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啊,我和麗蝶皆是能歌善舞,精通音律,尤其是擅長床笫交.歡之術。我們的媚術也非常精湛,當然與主人一比,那是遠遠不如了。」

蕭戰翻著白眼道:「具體點兒,說得這麼籠統,本主人哪知道你們具體擅長些什麼?」

碧落嫣然笑道:「不知主人有否聽過妙欲劍齋?」

蕭戰一愣,他的腦中不由浮現出當初在霧城的貼身侍女小翠,還有瑤姨和她的妙欲齋,記得當初聽瑤姨說,她就是來自妙欲劍齋。現在也不知她們怎樣呢,將來有空定要去大申看一看她們。

暗自嘆息了一聲,蕭戰很快收斂心神,搖頭道:「聽人提過,但並不了解,不過既然叫劍齋,那麼應當是一個劍派喏。」

「妙欲劍齋專修的是情.欲劍道,在上古時那可是天元男人心目中的聖地,每一個男人都以娶一個妙欲劍齋的弟子為榮。就連那些強大宗派的宗主都趨之若鶩,欲娶咱們妙欲劍齋的聖女為妻,在上古時妙欲劍齋可是出了很多掌教夫人和強大帝國的皇后。」

蕭戰的目光在碧落與麗蝶的身上掃過,不由點了點頭道:「那上古是多久以前?」

「天元第五次大戰之前。」

「呃,都這麼久了,你們妙欲劍齋是否還存在?」

「當然還存在啦,咱們兩個就是來自妙欲劍齋。」

蕭戰回想到當初在妙欲齋遇到的那些妙齡女子,心頭這火立時就熱了起來,她們那身段險些讓他的鼻血狂噴了好多次,當年由於年齡小,無法作進一步的研究,現在可不同了,永不枯竭的他,完全可以肆無忌憚。

想到這裡,蕭戰目光灼灼,一一掃過兩女,無比期待的道:「你們妙欲劍齋既然能讓天元那麼多男人趨之若鶩,想來一定有什麼獨到之處吧?」

「那是當然,咱們妙欲劍齋最最出名的就是擁有各種難得一尋的媚體,任何男人只要與懷有媚體的女子經常歡愛,不但在床笫間能夠龍精虎猛,神勇難當,還能改善他們體質,提升修為;最重要的是與之生下的後代,個個都是天資超卓之輩。」

蕭戰一下子來了精神,興趣盎然的道:「不是吧,這麼神奇?據我所知,媚術能令男人龍精虎猛,神勇難當那都是常事,算不得什麼驚奇,任何一個媚術高手都能做到。可那改善體質,提升修為又是咋回事,更別說還能生下天資超卓的下一代?」

碧落抿嘴笑道:「婢子所說的龍精虎猛,神勇難當,可不當指這交.歡的過程。而是經常與媚體所擁有者歡好,男人那方面的能力會直線上升,變得天賦異稟,成為絕世猛男哦。至於能夠改善體質,提升修為,這些能力很難明說,只有主人親身試過了才能體味到其種的妙處。」

蕭戰咽了咽口水道:「你們兩個都具有你剛剛所說的媚體?」

碧落媚眼一拋,嫣然笑道:「咱們兩個都身具一種媚體,到底有何妙處,主人只要在我們身上一一試過了就能體味得到。」

蕭戰笑得非常燦爛,他點頭道:「既然你們將這媚體誇得天花亂墜,本主人自然要一一在你們身上嘗試一番了,好驗一驗你們的話是否屬實。嗯,對了,你們這媚體是天生的,還是後天修鍊的?」

「自然是後天修鍊所得。」

聞言,蕭戰雙眼熾亮,興奮異常的道:「那你們是如何修鍊的,快點兒說來聽聽,好讓本主人長長見識。」

「咱們妙欲劍齋是傳承於妙欲聖人的道統,派內擁有修鍊媚體的絕學無數,當中最強的要屬《帝后訣》還有《神女功》了,其次就是《唇舞》、《繞指柔》、《豐胸》、《臀翹》、《菊艷》、《**盤纏》、……等等,還有很多,婢子一時間難以盡數。」

聽著碧落的介紹,蕭戰雙眼越來越亮,《豐胸》與《臀翹》,他已見識過其威力了,當真讓他心慌意亂,不可自拔,至於這《唇舞》,他更是神往久矣,可惜當初時間太過匆忙,沒來得及在姚姒的嘴中享受到這一絕技。

只是不知,眼前兩女,是否也修鍊了這門絕藝呢?

想到這裡,蕭戰其心似火,笑容燦爛的道:「對了,那個《唇舞》到底有何妙處,可否細細說來聽一聽?」

碧落有些詫異的看著蕭戰道:「主人以前聽說過《唇舞》?」

蕭戰笑眯眯的道:「在我的女人中有一人練了這門玄功。」

麗蝶驚詫的道:「還真有人練了?那可要恭喜主人了,凡是練有《唇舞》的美人,她們嘴上的技巧不下萬種,可以做到用唇舌來跳舞。不過這門玄功的修鍊條件卻非常的苛刻,要想練成幾乎不可能,當年就算是妙欲劍齋鼎盛時也沒幾個人修鍊這門功法。」

蕭戰呆了呆,有些驚異的道:「嘴上功夫不下萬種,有這麼誇張?」

麗蝶笑道:「婢子可沒有說謊,雖然沒有修鍊那《唇舞》,但婢子們嘴上的功夫都不少於數千種。主人如果不信的話,可以從我們兩人中隨意挑一個出來,試上一試。」

聞言,蕭戰怦然心動,他目光一一掃過兩女,最終伸手一指碧落道:「就你了,本主人認識你最早,第一個就從你開始吧。」

碧落玉臉透喜,姿態萬千的挪到蕭戰雙腿間,然後雙手探出,為他解下腰帶。

目光一觸她那白皙如玉,豐潤修長玉指,蕭戰眉梢一挑,有些驚喜的道:「碧落,你修鍊了《繞指柔》?」

十指跳動間,的解下了蕭戰的腰帶,聽聞他驚喜的詢問,碧落媚眼一飛,自得的道:「婢子不但練了《繞指柔》,還修鍊了《豐胸》和《菊艷》,主人今後可以細細品味。」

碧落話音剛落,蕭戰就覺身體一涼,剎那間他感到四道火辣辣的目光傾注而來,那眼中的火熱與驚喜令他男人的自豪感猛升。微微一笑,蕭戰有些得意的道:「這些功法每一門都對應一種媚體,難道可以同時修鍊不成?」

此刻,嗅著蕭戰那濃烈的處子氣息,碧落已是玉臉酡紅,痴迷滿面,只聽她夢囈痴語道:「當然可以同時修鍊,不過需得一個為主,其它為輔才行。」說完她頓了頓,忍不住問道:「主人,您還是雛嗎,為何處子氣息這麼濃烈?」

瞧著她那痴迷的模樣,蕭戰自豪的道:「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這一切都要歸功於《情.欲寶典》了。」

當下蕭戰細訴了一番《情.欲寶典》的特點,碧落與麗蝶聞之,立時就喜不自勝,欲罷不能了,恨不得立時上陣驗證一番,看看真有蕭戰所說般的美妙與神奇。

當下,碧落壓下心頭狂喜,喜滋滋的瞅著蕭戰說道:「主人,婢子是以《繞指柔》為主,因而這雙手的美妙您絕對猜想不到。婢子可以事先向您保證,她們的好絕對超乎你的想象,讓你體味到從未有過的美妙滋味。」

說完她素手輕握,俯首而下。 繞指柔,蕭戰聽到之後第一感覺,就是一門有關男女取樂的手中絕藝,是純媚術與純技巧的巔峰之作。不過在試過之後,他方覺自己的認知太過膚淺,繞指柔,它能由身到心皆讓男人沉淪,在那指掌間飄飄欲仙之際,強身健體。

是的,就是強身健體。

一般這種技能,最耗男人精力,可是這繞指柔卻可以讓男人在**蝕骨中,茁壯成長,愈戰愈勇。此時,蕭戰才信了碧落先前所說,這妙欲劍齋的媚術果然有其獨到之處,難怪上古時期,男人對該劍派的女人趨之若鶩,如此好處,只要是正常男人,誰不嚮往娶一個妙欲劍齋的女人為妻。

看著粉臉酡紅的碧落,蕭戰嘆息一聲,如此佳人,傾心獻奏,夫復何求啊。輕舒了口氣,蕭戰不由出聲贊道:「這妙欲劍齋的絕藝真是太令人感動了。」

碧落一雙水汪汪的眼眸瞅著蕭戰,舔了舔嘴唇,膩語道:「主人所修媚術,真乃世間奇術也,妙語劍齋諸多絕學都不及萬一,奴婢能做主人的女奴,當真是前世修來的福分。」

蕭戰哈哈笑道:「妙欲劍齋的女人可都是奇女子,有你這樣的佳人常伴左右,真是人身一大幸事。」

捏了捏碧落的臉頰,蕭戰不由將目光轉向一旁的麗蝶道:「麗蝶,快點為本主人柔柔肩。」

麗蝶乖巧的起身,裊裊娜娜的來到蕭戰的身後,如青蔥般的玉指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輕重有度的為他揉捏起來。與此同時,一股濃郁的令人平心靜氣的香味飄來,絲絲縷縷的鑽入蕭戰的口鼻,竟讓他的心澄凈一片。

美人兒的體香竟有如此奇效,蕭戰有些醺醺然道:「《繞指柔》與《唇舞》本主人已在碧落的身上見識到了,不知你修鍊的又是那幾樣?」

麗蝶柔聲道:「婢子所修鍊體媚功都非常奇特,並未碧落所列舉出的任何一種。先說婢子修鍊的《花蕊飄香》,渾身上下每一處地方都能散發著香味,而且這種香味會隨著婢子的心意隨意轉換。」

說完雨詩將一隻右手伸到蕭戰眼前,立時一股獨特的香味撲鼻而來,非常的好聞,讓他瞬間感到心懷舒暢。可是接下來香味又是一變,轉為了牡丹花香,驚異間,只聽麗蝶續道:「修鍊《花蕊飄香》需要提煉各種花香入體,不斷淬鍊,久而久之人身的身體就轉為了花蕊之體,可以隨意驅使各種香味。」

說到這裡,麗蝶頓了頓,她唇角勾起了一個誘人的弧度,徐徐笑道:「主人,您可以含著婢子的手指試一試,看看有什麼獨特之處沒有?」

蕭戰嘴唇微張,徐徐將伸到唇邊的玉指含.入嘴中,霎時就覺清香繞齒,香味入喉,錯愕間,他感覺彷彿喝了烈性春藥,小腹內一團火陡然升起,這一突然變化,直讓蕭戰有些驚訝,這香味簡直同蛇女的異香有得一拼了。

對於蕭戰的驚訝,雨詩只是報以嫣然一笑,隨即徐徐說道:「婢子無需使用任何媚術,僅憑這香味就能勝過第四境的媚術。任何男人只要吸入這些香味,如果不服用婢子獨有的解藥就會欲,火焚身而亡。」

麗蝶的話音還未落,蕭戰就已感受到了這些香味的厲害,此時的他渾身彷彿著了火般,**如燒,竟然難以壓制。當下蕭戰有些氣喘的道:「這香味還真是厲害,凡是聞到的男子怕是會任你予取予奪,隨意宰割了。麗蝶,快點拿解藥來,幫本主人壓壓火。」

麗蝶笑得很是嫵媚,她附耳膩語,訴說著何為解藥,只讓蕭戰古怪莫名,他咂了咂嘴道:「這解藥未免也太過香艷了吧,竟然要你那個之後的精華,難道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麗蝶笑容詭譎的道:「有倒是有,不過就是不知主人好不好這一口。」

「哦,是什麼?」

麗蝶吃吃笑道:「只要主人充當一回婢子的夜壺就成了,保證葯到毒解。」

蕭戰白眼一翻道:「你這功夫真夠變態的,算了,還是本主人自己來!」

說完,就在麗蝶驚訝的目光中,蕭戰腦域中的詭異劍魄一震,霎時萬道情絲欲線化劍,將入體的異香絞得粉碎。

麗蝶詫異的道:「主人用的是何種秘術,竟然不費吹灰之力就將婢子這毒給解了?」

蕭戰嘿嘿笑道:「情絲欲線化劍,但凡同情和欲有關的手段,都能剋制。好了,蝶兒除了這獨特的花蕊之體,不知還練了些什麼,都統統展示出來,好讓本主人見識一番妙欲劍齋的媚體之妙。」

麗蝶微微一笑,隨即從蕭戰的身後走出,來到他的跟前,一撩裙子,霎時,一條玲瓏纖細的粉腿遞到了蕭戰的眼前。

嘴角微綻,麗蝶柔聲道:「婢子修鍊正是《**盤纏》,這兩條腿纏人的本事可是非常的厲害哦。」

蕭戰伸手握住麗蝶的玉足,驚異的發現,她竟然較之蘇曦那雙極品玉足還要更勝一籌。讚歎一番,蕭戰忽然好奇的道:「為何你們兩個就不修鍊妙欲劍齋最是高明的《帝后訣》和《神女功》呢?」

碧落搖頭道:「並非婢子們不想練,而是根本不能練。《帝后訣》只有派主才可以修鍊,而《神女功》也只有每一代的聖女才可以修鍊。婢子們的身份只是派內長老,根本無法接觸到這兩門無上煉體媚功。」

蕭戰聞言很是遺憾,光這些次一點的玄功就這麼令人稱嘆不已了,很難想象作為鎮派寶典的《帝后訣》和《神女功》那是如何的震撼人心了。咂了咂嘴,蕭戰遺憾的道:「這天妃前輩當初為何不將你們妙欲劍齋的派主和聖女抓來,煉製她的瓊玉仙境了,那豈不是更美?」

麗蝶解釋道:「並非她不願,而是當時咱們的齋主和聖女修為才僅是虛境而已,用來煉製瓊玉空間根本不夠格。她只得將當初修為最高,已經踏入玄級的我們抓住煉化。」

蕭戰吸了口涼氣道:「你們的修為到了玄級?」

麗蝶感嘆的道:「早就到了,不過受制於瓊玉空間主人的修為,咱們四個只能發揮出虛武之巔的實力,哪天等主人的修為踏入玄級,咱們就能恢復巔峰的修為。」

蕭戰剛想安慰兩女幾句,就聽殷鶯忽然出聲道:「主人,有人來了,是否需要婢子阻攔一番,免得讓她壞了您的興緻。」

蕭戰立刻放出神識,感應到來者之後,他不由眉開眼笑道:「沒事,讓她進來吧!」

不多時就見一身粉紅的柳玉施施然,邁步而入,鳳眸一瞅在眾美環繞中的蕭戰,立時眉開眼笑。一扭腰肢,柳玉邁著風情萬種的步子,搖搖曳曳,飄飄蕩蕩的向著蕭戰走來。

「公子,婢子到處尋你,沒料你卻在這裡獨自享樂。」

說話間,柳玉裊裊娜娜的在蕭戰的右邊緊挨著坐下。

蕭戰一摟柳玉的蠻腰,含著笑道:「玉兒來尋本公子不知有何事?」

聞言,柳玉目光痴痴地瞅著他道:「玉兒想公子了。」

霎時,蕭戰心扉暖透,他感動之極的將柳玉摟入懷中,香了她一口后,道:「玉兒啊,不知是否是錯覺,本公子怎麼覺得你的身段比之以前更加的美妙呢?」

柳玉一雙鳳眸內綻起濃濃愛意,嬌痴無限的說道:「婢子在與公子分別後,勤學苦練嫣嫣姐所傳的《女子塑身訣》,這身段自然愈發妖嬈婀娜了。可都這麼久了,公子竟然還未發現婢子身段的惹火之處,看來應當是婢子的修鍊力度不夠,無法引起公子的注意,那今後婢子更應勤加苦練才是了。」

蕭戰感動一笑,親了她一口道:「非也!非也!並非我的玉兒身段不夠惹火,而是因為你在全方位的修鍊,無法單個突出某一部位。要是像俏詩情般,專修翹臀和胸脯,公子我怕是早被你迷得找不著北了。」

柳玉搖了搖頭,甜甜笑道:「婢子可不稀罕某一處的突出,婢子要像嫣嫣姐那般做到全身皆完美,隨意祭出某處就能將公子迷得找不著北。」

感動!太感動了!

如此痴心,戀著自己的美人,只讓蕭戰感動莫名。

「玉兒,你真好!」

柳玉痴痴一笑,親了蕭戰一口道:「為了公子,玉兒可以做任何事,這算不了什麼的。」

說完,她妙目一瞥對敵的殷鶯與月夕,好奇的道:「公子,你到底在玩些什麼,玉兒怎麼感覺好生奇怪?」

蕭戰嘿嘿笑道:「也沒玩什麼,本公子剛收服她們不久,對她們的特長還不大了解,自然要招她們過來信息了解一番了。」

說到這裡,蕭戰將妙欲劍齋的種種玄妙略微講訴了出來,立時就讓柳玉驚喜莫名,瞧著她那眼熱羨慕的模樣,蕭戰咧嘴笑道:「玉兒心動了?」

嫵媚一笑,柳玉點頭道:「如此媚體不但能令自己更美,還能增加情趣,讓公子獲益,玉兒自然也想擁有啦。」

蕭戰含笑道:「放心,到時我讓她們傳授於你就是。」

柳玉甜甜一笑,香了蕭戰一口謝道:「婢子在這兒謝過公子了。」

微微一笑,蕭戰興緻盎然的看著跪地的月夕與殷鶯道:「剛剛已見識了媚體的玄妙了,現在本主人想要了解月奴和殷奴你們兩人的專長和喜好了。說說看,你們兩個都擅長些什麼?」

聞言,月夕與殷鶯兩人對視了一眼,前者慚愧萬分的道:「賤奴的能耐比之四位姐姐差之遠矣,除了一些微末的武技外,唯一擅長的就是如何做主人身邊的一隻忠犬。」

看著跪於腳邊,容貌姿色絲毫不遜色於柳玉的兩女,蕭戰古怪的笑了笑,她們雖沒有麗蝶與碧落那般獨特的媚體,但一聯想到她們的身份,這或許就是最大的特長了吧。 古怪的笑過幾聲,蕭戰的目光再次落在了跪地的月夕與殷鶯的身上,他的眉頭忽然一皺,本來召來四女,主要的目的就是為了好生將她們研究一番。現在已經初步了解了她們的技能了,自然接下來就是做最深入,最徹底的研究了,不過看了一眼身旁的柳玉,蕭戰又有些猶豫了。大白天的,對於自己的女奴他完全可以毫無顧忌,但同自己心愛的女人一起來,他總覺得很不好。

想到這裡,蕭戰微微笑道:「好了!今天暫且了解到這裡吧,待會我還要研究一番劍域的特性,你們是繼續留在這裡,還是回到瓊玉空間去?」

聞言,麗蝶幽怨的瞅著蕭戰,嗔道:「主人啊,研究劍域有什麼樂趣可言,還不如研究咱們,保證讓您三天三夜都樂此不彼,沉浸其中。」

蕭戰看著這位飄香美人,微微笑道:「你們幾個自然需要好生研究一番了,不過卻不急於一時,畢竟時間多的是,將來隨時隨地都可以研究。但我現在有九大劍域,不好好理順一番,將來對敵時出現了紕漏可就為時晚矣。」

麗蝶蹙眉黛眉道:「九大劍域?一人不是只能產生一個域嗎?」

蕭戰很是無奈的道:「誰說不是,我現在的域總共擁有幾十個,不融合理順怎麼行。」

麗蝶驚異的道:「幾十個域怎麼可能?」

蕭戰嘆道:「雖然很是不可思議,但這卻是事實,換來換去的很是麻煩,得想辦法將域融合了才是正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