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成海可是對警徽很了解的,一看到李風偉就知道他是高級督察了。因為高飛剛才講述這二年的經歷主要是影視和投資,跟什麼人打交道沒有說出來。李風偉見高成海是高飛的父親,自然也客氣的對待著,說以後只要有什麼事情直接通知他就是了,能擺的平的事情絕對幫你擺平。

李風偉升為高級督察,這裡面可是花了不少的錢打點,加上高飛生意上的投資,別人也能撈上不少好處,更加關照李風偉了。如果沒有高飛,李風偉也沒那麼多錢的打點,所以當上高級督察自然感激高飛了。與高飛閑聊了一會,然後就立刻帶著人馬回警局調查高成海的這件事情了。

高飛讓父母把那些要債的人直接全部叫過來,把錢還了,就到九龍去住。這次被坑也就正好藉此機會收手,別出去到處奔波了。高成海近日來苦悶煩惱的心一掃而空,又恢復了以前的神采,拿著那些欠條一個一個打著電話通知他們趕快過來拿債款。不管是什麼時代,欠債的老子,討債的是孫子。那些人一聽到已經分文未有的高成海突然打電話說要還錢,高興地那就跟那些錢本來不是自己地。白揀了一筆錢一樣。

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把所有問題都處理好后,隨便整理了一下東西,高飛就帶著他們回九龍的別墅了。因為這二年經濟一直增漲,高飛這別墅買來的時候本來就佔了極大的便宜,加上裝修,現在價值已經在百萬了。

高飛把三層讓了出來給父母住,第二層則讓高燕隨便挑選,自己則住到了一層本來就屬於自己的房間。這些親人搬進來后。別墅里也不顯得那麼冷清了。因為這樣大一棟別墅就高飛和陳紹軍兄妹三人住也還是太空蕩了,感覺沒什麼人氣。

陳苗紅得知高飛帶來的三人是他的親人,因此也跟照顧高飛一樣照顧他們,她住在別墅里,沒有什麼事情干。就習慣了伺候人。典型地賢妻良母。而人多了。光靠陳苗紅一個小丫頭伺候肯定是十分辛苦的,加上自己過年的安排,所以高飛決定請二個保姆來這裡。高飛其實也挺想體驗一下電視中當老爺的滋味的,只是以前一直沒這個機會。

在快要過年地時候請保姆肯定難請,因為這個時候沒什麼人出來找工作,但有錢還是請地到地。高飛請的是二個大陸來的保姆,年齡都不大。都是偷渡過來的。手腳很勤快。看的出這二個小丫頭很珍惜這分工作,其中可能也跟陳紹軍兄妹有關。她們知道陳紹軍兄妹二人也是大陸偷渡來的后,就跟老朋友一樣,很快就熟悉了。而現在小小年紀的陳苗紅算是一個管家了,二個保姆地到來,讓她地虛榮心大大的滿足了一翻。

處理完這一切后,高飛正式開始安排自己地新年計劃。那就是在大年三十的前一天,邀請自己在娛樂圈那些熟知的朋友來一起聚一次。在購買這棟別墅的時候,高飛就曾想過,這棟別墅空間這樣大,請上一批娛樂***內的朋友來聚一次肯定是非常不錯。

這些天高飛神神秘秘的,高飛只是讓陳苗紅準備幾十人的宴席,在年夜二十九號,他會邀請一批人來家裡坐客。

沒有過幾天,新藝城的黃百鳴收到了高飛的邀請名單,但不是他一份,而是一堆,望著一堆的請貼,黃百鳴也只好當一會高飛的跑腿了。而不止是新藝城,嘉禾公司一樣有。寶麗金,華星等公司也收到了高飛的邀請單,就連沒有與高飛沒有打過交道的無線也收到了邀請單。

年夜二十九號這一天,高飛開始忙活著準備。請貼發出去不少,但因為發貼的時間離二十九號就三天的時間,所以並沒有收到太多人的回復,不過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聽到誰說不能來的。

別墅門外響起了汽車喇叭的聲音,第一個來的是林芊芊和林成二兄妹。其實林芊芊本來就想提前過來跟高飛這個老師拜個早年的,沒想到正好收到了高飛的請貼,所以乾脆就今天過來。

「高老師新年好。」林芊芊和林成同時向高飛拜年道。

現在還是剛過中午,高飛沒想到就有人來了,見是林芊芊他們,就笑著詢問道:「我不是邀請你們傍晚才來的嗎,這樣早來,我這裡可無聊的很,進來坐吧。」

「我是來幫忙的呀,高老師你這次舉動可真大呀,這幾天在我們***里基本就是談論你的宴席事情。」林芊芊說道,等走進別墅后,發現了高飛的父母和姐姐,但林芊芊不認識他們,詢問著高飛道:「他們是?」

「這是我姐姐高燕,這二位是我父母。」高飛介紹著,對著林芊芊繼續說道:「放心吧,我前些天已經請了幾個保姆過來,不用擔心忙不過來。你們就坐著看電視吧。」

「芊芊。」高燕興奮的喊道,她沒有想到能見到最近特別紅火的明星林芊芊,這幾天追問高飛到底邀請了些什麼人,但高飛總是不講,要是知道林芊芊要來,就該準備一下了。高燕走到高飛的身邊詢問道:「高飛,你怎麼認識芊芊的。對了,林芊芊有幾首歌好象跟你以前那些歌的曲風有些相象,難道」

「高飛是我的老師,以前我一直跟著高老師學音樂,才有我今天的成就的。」沒等高飛回答,林芊芊主動說道。

高飛本想再仔細替高燕介紹一下林芊芊跟自己的關係的,但門外又傳來了汽車聲。高飛只好拉著高燕說道:「芊芊雖然是我徒弟,但今天來了就是客人,姐姐你替我招待他們兄妹二人,我去看看誰又來了。」

出門后,發現竟然是徐克.吳宇森和曾志偉一起坐一輛車來了。高飛連忙上前迎接,笑著說道:「二位大導演和曾大哥怎麼也這樣早就來了,快請進。」

曾志偉笑著跑進院子里,大聲對著徐克和吳宇森說道:「我就說要早點來吧,現在已經有人捷足先登了,再晚就沒地方停車子了。」

徐克也笑著對高飛說道:「小飛呀,我們幾個人今天正好沒有什麼事情,就提前過來了,不會有什麼不方便吧。」

「當然沒有,歡迎還來不急呢。」高飛笑著說道,然後轉頭望著跑進院子里的曾志偉說道:「曾大哥,今天你可要好好幫我的忙,主持宴會你可是最拿手了,當時候可要幫我撐撐場面。」

「沒有問題拉,你不知道我就是喜歡出風頭的嗎,我還擔心小飛你不給我這個機會呢。」曾志偉笑著說道。

高飛把三人引進房間后,對著坐在一邊和高燕閑聊的林芊芊說道:「芊芊,快過來見見幾位前輩,這可是二位大導演,以後你如果想在影視圈方面發展,還需要他們的幫助呢。」

在娛樂圈誰都知道林芊芊是高飛的徒弟,徐克笑道:「小飛呀,你這個當師傅的可對徒弟真照顧,我們才進來就向我們推薦自己的徒弟了。不過你這徒弟的確有當明星的潛質,有興趣的話可以聯繫我們。」

吳宇森聽到徐克說的話,笑著拍著徐克的肩膀開著玩笑說道:「老徐呀,你膽子可不小,她可是小飛的徒弟,你付的起片酬嗎。如果她來拍你的戲,你打算給她出多少片酬呢。」

「這還用想,芊芊我認識呀,唱歌可好聽了。現在人氣又這樣高,怎麼也得百萬片酬拉。」曾志偉笑著說道,然後走到林芊芊身邊又道:「大歌星,我可是在幫你忙呀,記得到時候分點好處給我。」

雖然這些人在開著玩笑,但林芊芊自然明白這是高飛又在幫自己鋪路,在娛樂圈也算混了近一年了,深知有人引薦是多麼的重要。現在明星都講究幾線發展,如果到時候唱歌不行了,也好轉入影視。林芊芊笑著對著二位導演說道:「只要二位導演看的上芊芊,我不要片酬也願意。」

「這怎麼能行呢,小妹妹,你是不了解這二位導演。你這樣一說,他們肯定會找你去拍電影,然後故意不給你片酬吞進自己的腰包的。」曾志偉依然開著玩笑挖苦著徐克和吳宇森。

「大家都坐呀,要聊也坐下來聊,我可不想你們說我招待不周。」高飛此時打著圓場說道,再這樣扯下去真的要沒完沒了了。 說明他兒子和尚蔓菁之間早就有了苟且,說明靳莞莞的綠帽子戴的結結實實的。

他兒子和尚蔓菁分手還沒一個月,尚蔓菁就懷上了他兒子的孩子,這要是被靳莞莞和靳家知道,罪加一等,靳莞莞和靳家會更厭惡他兒子,他的處境也會更糟糕……

他只覺得一股血液涌到頭頂,心煩氣躁:「打掉他!」

他看著尚蔓菁,幾乎是惡狠狠的說:「你和易明瀚無媒苟合,還沒結婚就有了孩子,這個孩子是易家的恥辱,我們易家不會認這個孩子!」

「不……不要……」尚蔓菁護住小腹退了幾步,眼露震驚,「叔叔,這是你孫子啊,你、你怎麼能這麼狠心?」

「你和我兒子還沒結婚!」易勝武瞪著她,冷冷說:「沒有結婚就生下來的孩子,是私生子,我們易家絕不會允許易明瀚在外面生下私生子。」

尚蔓菁臉色慘白的說:「叔叔,我、我願意嫁給明瀚!雖然他坐牢了,但我願意等他出來!叔叔,我愛明瀚,我願意等他,哪怕等一輩子,我也心甘情願!」

「我不會讓明瀚娶你,」易勝武冷冷說:「像你這種寡廉鮮恥的女人,娶進我們易家,是我們易家的恥辱!」

「叔叔,你、你怎麼能這麼說我?」尚蔓菁哭了起來,「叔叔,我和明瀚是真心相愛,而且、而且孩子是無辜的!叔叔,他是你孫子啊……」

「我不稀罕!」易勝武厭惡的看著她說:「我只要想到你明知道明瀚有未婚妻,你還和明瀚苟且,我就覺得你很噁心,我孫子的母親,一定是一位端莊善良,品性良好的大家閨秀,你不配!」

「不……不……」尚蔓菁慘白著臉色,連連搖頭。

這和她想的不一樣。

不都說,母憑子貴嗎?

她肚皮爭氣,懷上了易明瀚的孩子,為什麼易勝武對她腹中的孩子這樣不屑一顧?

不該是這樣的啊!

她滿眼是淚的看著易勝武,哭著說:「叔叔,我問過律師了,明瀚……明瀚他可能一輩子都出不來了……如果他被關一輩子,他就一輩子沒辦法娶妻生子,我腹中的孩子,可能是他這輩子唯一的孩子!叔叔,他是明瀚的骨肉啊,叔叔難道你想看明瀚一輩子孤獨終老,斷子絕孫嗎?」

易勝武冷冷說:「我寧可他孤獨終老,斷子絕孫,我也不會讓你這樣的女人,生下我們易家的骨肉,我剛剛已經說過了,你不配!我絕不會讓你這種德行有虧的女人,生下我們易家的骨肉,玷污我們易家的血脈!」

「不,叔叔,你不能這樣!」尚蔓菁哭著說:「叔叔,你得為明瀚想一想,他愛我,他也一定會愛這個孩子,叔叔,明瀚一定會很期待這個孩子的降臨的,叔叔,求求你,為了明瀚,您安排我和明瀚結婚吧!我願意嫁給明瀚,哪怕明瀚做一輩子牢也沒關係,我願意等他一輩子!」

她是真的喜歡易明瀚。

易明瀚是她遇到過的最溫柔、英俊、帥氣的男人。 ?等所有人坐下后,徐克和吳宇森開始認真的詢問林芊芊的想法,他們知道高飛推薦林芊芊不是開玩笑的,與高飛也算是朋友了,他的徒弟如果真的想在影視這方面也發展,而又有這個潛質的話,是應該好好培養。何況林芊芊已經有了在歌手方面的人氣,也積累了舞台上的經驗,比剛出道的新人要好培養的多,如果能拍上一部好片子,跑紅幾率也會很大。

坐在一邊原本想跟林芊芊好好聊天的高燕,見出情形也只好放棄了,但也不得不再次震驚高飛邀請來的名人。

閑聊了一會,二位大導演向林芊芊承若有合適的角色一定會考慮她,當然身為金筆編輯的高飛,如果願意專門在劇本里安排林芊芊一個角色,那就更方便了。

幾人還沒有閑聊多久,別墅外又傳來了汽車聲,而且還同時伴隨著笑聲。高飛連忙抱歉的對著徐克和吳宇森等人說了聲失陪,急忙朝門外走去。從那笑聲高飛也聽的出大概是誰,如果沒猜測錯誤的話,應該是新藝城的老闆之一黃百鳴大哥來了。

高飛跑出房間一看,果然和自己猜測的沒有錯,那笑聲來自於黃百鳴。不過同來者還有許冠傑和王祖賢,可能因為上次一起出演《打工皇帝》王祖賢與許冠傑熟悉了,加上許冠傑也很呵護這個小小年紀的王祖賢,所以才一同而來的吧。

「我就知道那個曾志偉肯定會先來一步的,你這次輸了吧。」黃百鳴笑著對許冠傑說道,因為他已經看到曾志偉他們的車了。

「許大哥。黃大哥。還有祖賢小妹,你們怎麼也這樣早就來了,難道是跟曾大哥籌謀好了地。」高飛笑著開著玩笑道,一邊邀請他們進門一邊繼續說道:「徐克和吳宇森二位也都來了,正在裡面坐呢。」

「小飛呀,你這次玩地可真大呀,幾乎把我們新藝城的班底都請來了。曾志偉前二天還說一定要在今天早點來占車位,我所以也就提前來了。沒想到他還是比我們先了一步。」黃百鳴說道。

「小妹我可是今年第一年在香港過年,我不管,今天晚上我不回去了,晚上住你這裡,明天大年三十在哥哥你這裡過。」王祖賢笑著耍著小女孩的性子道。

高飛想想也是。好歹王祖賢也是自己乾妹妹。今年沒回台灣過年總不能讓她一個人單獨過一個年。所以答應道:「反正我這裡房間有多。你就到這裡住幾天沒有關係。」

進房間后,高飛為三人介紹著自己的家人,王祖賢的嘴也算是甜,聽到高飛的介紹后,立刻開口喊道:「爸,媽,姐姐。你們好。」

因為高飛還沒來的及介紹王祖賢和黃百鳴等人。聽王祖賢這樣一喊,高飛的父母和姐姐高燕都出了一驚。高燕驚問道:「高飛,你結婚了嗎,她怎麼」

「這是王祖賢,是我認地乾妹妹,你們想到哪裡去了。」高飛沒等高燕繼續說下去,連忙解釋著,又轉向王祖賢笑著道:「我說小妹呀,你喊人就不能喊清楚點嘛,應該叫乾爸乾媽干姐。」

「我這不是為了叫起來親切點嗎,對不對姐。」王祖賢調皮的說道。

高燕點了點頭,望著王祖賢疑惑的問道:「你好象很看熟呀,我感覺在什麼地方看過你。」

「小倩,姥姥問你話呢。」高飛學著《倩女幽魂》里的寧采臣對著王祖賢說道。

王祖賢見高飛學著書生模樣還滿像的,也立刻學做小倩對著高燕開著玩笑道:「姥姥,你不認識小倩了嗎,我是小倩呀。」

「《倩女幽魂》,你是小倩。」高燕終於想起來為什麼見到王祖賢這樣面熟了,原來正是前段時間火熱地《倩女幽魂》影片里主演地聶小倩。只不過她還才剛出名,在影片里又沒注意她地名字,而古裝的小倩和眼前的有很大差別。所以高燕沒有認出來,現在知道了,當然非常興奮,那部影片自己也很喜歡看的。

而生為高飛父母的高成海和李玲芝也是一直處在震驚中,明星對於他們來說那是遙遠的東西,誰都知道當明星都很有錢,他們沒想到高飛能請來這樣多明星和導演還有老闆。特別是許冠昌,這可是他們也認識的明顯,沒有想到現在就出現在自己面前。想到前幾天高飛寫地一大堆請貼,知道現在到來地人還一半都沒有,現在真期待下一個會是誰出現。

高飛與眾人閑聊了一會,這次沒有聽到汽車聲,但聽見門口有人與陳紹軍對話。

「這裡是金筆編輯高飛的家嗎,我前幾日收到份請貼,不知道是不是真地,來問問。」

高飛走到門口,望著眼前的來人,心中可是一震,不過沒有顯露在臉上。接過來人的請貼,高飛笑著伸出手道:「歡迎你周星馳先生,我就是高飛,謝謝你的到來。」

「不敢不敢,能接到你的邀請是我的榮幸,只是不知你是如何認識我的。」周星馳見沒來錯地方,而且請貼是真的,興奮的笑著說道。

年曆二十六號,是一個平凡的日子,但今年的這個日子,對於娛樂圈來說是不平凡的。因為這一天出現了一件事件,使得整個娛樂***都在談論著這個事件,後來大家把此事件稱為請貼事件。因為那一天很多藝人都收到了一份二十九號的請貼,而這個製造此事件的就是持有十部二千萬票房以上的金筆編輯高飛。誰都知道高飛現在在娛樂圈裡的地位不低於任何一個明星,誰都知道如果能受到高飛的提拔,將前途一片光明。林芊芊,王祖賢。張國榮。張曼玉和關之琳等新人都算是高飛一手提拔起來的。而且周潤發也因為高飛而擺脫了票房毒藥地稱號,可以說這個***里地歷史將會永遠留下高飛這個名字。而這次的請貼事件之所以在娛樂圈傳的如此熱鬧,完全是因為高飛邀請的人並不光是與他相知的周潤發和成龍等人。有不少完全跟高飛沒有任何交道的人也受到了此請貼,所以才會將此次宴會當成一個事件來看待。

而現在的周星馳可謂沒有什麼名氣,他1983年結業后成為無線藝員的,曾經在《射鵰英雄傳》里演過龍套。現在也只是擔任一個兒童節目地主持人,可以說生活是穩定了,但在娛樂***沒有任何名氣。而與他一起出道的好朋友梁朝偉現在已經是當紅的五虎將之一了。

對於周星馳,高飛當然了解,可以說在90年代開始,他將一路走紅,在娛樂圈的地位可以跟周潤發和成龍抗衡。也就因為他。在香港娛樂圈才有雙周一成的說話。高飛知道。再過二年。周星馳會被別人挖掘,正式進入演藝生涯,雖然剛被挖掘出來地那二年周星馳沒有什麼成就,但他肯定感激當年看重他地人。

這幾年來,周星馳絕不甘心只做一個兒童節目主持人,他對自己地演藝事業始終抱有夢想,始終不肯鬆懈。嘗試寫劇本。揣摩經典影片,精讀理論。鑽研演技,卻始終沒有表現的機會,就算鼓起勇氣去電影公司投遞了報名表,終究是連老闆的面都見不著。但是,二十六號那天,他收到高飛的請貼,他知道這是多麼一個難得的機會,如果這是真的,他將見到知名大導演和許多大明星,只要有人看重自己,就有機會進入演藝舞台了。

當周星馳獲得高飛請貼的時候,他告訴了許多人,一開始根本沒有一個人相信他能獲得高飛地請貼,他只不過是個兒童欄目地主持人罷了,又跟高飛沒有交往。如果跟高飛有交往,也不可能混成這樣,早就去拍電影了。可當周星馳拿出高飛的請貼,所有人都相信了,每一個人都羨慕周星馳能有這樣一個機會。而到別人都相信這是事實地時候,周星馳又不敢相信了,這份請貼到底是不是真的,為什麼自己能收到高飛的請貼,可以說這幾天來,周星馳一直沒有睡好,就是在等這一天。直到現在,他終於相信老天眷戀他了,只要把握的好,這絕對是個機會。

「星籽,你主持的《430穿梭機》滿有自己風格的,我也算是在電視上認識你的吧。不過你不覺得在一個兒童欄目當主持太沒出息了嗎,有沒有想過進入演藝這個行業。」高飛故意的說道,對於周星馳,高飛自然知道日渴望進入演藝圈,高飛給周星馳請貼,自然也是準備籠絡此人,在沒有成名前,幫他們一把,日後都會感激不盡的。

周星馳沒有想到高飛會看自己的節目,興奮的說道:「當然想了,只不過一直沒有這個機會,希望高大哥能多指點指點。」

不怕你不上鉤,高飛心裡笑著,但表面還要一本正經,既然周星馳看自己大哥,自然要有當大哥的樣子,於是故做指點的說道:「你的個人風格比較獨特,完全可以運用到影視方面來,只不過現在你的能力還欠點火候,我住這裡你現在已經知道了。你的節目我會一直看下去的,我希望在明年的這時候看見你能把自我風格完善,我看的出你還有很大的潛力,這不是你真正水平。如果不是看見你有這方面的潛力,我也不會邀請你今天來這裡了。現在吳宇森和徐克二位導演已經在我這裡做客了,還有新藝城的老闆黃百鳴,我帶你去見見他們。」

聽到高飛說這樣的話,他知道自己只要把握住機會一定會發達的,雖然高飛的年齡跟自己是差不多的,但他的指點一定要當前輩來聽。笑著尊敬的說道:「高大哥,你放心,這一年我絕對會好好努力的,謝謝你的器重。」

高飛拍了拍周星馳的肩膀豪氣的說道:「你都叫我大哥了,還這樣客氣幹什麼。走吧,跟我進去吧。既然叫我大哥,可別今天在我的宴席上給我丟臉,我可是很看重你的。」

周星馳猛力的點頭,跟著高飛進了別墅。高飛在黃百鳴和徐克等人面前介紹周星馳是自己的好朋友,把周星馳推薦給了他們,算是先讓他在這些人面前混個臉熟。周星馳雖然沒有任何名氣,但也算是這個***里的人。現在又是高飛引薦的,當然不能冷落了他,所以大家開始詢問起周星馳現在的狀況。高飛把自己推薦給這些人,讓周星弛深受感激,只是現在身邊有這樣多人,不好當面道謝。

而剛向所有人推薦完周星弛沒有多久,外面又傳來了汽車聲,這時候也差不多是那些被邀請的人到來的時候。高飛又走出房間,這次來的依然是與高飛不熟悉的二個人,但高飛對這二人可是熟悉的很。而且這二人現在也是紅火的很,一個是劉德華,另外一個則是梁朝偉,他們都是無線的電視演員。劉德華是81年無線電視藝員訓練班畢業,梁朝偉是82年無線電視藝員訓練班畢業,現在他們都是無線五虎將之一了。高飛請他們二人來,一是見見面,熟悉一下。另外一個目的就是為了劉德華,對於劉德華,在今年下手是最好不過的了。高飛在8年就已經定下了一個小小的目標,那就是從無線手裡奪過劉德華,讓劉德華也對自己心存感激。

高飛拍了拍陳紹軍的肩膀道:「陳大哥,時間差不多了,你先去通知一下你妹妹準備些水果飲料和紅酒招待大家。」

陳紹軍點了點頭走進了別墅,高飛也朝著劉德華和梁朝偉走去。 ?劉德華和梁朝偉早就發現來不少人,因為他們接到請貼后也不感覺奇怪。他們是電視明星,人氣是不錯,但為什麼這次只邀請了無線五虎將中的他們二人,如果五人全部邀請,還說明高飛想顯示自己的面子,請五虎將來充場面。但轉念一想這也不對,高飛並不需要他們五虎將充什麼場面,因為成龍和周潤發等人比他們的名氣大多了,在這些大牌影片明星里,五虎將就算不得什麼了。

望著向自己走來的年輕人,二人已經猜想到這應該就是高飛了。在娛樂圈的人,如果有想往影視發展的,基本就必須了解高飛這個人,沒有見過高飛的人,很難相信一個現在才年僅二十三歲的年輕人,已經創造了影視神話,雖然他沒有出現在屏幕上,但他的成就已經是前無古人了,至於後有沒有來者,那只有蒼天知道了。

「久仰二位大俠大名,在下高飛。」高飛走到劉德華和梁朝偉面前行禮江湖之禮道,因為他們現在還是電視演員,依靠《射鵰英雄傳》和《天龍八部》等電視劇而紅火,在裡面自然是演俠客的角色。

梁朝偉和劉德華沒有想到高飛這樣風趣,劉德華笑著道:「高兄乃世外高人,我們這些大俠可能在你手裡幾招都過不了。」

在香港,梁朝偉日後的人氣高於劉德華,但在大陸,梁朝偉的人氣還沒有華籽的一半。而隨著大陸漸漸的改革開放,擁有眾多大陸影迷歌迷支持地劉德華身價也是與日俱增,身價才穩超與梁朝偉。高飛就是劉德華地歌迷和影迷。只不過在80年代。華籽的演技的確不怎麼樣,如果不是他在電視與歌壇的人氣維持,直接進入影視發展的話,很難想像他能有什麼成就。

梁朝偉沒有劉德華這樣開朗,笑著與高飛握了下手就算打過招呼了。高飛把二人帶到別墅里,裡面的客人已經不是再跟一開始一樣做在一起了,都幾個人分開在一起喝著紅酒或者預料閑聊著。看的出周星馳被冷落了,他一個人站在一邊吃著水果。

「星籽。看誰來了。」高飛對著周星弛喊道,周星馳與梁朝偉是好朋友,一起加入無線的,但命運卻是一個天一個地。不過這也怪不了誰,老天有時候就是喜歡這樣捉弄人。

「星籽。你怎麼也在這裡。」梁朝偉怎麼也沒有想到周星馳也會在這裡。難道他跟高飛很熟悉。可這也不可能了。如果跟高飛熟悉地話,也不會還在主持兒童節目了,他知道周星馳一直喜歡的是演戲,而不是當個主持人。

劉德華也是認識周星馳的,不過現在不熟悉而已,他望著周圍的人,發現都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了。地確也感覺奇怪。這個周星馳是怎麼進來地。

五虎將在這裡還是很多人都認識地,畢竟都是娛樂***里的人。在娛樂圈可沒有隔行如隔山的說法。不過在這裡,劉德華和梁朝偉都出道才二三年,在很多人面前都是晚輩,不管這次宴席辦的規模以及檔次如何,光人見識到這樣多人,劉德華和梁朝偉就覺得不虛此行。那請貼事件也果然不假,難怪得到請貼的人,都被很多人羨慕。

高飛與二人閑聊了一會,自然知道這二人想去拜會一下那些前輩。不過梁朝偉可以走,劉德華卻不行,高飛對劉德華說道:「華籽,雖然你比我年齡大一歲,但我同樣是你的影迷,所以我也希望跟其他人一樣這樣叫你。我有些事情想跟你單獨聊一聊,不知道華籽能不能給我這個面子。」

劉德華聽到高飛這樣說,自然高興了,雖然高飛可以說跟自己一樣是後起之秀。但成就是天壤之別,高飛可以對那些影片公司叫板,而自己則不能跟任何一家公司叫板,而且現在自己的日子並不好過,因為無線在上一個月給出了一份讓劉德華續簽地合同,一份長達五年地合同。

無線電視台為了自己的利益,為劉德華這個正在當紅地青年演員制定一個規劃長遠的新方案。他們要求劉德華儘快與台里簽署一個續約5年的合同,以期達到人更「紅」,台更「火」的雙贏效果。然而,少年得志的劉德華不想在續約5年的合同上簽字。他認為,續約5年,這簡直是在用繩索把自己放飛的心綁住。如果簽下這份約,那自己的計劃還怎麼實行?或許,劉德華已經預感到在這5年中自己的事業會有一個大的飛越;或許,他不願意讓「無線」用長線拴住自己的命運,總之,年輕人的心高氣傲使劉德華不管不顧一意孤行,他沒有去考慮、也考慮不到「不聽使喚」會給自己帶來什麼樣的後果,他拒絕簽約無線給出的合約。

而劉德華拒絕後的後果高飛自然明白,無線一貫的做法就是這樣,在合同還未滿之前,如果想留住藝人,就會提前拿出一份續約合同,你不簽,就會打壓雪藏你。面對這樣的情況,誰都會怕,一個演員有時候被雪藏個一年,可能名氣就會降很多,甚至直接日後無人問津,導致自動退出這個***。

「聽說無線找你續簽合同了,你有什麼打算。」高飛帶著劉德華走到自己的房間,進來后出口便問道。

劉德華震驚的望著高飛,這事情也不過就是前些日子公司內部找的自己,還沒有傳出去了。高飛是怎麼知道這件事情的,難道是無線公司告訴高飛的,那麼就明白為什麼高飛要送請貼給自己,他是無線的說客。劉德華保持的警惕說道:「高飛,是不是無線公司告訴你的。」

高飛望著劉德華的表情,才想到這個時期應該是劉德華最敏感地時候。現在劉德華續簽事件根本就沒有人知道,何況他也不會去亂說。雖然不滿意無線地做法。但也不敢在外面揭露無線的這霸王做法。那樣的話,除非自己離開娛樂圈,否則絕對在什麼地方都會被大壓。現在娛樂圈就是這樣黑暗,不要指望有什麼公司會真心待你,演員註定是被公司利用的,除非你能名氣大到脫離公司的程度,自力更生。

「不知道你有沒有想過,無線的藝人基本都是長工。他們這是慣用的手法。你簽下這個五年合約,自然還會出現下一個五年合約。而一個人又能有多少個五年,一直到你沒有任何利用價值,無線到時候就會無情的甩脫你。」高飛雙眼一直盯著劉德華地說著,他要讓劉德華明白。自己很理解他的感受與想法。自己是和他一起的。他應該相信自己。

劉德華望著高飛的眼神,很難想象這個年輕的人擁有這樣尖利地眼神,自己也明白一開始就不應該把一個能創作連續十部二千萬票房影片地人與他地年齡掛鉤。聽的出,高飛並不是無線的說客,因為那樣高飛不會揭露這些事情,現在劉德華的確需要一個人幫自己面對這個問題的人,劉德華問道:「那麼我該怎麼辦。簽還不是簽。」

「當然。」高飛說出這二個字。劉德華心神一緊,感覺整個房間的氣氛是如此壓郁。高飛依然望著劉德華的眼神。他知道當日後在娛樂圈劉德華成為呼風喚雨地時候,自己永遠不可能這樣欺負他了,高飛現在調節氣氛,其實就是為了看看這時候地劉德華到底有多大能耐。突然高飛發現自己錯了,望著劉德華的眼神,那種不被屈服地眼神,年輕的劉德華是倔強的。高飛想起他那日後幾十年走過來的風風雨雨,他也是一個飽受滄桑的人,自己不應該也沒有這個資格這樣對待這個在日後娛樂界的被萬人敬仰的劉德華,高飛收回了自己的尖利眼神,平和的望著劉德華說道:「不能簽。」

劉德華深吸了一口氣,剛才高飛還尖利的眼神的確讓自己不好受,在他面前好象可以看穿自己的內心似的。現在的眼神讓劉德華好受多了,聽到高飛說出不能簽三個字,感覺到自己找到了一個知己,最近一直為了無線的事情煩惱著,不過不簽肯定公司也不會輕易放過自己,詢問道:「那不簽,我合同還有一年多才到期,這段時間公司一定不會輕易放我呀。」

「這是自然,否則我今天也不會邀請你來了。你不簽約,無線肯定不會放過你,如果我預計的沒有錯的話,在你最後這一年多的期限里,他們會開始雪藏你,讓你沒有任何工作。」高飛說道,其實歷史上無線就是在此時開始雪藏劉德華的,但那對於劉德華來說並不覺得有什麼,最多挨到一年後合同滿了再出來。人氣降也降不了多少,再積累就是了。可能無線後來也想到了這點,又換了總手法,安排大量的工作給劉德華,希望藉此擊垮劉德華,不過那時候劉德華也要不了幾個月就合同到期了,無線見無法制服劉德華才找出了最後一個辦法,放過劉德華可以,但十年內不允許他再拍電視劇。畢竟劉德華是依靠無線電視台紅起來的,如果跳到其他電視台,無線怎麼可能允許。這一切高飛都了解,這一年如果讓劉德華自己挨過去,那麼以後要拉攏他就難了,這時候出手幫他,才會讓他感激自己,高飛繼續說道:「其實你只要不妥協,也就是一年多沒有任何工作,你現在一年不工作也餓不死,不過一年的時間浪費的確可惜。你想不想到個自由藝人「自由藝人。」劉德華一時不明白高飛的意思,詢問道:「這個自由藝人如何當。」

高飛知道劉德華動心了,拉攏他的時機就在此時,高飛說道:「五年的合同如果違約的話,賠償金的確不少,以我在娛樂圈的地位,應該在無線說的上話。我盡量會讓無線放過你,看看能不能賠付一年的違約金就能放過你,實在不行我就替你賠付五年的違約金。但我也不是白幫你的,你知道我是寫劇本的,你只要答應我,五年內,我有任何需要你拍的劇本,你必須都要來拍,而我沒有劇本的時候,你可以自由發展。當然拉,片酬依然會給你的。我幫你的另外一個目的其實主要是想跟你交個朋友,還是那句話,我是你的影迷。」

劉德華思考了一下高飛的話,這完全是天上掉餡餅的事情。不但能恢復自由身,還能拍到高飛的劇本。誰都知道能排到高飛的劇本意味著什麼,而且又不是不給片酬。說實話,還真不知道高飛途的是什麼,或許真的像他說的那樣,高飛是自己的影迷,那樣自己將十分榮幸能有這樣一個影迷。劉德華笑著說道:「我好象沒有理由拒絕你的幫助。」

正在高飛還想和劉德華繼續閑聊什麼的時候,陳苗紅沒有敲門就跑了進來,一臉焦急的說道:「飛哥,我哥在門口與人爭執起來了,有二個人沒有請貼就想進來,我哥說等他來跟你通報一下,那二人都不聽,就想直接闖進來。」

高飛聽后心中也是一驚,什麼人會這樣不講禮貌呢。高飛連忙對著劉德華說道:「你的事情就交給我了,你現在也去跟我那些朋友打打交道,我去處理一下事情。」

陳苗紅跟隨著高飛身後來到了門口,高飛見到來人是三個,有一個基本大家都認識,梅艷芳,香港娛樂圈的大姐大,在黑道也同樣是如此。而另外二人就是梅艷芳的後台老板,向氏兄弟,向華強與向華勝,這正是三合會的分屬新義安的大哥。在三合會裡,新義安算是最大的分屬了。面對此二人,高飛面不改色的走了過去。 而且,易明瀚疼她、寵她、對她特別好。

雖然現在他被抓起來了,可她願意等他。

不過,她並不覺得,易明瀚會做一輩子的牢。

畢竟,易家有權有勢,等風頭過了,他們一定會想辦法幫易明瀚減刑的。

她在易明瀚最艱難的時候,不離不棄,等易明瀚出來,還願意為她生下孩子,為他撫養孩子,易明瀚一定會感激她,更加愛她。

她的後半生,一定會很幸福的!

易勝武盯著她看了半響,冷冷笑了一聲。

真感人。

如果是別人家的事,他或許就被感動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