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諾怔怔地看著他,隨後又猛然站起來,大聲說道:「我知道你的好意,可是我……」

「嘭!」

話還沒說完,又是一個人影從眼前閃過,將他再次打倒在地。帕諾臉部挨了一拳,抬眼一看,比爾正面無表情地俯視著他。

「連七階都沒到的弱者就不要唧唧歪歪了,趕緊滾一邊去。」比爾說道,隨後便走向楊漣。

「螻蟻讓開……」奧菲莉亞緩步走來,輕輕踢了一下他的腿,淡然說道,「禁忌血脈算什麼,直接做成亡靈算了……」

說完,她跨過帕諾,走向了楊漣。

「呵呵,看來現在是七階強者的時間啊……有意思……有意思……」合作者從他身邊走過,淡淡笑道。

「你們……」帕諾獃獃地看著他們的背影,心中頓時五味雜陳,隨後再一次止不住淚如泉湧。

「好啦,交給他們吧……瞧你像個婆娘似的不停流眼淚。」冰兒走了過來,柔聲道。

隨後將身上的銀針整理出來,緩緩道:「跟我去那邊,幫我把東西整理好,你那朋友一會兒肯定需要療傷吧。」

帕諾聽著冰兒的話語,怎麼也止不住淚水,一個勁兒地抽泣起來。

楊漣定睛看著臨近崩潰邊緣的林恩,望著貫通天地的巨大雷柱,感受著空氣中令人『毛』孔倒立的恐怖能量波動,左眼的金『色』逐漸變得璀璨。

「想拉他出來是不可能了……直接開打吧……」嘴角勾起一彎弧度,楊漣緩緩開口說道。 黎棲向來是個懶洋洋的,不管做什麼事都打不起精神,彷彿萬事都不放在心上的人。

可是此刻,他看著葉星北的目光,帶了幾分激動,向來懶散的站姿,比以往筆直了幾分。

他攔住葉星北的去路,審視片刻,遲疑的叫:「小不點兒?你是小不點兒對不對?」

顧君逐:「……」

還沒等他說話,小樹苗兒就搶先喊出來:「你才是小不點兒!你全家都是小不點兒!」

小樹苗兒比別的孩子矮,平時最討厭人家說他矮小之類的話。

如果說的是他,他還能忍忍,可這人竟然叫他媽媽小不點兒。

簡直是士可忍,小樹不可忍。

顧君逐唇角勾笑,揉揉小樹苗兒的腦袋,雖然沒說話,但臉上的表情表達的意思很明顯:兒子,懟的好。

葉星北:「……」

小不點兒?

依稀彷彿似乎……確實有人曾經叫過她小不點兒。

但是記憶太遙遠,她有點記不起來了。

見葉星北臉上露出迷惘的神色,黎棲提醒道:「在江城……甜品店!」

「……哦!」葉星北臉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你是黎少!」

「呃……」黎棲不知道自己怎麼了,聽到別人慣常稱呼他的這個稱呼,此刻臉上有些發燒。

他伸手撓了撓臉頰,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我叫黎棲。」

看到他臉上露出類似「害羞」之類的神色,謝雲臨和謝錦飛都情不自禁的睜大了眼睛,懷疑自己看錯了。

黎家和謝家是世交,謝雲臨、謝錦飛和黎家幾位少爺關係不錯。

雖然和黎棲沒打過太多交道,但對黎棲的為人了解一些。

黎棲幾個哥哥對這個弟弟愁的不行,說他們弟弟佛系的太嚴重,普通人類都有的喜怒哀樂七情六慾他們弟弟統統都沒有。

不管什麼時候,黎棲臉上都是一副懶洋洋彷彿沒睡醒一般的樣子,彷彿這世上就沒有什麼能勾起他興緻的事情。

黎棲幾個哥哥對他們弟弟的評價很中肯,這些謝雲臨和謝錦飛也是親眼看在眼中的。

可是此刻,他們竟然在黎棲臉上看到了類似「不好意思」的這種表情,謝錦飛有些懊惱自己手太慢,沒給黎棲錄下來。

不然改天給黎棲的六哥看看。

嗯。

對了。

黎棲的六哥黎陸是謝錦飛的好友。

沒錯。

別人家的金孫,在黎家就是這麼不招待見。

黎陸的名字也是隨隨便便取的。

陸是取得「六」的諧音。

黎陸曾吐槽過,雖然這個名字很敷衍,但是他本人是感恩的,好歹沒讓他叫「露」不是?

大概越是家裡嫌棄,越能讓晚輩們上進。

黎老爺子七個孫子,除了黎棲身體不好,是個頂級紈絝,其他六個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年輕有為,前途不可限量。

家裡的後輩們,個個成器,要權有權,要錢有錢,京城不知多少老家主羨慕嫉妒黎老爺子,不但人丁興旺,而且個個成才。

黎棲雖然是個紈絝,可那些老家主們沒人鄙視黎棲。 媽蛋!

真小小臉色一黑。

接下來的事情,根本就不用木爐再交待!

八成是沈離在此意外抱上了大腿,而且這條腿還根本無視離炎六姓比較尊重木家修士的傳統,在沈離的煽風點火之下,開始向木爐、木流與木子茗尋釁滋事!

雖然人罡秘境,只是一個小地盤,總共容納仙緣弟子不超過百位……

雖然這裡,只是仙緣聖地無數修鍊秘境的其中之一,即使守關弟子,也不過出竅、分神修為……

但土地主,是最不好得罪的!

因為此地守關弟子,掌握著大量神髓、修鍊資料……以及各種人罡秘境的好處和神秘,若是他想針對誰,只要一個眼神,便有一大票小弟為之賣命!

這姓沈的若是有心幫助沈離出氣。

便一定會處處給自己與自己的夥伴們添堵!

一想到這裡,真小小頓時對木家丹師還有那個坐在地上大哭的錢快來,產生了濃濃的愧疚。

這一個月,自己雖然過得不錯。

踏破了「蒼穹」,再見了師尊,又在星間會裡遭遇諸多奇迹。

但木爐等人,卻一面要頂著沈離的壓力,一面與錢快來出入十道坊,不斷向錢賢索要自己的下落。同時……還不能落下修行。

難怪現在四人看上去都臉若菜色,一定是在此度日如年!

「咔嚓!咔嚓……」

一想到這裡,真小小立即將自己的拳頭捏得嘎嘣兒響,在她心中,沈離要比錢賢還可惡一萬倍!

錢賢雖然騙錢,但至少對木家修士還保持著最基本的敬畏,要揍只揍自己家的人。

但那該死的沈離,卻是連自己姥姥家的人都欺負!

「你們放心,雖然我不在的時候,你們都受了委屈,但現在我回來了……昨天讓你們難受的人,今日,一定會跪在你們腳下哭!」

真小小表情冷酷,一雙烏黑眸子里,迸發出令人不能直視的寒光!

「呃……」

木爐被真小小身上突然迸發出的強大氣焰震得一愣,一時失語。

木流更是哭笑不得。

根本想象不到,真小小會對他們這一個月來遭受的些微不足道的挫折,抱有如此強烈的憤慨!

她明明只是個小丫頭。

莫名失蹤一個月,定是遇到了麻煩。說不定經歷的磨難比他們四人加起來還多。

現在好不容易回來了,不應該抱著大夥,先哭哭鼻子嗎?

一個嬌小可愛的女子,竟是做出如此威風姿態,襯托得他這個大老爺們兒,弱得跟娘們兒一樣。

「笑笑……你用不著這樣帥的,一切有我……」

木流的話還沒有說完,木府之外,便響起了沈離的囂張大叫。

「木笑笑,我管你姓木還是姓真,你都是假貨!臭丫頭!聽說你回來了!可敢與我一戰?!」

舊仇在心,難以消減!

這一次,聽聞有人見到失蹤多日的木笑笑歸來,沈離身上掛著膀大腿換來的大量仙緣強力法寶,氣勢洶洶,踏上天空!

「真是一個令人嫉妒的傢伙!」

曾被真小小扁了十天的伊風吹,與他在仙緣聖地的同伴們聚在一起,眾人皆目光艷羨,打量沈離的裝備! ?第130章聯手壓制

強大的氣勢瞬間爆發出來,吞噬一切的黑暗之力從體內席捲而出,就像即將毀滅一切的颶風。

其他人迅速閃身離開,而後將身處巨大雷柱之中的林恩圍了起來。下一刻,合作者,奧菲莉亞,比爾,三個人也同時爆發出驚天的氣勢,七階強者的力量霎時間籠罩了這一大片區域,遠處的帕諾和冰兒不禁再次遠離了一些。

這四股強大無匹的力量在四個方位同時向中央的雷柱『逼』去,將其狠狠壓制住,一瞬間,就連貫通天地的雷電之力也稍微遜『色』了一些,滾滾雷雲彷彿也受到了震『盪』,沒有了之前的猖狂。

但也僅限於此,這股雷電之力已經達到了禁咒的級別,他們也只能暫時控制林恩最終爆發的時間,卻不能徹底將其壓制下來。

楊漣渾身黑暗之力洶湧澎湃,比之前任何時候都要濃郁,都要龐大,這是質的改變,是質的飛躍,這就是突破成為七階強者之後所帶來的好處。

感受著彷彿用不完的力量,楊漣興奮地竟微微顫抖起來,就是這種力量,就是這種感覺,他……終於有了可以復仇的資本!

回過神來,看著眼前直灌入天的雷柱,那毀天滅地般的力量不僅沒有讓楊漣畏懼,反而讓他興奮到無以復加。

這樣的力量如果為他所用,十二天騎士根本不在話下。隨後眼睛又望向雷柱之中苦苦掙扎的林恩,嘴角的邪意也越發明顯起來……他要得到這個人,得到這個人的力量,他要讓這個擁有禁忌血脈的人成為他的戰鬥傀儡……「哼哼哼哼……」忍不住發出邪惡而興奮的笑聲,楊漣彷彿看到了自己用這具戰鬥傀儡毀滅羅薩斯卡王城的場景……「楊漣!接下來怎麼辦!」這時,比爾在另一邊大聲喊道,雖然他們控制住了林恩體內不斷朝高空匯聚的能量,但根本上還是無濟於事,而且他也不清楚究竟要怎麼救身處雷柱之中的林恩。

被比爾的呼喊喚回現實,楊漣淡淡開口道:「你們三人都將領域全開,繼續控制住能量匯聚的速度,我進去救他出來……」

比爾一驚:「你進去?」

那可是禁咒級的力量,就算是七階強者也討不了好,他很擔心楊漣隻身而入會遭遇不測。

「放心吧,我有辦法救他……」楊漣淡淡笑道,一直目光奪奪地盯著裡面的林恩。

「那好吧。」聽他這麼說,比爾才點了點頭。他知道楊漣不是一個魯莽的人,而且已經成為了七階強者。

奧菲莉亞和合作者也點了點頭表示同意,這裡擁有領域的一共三人,唯獨楊漣突破為七階強者后還未激發出自己的領域,繼續控制目前的狀況會很耗費力量,再加上他所具備的黑暗之力侵蝕能力極強,由他去救林恩是最好的選擇。

「領域,羽劍青鋒!」

「領域,亡靈序曲!」

「領域,玄幽空界!」

重生之神的十萬年 三股七階領域瞬間撐開,像浪濤一般盡數將中間的雷柱擠壓,原本巨大的雷柱受到三股力量同時圍攻,頓時瘦了一大截,但往上匯聚的能量仍未停止,只是速度明顯慢了許多。

見雷柱被進一步壓制住,楊漣便抬步朝林恩走去。

來到雷柱前,那股毀滅氣息極重的雷電之力不斷刺激著他的神經,噼里啪啦作響的電光時不時觸及他身體周圍的黑暗之力,竟然沒有被立刻吞噬,而是堅持了數秒才被吞併,這種情況還是頭一次出現,他對這恐怖雷電力量的認識不禁又多了一分。

左眼的金『色』忽然暴漲,楊漣身體周圍的黑暗之力頓時咆哮起來,以肉眼可見的勢頭猛烈攀升,右臂之上的魔龍雙目一睜,詭異的暗紅『色』像是發出了召集令,所有的黑暗之力立馬又活躍幾分,隱隱有和雷電之力叫板的氣勢。

合作者一面控制著領域,一面緊緊注視著楊漣那邊,仔細感受著他身上的力量,突破之後與以前不可同日而語,那股充滿著未知的黑暗之力中,也比之前多了幾分殺伐之氣……他很清楚,從香兒的事情過後,楊漣就已經緩緩朝著他預料的方向發展,他很期待,期待最終這樣一個夾雜著善良與邪惡,無畏與不羈,而且還充滿著機遇和潛能的人,會成為大陸聞風喪膽的惡魔,還是……腳步抬起,楊漣猛然朝著雷柱撞擊而去,頓時,巨大的滋響聲與轟鳴聲響徹不絕。象徵毀滅一切的雷電之力與蘊藏著吞噬一切的黑暗之力強強相遇。

風暴乍起,朝著四周擴散開去,由撞擊引起的能量餘波雖然猛烈,卻並未對另外三人造成威脅,仍舊十分穩定地壓制著雷柱。

嘴角森白的牙齒『露』出點點,楊漣一邊興奮地看著裡面的那個男人,一邊將黑暗之力凝聚,猛一咬牙,狠狠朝里鑽去。

雷電之力拚命反抗著,猶如捍衛領土的野獸,瘋狂而暴虐,但即便如此,隨著僵持時間的增長,終究不敵侵蝕之力強到極點的黑暗之力,一點點被侵略,而後吞噬,再侵略,再吞噬……一步一步朝里走去,楊漣勢如破竹,瞬間踏入一大半。

雷柱被破開一個大口子,楊漣趁勢而入,一聲沉喝,魔龍霎時怒吼一聲,強大的黑暗之力猛然震『盪』,將周圍的雷電之力一下震開。隨後楊漣迅速一腳踏了進去,終於來到了已經跪在地上的林恩身前。

黑暗之力猶如保護層一般,將仍舊妄想反攻他的雷電之力全部格擋在外。而楊漣,就這樣俯視著雙手緊緊抱住身體的林恩。

和他一樣黑『色』的頭髮,一邊的劉海要稍長些,遮住了一隻深灼『色』的眼瞳,而另一隻眼睛『露』著無盡的痛苦,身體在不住顫抖,那些奔涌的雷之力就是通過這具軀體不斷往天空之上輸送,凝結成禁咒的力量也是這樣形成的。

金『色』左眼緊緊盯著眼前的人,楊漣可以清楚地看見源源不絕的魔法元素朝他身體中聚集。禁忌血脈,就是這樣一種恐怖而逆天的天賦,不知是上天的恩賜,還是……折磨。

「呃啊……」口中發出壓抑的悶哼,林恩雙手從身上拿開,隨後狠狠抓住自己的腦袋,他感覺身體要爆炸了,感覺頭顱疼痛欲裂。

種種往事不斷在腦中流過,短暫的幸福時光,和帕諾的相遇,一起為了生存偷盜行騙,被那些人抓走,然後受盡折磨,遭受侮辱,接著被所謂的親人帶走,繼續過著地獄般的生活……所有人都鄙視他,痛恨他,恨不得他死,就算接濟他的人也只是為了利用他,為了得到他的力量……對豁達的人而言,往事不過是過眼雲煙,但對他而言,一切都是諷刺,都是捉弄,這個世界在耍他!

楊漣左眼將眼前的林恩鎖定住,金『色』的流光在眼瞳中『盪』漾,華貴而神秘,他要用這一招得到眼前的人,得到他的血脈,得到他的力量……這一招就是曾經很少使用的攝神術,當初實力低微,所以不敢輕易使用,因為被反噬的話精神就會崩潰。而現在不同了,成為七階強者之後,所有方面都飛速提升,發生質的跳躍。

這段時間他一直不斷溫故這一招,對同級別的人已經能夠起到很大的作用,而且斷定,就算是在七階強者中相當厲害的角『色』承受這一招也會受到干擾。

而現在,林恩的精神接近崩潰,意識早已不清楚了,使用攝神術可謂得天獨厚。只要他控制住林恩的意識,然後將其原本意識抹除,變成自己的傀儡……不僅可以遏制他能量爆發的危機,更能永久解除他的痛苦……這不是一舉兩得嗎。

一想到即將擁有這個力量強大的戰鬥傀儡,得到他所具備的一切,楊漣就忍不住興奮的渾身顫抖……終於可以復仇了……終於能夠以平等的姿態面對那個女人了……終於可以毀滅她的一切了!

眼前彷彿已經出現了他控制著林恩釋放龐大的禁咒,將羅薩斯卡王城毀滅的情景……然後,那個女人就能和他一樣,在一堆廢墟中環顧著數之不盡的屍體和熟悉之人的殘骸……「嘿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楊漣忽然大笑起來,眼中一片瘋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