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一會,鋼牙的行動已經越來越危險,不知道什麼時候奈落就會突然想起這個小角『色』,將四魂之『玉』奪取。對於目前的局勢,鋼牙的影響已經可以忽略不計。

該把他排除出局了!作為棋子,鋼牙該體現他真正的作用了,妖狼族的神器!

想到這裡,犬夜叉對神無吩咐了一聲,只有讓鋼牙意識到自己的軟弱,才能讓他放棄最後一絲希望,去尋找妖狼族的傳承。

「奈落的事情不用去管,鋼牙已經找來了,告訴神樂,除了鋼牙的『性』命,隨便她怎麼玩都可以,只要不暴『露』自己!」

「嗯!」

神無輕輕的答應了下來,隨後沉寂了。

「嘛,就讓鋼牙給神樂找點事做吧,那個傢伙雖然有時候不知道輕重緩急,可是早就想替我教訓鋼牙一次了,這次正好把她從奈落身邊引出了,免得她不小心發現奈落的秘密。八歧大蛇,不知道當你得知自己的分身被奈落吞噬了之後,會是怎樣一副表情,哈哈哈哈……」

知道神無已經開始行動,犬夜叉心裡暢快的想到。有多了八歧大蛇這樣一個強敵,奈落以後的日子可不太好過了。

桔梗她們也聽明白了犬夜叉和鋼牙的對話,清楚的知道了奈落的變化。

「這就是說奈落城堡的結界減弱了,奈落,身上發生了什麼嗎?」

擁有四魂之『玉』的奈落妖力減弱了,難道……

彷彿感應到彼此的想法,桔梗和翠子相互看了看,點了點頭,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奈落又在準備什麼『陰』謀詭計。以那個傢伙以前只會躲在暗中,利用其他人來對付犬夜叉的經驗看,他沒有絕對的把握,絕對不會輕易的暴『露』自己的所在,更何況是在妖氣減弱的情況下。

「鋼牙,啊,戈薇小姐,有看到鋼牙嗎?」

就在鋼牙剛剛離開后不久,銀太和白角也帶著狼群追過來了。

「鋼牙的話,剛剛過去!」

「啊,謝謝了」!

真是兩個可憐的跟班呢!

看著氣喘吁吁的銀太和白角,犬夜叉他們搖了搖頭,有那樣一個重情重義的族長雖然很好,但是作為部下,各方面也會變得很累。

「犬夜叉,我們需要跟著他們嗎?」

奈奈子蹭了蹭犬夜叉的面頰,問道。

「不用,今晚是朔月之夜,我正好恢復人類的身體,好好休息一下。而且,對於奈落妖氣為什麼會突然變弱,我們還不清楚,讓鋼牙去探探風也好!」

犬夜叉輕輕的颳了一下奈奈子的小鼻子,笑著回道,有神樂和神無在,鋼牙討不了好!而且,從神無那裡,犬夜叉已經得知了,在上一次和八歧大蛇的分身的戰鬥中,奈落暗中將八歧大蛇的分身擄走的事情。

而他之所以用四魂之『玉』為籌碼,蠱『惑』椿來對付自己和桔梗,也是為了爭取時間,好融合八歧大蛇的分身。現在奈落的妖氣變弱,應該是他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他的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吞噬八歧大蛇的分身上,所以才會才會忽視了結界的防護,令他的氣息泄『露』了出來。

「探口風,犬夜叉,我覺得你太高看鋼牙那個傢伙了,有四魂之『玉』碎片又怎麼樣,不用奈落出手。就算是神樂也能夠輕鬆的幹掉他吧!那隻臭狼只是一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蠢蛋罷了,不要管他了!」

「奈奈子說的不錯,今晚我們就找個地方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既然奈落的城堡就在附近,那麼我們就等養『精』蓄銳好了之後,再去找他吧!椿已經抓住了,接下來也該輪到他了!」

桔梗科沒有忘記,五十年前偷襲她的人里,除了椿之外,還有一個奈落,而且,還是令她重傷的主謀。

前面已經說過了,『女』人可是很小心眼,也很記仇的!被殺的恨,被迫和愛人分離的恨,不好好還給奈落,可不行。

「那麼走吧,已經幾乎可以確定奈落城堡的大致範圍了,這附近到處都是那個傢伙手下妖怪留下的氣息!」

桔梗厭惡的揮了揮手,就如同犬夜叉的鼻子對氣味極其敏感一樣,她對於這種低級魔怪的氣息也不怎麼適應。應該說,作為巫『女』的她,對於一切邪惡的存在,都不會感到舒服。

而另一邊,深深的籠罩在『迷』霧中的奈落的城堡,也隨著結界的變弱而逐漸顯出了一絲輪廓。

「真是討厭,每次走在這裡都感覺『毛』骨悚然的,奈落那個傢伙就不知道把這些被他的瘴氣毒死的人類收拾一下嗎!不過自從前幾天椿被擊敗以來,他好像就不知道躲到哪裡去了!」

搖動著手中的風扇,神樂行走在『陰』森的城堡中,尋找著奈落的蹤跡。雖然她很討厭那個傢伙,但是讓他脫離自己的視線,萬一又想出什麼『陰』謀詭計對付犬夜叉,到時候準備不及,就晚了。

到底躲在哪裡?奈落!

「神樂!」

就在神樂從奈落的房間返回的時候,神無的僧院突然在她身後響起。

「啊,神無,你怎麼偷偷跟著我身後,嚇了我一跳,怎麼了嗎?」

原本走在過道上的抱怨的神樂被神無的聲音嚇了一跳,在這種滿是屍體的『陰』森森的地方,即使是她也同樣有些心懼。自從成為被犬夜叉解除了奈落對她的束縛后,她也變得越來越人『性』化了,有了一般『女』孩子才有的喜怒哀樂。

「看!」

神樂托起手中的鏡子,雖然是姐姐,可是她的身高卻只有神樂的一半而已。

「這是……妖狼族的首領鋼牙,那個和犬夜叉很不對付的傢伙!」

神樂稍稍將頭低了下來,看到鏡子裡面鋼牙和他的部下們似乎正在尋找著什麼,不過馬上就注意到了他們周圍的環境,似乎很眼熟。

「來到這附近了嗎,還真是死纏不休的傢伙呢,來了正好,神無,犬夜叉的意思是什麼,殺了他嗎?」

神樂知道神無不可能回因為這種事就找上她的,雖然早就準備要替犬夜叉教訓鋼牙一頓,可是現在的時機並不好。尤其是自從前天椿被犬夜叉他們生擒后,奈落就帶著四魂之『玉』不知道躲到哪裡去了!

況且,鋼牙『腿』上畢竟還有兩片四魂之『玉』碎片,現在她們還沒有和奈落正式翻臉,就這樣把四魂之『玉』奪來的話,『交』給誰都不好。

「嗯!」

神無輕輕的搖了搖頭。

「犬夜叉說,除了他的『性』命,其他的事情,隨你喜歡!」

「隨我喜歡嗎?選擇犬夜叉果然是正確的,嘻嘻嘻……真是太有趣了!」

神樂開心的笑了起來,雖說犬夜叉不想讓她感覺自己受到他的束縛,但是已經將犬夜叉認定為自己休憩港灣的神樂,此時只想幫上自己喜歡的人。

自由是什麼?自由就是做自己會覺得快樂的事情,而現在,神樂的快樂,就是幫助犬夜叉,犬夜叉的快樂,就是她的快樂!

這就是愛啊!

神樂臉上的笑容,不是面對奈落時的冷笑,而是發自內心的,幸福的笑容。 正文]第三百一十四章鋼牙受難

————

從甜蜜的思戀中收回思緒,神樂的目光回到了姐姐神無身上。

「神無,奈落那個傢伙在哪裡?是你的話,應該知道吧!」

「不用擔心,現在他,沒有時間,也沒有『精』力來注意你!放心出去玩吧!」

「記得要早點回來!」

「哦,那就好,拜拜喲!」

聽到神無的保證,神樂立刻咱迫不及待的離開了宮殿,飛出了奈落的城堡,朝著剛才神無鏡子中鋼牙他們的所在的地方飛過去。

神無輕輕的著懷裡的鏡子,目光穿透了腳下的地板,看到了地底深處,還原成本體由無數妖怪組合成的奈落那噁心的身體。無數噁心醜陋的妖怪和『肉』塊從奈落骯髒的身體分離出來,而籠罩在奈落頭部的黑『色』霧氣,就會發出一陣陣抖動,然後縮小一些。

「奈落,你已經快要把八歧大蛇的分身吞噬掉了吧!但是,沒用的,只要有我在,你永遠都無法傷害到犬夜叉!」

八歧大蛇的分身,正在被奈落慢慢吞噬。但是,依然無法對神無產生威脅,頂多和犬夜叉他們相當而已。而這一級別的力量,犬夜叉那裡有四個。

此時,神樂也已經來到了被結界攔在外面的鋼牙等人的上空。

「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傢伙,竟然就帶著兩個小嘍啰和一群狼就想要幹掉我和奈落嗎!有趣,就讓我好好的陪你玩玩吧!」

空中,神樂俯視著下面被阻攔在結界外面瞎闖的鋼牙一行人,隨手捲起一道狂風,將從結界里的城堡召喚出了無數的骷髏士兵,同時一道巨大的風刃如同一把巨大的鐮刀,狠狠的劈了下去。

「鋼牙,奈落那個傢伙真的就在這裡嗎,感覺好像不太好耶!」

「閉嘴,我的鼻子可不會騙我的,這裡到處都是那個傢伙身上的臭味,這裡肯定奈落城堡的結界外面,只要我們找到出路,肯定可以發現他的老巢!」

雖然在『腿』上鑲嵌了兩片四魂之『玉』碎片,可鋼牙本身的妖力並不是很強,所以即使奈落的結界隨著他妖力的減弱而削弱了,可也不是鋼牙這個對結界法術幾乎一無所知的傢伙所能突破的。

咻……

突然,一道巨大的尖嘯聲從空中傳來,鋼牙還來不及抬頭,就感覺到一股凜冽的寒意從頭上傳來,身體下意識的在地上一滾,同時大聲的提醒道。

「快閃開!」

轟隆!

巨大的白『色』鐮刀狠狠的砸在鋼牙他們剛才所站立的位置,留下一個深達三米的大坑,同時旁邊還有幾具食人狼的屍體,雖然鋼牙和兩個手下及時的躲開,可圍在他們身邊的幾隻食人狼就沒有那麼好運了。

「可惡,是你,奈落的分身——神樂,就是你在奈落的命令下殺死我的同伴的!」

鋼牙后怕不已的看了一眼那個深坑,而後對著不遠處從天而降的神樂吼道。而銀太和白角早就在看到神樂的時候帶著狼群躲到後面的一處小山坡后了,以他們的實力只能拖鋼牙的后『腿』。

「喲,又見面了,妖狼族的少首領,不過你還真是勇敢呢,我們還沒有找上你,你就自己送上『門』來了,對於你的執著,我很敬佩哦,不過,你也就到此為止了!」

在神樂的『操』縱下,無數的殭屍武士從空中落下,圍繞在神樂身邊。

「哼,同伴的仇,身為妖狼族首領的我怎麼可以不幫他們報,今天我就先解決掉你,再去城堡里幹掉奈落那個傢伙!」

(之後就是把戈薇從犬夜叉的身邊搶過來了吧,我終於知道犬夜叉為什麼那麼會討厭這個傢伙,除了他那可笑的非分之想之外,就是他那種沒有自知之明的自大了吧!)

神樂鄙視的看著在那裡大聲咆哮的鋼牙一眼,對於犬夜叉竟然可以忍耐這個傢伙那麼長時間都沒有殺掉他感到非常的不解,不過既然他已經把這件事全部『交』給自己了,那麼就在這裡陪他玩玩吧。反正犬夜叉已經說了,除了他的『性』命,隨她喜歡。

暗中做出了決定,神樂輕輕的打開摺扇,優雅的朝著朝著自己衝過來的鋼牙一擺。

「風刃之舞!」

「太慢了,你以為這種東西對我有用嗎!」

面對著撲面而來的武術小型風刃,鋼牙雙腳妖力一聚,瞬間從風刃的前方消失了,再一閃已經來到了神樂的上空,一個飛踢狠狠的踹向下面的神樂,沒有一絲猶豫。

「嘻!還真是不懂得憐香惜『玉』呢,你這個樣子肯定找不到喜歡你的『女』孩子吧!屍舞!」

神樂輕笑一聲,腳下一點,身體馬上倒飛進了後面的骷髏士兵之中。而那些骷髏們則是齊齊在神樂的『操』控下揮舞著手中的刀劍,蜂擁著朝著鋼牙跑去。

「這種鬼東西,就想要阻止我嗎!」

重重的飛踹踢在擋在神樂面前的骷髏上,瞬間就將之踢得粉碎。面對猶如『潮』水般朝著自己衝過來的骷髏,鋼牙想起了那些在神樂的『操』控下向自己攻擊的同伴們,心中更是憤怒,憑著一雙拳頭和被四魂之『玉』強化的雙『腿』,將阻攔在他和神樂之間的骷髏三下五除二擊碎,迅速的縮短著和神樂之間的距離。

「哦,乾的不錯嘛,我倒要看看你可以撐到什麼時候!」

「可惡,你是在耍我嗎!」

「哦,看出來了啊,本來想直接就解決掉你的,可是你卻得罪了一個你不能得罪的人。這次你『腿』上的兩片四魂之『玉』碎片只是附帶的而已,我的主要目的是替那個男人教訓一下你。讓你清楚的知道你自己的實力,不要太自大了!龍蛇之舞!」

再次輕飄飄的躲過鋼牙的撲擊,神樂的身體猶如一隻『花』叢中的蝴蝶一般,在風的縫隙中穿梭飛舞,偶爾搖曳的摺扇不時帶過幾道致命的風刃,在鋼牙的身體上劃出一道道傷痕,不一會,鋼牙的身體已經別血染紅了。

即使是原先心臟依然在奈落手中的神樂就可以輕易的打敗鋼牙了,更別說現在神樂已經徹底的從奈落手中解放,心裏面沒了牽挂,同時現在的心臟之中更是蘊含著犬夜叉的心中『精』血,真實的實力已經無限『逼』近巔峰大妖怪。無需計謀,她就可以在正面完美的擊敗鋼牙,四魂之『玉』可不是這個世界最強大的力量,何況只是兩片碎片。

「啊!怎麼辦,銀太,鋼牙好像打不過那個『女』人!」

「可是我們也沒有辦法啊,上去的話我們馬上就會被解決了,那個『女』人太恐怖了!」

小土堆後面,銀太而後白角帶著狼群小心的躲著,看到自己的首領竟然被神樂耍著打,完全沒有還手之力,小聲的討論起來。

妖狼族,確實已經沒落了!

「咦,有辦法,走!」

突然,銀太的腦海中閃過一道靈光,想到了白天遇到的犬夜叉一行人,以犬夜叉的實力,應該可以輕鬆的解決掉這個恐怖的『女』人了。而且他們好像也是在尋找奈落的蹤跡,只要找到他們,就可以把鋼牙從那個恐怖的『女』手下救出來了吧!

想到這裡,銀太馬上往來路跑去。

「啊,別跑啊!你想到什麼辦法了?等等我!」

「我們去找戈薇大姐他們!」

鋼牙,一定要撐著我們回來啊!銀太擔心的向著後面神樂龍蛇之舞凝聚的龐大的龍捲風,再次加快了自己的速度。

就在鋼牙他們遭到攻擊,被神樂肆意捉『弄』之時,遠處的犬夜叉,也已隨著朔夜的來臨,變回了人類。雖然他可以利用自身的妖力對抗身體的變化,但是那樣消耗太大,何況,能夠變回人類的姿態,也很難得,翠子她們幾個人中,還有好幾個沒有見過人類形態下的犬夜叉呢!

由於是在奈落的城堡附近,所以眾人在吃過晚飯後,就早早的安歇了下去。只是,到下半夜的時候,和犬夜叉相偎在一起的見過卻突然起身。

「犬夜叉,我想出去洗個澡!」

「嗯,我陪你!」

一頭黑髮的犬夜叉,即使是在著黑暗的夜晚,綻放著亮麗的光芒。桔梗剛一離開他的懷抱,就令他清醒過來。主動幫桔梗退下巫『女』和服,兩天人披著純白的浴衣,朝著附近的河流走去。

淡淡的熒光籠罩在兩人身體四周,遠遠的看過去,兩人就彷彿是森林中的『精』靈一般。

「犬夜叉,好像有兩個小傢伙正朝著這邊趕過來呢!」

腹黑萌寶:大牌媽咪不二嫁 來到小溪邊,桔梗直接和著浴衣走進了清澈的水中,這是她作為人類巫『女』時的習慣,同時也是巫『女』凈身的一種儀式,想當初為了讓犬夜叉呆在她身邊,每天都回去後山的瀑布凈身,而犬夜叉就在周圍巡視,保護著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那時,桔梗是最安心和平靜的,而現在,犬夜叉卻是堂堂正正跟在自己身邊,無需在像以前那樣偷偷『摸』『摸』了。

這裡已經是接近他們布下的結界邊緣了,所以桔梗可以很明顯的感知到銀太和白角的到來。

「嗯,是白天跟在鋼牙身後的那兩個跟班,看來鋼牙應該是遇到麻煩了,所以才想到向我們求救吧!」

不用猜,因為這就是犬夜叉自己安排的。

「神樂嗎?奈落的話可不會那麼好心的放走兩個漏網之魚!」

桔梗捧起水淋在自己身上,冰涼的溪水馬上濕潤了桔梗潔白的浴衣,從戈薇那個世界帶過來的衣服材質既薄且軟,被淋濕之後馬上緊緊的貼在了桔梗如『玉』的上,變得彷彿透明了一般,讓犬夜叉直接就看到了桔梗那的聖潔嬌軀。

「不用,神樂知道分寸,而且我現在的樣子也不方便出去,等太陽出來后再說吧,先讓神樂好好的玩一玩吧!」

犬夜叉雙手合十拍在一起,身體猛的閃了一下,皎潔的熒光瞬間凝聚到了他雙手,而後慢慢拉開,一顆銀『色』的由純粹的靈力凝結的珠子正漂浮在犬夜叉的兩手手掌心。

「開——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