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葉問龍一聲不吭便即動手,眾新生盡皆嘩然。

「找死!」

王海峰看著葉問龍轟過來的拳頭,眼中掠過了不屑,銅人交至左手,同樣是平平一拳砸出。

「砰」

兩拳相撞,迸發出強大的氣浪,葉問龍身形倒滑而去十多米,王海峰卻是穩如泰山,巋然不動,只不過他腳下的地板都是裂開了一條條縫隙,顯見剛才一拳之交,力量何等驚人。

「實力啊,這就是實力的巨大差距!」

「比拳力,葉老大似乎差得很遠,這王海峰果然很強!」

「這葉問龍有點衝動了,跟一個力大無窮的學長硬拼,這不是找虐嗎?」

……

看到葉問龍被一拳轟飛而去,所有人都有一種無力感,葉問龍雖然是當之無愧的新生之王,但與內府三年級的學長相比,的確還差得很大。

「葉問龍,這是你自找的,可怪不得我老生欺負你新生旦子。」王海峰雖然暗驚葉問龍拳勁驚人,但卻還沒有放在他心上,順手收起銅人,轉身走到了小操場中間,肩膀動了動,脖子扭了扭,發出了骨節的咯噠咯噠聲響。

葉問龍一言不發,胸腔之中似乎有著一股氣堵著想要發泄出來,他需要一場淋漓盡致的戰鬥將之發泄出來。而王海峰,的確是一個不錯的對象。

「看在我堂弟也有不對的份上,我只打斷你一條腿以儆效尤。」王海峰眼中精光迸射,一腳踏出,敬愛階強者磅礴的氣勢狂卷而出,他的腳下操場地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龜裂開去。

「白長這麼大塊頭,廢話還真多!」決定一戰之後,葉問龍整個人似乎都變了,渾身散發著火焰般的狂暴,大海浪濤般的洶湧。

「砰」

他話語甫落,便已跺地衝出,砰,砰,砰,三步,身形如滾雷,身後留下了三個駭人的深深腳印。

「寸爆!」

拳頭如隕石般的砸出,周圍的空氣被生生擠爆而去,足以轟飛一名強大增益階武者一拳,已然砸向王海峰。

「跟我硬拼硬?你還差得遠。」看到葉問龍仍然選擇這樣的戰鬥方式,王海峰心中更是不屑,畢竟還是一個嫩角啊。

又是隨意一拳打出,與葉問龍的拳頭碰到一起。

「砰」

葉問龍身形再次倒滑而去。

「砰」

然而,葉問龍如同處於狂暴狀態一般,一退再上,豆爆拳如流星飛錘一般向王海峰身上招乎而去。

「砰」「砰」「砰」……

王海峰一次又一次地把葉問龍轟退而回,看起來輕鬆之極,儼然地,葉問龍的狂暴攻擊,對他沒有造成任何威脅。

縱然如此,只不過短短數十呼息之間,小操場之上,已然碎裂了一大片。

「嚯!」

在葉問龍再次拳轟過來之時,王海峰終於第一次出手,一股厚重、浩瀚的力量,隨著他的拳頭轟出瀰漫而開,拳頭過處,空氣連連迸爆開來。 「轟」

如山般的拳勁,直接是被葉問龍轟飛而去二十米遠,葉問龍左腳斜踏而下,砰地點地,整個人斜掛在那裡而不倒,周身善力涌動,彷彿天地善力在托著他一般,眼中卻是迸發出了更加強大的戰意。

「好強,這小子修為又精進了!」龍天羽和龍宮月對葉問龍被王海峰一拳轟飛並沒有感到意外,他們也都知道,葉問龍的戰鬥力也就在增益階級別,對上敬愛階六級的王海峰,不可能有勝算,但是葉問龍此時給他們的感覺,比以前又強大了許多。

「這傢伙,修鍊的速度還真是快啊!」皇青龍眼中掠過了一縷寒芒,對葉問龍的進步,他一樣感到震驚,但內心深處,對於強大的渴望更加強烈。

「小子,如果你只有這一點實力,我勸你還是自己打斷自己的一條腿吧。」王海峰對於葉問龍身上迸發的強大氣息視若無睹,嘭,嘭,嘭,嘭,嘭,一步一步地向前邁進,每一步都是沉重如山,大地震動,身體移動,宛若一台重型機械在移動。

「還真是喜歡廢話啊!」葉問龍臉上微現的潮紅,此時已然悄然消逝,眼中的冰冷,卻是更深一層。

「既然如此,就讓你看看,敬愛階武者的真正實力!」

王海峰已是被葉問龍挑起了真正的怒火,冷笑聲中,還遠在十米之外,便是隔空一打出。

「跋折羅拳!」

隨著他的一聲沉喝,一個由善力凝聚的西瓜大巨拳呼嘯而出,掠過空氣,竟然是擦出火花,斗大善力拳頭,宛若隕石一般向葉問龍怒轟而去。

「天,太強了!」

「厲害,這一拳之下,如果是我,恐怕立即被轟爆!」

「這就是敬愛階武者的出拳么?震撼!」

看到王海峰的出拳,所有新生都被震撼住了。與以前肉搏硬碰的打法不同,他們第一次看到了善力凝形的高級武技。

a#級武技,跋折羅拳!須敬愛階以上武者方可施展,凝拳如星石,可伏一切天魔神者!

「有點意思!」看著這勢如流星了隕石般的一拳,葉問龍眼神終於有了些許凝重。

「砰」

一聲沉響之中,他的身形陡然消失,踏著月光步的他,宛若驚鴻掠展,幾道殘影掠空,一隻漩渦拳頭已然繞過王海峰打出的善力斗拳輕向後者。

「轟隆」

一聲巨響傳來,王海峰的跋折羅善力斗拳轟在了葉問龍剛才站立處的後方,將堅硬的地面炸出了一個兩米大坑,碎石飛濺四方。

而此時,葉問龍的漩渦拳已然到了王海峰的面前。

豆爆拳第四式,螺旋爆!

「好快的身法!」

「這絕對是很高級的身步法,不知道是b級還是a#級!」

「太快了!」

眾新生都感到眼前一花,葉問龍已攻到王海峰面前,那玄妙的身法,讓眾人對他的信心又拉回了一些。

「不錯,終於會變通了。」王海峰看到葉問龍終於沒有硬碰硬,心中冷笑。葉問龍的步法是很快,卻還沒有放在他眼裡,順手一掌拍出。

不過,旋即他便感覺到不對,葉問龍拳頭之上傳來了一股澎湃的爆炸力,那股力量,連他都感到心中微悸,只不過,他再想加力卻已是來不及了,只來得及運轉善府中的善力涌至左手護住的手臂。

「砰」

拳掌相交,磅礴的善力轟然狂卷,哧嘶聲中,王海峰的左手衣袖瞬間碎裂成碎屑飛走,葉問龍刷地退回兩步,而王海峰卻是被他這一拳轟退五六米,退踏之間,地面一條條的龜裂開去。

「好!」

「厲害!」

「老大萬歲!」

「太酷了解」

看到這一逆轉般的變化,一眾學生這回是真的歡呼起來。

本來以為肯定是一邊倒的戰鬥,如今卻是出現了驚逆的變化,新生之王葉問龍一拳轟退內府三年級排名第五、修為達到敬愛階六級的鐵臂銅人王海峰,僅此一項,不管最後葉問龍是輸是贏,都已然大大為所有新生掙了一口氣。

而且只是這片刻工夫,新生園一號操場里又湧進了百餘人,三四百名新生的歡呼聲,徹底打破了龍武學府的寧靜。

王海峰的樣子頗為狼狽,整條左手衣袖碎至左肩,露出了扎結如小蛇般的一條條肌肉,手臂之上一片紅腫,儼然是被葉問龍的螺旋爆威力已傷到了他的表皮,若不是他見機得快運轉善力護住,只怕整條手臂都可能被廢掉。

這小子,果然不是表面那麼簡單啊!只是這一下,葉問龍的實力第一次引起了王海峰的重視。

「好,很好!」王海峰眼中的戰意終於迸發,如山般的身影撲上,一拳向葉問龍砸去,善力狂卷,力重如山。

「嗖」

葉問龍卻是不與他硬碰,腳踏月光步,閃至一側飛躍而起,右臂狂掃而下,王海峰一拳落空,見他手臂砸至,舉手格擋。

「神臂蓋頂!」

「砰」

一聲宛若重峰砸到大地的轟鳴聲傳盪開來,王海峰手臂劇震,魁梧的身軀,竟然是被葉問龍這一臂轟壓得躬了下去,腳下站立處地面碎裂而開,碎屑飛濺而去。

「逆壓萬岳!」

「鐵臂斷山!」

「力斷巫山!」

葉問龍一搶到先機,便是得勢不饒人,展開月光步,身化幻影,對王海峰展開了瘋狂的攻擊。

「砰」

「轟」

「嘭」

「砰砰砰」

金龍臂在他的全力運轉之下,幻起了道道臂影,一次次轟得王海峰向後退去,一時間竟是讓葉問龍佔據了上風。

「厲害!」

「不會吧?」

「竟然壓得敬愛階六級武者只有招架之功,沒有還手之力?」

「天,太酷了!」

「爆啊!」

「葉老大,轟潰他!」

「葉老大加油!」

「打趴他!」

……

數百新生一次又一次的被震撼著,那砰砰砰砰的聲音,如戰鼓擂動一般震顫著他們的心臟,所有人的熱血都在沸騰著,人人都揮舞著拳頭,很多男生激動得臉色脹紅,脖子上青筋暴起。

「吼!」

驚雷般的聲音滾轟開來,一道人影被轟得倒飛而回,砰地一跺地面,穩穩地停在十餘米外,精光迸射的眼瞳有著熊熊燃燒的龐大戰意。

是葉問龍!

他的臉因劇烈的戰鬥而充著血,全身散發出強大的力量波動,右手的袖子碎裂大半,那從隔著衣服看不到的肌肉紮實如鐵臂一般,皮膜之下有著淡淡的毫光游閃,似乎蘊藏著無比龐大的力量。

看到王海峰的樣子,所有新生都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氣。此時的王海峰可謂是狼狽之極,身上的龍武學府校袍已然爛得不成樣子,全身紅腫,就連臉上也是有著一道紅色印子。

這內府三年級排行榜上排名第五的傢伙,竟然被一個新生逼成這樣,不說他老臉丟到家了,經此一戰,葉問龍的大名,只怕衝到龍武學府眾多學生的前面了。

王海峰的臉色十分難看,他本來已經有些高估了葉問龍,卻未料想,他還是低估了他,那一隻手臂,簡直比他的鐵臂銅人還要堅硬,以他的實力,在金龍臂的壓制之下,竟然發揮不出一半,葉問龍的手臂之中,似乎蘊藏著一股強大的力量,讓他只能倉促抵擋,卻做不出象樣的反擊。

如果不是最後他召喚出鐵臂銅人強行擊退葉問龍,今天只怕他就真的要裁在葉問龍的手中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