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被收進賽爾之戒的只有幻的最後一點皮毛,在大爆炸中,幻的身體幾乎成了齏粉,但只要有這一點皮毛,幻就能夠通過賽爾之戒獲得重生。

賽爾之戒中,幻和噬的靈魂正漂浮在戒指出口處的祭壇雕像上,只不過,由於受傷太嚴重了,他們倆的靈魂此時都處於休眠狀態。

戒指出口處,賽老正在一點一點的指導著第三幻—也就是燼,告訴他要如何應對眼前的局面。

剛剛奪體成功,燼還顯得很不適應,還好因為燼的身體也在大爆炸中受了重傷,他也是靠著火神樹那強大的療傷功能才重塑了身體,所有,他表現得有點奇怪,別人也覺得十分正常。

在賽老的指導下,再加上完全融合了燼原先的記憶,第三幻很快便適應了燼的生活,成為了新的燼。

就在他重塑身體后不久,燼便接到了通知,教皇大人召他問話。

教皇大人,也就是燼的師尊,當日出現的那個法爾的分身。

一聽教皇召見,燼便心虛了。

他畢竟是一個冒牌貨,雖然,身邊的這些同伴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但面對教皇這個煉虛期的存在,難保他不會看破自己的身份。

但是,既然教皇大人召見了,想不去都不可能了,燼只得硬著頭皮來到了教皇大殿。

一腳踏進教皇大殿的門,燼就感覺自己像踏進了另外一個世界一樣。

從原來那個燼的記憶之中,燼也多多少少知道一點教皇大殿的秘密。

教皇大殿,確實是位於一處獨立的空間之中,而且,這個獨立的空間還非常的重要,隱隱約約聽人說過,在教皇大殿的底下,封印著一個十分可怕的怪獸,一旦這個怪獸逃了出來,火神星都不一定保得住了。

雖然,燼對這種說話將信將疑,如果真有這麼厲害的怪獸,為什麼不將它殺掉一了百了呢,作為神之子,燼很清楚的知道,火神星只不過是法爾大人的一個低階打手培訓基地,教皇大人也不過就是法爾的一個分身。

而且,受結界之力的影響,這個分身的實力就連法爾本尊實力的萬分之一都達不到。

所以,燼根本就不相信還有什麼可怕的怪獸是法爾應付不了的,再厲害的怪獸,難道還比封印在火神星各地的神階存在更可怕么?

只不過,教皇大殿裡面,肯定有一個重大的秘密,否則,教皇大人也不會常年鎮守在此,輕易不肯離開了。

踏進教皇大殿的這一瞬間,許許多多的記憶便湧上了燼的心頭,就在他胡思亂想之際,堂上端坐的教皇大人突然說話了。

「你的傷全好了么?」

教皇的問話,一下子就將燼拉回到現實世界之中。

「謝謝師尊的關心,我的傷全好了。」

燼小心翼翼的答覆道,他想盡量表現得自然一些,生怕教皇大人看出破綻。

「好了就好,師尊對不起你啊,沒能好好保護你,差一點又讓你。。。」

教皇大人彷彿也動了真情,差一點就說出了不該說的話。

「師尊的話從何說起啊,燼從小便是你一手帶大的。

你關心燼,一直不讓我離開教廷,誰知道,我好不容易盼到你讓我獨立外出承擔任務,卻差一點就丟了小命,還要勞動你的大駕才能撿回一條命。」

聽到教皇的話,燼著實吃了一驚,在燼的記憶之中,確實從小就是在中央大陸教廷長大的,而且,燼自己記憶中的年齡也只有兩百來歲。

這樣看起來,東大陸的那個燼和現在的這個燼根本不是同一個人了。

但是,世界上還真有如此相像的兩個人么?

對了,想個辦法試探一下教皇大人。

就在燼暗自奇怪的時候,教皇也收回了他溫情的一面,又重新變回了那個高高在上的教皇大人。

「燼,你將當日發生的事情跟我詳細的講一遍,雖然,那個女修士已經死在了大爆炸中,但我總覺得,這件事沒這麼簡單,再一個,那個女修士的身份也是一個謎,她是從哪裡搞到的那件偽神器鎧甲,據我了解,那件鎧甲還牽扯到數千萬年以前的魔族餘孽。」

原來,教皇將燼招來,是要調查幻的底細。

聽到教皇的問話,燼不敢怠慢,便將當日的事情詳詳細細的說了一遍。

「師尊,那一天,我接到你委派下來的任務,前往大燕國調查聖魔兩族的活動,到達大燕國沒多久,便接到了東籬國炎破的求援傳訊,說東籬國出現了一個可疑的元嬰期修士。

正好,我們在大燕國的調查陷入了僵局,聽到這個消息,我們便認為是聖魔兩族的人轉移到了東籬國,便急急忙忙的追到了東籬國。

到了東籬國會合了炎破之後,我們便跟著炎破來到了一個叫做藥王谷的地方,聽炎破講,那個可疑的修士便是藏身於此。

就在我們趕到藥王谷之時,天地之間異象突發,緊接著,便有一個金光閃閃的光球出現在藥王谷的上空。

我們誰也沒有想到,小小一個藥王谷之中,竟然出現了一件先天靈寶,我們正要上去搶奪,那個神秘的女修突然就出現在那件先天靈寶的旁邊,一把就將那件先天靈寶收入了囊中。

我們當然不肯眼睜睜的看著寶物落入一個陌生人的手中,何況,據炎破講,奪取寶物的修士,正是那個可疑的女修。

女修奪了寶物之後,二話不說,竟然奪路而逃。

見狀,我們便一路追了下去。

雖然那個女修的實力要比我們強上一線,但我仗著可以請神附體,倒也沒將她放在眼裡,就這樣,女修在前,我們在後,一直追出去十幾萬里才追上了她。

誰知道,我們剛一出現,那個女修士就動手了,她的實力之強,竟然大大的出乎我的預料,我還來不及請神附體,她便將跟隨我一起前去的四個元嬰期長老全部殺死了。

後來,我請神附體之後,便與她大戰了一場,你也知道,我請神之後,實力堪比化神期存在,確實比她強了不少。

但是,那個女修士竟然有一件銀光閃閃的偽神器鎧甲,我根本不可能突破她的防禦。

沒有辦法,我只好一邊用火之囚籠困住他,一邊向你求救,後來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就在你趕到現場的一瞬間,那個女修士也成功突破了火之囚籠,然後,就聽砰的一聲巨響,後來的事情,我便不知道了。」

這一番話,燼已經前前後後的想了好幾遍,基本上不會露出什麼馬腳。

「哦,這麼說來,你們也並不認識這個女修士咯?

你再仔細想一想,還有沒有什麼可疑的細節。」

聽燼這麼一說,教皇大人陷入了沉思之中。

「細節?

對了,還有一個細節。

奇怪得很,我雖然並不認識這個女修,而且,我敢肯定,是第一次見到這個女修,但那個女修卻一副跟我很熟的樣子,而且,一開口就說出了我的名字,還說什麼好久沒見了。」

假裝思考了一小會,燼決定探一探教皇的口風。

「哦,你說她認識你么?

那她有沒有對你說什麼東西?」

果然,教皇的興緻一下子就上來了。

「確實說了一些,好像還提到了什麼東大陸,但我根本沒去過東大陸,所以,她肯定是認錯人了。」

燼故意裝出一臉疑惑不解的樣子。

「東大陸,沒錯了。

她肯定是聖魔兩族的餘孽。」

教皇喃喃自語道。

「師尊,你怎麼可以肯定她的身份呢?

我根本沒去過東大陸啊?

難道,東大陸有一個人跟我長得一樣么?」

燼緊接著了教皇的話,追問了一句。

「哦,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我也是猜測的。

行了,你重傷剛愈,先下去好好休息吧。

這一次,我們殺了聖魔兩族的一個重要人物,他們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等你完全恢復以後,隨時準備參戰!」

教皇並不願意透露實情,他含含糊糊的將燼打發了出來。

不過,燼已經可以肯定了,現在的他,肯定就是東大陸的那個燼。

只不過,當年那個燼的所有的記憶,已經被人完全的抹掉了。

離開了教皇大殿之後,燼便回到了自己的洞府之中。

自己這個新的身份是暫時沒有問題了,那麼,接下來,他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如何讓幻和噬儘快蘇醒過來了。 眾賓客:不不不,我們一點都沒覺得耽誤我們時間,我們覺得八卦很精彩,吃瓜很有趣!

反正今晚的時間就是空出來參加這場酒會的,圍觀大型破案現場,比推杯換盞,歌舞昇平有意思多了!

「看來你們不準備拿了,」葉星北不理會薛盈盈怨氣騰騰的指責,看向雪諾的方向,「報警。」

雪諾頷首領命,取出手機。

林輝順著葉星北的視線看過去。

暗影中,一個筆直如雕塑一樣的男人,取出手機,低頭正要撥號。

他後背的冷汗頓時冒出來了。

直覺告訴他,如果警察來了,這場原本可以說幾句好話……或者是實話就能解決的事,會變得難以收拾。

甚至,有可能會影響他現在的地位,和以後的仕途。

絕對不能讓這件事鬧大!

想到這裡,他立刻對葉星北說:「不要報警!只是小孩子之間的一點摩擦而已,報警太小題大做了!我……我承認我兒子沒什麼鑽表……是、是我為了替我兒子留住他的自尊,為他想的一個借口!」

他看著葉星北,誠懇說:「我兒子雖然還小,可是小孩子也是要面子的,我怕傷了他的面子,給他留下心理陰影,對他以後的成長不利,您也是做母親的,我相信,您肯定能理解我一片為兒子著想的慈父心腸。」

葉星北看著他,勾唇一笑。

從林輝出現,她就認出林輝了,知道他是林家老三。

此刻,聽著林輝侃侃而談,她情不自禁想,難怪林家老三官雖然做的不大,在林家卻那麼受寵,也是林老爺子和林老太太的心頭肉。

他明明撒謊了,被他這麼一說,卻成了他是一個為兒子著想的好父親。

他這番話一出口,想必剛剛在賓客心目中極差的印象,會扳回許多。

只是,葉星北怎麼肯讓他如意?

她看著林輝,淡淡說:「如果你對你兒子,真是一片慈父心腸,就應該好好教育他,不要讓他見了別人的好東西就動手搶,搶不到,就污言穢語,造謠污衊!」

薛盈盈氣急敗壞說:「我兒子才八歲,他……」

「八歲已經不小了!」葉星北打斷他的話:「知道這世上為什麼那麼多熊孩子嗎?就因為像你這樣的,孩子犯了錯,不幫著孩子積極改正,反而替孩子申辯,孩子太小了,不懂事的熊家長太多了!」

薛盈盈被葉星北噎得滿臉通紅,怒聲質問:「你是誰?你知道我是誰嗎?」

葉星北看著她,微微一笑,「怎麼?知道自己理虧,說不過我,現在打算用家世壓人了嗎?」

「以前你是不是就是這樣教你孩子的?」

「喜歡的東西就搶,沒關係,反正你們家世雄厚,別人惹不起,搶了就搶了,別人只能忍氣吞聲。」

「你兒子搶別人東西搶習慣了,看到我兒子的腕錶,上手就搶,搶不到,就撒潑打滾,造謠污衊!」

葉星北看向林輝,挑眉一笑,「這位先生,這就是你所謂的慈父心腸?」 回到自己的洞府之後,燼將手下的幾個得力幹將召集了起來。

因為燼準備長時間的閉關,他便將手頭上那些暫時沒有處理完的事務一股腦的交託給手下處理,反正他也不是以前那個燼了。

火神教的事情處理得好不好,他也不會放在心上。

將手頭上那些雜七雜八的事情安排了一番之後,燼便將自己的洞府完全封閉了起來。

他正好可以借著受傷的這個由頭,秘密的在洞府中進行自己的計劃。

計劃的第一步,便是要將幻和噬的靈魂喚醒。

由於受傷太重,到目前為止,幻和噬的靈魂仍然是處於昏迷不醒的狀態。

要想將她倆喚醒,就必須讓她們的肉身恢復到一定的程度。

幻和噬兩個人的肉身,都只剩下了一點點皮毛,雖然賽爾之戒的恢復能力驚人,但由於她倆的實力已經不比從前了,實力越強的肉身,恢復起來就越慢。

如果是靠著賽爾之戒慢慢恢復的話,要等她倆完全恢復過來,估計至少得百年的時間,當然咯,如果只是要恢復到能讓她倆的靈魂蘇醒過來的程度,可能只要一二十年就可以了。

不過,現在倒有一個更快的辦法。

那就是讓她倆服用造化丹。

造化丹,相當於先天靈寶級別的丹藥,傳說中服用了它之後,不但可以重塑自己的身體,還可以隨心所欲的變化自己的身體,哪怕你想要變成單靈體頂級資質都沒有任何問題。

你想啊,煉製造化丹的材料之中有兩味主葯那可是珍貴無比的。

贔屓的內丹就不用說了,那裡面可是蘊含著真靈守衛的血脈的。

另外一味主葯萬年幽蓮的蓮子那就更不得了了,就算是在高級秘境之中,也需要一萬年才能結出一顆蓮子。

如果是在火神星這種靈氣並不充裕的環境之中,一千萬年都很難孕育出一顆蓮子。

你想啊,這麼難才結出來的蓮子,那絕對是天地間的異寶,哪怕就是神階的存在,也會對萬年幽蓮動心的。

所以,大祭司朵拉才會在自己生命的最後一刻,將自己化為一棵萬年幽蓮,希望能結出蓮子奉獻給夢之女神。

不過,萬年幽蓮的蓮子落入到幻的手中之後,夢之女神就別想染指了,她將這三顆蓮子全都投入了煉丹爐中,一口氣煉出來三顆造化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