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泊此時滿臉陰沉。

絕品天兵!

天才修道者!

既然如此,那就全力爭取生機吧!

陳泊可不想被這洛喬離給擊敗,失去進入內門的機會!

當即,陳泊不再遲疑,右手一揮,一面血色小盾猛然噴出,然後一個盤旋,就化為了丈許大小,在陳泊身體附近旋轉起來,護住了陳泊的身形。

陳泊竟不顧一切地祭出了第四件天兵,而且同樣是上乘天兵!

同時,陳泊的左手打了一個響指,然後周身上下就冒出了滾滾紅霧來,轉眼間就把陳泊周圍變成了一片紅霧毒海,而陳泊則身處其中遠遠瞧向洛喬離!

要想打敗他,陳泊知道,要想不傾盡全力,怕是難以尋到機會,除了開天神掌絕不可動用外,陳泊已經豁出去了,神毒之道,陳泊的又一項殺手鐧,也不得不動用了。

只見滾滾紅霧有若萬丈紅塵一般,瘋狂向四周撲去,特別是洛喬離所在的方向,更是疾速漫延過去,正在空中纏鬥不止的冰火巨人以及冰鐵巨人被這紅霧一侵,竟然詭異的迅速腐蝕潰散開來,化為了烏有!

洛喬離神色大變,當即全力催動『神風寶旗』,頓時風力狂漲,一股妖風噴薄而出,卷向紅霧,然而眼看著紅霧就要被狂風一吹而散之時,紅霧卻是驀然一變,失去了蹤影,彷彿從未存在過一般,這令洛喬離陰沉下來,目中噴火地盯向陳泊,卻是只見陳泊口吐著妙訣,手綻著妙花,接著只見已經被死死困在的另一股風刃中的不知名飛劍突然爆發出無比強烈的劍氣來,居然一下子就切開了風刃大幕,破空而出,又向洛喬離追殺過去!

洛喬離驚駭莫名!

陳泊的控劍之術竟然如此高明,竟連神風寶旗催動的神風都能破開!雖然因為他分出了第二股神風,威力有所減弱,可是,也不是隨便就能破開的!

這且未完,就在不知名飛劍斬破神風殺向洛喬離之時,不遠處的焚神磨終於也爆發開來,整個巨大的焚神磨突然一分為二,猛然撲向洛喬離,而他的金索則被焚神磨分離時造成的巨大衝擊波一下掃向一旁,搖晃了幾下幾乎欲掉。

蛇形長槍也正與白盾纏鬥之間突然身形一晃,化作數條槍影,四散而逃!一時之間,白盾竟不知該攔哪一條才好!

洛喬離魂飛天外!

一直以為可以穩穩困住對方的天兵,不料在這緊要關頭居然被其猛然激發神通,掙脫了困局,向自己殺來!

洛喬離顧不得許多,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連忙催動身前的神風寶旗,一連祭出了四股神風,一股迎向近在眼前的飛劍,一股卷向蛇形長槍,兩股分別卷向一上一下的焚神磨,而此前本要卷飛紅霧的另一股神風,和金索白盾都殊途同歸的從不同方向奔襲陳泊!

此時的陳泊正在掐動妙訣當中,身為天士的神士,要同時催動數件天兵並且駕御神術來對敵,不可能做到隨心所欲,必然要如此這般才能不出任何差錯,可是如此的話,就只能成為活生生的靶子,不像天俠以上修為的神士,可以隨意飛行,同時以強大的神念一心百用直接催動天兵神通。

這一場震動證神台,驚動百靈宗的挑戰,終於上演到了最為關鍵的一幕!

一條數丈長的金索,掃向陳泊;一面光芒大盛的白盾,撞向陳泊;一股神風形成的巨蛇,撲向陳泊。

另一面,焚神磨一上一下激射到洛喬離的頭上與腳下,然後猛然間爆發出強大的禁制之力來,就要把洛喬離掌控其中並以烈焰燒烤,以重力鎮壓,不料兩股風龍一卷,就分別纏住了焚神磨,立時,剛剛成形的禁制之力瞬間崩蹋,化為烏有,兩片焚神磨也被捲入風龍之中,隨時都有可能破碎;

而蛇形長槍在迎面撞上風龍之後居然只在其中堅持了片刻,就被風刃絞殺成粉,碎作虛無!

不知名飛劍眼看就要與風龍再次接觸,可是卻在那電光火石之間爆發出了無比強烈的劍氣來,持續掃向風龍,竟是把那風龍截殺得節節後退!

情勢雖然看起來無比激烈,可是這幾物看樣子是無法拿洛喬離怎麼樣了,洛喬離心頭安定了許多!雖然他也訝異於剛才那些紅霧的去向,可是無論他是以神念掃描,還是以清目秘術察看,竟然都無法察覺得到,也就只能提防而已了。

然而,此時的陳泊全身心都在催動妙訣,操縱天兵之刻,無法脫身,正是他一舉建功贏得勝利的最佳時機!

單憑一面血色小盾,是無論如何都抵擋不住金索和白盾,以及神風寶旗祭出來的風龍絞殺的!只要搶先一步打破血盾防禦,就能搶先一步破去陳泊身上的黃色護體光罩,贏得勝利,到時候,陳泊就算再有什麼暗地裡的手段,也無濟於事了!

風龍、金索、白盾,轉瞬即至,就要與血盾碰撞到一起。

幾乎就在此時,異常警惕的洛喬離當即發覺到了身邊的異常,他暗裡布置在身邊的微形天陣遭到了攻擊!

也是說,另有他尚未察覺到了詭異神通已經突破重重障礙,殺到了他的身邊,只要再突破這一層用於警惕與防禦的小天陣,就能直接攻擊他的本體,破去光罩,令他敗北!

洛喬離驚訝莫名,一下子就想到了此前消失不見的紅霧。

可是他能看破陳泊隱匿身法的清目秘術,竟是無法察覺到是什麼東西在進攻天陣!

陳泊神色凝重,皺了皺眉。顯然也是沒有想到洛喬離竟然在天陣之道上竟然已經達到了化陣防身的地步!身體內早已布置下了一個微形天陣,可以籠罩身體附近一定範圍,達到警戒防身之效。

不過,既然已經到了這一步,他再想逃,已經是晚了!

就是這個時候!

「給我破!」

陳泊暗哼一聲。

然後,洛喬離就驚訝地發現,護身天陣竟然一左一右被撕開了一個巨大的口子!

洛喬離冷汗直冒,衝天而起。

可惜,此時已經晚了!

身上的黃色光罩正在迅速的黯淡下去,顯然是遭受到了強大的攻擊!

洛喬離憤怒難當,可是卻又無可奈何!因為直到現在他都沒有發現是什麼鬼東西在襲擊他。

勝敗在此一舉!

此時的風龍與金索以及白盾,也都已經欺近了陳泊的身邊,兩物纏鬥住了血盾,而風龍,則呼嘯著沖向陳泊。

只要風龍一卷,絕品天兵的神風寶旗催發的風刃切割之下,洛喬離相信,陳泊身外的黃色光罩必然會率先潰滅,陳泊身敗,而他洛喬離則可以險險贏得勝利,順利晉級!

PS:第二更到。

手打小說$淫蕩小說/class12/1.html盡在--

www.56shuku.org -歡迎您的到來-

www.56shuku.org

想像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

就在洛喬離覺得陳泊必然無法再逃之際,陳泊突然身形一晃,居然消失得無影無蹤,風龍,居然掃在了空處!

洛喬離忙以清目秘法掃去,發現陳泊竟然再一次避開了,不過他也發現,陳泊身上的光罩色澤黯淡了許多,幾乎若有若無,顯然剛才逃遁匆忙,可還是被風龍捲到了一些。可就僅僅是被掃中了一些,陳泊身上的護體光罩還是潰滅了大半,幾乎全都潰散!

可見,絕品天兵的殺傷力何等強大!若不是陳泊逃得快,被這風龍正面掃中的話,無疑,陳泊必敗無疑!

可惜,那是如果,事實卻是,陳泊果斷逃逸,為自己贏得了莫大的機會!

洛喬離心中暗嘆,只差一點點,只要再掃中他一點點,陳泊就敗了!

只要一個剎那,勝利就是屬於他的!

風龍奮起疾追而去。

速度竟然遠比逃遁不止的陳泊更快幾分,剎那間就要一卷而下把陳泊裹入其中!

勝敗,只在一瞬之間!

驀然間,洛喬離只覺渾身一輕,體內的元能當即失去了控制,再無法催動一絲,所有神術玄通霎那間化為烏有,整個鬥法台恢復了清明之態,他整個人以及他所有的天兵都被一股無形的力量裹到了一起,然後向外傳送而去。

他,輸了!

他的黃色護體光罩被搶先一步潰滅,所以,他輸了。

「不!這不可能!我怎麼可能會輸!怎麼可能會輸!這絕不是真的!」

洛喬離竟然一時失態地狂叫起來。

陳泊則是心中微微一松,又晃出了身形來。

看看身上黯淡到幾乎不見的黃色光芒,陳泊心有餘悸!后怕不已!若不是方才心神堅定,果斷地放棄了對操縱飛劍與焚神磨乃至血盾的舉動,只留一心催動幻化虛無的神秘紅毒所化的兩尾魔魚瘋狂腐蝕吞噬黃色護罩,並藉機以移風訣疾奔而走,恐怕現在輸的,就是陳泊了!那面大旗不愧是絕品天兵,只要一擊全中,陳泊必敗無疑!

所幸,天遂人願,陳泊的果斷為陳泊贏得了勝利!

不過同時,陳泊心中已經對洛喬離產生了巨大的忌憚和好奇之心。

他,到底是什麼來頭?

陳泊把滿腔狐疑壓制下去,心念一動,就把焚神磨和不知名飛劍以及血色小盾給收了回來,至於蛇形長槍,卻是在剛才的鬥法中被風龍給絞殺得一乾二淨!

同是上乘天兵,蛇形長槍卻禁不住風刃的切割,真是讓陳泊大感惋惜,那可是上乘天兵啊!價值十萬之數的神晶啊,就這麼一下子就沒了!而焚神磨和血色小盾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損傷,威力大受影響。這個損失,不可謂不大。

此外,創造了大功的神秘紅毒也被陳泊心念一動之下悄然收回了身體之中。

這一次交鋒,所幸此前陳泊以天殤天訣的第二式劍訣出奇不意地擊潰了一部分光罩能量,否則最後對決依然還是陳泊敗北,因此,陳泊心中對於天殤劍訣以及那一柄不知名飛劍充滿了感激之心,並且抱上了更多的好奇和期待!

要知道,第一次發威的目標,可是同為上乘天兵的金磚啊,專以巨力和防禦著稱,『劍氣縱橫』居然損壞了金磚,直接擊飛了它;第二次發威的目標,那可是絕品天兵的風刃啊,飛劍居然還能在其中硬抗下來,並且在陳泊的拚命催動之下,竟然還能強行施展出『劍氣縱橫』來,並且這些劍氣也實在是強橫,竟然直接擊潰了附近的風刃,然後逃遁而出,給洛喬離製造了莫大的麻煩!

這不知名的飛劍,乃是從烏延麓那個烏族少主的手中繳獲的,陳泊看不出此劍有多麼神異,也不知是以何材料煉製而成,只是從色澤上判斷應該是上乘天兵不假,就連其根本屬性是什麼陳泊也搞不清楚,可是根本沒料到,它竟在擁有如此威能,三件上乘天兵都不程度的損毀,可它卻安然無恙,難不成它是絕品天兵?不過,看它散發出來的光澤,以及上面的符文,應該只是一件上乘天兵才對,絕品天兵,爆發出來的光芒必然是刺目驚人的!

但不管如何,此劍立了大功,陳泊對其更加喜愛了幾分。

洛喬離被大陣傳送出了證神台,而陳泊也隨後被傳送到了另一處,彰顯其勝者身份的高台上,那裡,已經聚集了一些人,他們眼見陳泊被傳送過來,紛紛客氣地打起了招呼,一臉交好的意圖!

剛才陳泊的表現,他們全都看在眼裡,這樣的強橫對手,縱然是身為同門,也還是盡量交好為妙,縱然無法交好,也不能交惡,否則將來前途堪憂。

陳泊自然不會傲慢什麼,同樣客氣地點頭,也他們客氣地交談起來,當然,對於可能涉及自身秘密的東西,陳泊都精明地轉移了話題,並不深涉。

而在陳泊獲勝之後,整個證神台四周的觀眾席,簡直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情形來!

「陳泊!陳泊!加油!加油!」

歡呼聲,口嘯聲,吆喝聲,什麼都有,但大體的意思就是,陳泊,太牛了!四重天士,勇斗六重天士,並且在對方祭出絕品天兵之下,居然能夠做到絕地反擊,反敗為勝,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迹!

餘存壯和吳為苗這兩人,獃獃地盯著陳泊,胸膛劇烈起伏,激動,狂喜,敬佩,複雜的情緒交織在一起,讓這兩人有些失態了。

「吳……吳兄,這真的是咱們的陳師兄嗎?這手段……簡直太變態了,這傢伙,還是不是人啊?」餘存壯有些口吃起來,彷彿到現在他都還無法相信眼前所見。

「當然是陳師兄!不過,他當然不再是人了,他就是神……士啊!超越了凡人的神修啊!」

吳為苗也驚嘆道。

「豈止超越了凡人?還超越了同階的同道啊!我甚至懷疑,恐怕有些天殿天士都未必是陳師兄的對手!」餘存壯晃了晃壯碩的腦袋,不敢置信。

「嗯,對!看來,陳師兄應該有機會進入內門才對,陳師兄如此驚才絕艷,以後在修鍊上我們可得多多請教他才是!」

吳為苗點點頭。

$淫蕩小說/class12/1.html而牧檀煙和裘玫珍兩人,眨巴著兩雙星目,一動不動地盯著陳泊,臉上浮起了無限的崇拜與渴望,雖然以她們現在的修為,眼力不強,根本看不清陳泊的樣子,可是她們不管,入神地盯著陳泊所在,彷彿在幻想,有朝一日也能成為神士,成為一個像陳泊這樣震撼人心的天才修道者!

雷公此人,依然站在候戰區域當中,高大的他仰著脖子,瞧著遠方,那裡,正是一處高台,陳泊所在,他的目光中,閃動著震驚和狂熱,現在的他,已經在暗自慶幸,及早結下了一個善緣,交了這一個朋友啊!這樣的神通手段,簡直太可怕了!居然能把持有絕品天兵的另一個黑馬給解決掉了,換作雷公自己,不費些手腳也不是那麼容易拿下此人的啊。

董妙堂和千江衛兩人,此時同樣還在候戰區域,他們的目光中閃動著複雜的神情,瞧向陳泊的目光包含了許多東西。忌憚,嫉妒,羨慕,佩服,或者還有激動和不安,惆悵和驚嘆。

而龍鳴此人,則一臉陰沉地盯著陳泊,他實在無法想像,百靈宗里什麼時候居然冒出來這麼一位強橫無比的地殿天士?難怪此前一拳就擊飛了鐵羅,看來果然手段高深,令人震驚啊。

而且這百靈宗里隱藏的黑馬也太多了一些吧,居然一下子冒出來兩個,並且兩個還撞車了,那個失敗的傢伙,真是可惜啊!身擁絕品天兵,居然失敗,在第一輪就失去了進入內門的機會!

地殿天士第一名,可真是難奪了。

其餘的天士同門,包括靈殿天士,包括天殿天士,全都一下子知道了陳泊這個人,看清了陳泊的容貌,各自複雜著心思,百味雜陳地瞧向陳泊所在。

洛喬離被送出了證神台,滿臉陰沉,一屁股坐在石椅上,陰森森的目光盯著下方的鬥法台,彷彿想要殺了陳泊似的。

多少壯志,多少信心,竟然一下子就被陳泊給踩到了腳板底,這樣的感覺,讓他實在是無法承受,他狠狠地拽緊了拳頭,似乎一下子就把陳泊當成了一個大敵,必要殺之而後快。

東面石壁上的那一處小型宮殿上,那位中年人捻著金須,淡淡地點點頭,彷彿對於陳泊的表現頗為滿意。他隨意地掃了一眼整個證神台,然後莫名其妙地點點頭,然後身形突然一陣模糊,就在原處消失得無影無蹤,不知去向了。

接下來,證神挑戰賽自然是要繼續進行的。

然而接下來的所有鬥法大戰,都遠不及陳泊與洛喬離的那一場來得精彩,而且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四大熱門人物也一直都沒有碰面,因此,他們也都在隨後的比賽當中順利地取得了下一次淘汰賽的資格。

當雷公和龍鳴,董妙堂和千江衛等人在輕鬆擊敗對手後去往高台時,都與陳泊熱情地打了招呼,陳泊也不含糊,同樣客氣地與他們談笑風生,絲毫不在意他們是真情還是假意。

再接下來,又是第二輪第三輪等數輪淘汰賽。

巧合的是,陳泊與這四人一直都沒有碰到,這也就意味著,他們會和自己一樣,都會進入最後一輪的車輪戰,以最終的獲勝次數決定最終排名。

不過,在這數輪淘汰賽中,卻也漸漸地凸顯出了又一匹黑馬,此人是一個女神修,生得嬌小玲瓏,美艷不可方物,可是她的手段卻異常了得,下手狠辣。雖然如此,可她又從不以高姿態對人,無論是對上誰,她都先是客氣地揖一個同門之禮,取勝之後再行一個謝禮,並且始終保持動人的微笑,給人以春風和煦般的溫暖之情,讓人對其無法不生出好感來。

此女名為唐詩,讓陳泊怔傻了好片刻。不過她在獲勝后卻不與陳泊等人有過多交流,只是微微一笑,算是招呼,然後就立在一旁,獨自遠觀天殿天士鬥法台上的爭鬥了。

而陳泊也一直沒有和她撞車,否則的話,陳泊還真有些頭疼。

在這幾輪的淘汰賽上,陳泊倒也遇上兩回女神士,極有自知之明的陳泊,根本不會施展神術,而是直接以上乘天兵的優勢直接擊敗,就連神毒,陳泊都不再動用。畢竟像洛喬離這樣的變態,可不是誰都有機會成為的。

另外,靈殿天士方面,倒是沒有什麼黑馬現身,一些久在宗門修為不高但神通廣大之人,全都順利進入了最後一輪,而天殿天士方面,江婉荷和瑤玲,以及古龍三人,也全都幸運的進入了最後一輪,至於其中有沒有黑馬,陳泊倒是不得而知,但是一路來也觀摩了幾人的鬥法神通,陳泊對於這三人真是心生感嘆!他們三人,可都厲害之極啊!對手在他們手中,全都撐不過三個回合!

隨著淘汰賽的結束,三大殿天士,全都各自決出了最後五十位挑戰者,最後的車輪戰比賽,角逐三大殿前三名的挑戰大賽,即將進行。

PS:天氣突然轉冷,身體還無法適應,今天就一更吧。其實平均一下,我每天的更新量算是不錯的吧,真想發一個感言,感嘆一下是什麼動力在支持著我每天更新。成績很差,可是自己又覺得,這本書費了自己許多的心血,想要打造一部最起碼讓人覺得耐讀的好小說,然而現實如此慘淡,說實在的,心裡的感受比現在的天氣更加涼颼颼的,要不是自己也有本書主角的那一股不甘心與不服氣,或許都無法支持下去吧。不過還是盡量更新下去吧,只要我還有飯吃,有衣穿,餓不死人,渴不死人,就更新下去吧,按照本書的大綱,本書會越來越精彩的,許多鋪墊都會陸續爆發開來的,求每一位點到此書的書友,收藏一下,就當是最大的支持了,謝謝!

手打小說盡在--

www.56shuku.org 第461章威風的貴妃(43)

「安賢妃品德好,捨己為人,更是為了皇上不顧自己的身子,這等行為,可見你對皇上用情至深,本宮又如何能夠阻擾你的一片真心。

本宮多年無孕,可見無子嗣緣分,安賢妃好好養胎便是。」

軒轅墨原本準備好的話,都無法說出口。

今天的事,確實有些意外,他也沒有預料到,竟然有人敢當眾行刺他。安凝香為他擋劍,他心裡更是感動,立安凝香為後,已經不可更改了。

他以為唐果知道安凝香有孕,一定會大吵大鬧,沒有想到她會說出那番忍讓大氣的話。

印象中的皇貴妃,應當是習慣了嬌寵,習慣了霸佔,見不得有別的宮妃伴於他的左右才是。

想起方才,皇貴妃持劍滅殺刺客的身影,他目光就無法從她的身上挪開。他突然發現,皇貴妃真的好迷人,滿身都充斥著令人神魂顛倒的氣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