,就是那種單方面透明的情況。

蛇網青藤一共四條,被困在劍閣分身之中,但是,外界的眾人對其攻擊,卻可以沒有任何影響的攻擊到,這樣一來,一個只能夠挨打,另外一個,卻可以肆無忌憚攻擊,效果當然是很好的。

可能唯一的缺點就是,這種戰鬥缺乏犀利之處。

畢竟一個戰鬥集群所能夠發揮的力量是有上限的,這一點任何戰鬥集群都不可能例外,劍閣自然也不例外。

所以,用來攻擊的力量多了,那麼很顯然的,用在其他方面的力量,就要減少。

以圍困為主的這一群體,主要力量都用在了圍困之上,可以分出來攻擊蛇網青藤的力量,也就不多了。

否則的話,大家完全沒有必要將劍閣的戰士,劃分成防禦和攻擊兩類,大家各自分工,直接來個一鍋燴不是更好?

當然,因為劍閣特殊性,要是認為防禦集群就只能被動挨打,甚至打算藉此機會,鑽個什麼空子,那就是痴心妄想甚至會弄巧成拙的事情了。

不過,分工合作實在是比較先進的理念,這從現場的戰鬥可以看出來。

本來,按理說,人數較多的防禦集群的聲勢,應該較大,畢竟其面對的敵人也更多。

但是,攻擊集群那邊,弄出來的聲勢,卻居然可以與之旗鼓相當!再說劍閣眾人,在刺客們準備動手的時候,已經戰的熱火朝天。

不過確切的說,應該是一方面攻得熱火朝天,另外一方面,卻是單純的守得熱火朝天。

守的那一方,乾脆直接召喚了一個劍閣分身過來,將那四條蛇網青藤,直接丟進去,困在其中。

劍閣分身的防禦能力之強大,簡直到了逆天的地步,這一點,在現在就可以得到了完美的體現,哪怕現在是在用來圍困敵人,而不是防禦敵人。

因為劍閣分身的特殊性,其內外的防禦,從某個意義上講,是一致的。

因為劍閣分身內外防禦,是完全可以調整的。

當需要保護的人在內,那麼外部防禦強大無比,反過來,當有人需要圍困敵人的時候,那麼內部的防禦就強大無比。

最關鍵的是,這種防禦,非抽活,可以單方面透明,也可以不單方面透明。

單方面透明,就是說,防禦外界,那麼內部的任何攻擊,都可以不受影響的攻擊到外界。反之亦然。

在這種情況下,實際上談不上什麼針對己方的防禦了。因為針對己方的一切攻擊,直接透明,不受任何阻礙‖樣的,也不會受到己方攻擊的損傷。

那麼如果己方陣營之中有人想要搞鬼,來攻擊劍閣分身,從而破壞戰鬥,那就不可能了。

不過,戰爭是很複雜的,在很多時候,會有各種各樣的情況和需要,所以也有不單方面透明的情況出現。

這個時候,當需要防禦外界的時候,內部也無法攻擊。反過來也是如此。不過一般情況下,這種不單方面透明的情況,還是比較少見的。

現在劍閣眾人的戰鬥,就是那種單方面透明的情況。

蛇網青藤一共四條,被困在劍閣分身之中,但是,外界的眾人對其攻擊,卻可以沒有任何影響的攻擊到,這樣一來,一個只能夠挨打,另外一個,卻可以肆無忌憚攻擊,效果當然是很好的。

可能唯一的缺點就是,這種戰鬥缺乏犀利之處。

畢竟一個戰鬥集群所能夠發揮的力量是有上限的,這一點任何戰鬥集群都不可能例外,劍閣自然也不例外。

所以,用來攻擊的力量多了,那麼很顯然的,用在其他方面的力量,就要減少。

以圍困為主的這一群體,主要力量都用在了圍困之上,可以分出來攻擊蛇網青藤的力量,也就不多了。

否則的話,大家完全沒有必要將劍閣的戰士,劃分成防禦和攻擊兩類,大家各自分工,直接來個一鍋燴不是更好?

當然,因為劍閣特殊性,要是認為防禦集群就只能被動挨打,甚至打算藉此機會,鑽個什麼空子,那就是痴心妄想甚至會弄巧成拙的事情了。

不過,分工合作實在是比較先進的理念,這從現場的戰鬥可以看出來。

本來,按理說,人數較多的防禦集群的聲勢,應該較大,畢竟其面對的敵人也更多。

但是,攻擊集群那邊,弄出來的聲勢,卻居然可以與之旗鼓相當!再說劍閣眾人,在刺客們準備動手的時候,已經戰的熱火朝天。

不過確切的說,應該是一方面攻得熱火朝天,另外一方面,卻是單純的守得熱火朝天。

守的那一方,乾脆直接召喚了一個劍閣分身過來,將那四條蛇網青藤,直接丟進去,困在其中。

劍閣分身的防禦能力之強大,簡直到了逆天的地步,這一點,在現在就可以得到了完美的體現,哪怕現在是在用來圍困敵人,而不是防禦敵人。

因為劍閣分身的特殊性,其內外的防禦,從某個意義上講,是一致的。

因為劍閣分身內外防禦,是完全可以調整的。

當需要保護的人在內,那麼外部防禦強大無比,反過來,當有人需要圍困敵人的時候,那麼內部的防禦就強大無比。

最關鍵的是,這種防禦,非抽活,可以單方面透明,也可以不單方面透明。

單方面透明,就是說,防禦外界,那麼內部的任何攻擊,都可以不受影響的攻擊到外界。反之亦然。

在這種情況下,實際上談不上什麼針對己方的防禦了。因為針對己方的一切攻擊,直接透明,不受任何阻礙‖樣的,也不會受到己方攻擊的損傷。

那麼如果己方陣營之中有人想要搞鬼,來攻擊劍閣分身,從而破壞戰鬥,那就不可能了。

不過,戰爭是很複雜的,在很多時候,會有各種各樣的情況和需要,所以也有不單方面透明的情況出現。

這個時候,當需要防禦外界的時候,內部也無法攻擊。反過來也是如此。不過一般情況下,這種不單方面透明的情況,還是比較少見的。

現在劍閣眾人的戰鬥,就是那種單方面透明的情況。

蛇網青藤一共四條,被困在劍閣分身之中,但是,外界的眾人對其攻擊,卻可以沒有任何影響的攻擊到,這樣一來,一個只能夠挨打,另外一個,卻可以肆無忌憚攻擊,效果當然是很好的。

可能唯一的缺點就是,這種戰鬥缺乏犀利之處。

畢竟一個戰鬥集群所能夠發揮的力量是有上限的,這一點任何戰鬥集群都不可能例外,劍閣自然也不例外。

所以,用來攻擊的力量多了,那麼很顯然的,用在其他方面的力量,就要減少。

以圍困為主的這一群體,主要力量都用在了圍困之上,可以分出來攻擊蛇網青藤的力量,也就不多了。

否則的話,大家完全沒有必要將劍閣的戰士,劃分成防禦和攻擊兩類,大家各自分工,直接來個一鍋燴不是更好?

當然,因為劍閣特殊性,要是認為防禦集群就只能被動挨打,甚至打算藉此機會,鑽個什麼空子,那就是痴心妄想甚至會弄巧成拙的事情了。

不過,分工合作實在是比較先進的理念,這從現場的戰鬥可以看出來。

本來,按理說,人數較多的防禦集群的聲勢,應該較大,畢竟其面對的敵人也更多。

但是,攻擊集群那邊,弄出來的聲勢,卻居然可以與之旗鼓相當!再說劍閣眾人,在刺客們準備動手的時候,已經戰的熱火朝天。

不過確切的說,應該是一方面攻得熱火朝天,另外一方面,卻是單純的守得熱火朝天。

守的那一方,乾脆直接召喚了一個劍閣分身過來,將那四條蛇網青藤,直接丟進去,困在其中。

劍閣分身的防禦能力之強大,簡直到了逆天的地步,這一點,在現在就可以得到了完美的體現,哪怕現在是在用來圍困敵人,而不是防禦敵人。

因為劍閣分身的特殊性,其內外的防禦,從某個意義上講,是一致的。

因為劍閣

當需要保護的人在內,那麼外部防禦強大無比,反過來,當有人需要圍困敵人的時候,那麼內部的防禦就強大無比。

最關鍵的是,這種防禦,非抽活,可以單方面透明,也可以不單方面透明。

單方面透明,就是說,防禦外界,那麼內部的任何攻擊,都可以不受影響的攻擊到外界。反之亦然。

在這種情況下,實際上談不上什麼針對己方的防禦了。因為針對己方的一切攻擊,直接透明,不受任何阻礙‖樣的,也不會受到己方攻擊的損傷。

那麼如果己方陣營之中有人想要搞鬼,來攻擊劍閣分身,從而破壞戰鬥,那就不可能了。

不過,戰爭是很複雜的,在很多時候,會有各種各樣的情況和需要,所以也有不單方面透明的情況出現。

這個時候,當需要防禦外界的時候,內部也無法攻擊。反過來也是如此。不過一般情況下,這種不單方面透明的情況,還是比較少見的。

現在劍閣眾人的戰鬥,就是那種單方面透明的情況。

蛇網青藤一共四條,被困在劍閣分身之中,但是,外界的眾人對其攻擊,卻可以沒有任何影響的攻擊到,這樣一來,一個只能夠挨打,另外一個,卻可以肆無忌憚攻擊,效果當然是很好的。

可能唯一的缺點就是,這種戰鬥缺乏犀利之處。

畢竟一個戰鬥集群所能夠發揮的力量是有上限的,這一點任何戰鬥集群都不可能例外,劍閣自然也不例外。

所以,用來攻擊的力量多了,那麼很顯然的,用在其他方面的力量,就要減少。

以圍困為主的這一群體,主要力量都用在了圍困之上,可以分出來攻擊蛇網青藤的力量,也就不多了。

不過,分工合作實在是比較先進的理念,這從現場的戰鬥可以看出來。

本來,按理說,人數較多的防禦集群的聲勢,應該較大,畢竟其面對的敵人也更多。

但是,攻擊集群那邊,弄出來的聲勢,卻居然可以與之旗鼓相當! 封望想拍什麼電視劇,初箏那是當真給他投什麼。

初箏的那些粉絲抵制封望抵製得非常厲害。

甚至有次活動,差點讓封望受傷。

這件事的結果就是,初箏召開了新聞發布會,公開表示——和封望過不去,就是和她過不去。

第二天初箏就和封望把結婚證領了。

王者號曾經一度覺得初箏是想氣死那群網友。

網上的人估計是被初箏的強勢嚇到,那些聲音忽然小了下去。

封望捅了婁子也是初箏解決,蘭靈覺得自己……快要失業了。

好在行程安排初箏還沒有剝奪,讓她覺得自己還有一點價值。

「封望。」

「封望。」 妖王寵邪妃 蘭靈扭頭在封望面前揮了揮:「你最近沒事吧?」

縮在後面的封望悶聲悶氣的答:「沒事,我能有什麼事。」

「你沒犯病吧?」

「哼。」封望輕哼一聲:「你們就不能盼著我點好嗎?我好著呢!」

「那之前怎麼在人家酒會上打人?」

「誰讓他罵我金主。」封望哼哼唧唧:「活該。」

「你要控制你的情緒,不然我還是給你找個醫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