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品和天賦無關,他做人那麼差勁,天賦越好,越是禍害。」

「應該把他抓起來嚴懲。學院給他的待遇那麼好,他還去偷東西。」

周圍的人,對雲崢議論紛紛,雲崢卻像沒聽見一眼,依然還是那樣的淡定。

「怎麼樣?現在無話可說了吧。承認了吧,靈果就是你偷的。」鄭歌陰笑著說。

雲崢理都不理他,只是望著正院長,看他怎麼說。

陳副院長說道:「古崢偷竊靈果,證據確鑿,先把他抓起來審訊,來日給他定罪!」

立刻有執法人員,要對雲崢下手。正院長說道:「慢著,此事還有蹊蹺。我已經答應,要給古崢一個靈果。他沒理由再去偷。」

陳副院長望著正院長道:「人證物證俱在里,院長你還袒護古崢。」

另一個院長說道:「院長沒有說謊,他和我們商量過,給古崢一個靈果,我們已經答應了。」

剩下兩個院長連連點頭,陳副院長眉頭緊皺,說道:「你們竟然沒有跟我商量!」

鄭歌卻是非常嫉妒,那靈果是十天王的待遇。給古崢一個,就是表明學院把他當十天王培養了。好在他們下手早,再晚些就扳不動古崢。

陳副院長平復怒氣,說道:「或許,是他貪心,覺得一個不夠,想全部偷走。不管怎麼說,他的嫌疑最大,必須把他先關起來,繼續調查。」

正院長說道:「不用關起來,在學院里,他也逃不走。況且,我們趕他走他都不會走。」

陳副院長說道:「不關也可以,但是,他偷盜靈果,必須要把他逐出學院。院長如果不答應,咱們就讓學員們投票。」

「到時候再說吧,現在散了吧!」

正院長輕巧的將事情推過去,然後驅散眾人。學員們離開的時候,大部分人都鄙夷的望著雲崢。

雲崢聽到很多學員的低聲議論,大多是對他不好的言論。

「小偷不配做青城學院學子,要是投票,我一定支持把他驅逐。」

「我也是,我也投驅逐票!」

聽到這些,雲崢心中依然不起任何波瀾。他早已不想在這個學院混了,不用驅逐他也會走。不過,雲崢不會放過陷害他的人。

這時,那小鬼來到雲崢身邊,陰森笑道:「如果青城學院不要你,你可以來我閻王殿啊!」

雲崢面無表情,暗地裡卻對他傳音道:「今天晚上,來找我,我加入閻王殿。」

小鬼先是一愣,隨後大有深意的看了看雲崢,然後轉身離開。 廣場變得空蕩蕩,院長一個勁的安慰雲崢,讓雲崢放心,說他一定不會冤枉雲崢。

雲崢對此隨意的敷衍,將院長送走。

返回自己庭院的途中,雲崢收穫了很多白眼,甚至還有人對雲崢吐口水,被雲崢抓住一頓暴打。

回到庭院,雲煙問道:「哥,我們怎麼辦?」

雲崢對雲煙傳音道:「我會離開這裡,但你要留下。他們對付的是我,以你的天賦,也會受到院長的重視。我離開這裡,不是他們逼我的,是我自己願意走的。」

隨後,雲崢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

雲煙黛眉微皺,擔心說道:「這樣太危險了。」

雲崢無所謂道:「對別人來說,是危險,對我卻沒事,放心!況且,我也必須如此。否則,可能會卡在強氣一輩子。」

雲煙知道,雲崢打定主意,誰也改變不了,於是也沒有再勸。

他們的庭院外,聚集了很多的人,有學院也有教職工。鄭歌和姜斌,也在其中。他們顯然是來監視雲崢的。

天漸漸黑了,這時,一個枯瘦佝僂的身影,來到雲崢的庭院之外。

「什麼人?這裡是要犯重地,不能靠近。」一個學員對佝僂身影高呼。

「嘎嘎,我小鬼你也敢攔,看來你是活得不耐煩了。」那個身影發出破鍋一般的聲音。

那學員認出是閻王殿的小鬼,立刻嚇得面容慘白,驚慌的連連後退。

小鬼嘎嘎怪笑,進入雲崢的庭院中,學員和教職工,沒有一個敢攔截的。

「那小鬼找古崢,想幹什麼?」鄭歌問身邊的姜斌。

姜斌說道:「還能幹什麼,當然是招攬古崢進閻王殿了。」

鄭歌擔憂道:「如果古崢答應了怎麼辦?有了閻王殿的支持,我們別想在動他。甚至,還有可能被他滅了。」

姜斌笑道:「不用擔心。進入閻王殿,就是十死無生。你看閻王殿招收了幾萬個弟子,每天從裡面出來的屍體,比進去的人還多。現在,已經很少有人敢去閻王殿了。除非是走投無路,或者是痴心妄想的人。」

「古崢大好的天賦,不會傻的去找死。」

鄭歌還是擔憂道:「這可不一定。雖然我痛恨古崢,可是我也不得不承認,他的天賦,不是一般的好。如果他得到毒閻羅的看中,重點培養呢。那樣他可能不會死,我們卻完了。糟糕,我還是去找老師來。」

姜斌無所謂道:「你太敏感了。沒事的。如果古崢答應進入閻王殿,那就是背叛學院。你知道背叛學院是什麼下場嗎?打碎丹田,廢除武功。沒有一個例外的。」

「如果他真的答應了,學院立刻就會對叛徒出手,他甚至走不出學院。」

鄭歌鬆了口氣,輕鬆說道:「說的也對,學院從來沒放過任何一個叛徒。這也是學院,能同意閻王殿公然來學院招生的原因吧。因為沒有人敢背叛學院。」

再說小鬼進入雲崢的庭院,就看到雲崢已經在門口等他。

「你來了!」雲崢像老友一般問候。

小鬼嘎嘎怪笑,道:「竟然還有人不怕我閻王殿的人。嘖嘖,你的勇氣不一般啊。你,是不是真的想加入閻王殿?」

雲崢點頭,道:「是真的,你看到了,我在青城學院受到了迫害。在這裡待不下去了。」

小鬼依然不信,怪笑道:「你的天賦,我聽說了。很可能是第二個皇室天驕。以你的天賦,青城學院不會那麼輕易放棄你的。你怎麼會想到去閻王殿。畢竟,在你們眼中,閻王殿是真正的閻王殿,有死無生。」

雲崢道:「好吧,其實我是想學習煉丹,但是學院堅決不允許。我聽說毒閻羅丹毒雙絕,所以想追隨毒閻羅,學習煉丹。」

「哦,真的是這樣嗎?那我就通知毒閻羅了。如果我通知了他,你就不能後悔。不然,毒閻羅會殺了你。我也會被你牽連。如果我被牽連,就會殺光你的所有親人。你想好了嗎?」

雲崢點頭,道:「我已經想好了,不過,我有一個條件。你必須幫我做一件事。」

小鬼冷哼道:「你還跟我討價還價!」

雲崢道:「這事你不幫我,我不會跟你去閻王殿的。況且,我讓你做的事情,一點也不難。 撩人妻:腹黑總裁強要不止 而且,還能讓我斷了留在青城學院的後路。」

「哦,你說說,什麼事?」

雲崢跳上屋頂,讓小鬼跟上來,指著姜斌和鄭歌說道:「幫我抓住他們,讓我親手殺了他們。我就跟你去閻王殿。快點,他們發現我們了,想要逃跑。」

小鬼笑道:「原來是這種事啊,殺人什麼的,我最喜歡了。一個翼氣,一個罡氣,兩個小傢伙,逃不掉的。」

刷!

小鬼從屋頂消失,飛速的追擊姜斌和鄭歌。

雲崢也從庭院中跳出來,追了上去。

鄭歌驚慌無比,大聲叫道:「攔住他,快攔住他。」

然而,監視雲崢的人,最強的也就是姜斌,也不過是翼氣境界。而這個小鬼,已經是化氣,三兩個呼吸,就追上了鄭歌。

「小子,跟我進閻王殿吧,嘎嘎嘎嘎……」

鄭歌被下的癱軟在地上,而姜斌卻在瘋狂的逃跑,他是飛行的,速度很快,就快要消失在視線之內。

雲崢叫道:「你去追那個人,這個我來。」

小鬼飛起,去追姜斌。姜斌高聲呼救,大喊救命。

鄭歌又爬起來,想要逃跑。雲崢已經追上來,快要追上他。鄭歌叫那些學員阻擋雲崢,可是如螳臂當車,雲崢直接將他們撞開,來到鄭歌身邊,一拳把他打倒。

「古崢,你敢殺我,學院不會放過你。」鄭歌歇斯底里的喊。

「哼,這是你自找的。去見你弟弟吧!」雲崢一拳打出,將血氣用在拳頭上,轟在鄭歌身上。

鄭歌慘叫一聲,身體攔腰被打斷,變成兩截,鮮血飛灑,內臟紛飛,直接一命嗚呼。

「殺人啦!」

如此血腥的場面,刺激的學員們心膽俱裂,一個個的驚慌的逃跑,高聲的呼喊。

小鬼抓著焉了吧唧的姜斌回來,看到鄭歌的慘狀,嘎嘎笑道:「沒想到,你小子這麼狠。不錯不錯,對我的胃口。」 被控制了脈門的姜斌,看到鄭歌的屍體,驚慌大喊道:「你竟然殺了他,你真敢殺了他。」

雲崢冷聲道:「殺他又如何,我還要殺你!」

說完之後,雲崢一拳對姜斌的頭顱打去。

「不!」姜斌不甘大喊。

「住手!」一身大吼傳來,緊接著幾個真氣靈身,出現在這裡。

然而雲崢的動作一點都不慢,反而更加迅速。雲崢調動真氣在外,血氣在內,以風雷之勢,打在姜斌的頭上。

砰!

姜斌的腦袋,直接炸開。鮮血和慘白的腦漿,迸裂的到處都是。姜斌被控制了脈門,沒有真氣護體,單以肉身,完全無法抵抗雲崢的拳頭。

「你該死!」

陳副院長的怒吼傳來,他的真氣靈身憤然出手,大袖一揮對著雲崢打去。

小鬼怪叫一聲,快速的躲開。雲崢瞳孔放大,控制鎮血魔珠,在自己體表形成血光,想要防禦。

然而,陳副院長這一擊,如山呼海嘯,強大的一塌糊塗。雲崢可以感覺到,就算自己火力全開,也會被這一招直接抹殺。

「慢著!」這時,正院長的聲音響起,他的真氣靈身,在雲崢面前顯化,手臂抬起,輕輕一掌,擋住陳副院長的攻擊。

劇烈的碰撞產生,肆意的真氣餘波,將大地炸出一個大坑。雲崢直接被這股狂風吹得飛起,他身後的房屋倒塌,樹木拔根而起。

好在,有正院長的庇護,雲崢沒有受傷。

「院長!」陳副院長指著雲崢,沉聲喝道:「都這個時候了,你還要包庇他。」

正院長皺眉,道:「這其中,或許有什麼隱情。」

陳副院長道:「還能有什麼隱情,我們都是親眼看到的。鄭歌和姜斌,都被他殺了。」

正院長回頭問雲崢,道:「雲崢,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沒有為什麼,因為他們該死!」

陳副院長大怒道:「看見沒有,他還是如此囂張。殘害同門,勾結外人,殺害長老。他罪大惡極,不殺他如何明法紀。」

正院長非常頭疼,說道:「就算如此,也要公開審理。」

一旁的小鬼上來說道:「哈哈,你們可管不到他了。古崢現在是我閻王殿的人,殺你青城學院一兩個人,那是看的起你們。」

「你該死!」正院長一彈指,小鬼忽然被擊中,狼狽的飛起,口中大口的噴血。

小鬼人在空中大叫著,「閻王救我。」

緊接著,一團漆黑的真氣靈身出現,對學院五院長的真氣靈身怒吼道:「你們敢傷我的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