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的巨龍和黑色的地獄龍狹路相逢,不斷的廝殺著,咆哮著,撞擊在一起發出震天動地的巨響,啥時間煙塵瀰漫,空地上被鋪天蓋地的灰塵給遮蓋住,看不見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待煙塵漸漸消散,隱約可以見到原本垮掉的茅草屋,那個地上已經被夷為平地,根本就看不出原本這裡還有房子的模樣,

「嗚嗚,我們的房子沒了,這些茅草屋可是我們蓋了好多天才完成的啊!……」二牛一臉沮喪的看著那已經被夷為平地的地方。

矮瘦漢子拍拍二牛的肩膀安慰道:「不用擔心,不就是幾間茅草屋嘛,我們的新老大很有錢,肯定能幫我們蓋個更漂亮的屋子。」

「什麼新老大?」二牛還沒有反應過來。

矮瘦漢子指著場地中間道:「就是跟蠻三虎大哥打架的那個,剛才蠻大哥已經說了,他要是輸了,我們就得跟著那個人,我看這戰鬥蠻大哥八成是輸定了,所以,我們的老大當然換人了啊!……」

「可剛才我也挺他說不要我們做小弟……」二牛老實地說。

「那叫高人的謙虛懂不懂!」矮瘦漢子故作高深莫測地說:「你想想啊,新老大這麼厲害,早上在樹林里為什麼還對我們這麼客氣?」

「為什麼?」

「他是看重了我們的資質,認為我們都是一些可造之材,所以才跟著我們來見蠻大哥,目的就是想把我們都收做小弟。」

「有道理!」二牛點頭贊同道:「原來是這樣,我就說他這麼厲害怎麼還願意被我們打劫,原來是因為這個原因。」

站在不遠處的江千尋聽到這話,頓時一陣無語,原來事情還可以這麼理解,這個時候,戰鬥場上忽然傳來一陣不同尋常的內力波動,站在江千尋肩膀上的格桑忽然嗚咽一聲,閃電般的從竄下地面,朝龍英凡那邊奔過去,同時,龍英凡對著江千尋大叫一聲,「千尋,快來替我護法!」

卻原來是跟蠻三虎打了一場後龍英凡忽然心生感悟就要進階了,江千尋立刻走上前去,站在龍英凡的周圍,蠻三虎似乎受了點傷,走起路來有一點踉蹌,見江千尋警惕的看著自己,不由自主的就直接遠離了龍英凡。

龍英凡原本背在背上的靈晶被他放在腳邊上,他周身內力波動不斷變化,感覺到天地間的靈氣已經不足以吸收就直接抓起地上的靈晶使用,不消片刻那些靈晶就變成了粉末從龍英凡手裡消失。

江千尋一見那麼多靈晶龍英凡只是進階三層中段居然還不夠,十分吃驚,要知道他進階的時候也就只用了比龍英凡現在用的還要少一點就足夠了。 江千尋飛身而起,右手一抖,一條鞭子就飛出來,猶如靈蛇一般直接卷到了矮瘦漢子的手裡,把他手裡的靈晶捲起來直接一抖,一大袋子靈晶就直接落出來,在龍英凡的身體周圍懸浮起來。

龍英凡半閉著眼,也沒有動,只是他周身的天地靈氣波動的十分劇烈,像是颳起了狂風一般,幾乎肉眼可見的天地靈氣瘋狂的望他身上竄,當天地靈氣不夠的時候,立刻就有幾塊懸浮在半空里的靈晶開始閃爍著淡金色的光澤,隨後忽然發出啵的一聲脆響直接炸裂開來,變成一堆粉末。

「嗚嗚,這些東西都好值錢的,新老大也太狠了,就這麼把這些寶貝給弄的只剩下灰塵了啊!……」矮瘦漢子簡直都快要哭了。

還是二牛想的多一點,直接問蠻三虎,「老大,你是不是已經輸了?」

蠻三虎嘆息一聲道:「是啊,這小子真是厲害,我力氣比不過他,速度比不過他,只好認輸了啊!……」

「太好了,我們新老大很有錢的,以後不愁沒飯吃了啊!……」二牛歡呼起來,周圍那些普通人見二牛如此,也跟著歡呼起來。

「……」蠻三虎氣的險些沒把二牛掐死,對著二牛的屁股就是狠狠一腳。

龍英凡這一坐,時間比江千尋還要長,過了整整一天渾身的內力波動都沒有趨於平穩,他們這種修行的氣魂師,少吃一頓沒什麼,那些個普通人實力低下的可就受不了了,圍觀了一整天,剛開始還一臉激動的看著這從來沒有看過的場景,看久了也麻木,一整天下來又累又餓,還是蠻三虎去獵了幾隻野味來,才得以吃到東西。

矮瘦漢子很會來事,見江千尋一直站在龍英凡周圍,特意把烤好的肉最好的那一塊拿去遞給江千尋道:「大嫂,你先吃點東西吧,看老大這樣子,估計還要很久才能醒過來。」

「什麼大嫂?別亂叫!」 總裁,還我寶寶 江千尋聽了這稱呼,心裡有些甜蜜,但還是嚴厲呵斥道。

「誒,不是大嫂,那就是未來大嫂了啊!……」矮瘦漢子直接改口,笑的一臉獻媚,格桑看到這群人烤肉吃,直接跑到火堆邊上,這些人認為格桑是龍英凡的寵物,對格桑那個好啊,烤好的肉先伺候著格桑吃了,才自己吃。

一直到第二天晚上的時候,龍英凡才清醒過來,他一躍而起,只覺得渾身上下的內力十分充沛,精神也十分充足,就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氣一樣,大吼一聲猛地對著地上就是一掌。

「轟隆!」

一聲震天動地的巨響之後,大地在那一瞬間都晃動了幾下,原本因為龍英凡和蠻三虎戰鬥就已經一片狼藉的地面再次受到重創,以他的手掌為中心朝四面八方蔓延著又寬又長的縫隙,那一掌的力量就好像不是一次性發出來的一次,地面連續震動了九次才停止晃動,裂縫也越來越長,也越來越寬,當第六次震動響起來的時候,竟然塌陷下去,看起來就好像是被什麼直接砸了一個大坑一樣。

這正是卧龍掌的奧秘,每次打出去一掌,對方就要承受相當於九次的攻擊,一次比一次強烈,一次比一次難於招架,龍家就是靠著這卧龍掌而在洛城佔有了一席之地那麼多年而不倒。

幾堆篝火,眾人圍在篝火前吃夜宵,蠻三虎是個很大咧咧的傢伙,就跟他的名字一樣,虎頭虎腦的,龍英凡對這個人的印象還不錯,雖然腦袋一根筋了點,蠻三虎摘下隨身攜帶的小酒壺遞給龍英凡道:「來,喝一杯!」

龍英凡也不矯情,拿起酒壺喝了一大口,雖然這酒只有洛城裡最廉價的酒館里才會有的賣,龍英凡喝了一口又扔給蠻三虎,蠻三虎直接灌下了大半才停止,對著龍英凡比了個大拇指道:「兄弟,我蠻三虎很少有佩服誰,但你是第一個,你知道嗎?在我認識的人裡面,你是第一個不但力量上比我強的,就連速度也比我厲害的人,以後啊,你就是我的老大,你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皺一下眉頭我蠻三虎就不是好漢。」

「三虎大哥你說笑了,比試我僥倖贏了而已,承讓。」龍英凡淡淡一笑。

「承什麼讓!輸了就是輸了,我蠻三虎不是輸不起的人,你要是再推辭可就是看不起我了啊!……」蠻三虎雙目圓瞪。

龍英凡哭笑不得,他居然有一天會被人壓迫著一定要做老大,收的還是一群那麼有個性的小弟,傳回洛城他估計又得出名一次吧,「好,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推辭了啊!……」

「大家聽到沒有,以後龍英凡兄弟就是我們大家的老大,他讓我們做什麼,我們就做什麼,你們大家聽到沒有。」,蠻三虎站起來,對著眾人老。

「是!」所有人立刻站起來,對著龍英凡恭恭敬敬的喊了聲老大,就連江千尋都湊熱鬧的喊了一聲:「老大!」

龍英凡只是搖頭大笑,隨後就問蠻三虎道:「三虎大哥,我看你也算是身手不凡,為何會淪落到帶著大家落草為寇的地步。」

蠻三虎道:「本來我蠻三虎就是孤孤單單的一個人,家鄉發大水毀了村子,我就出來混,到處亂跑,我力氣大,也餓不死,上次無意間來到這森林外圍,看到他們一副快要餓死了的樣子,就像幫幫他們,可我什麼都不會,就只好帶他們去打劫了啊!……」

他說起打劫的時候還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聽的龍英凡搖頭不止,問出了自己最想問的事情,「這麼說你打劫不是第一次了,難道就沒出過什麼狀況?」

這是龍英凡最吃驚的地方了,蠻三虎雖然實力不算太低,但他下面的都是一些戰鬥力負五的渣渣,怎麼就一直相安無事,要知道這裡可是迷霧森林。

「我們就打劫過兩次,第一次遇到個白面書生,被我揍了一頓就留下了東西,第二次遇到兩個軟蛋,被我嚇唬了一下就留下東西走了,我告訴你啊,以前在村子里我就是最厲害的啊!……」

龍英凡對蠻三虎的運氣也是佩服,想了想取出自己的玉佩遞給蠻三虎道:「三虎大哥,這是我的信物,你拿著帶弟兄們去洛城龍家,自然會有人安排你們的去處,明日我和千尋還有些事情要辦,就不陪你們去了啊!……」 蠻三虎雖然極力要求跟龍英凡一起去闖蕩,說什麼可以鞍前馬後做一個合格的小弟,但龍英凡還是委婉的拒絕了,開玩笑,他和江千尋來迷霧森林雖然是為了歷練,但培養感情也是人生一件大事啊,為毛要帶上一堆電燈泡,尤其是這一堆電燈泡還各個都十分不靠譜。

好說歹說總算把他們都打發走了,龍英凡跟江千尋才慢悠悠的準備離開,來到七里鎮的時候,龍英凡發現這裡比他們來的時候還要熱鬧,大多都是剛從迷霧森林回來的人,酒樓客棧都滿噹噹的,連住的地方都沒有。

「來兩間上房!」

「抱歉啊,這位少爺,客房都滿了,不要說上房,馬棚都有人住了啊!……」

這已經是龍英凡他們問到的第四家客棧了,每一家的回答都一個樣,不要說上房,就是一般勉強能住的地方都被擠滿了,龍英凡看看江千尋,他到沒關係,大不了再去野外露宿,但佳人在側,總不能讓人家也去露宿,正在龍英凡一籌莫展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

「喲,這不是龍英凡嗎?聽說你和江大小姐來迷霧森林了,我還以為是說著玩的,原來是真的啊!……」來人正是周元,他正從二樓走下來,圓滾滾的樣子,就好像隨時就要直接滾下樓梯一樣,身後還跟著幾個實力不錯的護衛。

「周元,你怎麼會在這裡?」龍英凡見到周元奇怪地問。

「你都在這裡,我為什麼不能再這裡?」周元反問。

龍英凡似笑非笑地看著他道:「我來這裡是因為我要和千尋去迷霧森林獵取靈晶,我們可都是努力修鍊的人,問題是你這個天賦那麼好都寧願荒廢的人,你來七里鎮幹嘛?別告訴我你去巡視你家生意。」

周元大馬金刀的找了個空桌子坐上去,利馬就有店小二過來給上茶,隨後就上了些好酒好菜,看樣子周元已經在這家店呆了好些時日,周元瞅了眼喝茶的江千尋,把龍英凡拉到一邊小聲道:「千尋!叫的可真親熱,兄弟你真有一手,前段時間去抱到江家獻殷勤的時候,別人都說你會被江小姐打出來,就我打賭你不會,結果還小小的賺了一筆。」

「好你個周元,居然敢拿我打賭。」

「都是好兄弟,就當幫兄弟賺點零花錢,要知道那一次輸給你那麼多錢,我已經窮了好幾個月了,怎麼樣?進展如何,是不是我很快就能喝到喜酒了啊!……」周元笑的一臉猥瑣。

「嘿嘿,快了啊!……」龍英凡朝周元露出一個心照不宣的笑容,「很快你就可以喊千尋嫂子了,到時候我婚禮記得多送點值錢的禮。」

江千尋坐在一邊見龍英凡和周元站在窗戶旁邊不停小聲嘀咕著,不時還露出十分猥瑣的笑,就知道他們沒有聊什麼好話,嬌斥道:「你們兩個有完沒完,還讓不讓本小姐吃飯了啊!……」

「讓讓,誰敢讓江大小姐不吃飯我第二個饒不了他啊!……」周元屁顛屁顛的跑過去對著小兒劈頭就是一頓,罵的小兒莫名其妙,末了才說:「趕緊上菜,沒看到我的貴客都生氣了啊!……」

「怎麼是第二,以前別人說這句話的時候都是說第一個的啊!……」江千尋問。

「因為第一個肯定是龍英凡,凡哥這第一我可不敢搶。」周元調侃了幾句,在迷霧森林裡呆了兩個多月,天天吃乾糧烤肉,就是龍英凡也受不了,何況是江千尋,兩人點了一大桌子豐盛的飯菜,龍英凡還特意給格桑點了一些肉食,兩人一獸美美的吃了一頓。

聽了周元說的話龍英凡他們才知道為何七里鎮會有這麼多人,原來那鬧的迷霧森林深處沸沸揚揚的四層上段實力魂獸極地雪狼在與一個同階實力的強者戰鬥之後,又被無數四層以上實力的人圍觀,傷的十分嚴重,眼看就要被一個四層中段實力的人給逮住,卻在最後關頭衝出重圍逃到迷霧森林外圍去了。

於是收到消息的人不管是實力強的還是實力弱的都想去碰碰運氣,在迷霧森林外圍搜索一下,看能不能找到那頭傷的十分嚴重的魂獸,這要是運氣好真找到了,那可就發達了,不過最後這些人都空手而歸,這也是為什麼七里鎮人滿為患的原因,至於周元,他對這件事情自然是不感興趣,但最近呆在洛城閑的無聊,所以才會帶著護衛來這邊。

「怪不得在迷霧森林裡獵取靈晶的時候,一路上我們遇到了不少人,我還以為迷霧森林外圍一直都是這麼多人了啊!……」龍英凡道。

「沒事誰去迷霧森林瞎逛,凡哥,我告訴你,一位參與過迷霧森林深處獵殺行動的前輩已經說了,那四層上段實力的魂獸是一隻極地雪狼,渾身皮毛雪白,就額頭上有一點黑色,它的爪子十分尖銳,在背心中間和肚皮下面還有一些堅硬的鱗片護身,眼睛也是暗紅色的,跟一般的雪狼不一樣。」

周元說這話的時候格桑正趴在桌子上吃東西,聽了周元的話暗紅色的眼裡閃過一絲冷光,小爪子在肚皮上摸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麼不高興的事情一樣。

周元看看格桑小小的一團,摸摸它的腦袋笑道:「看這皮毛顏色還挺像我說的那魂獸,你們再哪裡撿到的這小雪狼。」

「就在迷霧森林外圍。」

格桑不喜歡周元的觸碰,小爪子狠狠的朝周元手上一拍,發出幾聲咆哮,暗紅色的眼珠子就和周元對上了,周元頓時一愣,壓低聲音小聲道:「我去,額頭上的毛,暗紅色的眼珠子,越看越像啊,這該不會就是那隻極地雪狼吧!……」

龍英凡也壓低聲音道:「是啊,我為了抓它差點就掛了啊!……」

「哈哈哈!」周元忽然一拍桌子大笑起來,「凡哥你真會開玩笑,那極地雪狼可是四層上段實力的魂獸,就算你實力再強,現在的你也抓不住的啊!……」

龍英凡安撫的摸了摸格桑的腦袋,「還以為你會信了啊!……」

「你當我傻啊!」周元斜睨了龍英凡一眼,忽然皺起眉頭上下將龍英凡打量了個便,一邊打量還一邊思索著什麼,忽然閃電般的伸手一把抓住龍英凡的手。 龍英凡被周元的眼神看的一陣惡寒怒,嫌棄的拍開他的手道:「看個毛線啊,老子不喜歡男人。」

「不是啊,凡哥,我記得你是玄武氣魂來的,怎麼你現在的實力連我都看不透了,除非你進階到三層了,不然我不可能看不出來……」周元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霍地站起來。

跟周元一起來的護衛,其中一個是三層上段實力,他湊過去對周元小聲說:「少爺,龍家少主現在的實力已經是三層中段了,與我只差一個段數。」

「什麼?這不可能啊,你不會看錯了吧!……」周元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也不等這護衛回答轉身看向龍英凡,一臉求證的表情。

龍英凡淡淡一笑,點頭道:「確是是這樣。」

「我的天啊,我該不會是還在做夢吧!……」周元不由自主的伸手捏了自己的臉一下,那疼痛感讓他倒吸一口冷氣,摸著臉語無倫次地說:「可玄武氣魂是廢魂這事乃是千百年來不變的定律啊,我還想著要不要乾脆就不進階,免得以後見到你不好意思,凡哥,你是怎麼做到的?」

龍英凡聽了周元的話一臉黑線,沒好氣地說:「周元你對我可真好啊!」

「對了,凡哥你有一個神秘的師父,我想起來了,就是當初你從拍賣行回來被偷襲的時候,有一個神秘強者救了你,當時很多人都傳說你師父是個很厲害的絕世強者來的,想不到他居然能化腐朽為神奇……」

「你是說我是腐朽?」龍英凡似笑非笑的看著周元,左手和右手捏在一起,發出一陣咔嚓咔嚓的響聲。

「沒沒,你聽錯了啊!……」周元忽然笑的一臉獻媚,給龍英凡到了一杯茶,又討好的給江千尋也倒了一杯,得到江千尋一個白眼。

「凡哥啊,你既然有個這麼厲害的師父,不如給我引見引見如何,我要是有這麼一個厲害的師父,以後也會變的非常厲害的啊!……」

說起師父龍英凡不由得有些擔心起不死之尊,不死之尊自從上次沉睡之後已經很久都沒有醒過來了,也不知道到底恢復的怎麼樣了,不過聽了周元的後半句話龍英凡還是忍不住笑了一聲,「周元啊,你說你天賦那麼好,連你家傳的武學都不好好練,就這麼賴在二層上段裡面,你還需要師父……」

「說的也是哦!」周元似乎也反應過來。

晚上休息的時候,龍英凡很不客氣的直接從周元那裡要來一間上房給江千尋住,周元倒是夠義氣,把上房給了江千尋,自己住到一間普通房裡,還熱情的邀請龍英凡一起住,當然,他也說了,龍英凡要是夠膽子,可以去睡那間上房,回答他的是龍英凡狠狠的一腳。

夜晚星光燦爛,龍英凡一提氣飛上屋頂,在屋頂上飛躍而起,幾個起落來到鎮子外的小河邊,他隨意伸出右手,背後的長劍自動就飛到他的手裡,長劍打著呼嘯在虛空中劃過,劍聲上冒起了淡淡的金色光芒。

一劍劈出,劍氣嘯天,虛空里出現了密密麻麻的劍影,金色的氣芒不斷在虛空里閃現,隨著他手上的動作,腳下游龍步也不慢,人如鬼魅一般在樹林里穿梭著,帶起一竄竄殘影,這些殘影全都手持長劍,劍光四射,耀眼如斯。

往往第一眼人還在樹下,長劍劍氣吞吐,氣吞山河,下一秒人已經出現在小河邊上,一劍劈刀河裡,那強大的劍氣竟然讓小河在一瞬間被劈斬的成兩段,一段繼續往下流著河水,另一半竟然緩緩的迴流,片刻后才又恢復。

在劈出這一劍的時候,龍英凡又消失在原地,直接化成無數殘影隱匿在樹林里,片刻后一道金光從黑暗裡閃現,剎那間地動山搖一般,天地間捲起無數狂風,隨後,長劍狠狠的插在地上,以長劍為中心不斷蔓延著裂痕,地面被炸出了一個大大的土坑。

龍英凡最近一直在磨合游龍步和劍法的使用,他終於明白當年龍家的先祖為何只用卧龍掌和游龍步就能在勢力錯綜複雜的洛城佔有一席之地了,實在是游龍步的詭異速度加上卧龍掌的剛猛威力,二者合一威力十分巨大,龍英凡為了讓自己的劍法威力更加強大,不斷磨合游龍步和無名劍法。

修鍊的很順利,不過龍英凡總覺得有一種意猶未盡的感覺,就好像游龍步和劍法兩者合一還有很大的空間沒有施展出來,然而他一直請加練習卻始終不得其法,這讓龍英凡很是苦惱。

練完劍之後,龍英凡輕輕躍起,站在一棵大樹頂端的樹葉之上,接著星光看著這廣漠的天地,想要從中領悟到什麼,他靜靜的站在那裡,直到天邊泛起第一道魚肚白的光才起身回去,來到周遠的房間里,周元還在呼呼大睡,保護他的護衛見來的是龍英凡也沒有阻攔,龍英凡直接在椅子上一坐,開始修鍊內力。

帶內力在身體里運行兩周天後,龍英凡慢慢睜開眼睛,渾身的疲勞感頓時消失,一點都沒有一夜沒睡那種難受的感覺,睜開眼睛周元已經不見了,龍英凡推開門懶懶的伸了個懶腰才走出去。

才走到大廳里就看到江千尋正在和一個油頭粉面的公子哥說著什麼,周元直接擋在公子哥和江千尋中間,一臉嫌棄地看著公子哥,似乎發生了什麼爭執,周元的護衛都如臨大敵一般站在周圍,只等周元一句話就要和公子哥帶來的護衛開打。

「千尋,發生了什麼事?」龍英凡往前邁出了一

步,只是一步,原本還在大廳入口的他就直接出現在江千尋面前。

「凡哥你總算來了,這傢伙一看到江千尋就開始糾纏他,還想動手動腳,要不是我在這裡,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呢?」周元連忙說。

「周元你別胡說八道!什麼動手動腳的,龍英凡你別聽他亂說。」江千尋白了周元

「你小子又是誰?居然敢喊阿尋千尋這麼親熱的名字?」龍英凡還沒說什麼公子哥反而先惡狠狠的等著龍英凡。

「阿尋!」龍英凡瞪著油頭粉面的公子哥,臉色十分不善,居然還有人敢叫江千尋這麼親近的名字。

說起這公子哥,身份還真不一般,他是惠州城城主的兒子,名叫盧尚成,跟江千尋家還有些姻親關係,不過扯的比較遠罷了,從小跟江千尋就是認識的,還算的上青梅竹馬,盧尚成一直很喜歡江千尋,不過江千尋對他只是兄妹情。

這也是一個標準的紈絝,不過,他跟周元不一樣,周元那是在藏拙,這就是一個紈絝到不能再紈絝的人,在家不是獨子沒有什麼重擔,又沒啥抱負也不喜歡爭權的人,也就只能做個大家紈絝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