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讓我請客吧?”溫旭試着問道。

“聰明!”許純笑着說道,“我本來以爲你是學生,沒多少錢,但通過我這幾次對你觀察,我徹底推翻了自己這個結論,你不僅有錢,應該還比我有錢,所以嘛……偶爾讓你出出血,那是必須的。”

溫旭已經蹭了許純兩頓飯,今天打電話就是想回請一下許純,所以見許純這麼一說,自然答應道:“沒問題!純姐,不知道你準備讓我在哪裏出血?”

許純想了一下,對溫旭說道:“如果去太貴的飯店,你的實力又不夠,去太便宜的飯店,又太便宜你了。這樣吧,我們今天去江海酒樓好了。”

江海酒樓就在江海廣場附近,是一家中等酒樓,一桌的平均消費大約在一千左右。如果許純不點名貴酒水、不點名貴菜品,三個人也就兩三百來塊,這絕對在溫旭的承受範圍之內。

“好,那我就先去江海酒樓定位子了。”溫旭點頭道。

“嗯!”許純應了一聲,就把電話掛了。

……

由於江海酒樓就在江海廣場附近,溫旭步行到那裏也只用了五分鐘。

春節期間,江海酒樓的生意很火爆,所有包間都被預定滿了,溫旭只有在不能預定的大廳搶到了一張桌子,而且這張桌子位於角落裏,地勢不好。

服務員很懂規矩,溫旭剛坐下,她就端來了一杯茶水和兩盤小吃,然後微笑着對溫旭問道:“先生,請問你現在需要點餐嗎?”

溫旭雖然對許純的口味瞭解一些,但對她那個表妹的口味卻是一無所知,害怕到時候點錯了菜,弄得大家都很尷尬,所以朝服務員搖了搖頭:“現在不用,等會兒點餐的時候,我再叫你吧!”

“那好!”服務員留下一抹微笑,拿着餐盤和菜單離開了。

溫旭坐在那兒百般無奈,剛準備摸出手機來打發時間的時候,卻看見門口走來一個熟人——剛剛分別沒多久的夏雨薇。

夏雨薇也看到了溫旭,不等溫旭招手,笑吟吟地朝溫旭走了過來。

“真沒想到我們又見面了。”溫旭向夏雨薇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示意她可以坐。

夏雨薇微微一笑,坐了下來,朝溫旭開玩笑道:“如果不是你比我早來,我還以爲你是故意跟着我過來的。”

溫旭知道夏雨薇這句話是在開玩笑,其實並沒有任何惡意,不禁笑着迴應道:“沒辦法,誰讓我們學校的校花魅力太大,我都被她吸引了呢?”

夏雨薇朝溫旭翻了翻白眼,嫵媚地嬌嗔道:“這校花本就是她們拿來陶侃我的,你怎麼也學起來了。”

夏雨薇本是人間絕色,這一嬌嗔更是飽含嫵媚,風情萬種,看得溫旭失神不已,彷彿置身於九天仙界。

夏雨薇看到溫旭的表情,不禁俏臉一紅,急忙轉移話題道:“你一個人還是約了女朋友?”

溫旭搓了搓鼻子,回過神來,笑着說道:“我約了一個朋友,但不是女朋友。你呢?”

“我約了我姐!”夏雨薇說道。

只是話音剛落,許純就從外面走了過來,溫旭和夏雨薇幾乎同時喊道:“這邊,姐(純姐)!” 第一百三十六章 這個世界還真小

當溫旭和夏雨薇同時開口喊出許純的名字時,兩人都驚訝地看着對方,沒想到他們喊的竟是一個人。

許純也是一愣,不過隨即笑了起來:“你們原來認識啊,那就不用麻煩我再介紹了。”

溫旭從驚訝緩過神來,朝許純和夏雨薇這對姐妹花笑道:“沒想到夏雨薇就是純姐的表妹,這個世界還真是很小。”

“我以前不是跟你說了嘛,我表妹也在江州中醫大學讀書,而且還是你們學校的校花,是你自己不信的。”許純說到這裏,忽然壞笑道,“小旭子,你現在看到我表妹長得這麼漂亮,是不是意外中帶着一抹暗自的驚喜啊?”

溫旭對許純乾笑兩聲,心裏想道:“你表妹長得確實沒話說,只是想把她追到手,那難度還不是一般的大啊!”

別看夏雨薇面帶笑容,說話的時候輕言細語,非常溫柔,但溫旭卻能從夏雨薇不經意間流露出的神采種感到一股與生俱來的高貴和傲氣,她就像一匹絕世好馬,若是沒有絕對的能力讓她心悅誠服,縱然騎了上去,也會把你摔下來,而且還會毫不留情地踩踏你,因爲你踐踏了她的高貴。

夏雨薇聽到許純的話,不禁俏臉一紅,拉長聲音喊道:“姐……”

許純將一粒豌豆扔進嘴裏,轉頭對夏雨薇問道:“薇薇,你是怎麼和小旭子認識的?”

夏雨薇說道:“姐,我以前不是給你說過嗎,我有一次在街上差點被搶了。”

“沒錯,我記得!你說若不是當時有個男生出手救了你,你的包包肯定被搶了,爲此我還讓陳秋燕狠狠地收拾了那兩個劫匪。”許純說到這裏,眼珠子一轉,睥睨着溫旭向夏雨薇問道,“薇薇,你別告訴我,那個男生就是小旭子?”

夏雨薇輕輕地點了點頭,溫旭則摸着鼻子苦笑道:“純姐,這很意外嗎?”

“廢話,不意外才怪!”許純大聲朝溫旭喊道,“沒想到你小子居然會英雄救美,我還真是刮目相看。”

溫旭的嘴角泛起一抹苦笑,心道:“我和你認識不就是因爲幫了你一次忙嗎?”

許純沒注意溫旭的表現,忽然將嘴巴湊到夏雨薇的耳邊,輕聲說道:“薇薇,我說難怪你對那小子這麼好,原來是他救了你。薇薇,你有沒有考慮對這小子以身相許啊?”

“姐,如果你再亂說,我可生氣了!”夏雨薇經不住許純這麼陶侃,一張俏臉頓時拉了下來,示威一般地瞪了許純兩眼。

對面的溫旭看到夏雨薇生氣的樣子,眼睛再次一亮,如果說夏雨薇微笑的時候就像是百花齊放的春天,那夏雨薇生氣的樣子則猶如銀裝素裹的冬天,這完全就是兩種不同的美,而且又是美得那麼動人。

許純看到溫旭的樣子,不禁笑着陶侃道:“小旭子,我表妹生氣的時候是不是特別好看啊?瞧你的眼珠子都快從眼睛蹦出來了。”

“姐,你若再取笑我,我就翻臉了。”夏雨薇嘟起小嘴生氣地說道,看樣子真的不高興了。

溫旭見狀,急忙打圓場道:“純姐,既然人都到了,我們就點菜吧!”

說罷,溫旭一個響指叫來服務員,指着許純和夏雨薇道:“給這兩位美女各來一份菜譜,我們開始點菜了。”

“好的,你稍等!”服務員標誌性地微笑道,然後走到櫃檯邊,快速地取了兩份菜單,分別交給了許純和夏雨薇。

“謝謝!”夏雨薇接過菜單,慢慢地翻了起來,並沒有慌着點菜,反倒是許純直接點了兩個招牌菜——松茸人蔘燉雞和鐵板燒牛肉。

溫旭見夏雨薇許久沒點菜,不禁微笑道:“不用客氣,我和純姐是老交情了。”

“就是!薇薇,你不用跟他客氣,他已經蹭了我兩頓飯了,這次該他出下血了。”許純喝了一口茶水,轉頭對夏雨薇說道,“要不,你點一個這個菜吧?我聽人家說,吃了黃瓜挺美容的。”

夏雨薇想了想,在菜譜上勾了一個黃瓜肉片和一個時令蔬菜乾煸,便把菜譜遞給了服務員,笑着對溫旭說道:“我不是跟你客氣,只是我的飯量向來都不是很大,四個菜應該足夠我們三個人吃了。”

雖然夏雨薇這麼說,但溫旭最後還是多要了一個糖醋魚,然後又在許純的提議下,要了一瓶一百多的紅酒,總共的花費在三百來塊錢。

許純正準備問溫旭這個年過得怎麼樣,眼睛卻忽然瞥見了溫旭身邊的那個編織袋,不禁奇怪地問道:“薇薇,你吃過飯怎麼把被子帶來了?”

“這不是我的被子,是溫旭的被子。放假的時候,我拿錯了。”夏雨薇解釋道。

“哦?”許純狡猾地轉了轉眼珠子,壓低聲音對夏雨薇說道,“薇薇,你們可真是有緣哦。誰的被子沒拿錯,你卻偏偏把溫旭的被子拿錯了。”

夏雨薇白了許純一眼,沒理會許純的陶侃。不料,許純又接着說道:“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薇薇,你睡沒睡過溫旭的被子啊?”

夏雨薇實在聽不下去了,沒好氣地反駁道:“我只是把我的被子拿回來洗一下,沒想到把被子拿錯了,事情就是這麼簡單。姐,你張口閉口都是他,該不會是……想讓他做我姐夫吧?”

許純沒想到夏雨薇會突然反擊,一時語塞,紅着臉不知道該怎麼辯駁對方。

夏雨薇趁勢反擊道:“姐,你不用擔心,我和他只是校友而已,不會搶你的心上人。如果你不好意思跟他表白,我可以幫你。”

“夏雨薇,你不要太過分了。”許純被夏雨薇說得一臉緋紅,又見溫旭正在瞧着自己,不禁怒喊道,“溫旭,我剛纔聽薇薇說,她幫你把被子洗過了,你把編織袋打開,聞一下上面有沒有香味。”

“不行!”夏雨薇急忙喊道。

其實,許純和夏雨薇聊天的內容並沒有瞞過溫旭,溫旭剛纔都聽到了,此時見她們把戰火燒到自己這邊來,只好裝作沒聽見,低頭喝茶。

許純見溫旭故意不理自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氣呼呼地拿起杯子就往嘴裏倒茶,沒想到杯裏的茶水已經沒有了,看得一旁的夏雨薇得意地抿嘴一笑。

“哼!”許純冷哼一聲,把杯子重重地放在了桌上。

溫旭見狀,急忙爲許純倒了一杯茶,許純的臉上這纔好看了許多。

剛纔的插曲並沒有影響吃飯的氣氛,溫旭在許純的要求下頻頻舉杯,兩人喝得不亦樂乎,反倒是夏雨薇一個人安靜地在旁邊吃東西,要不要拿起杯子抿上一口,反倒成了一個旁觀者。

由於這頓午飯吃得有些早,吃完飯也才十二點過十分。

щшш_ тt kǎn_ C〇

許純難得放一天假,就想好好地放鬆一下,所以現在並不想立刻放溫旭回去,看着溫旭問道:“前面的蕩子口開了一個真人CS店,下午陪我去玩真人CS。”

大多數女生都會提出去逛街、唱歌、看電影,恐怕只有許純這種女孩兒纔會提出去打CS。

真人CS雖然無法與真實的陣地訓練相比,但還是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提高遊戲玩家對槍支的熟悉程度,所以溫旭倒也想去,就是手裏這個編織袋挺礙事的。

許純看了看溫旭手裏的編織袋,揮了揮手,無所謂地說道:“我家離這兒不遠,你把它放我家好了。”

學校寢室這些天關了門,溫旭根本無法將被子放進去,原本打算放在秦怡那兒,一聽許純這麼說,頓時喜道:“好啊!”

許純見溫旭答應,轉頭對夏雨薇說道:“薇薇,你也一起去玩吧,一個隊至少要三個人才能玩。”

夏雨薇不想掃興,考慮了一下,點頭答應道:“好吧!”

“那我和溫旭先回去把被子放了,你就先去那裏等我們。”許純對夏雨薇說道。

“沒問題!”夏雨薇點了點頭,隨即轉身沿着右邊的街道走去,許純則把她的摩托車開了過來,把頭往身後一甩,示意溫旭坐上來。

春節期間,尤其是在這種正午時刻,街頭的人很少,許純在酒精的刺激下,不禁有種想飆車的衝動,對着身後的溫旭喊道:“用手抱緊我,我開快一點。”

“呃?”聽到許純的話,溫旭很是愕然。

許純見溫旭沒動,不耐煩地重複了一句:“想要命,就把我抱緊一點,免得摔下去。”

溫旭還在考慮要不要抱着許純時,許純卻忽然發動了摩托車,嚇得溫旭急忙伸手抱住了許純的腰肢,許純的腰肢還是那麼瘦,光滑的腰上沒有一絲贅肉。

許純感受到溫旭手上的力量,身子忍不住顫了一下,但卻沒有說什麼,只是猛地一下又把速度加快了。

溫旭見許純越開越快,不禁出言提醒道:“純姐,你開慢一點,我們不差這個時間。”

許純卻不耐煩地回答道:“囉嗦什麼!老孃的車技好得很,你只要不鬆手就甩你不下來。” 第一百三十七章 職業殺手

許純坐在前面飆車,不知道溫旭坐在後面有多麼尷尬。

過年之後,氣溫逐漸升了起來,溫旭的外面現在就只穿了一條尼龍褲,連秋褲都沒穿,下身的那頂帳篷看起來特別明顯。

溫旭儘量地把身子坐直,然後重心跟着往後面甩,最大限度地避免與許純的身體接觸。可誰知,就在溫旭向後仰的時候,許純卻猛地減速了。被巨大的慣性一帶,溫旭整個人都朝許純的後背貼了過去,而且要命的是,硬邦邦的利器正好順着車座的凹凸插了進去,見縫插針般地頂在了許純的股溝上。

縱然許純的臉皮再厚,也忍不住紅了起來,轉頭狠狠地瞪了溫旭一眼。

溫旭訕笑着解釋道:“剛纔真是一個意外,純屬意外!”

許純低頭看了一下溫旭胯下的利器,嘴角勾起一絲冷笑,然後對着那個突起的地方做了一個刀切的動作,一字一句地說道:“如果不想被老孃割下來喂狗,你就規矩一點。”

聽到許純彪悍的話,溫旭頓時冷汗直流,下面那頂帳篷果然退了下去。

許純的臉上露出一抹滿意的笑意,然後又瞪了溫旭一眼,緩緩地發動起摩托。經過剛纔的教訓,許純再也不敢開那麼快了,以四十碼的速度駛進了一所小區。

這是溫旭第一次來許純的家。上次本來想把許純送回來,結果許純喝得太醉,根本就認識路,所以就在酒店開了一個房間。

“我租這個房子怎麼樣?”許純從冰箱上面掏出兩罐可樂,扔了一瓶給溫旭。

許純租的房子是那種一室一廳的小戶型,飯廳和客廳合二爲一,一間臥室配上廚房、廁所和陽臺,顯得簡潔而精緻。

溫旭接過可樂,對許純說道:“純姐,我在想下學期是不是可以出來租房住。”

“這種房子一個月五百,不過光華那邊更便宜。錢倒不是問題,關鍵是我想知道你想跟誰一起住?看樣子,我表妹雖然對你不反感,但也沒喜感啊!”許純打開罐子喝了一口,替溫旭盤算道。

溫旭不禁對許純翻了翻白眼,沒好氣地說道:“我一個人住不可以,難道非要拉個女孩兒啊!何況,我也是隨便說說,並沒有真正決定要去外面租房住。”

“切!”許純給了溫旭一個鄙視的白眼。

……

許純回來的時候並沒有開摩托,而是和溫旭打了一個車,他們到的時候,夏雨薇一剛好從公交車裏走了下來,三人便一同走了進去。

真人CS不允許個人參賽,必須組隊參賽。一組的人一般是3——5個人,溫旭、許純和夏雨薇剛好組成一個隊,隊名是許純自作主張取的,名叫美女野獸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