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天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傷口,都被細心的包紮好,兩處肩膀都被洞穿,而且傷到了骨頭和筋脈,短時間內是不能動武了,而且最嚴重的還是內髒的傷勢,被女子一擊差點打死,樂天想想就來氣,

「咳咳,」樂天輕輕的咳嗽兩聲,感覺胸腔像是被燒著了一半,連呼吸間都帶著燒焦的氣味,

「嗯,」洛依依哼了一聲,樂天急忙閉上嘴巴,生怕驚醒她,雖然洛依依沒有被樂天弄醒,但是趴在窗外的白虎卻被樂天弄醒了,白虎咬著尾巴,樂呵呵的撞開門,

「噓,」樂天身軀劇痛,無法做出手勢,只能這樣告訴白虎,樂天瞄了一眼洛依依,示意白虎別吵醒她,

「呵,呵,」白虎傻呵呵的點了點頭,

隨後,一道紅光閃現,沖向洛依依,紅光發出一股柔和的力量,將洛依依包裹起來,慢慢的飄向樂天的床邊,最後,落到了樂天身邊,

「嘿,嘿,」白虎喘著粗氣,向樂天眨了眨眼,

樂天沒有說話,而是立起了大拇指,

白虎躡手躡爪的走了出去,寧寧姐妹看到白虎趴在門前,擋住了兩人,

「怎麼了,」寧寧知道白虎氏高級靈獸,可以聽懂兩人呢的話語,

「嗯嗯,」白虎搖了搖頭,然後又繼續趴在門前,

屋內,洛依依驚醒,看著身旁的樂天,雙眼緊閉,一動不動,

「啊,」樂天大叫一聲,洛依依一拳打在樂天的肩膀,掐住了樂天的耳朵,

「裝死,你在裝啊」洛依依咬牙,皮笑肉不笑的看著樂天,

「啊,依依,你什麼時候來的,」樂天一臉迷茫的問道,

「還裝,」洛依依的手加大了力氣,

「嘭,」門被推開,隨後寧寧看到兩人在床上,姿勢曖昧,臉紅著跑了出去,

「哎,」白虎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丟死人了,」洛依依又是一拳打在樂天的胸膛,

「丟人也不能拿我出氣啊,」樂天口齒不清的說道,

「哼,」洛依依走下床,給自己倒了杯茶,

門外,龍天和秦鳴來到了竹寧小院,

「太子,」寧寧跑出去正豪看到了龍天姍姍前來,

「何事如此慌張,」龍天問道,

「沒什麼,」寧寧紅著臉跑開了,隨後,玉竹也從門中跑了出來,追向寧寧,

「怎麼回事,」龍天疑問道,看著兩人俊美的身影和紅俏的臉龐不禁往壞處想,

龍天走了進去,看到了非常搞笑的一面,

白虎趴在窗前,透過縫隙向房間裡面望去,兩隻大爪子扒在窗沿上,粗大的尾巴還不斷的四處亂甩,

「呃,這,」龍天大概知道了,兩人沒准正處在溫柔鄉中,龍天正在猶豫,是進去,還是不進去呢,

「啊,」只聽屋內傳來一聲慘叫,龍天皺了皺眉,

「啊,」隨後又傳來一聲慘叫,比上一聲更凄慘,

「啊,」

「嘭,」的一聲,樂天將門推開,跌跌撞撞的跑了出來,看到龍天後一頭栽倒在地,

「樂兄,」龍天急忙護起樂天,

「嘶哈,」樂天捂著肩膀,呲牙咧嘴的吸了口氣,

隨後,龍天帶著秦鳴想要離開,此次前來只是來看望樂天,並且帶了一些名貴的靈藥,但是二人卻被樂天攔下了,說有要事相告,樂天心中明白,殺了龍正豪一家是怎樣的風波,如果不快點處理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所以樂天執意跟著二人來到了太子殿,而樂天將太子贈送的靈藥全都收入了戰神殿中送給了靈參,

「樂兄,此次危險之極,真是過意不去,」龍天看著樂天,滿臉誠懇的說道,

「哪裡,不過此次收穫非常大,」樂天一揮手,將從龍正豪那裡收繳到的兵器全都扔了出來,當然,其中不包括龍正豪的私藏,

近萬箱兵器擺滿了太子殿,偌大的太子殿都顯得有些擁擠起來,

「這是,」龍天睜大了眼睛,彷彿不敢相信,

「這是龍正豪叛亂之時徵集的兵器,」樂天道,

「轟,「秦明一下子挑開一隻木箱,看到裡面圓滾滾的火元彈頓時也是怒了,

「誰這麼大膽,」龍天也是怒了,火元彈是皇家專屬,他也知道龍正豪絕對沒有這個本領能造的出火元彈,

「你看,」樂天一腳踢開另一隻木箱,甩出了裡面的一隻兵器,

「孫家,」秦鳴拿過兵器,細細觀看著鍛造的手法和工藝,

「絕對是孫家沒錯,」秦鳴攥緊了拳頭,

「還有一人為作亂之事提供錢財,不過此人是誰我沒有查出,但他是帝都的人沒有錯,」樂天接著說道,

「茶超,一定是他,」龍天道,

當年,茶超之子酒後公然挑釁皇家,茶超后來贈送一百萬金晶想要賠禮,為他兒子挽回一命,但是后來被我親自斬殺,茶超懷恨在心,在帝都能有實力和龍正豪合作的只有他了, 「除此之外還有金刀門,」樂天語氣平靜的說道,

「金刀門的事已經不用參與了,我已經派人前去剿滅金刀門,」秦鳴道,

「還有就是神凰帝國,」樂天緩緩說道,

「什麼,」龍天的臉色終於提了起來,

「神凰帝國一女子與龍正豪相互勾結,好像是答應了他什麼條件,」

就算樂天不說眾人也知道,但是沒想到神凰帝國的手伸的這麼長,

「這件事,十三他一定知道,這可是賣國之罪啊,他不怕死么,」龍天的語氣中透著強烈的憤怒同時也有那不可緬懷的情誼,

「十三太子也是被逼無奈,他的母親被龍正豪抓了,」樂天道,

「什麼,那你,」

「太子放心,我已經將她救了出來,」樂天道,

樂天一揮手,龍十三的母親出現在太子殿中,安靜的平躺在地面,

「她怎麼了,」龍天道,

「他知道了我是你的人,不肯跟我走,被我打暈了,」樂天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說道,

龍天派人將龍十三的母親送回了後殿,不知道是看管還是……

「那龍正豪呢,」龍天問道,

「死了,」樂天道,

「那我們現在不想打,也要打了,」龍天有些無奈,沒想到戰局開始的這麼快,

「報,太子,邊疆三王帶領大軍前來弔唁,」有人來報,

「嘭,」龍天一拳將身邊的木箱擊碎,

邊疆三王分別是鷹王,虎王和戰王,三人被封為王鎮守邊關,現在居然帶領大軍前來,說什麼弔唁,其實就是為了幫助龍正豪而來,龍正豪和他們是拜把子的生死兄弟,這件事誰人不知,

「哼,我倒要看看,帝都之中這三人能繳出什麼花樣,」龍天哼道,

「太子鎮靜,這三人必是有備而來,而我們不可能將他們的百萬大軍全部殺光,所以這件事只能智取,」秦鳴道,

旁邊的樂天已經聽出這話是什麼意思,龍天畢竟是未來的一國之主,而且此次與人爭奪皇位還要顧及戰士的性命,雖然人心很重要,但若是戰士都在內訌中死去,那麼守衛邊疆的人數和戰鬥力會大幅度降低,如果這個時候有人侵犯,那後果不堪設想,

「這個交給我,」樂天說話間,臉型的模樣已經變成了龍正豪的樣子,但是身軀依舊沒變,樂天現在身負重傷,不能太過消耗,

旁邊的龍天和秦鳴早已經瞪大了眼睛,

「樂兄,多謝,」龍天看著樂天的樣子,向樂天鞠了一躬,

「太子,不必如此,」樂天急忙將龍天扶了起來,

「不,樂兄,對不起,其實父皇早已經將皇位交給了我,而我因為手下缺少幹將難以和龍正豪對抗,所以就想將樂兄拉入旗下,但是有一點我沒有騙你,地下的靈脈之中,連我父皇都難以接近,更不要說外人了,所以在這件事上,我騙了你,「龍天道,

「沒事,其實我早就知道了,」樂天回道,

「什麼,」龍天很驚訝,早些龍天就在虛神界觀察樂天,知道了樂天奪取了金凰大明王的傳承,那時候,龍天心中就已經將樂天當作了合適人選,后來龍天以洛依依為誘,希望樂天能夠來幫他,為了讓樂天全力相助,龍天答應他在得到皇位后就將金凰真血相送,可是現在看來,龍天有些辜負了樂天的真心,

「對不起,」龍天臉色發青,對樂天說道,

「沒事,我們是兄弟嘛,」樂天拍了拍龍天的肩膀道,

「對,我們是兄弟,」龍天拳頭,想起了倆人在虛神界時相互幫助共渡難關的時候了,

隨後,三人一路前往,來到了龍皇殿,

龍皇殿外,滿眼望去都是身負白袍的士兵,白袍之下都是銀閃閃的鎧甲,

樂天大致看了一下,這些人大概有兩萬之多,而且境界都在聚氣境,

「嚯,」樂天嘆了一口氣,看來這三人的確不是什麼善茬,身負白袍打著弔唁的名頭,實則還不是示威一般,

「噗,」樂天感覺嗓子一干,嘔出一口黑血,

「樂兄,」龍天失聲,樂天擺了擺手示意無事,

自從龍皇死後,龍天整個人大有改變,不再那麼浮躁不再那麼衝動了,彷彿在青龍皇離去的那一刻他就成長了一般,

樂天靈機一動,想起了一招秒計,

「送我去龍府,另外將依依也隨後送去,」樂天道,

「你要幹嘛,」秦鳴問道,

「嘿嘿,「秦鳴看著樂天的奸笑就知道這小子心中沒什麼好事,一肚子壞水的小傢伙能幹出什麼常人做的事,

「好,」秦鳴答應著,

樂天坐在攆車之上,臉上的笑容越來越盛,

寧寧從房間出去之後,樂天一口親在了洛依依的臉頰上,洛依依打了樂天一下,疼的樂天大喊一聲,而後樂天以受傷為名讓洛依依給自己換身衣服,洛依依無奈,因為樂天傷的的確很重,正當樂天脫光衣服后,玉竹跑了進來,

…………………………

不久,攆車就停在了龍府門前,樂天先是化作了龍影的模樣,因為樂天現在身受重傷,無法將體態化作魁梧的龍正豪,所以只能用龍影的模樣來掩人耳目,

「少爺,您怎麼了,「門口的隨從看到樂天化成的龍影急忙上前問道,

「沒怎麼,」樂天回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