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說陳亮不是地階中期而是地階高級。」靈珊驚訝的道。

「真聰明,一點通。」獨孤逍遙笑了笑。「一定是身懷某種靈寶,將地階高級實力只顯示出地階中級的水平。」

「太無恥了。」靈珊氣憤的叫道。

而此時場上卻是發生一面倒的局面,許昌狠狠的壓制著陳亮,已經將陳亮逼到一處死角處。

「許師兄太厲害了。」

「許師兄一口氣打垮他。」

「??????」

「陳亮你記住,做人不要太張狂。」許昌叫道,一拳打向陳亮。「蹦拳!」

然而,面對許昌的攻勢,陳亮嘴角掀起一道輕蔑的弧度,一拳迎了上去。

碰!

沒有人們預想的那樣,只見許昌竟然爆射出去,單手強支撐著地面,另一隻手卻不停的顫抖,一絲絲冷汗不停的從許昌頭頂流下,所有人不可思議的看向場內。

「怎麼了?」這是所有人的疑問,剛剛還壓制著陳亮,怎麼轉眼間變成這樣。

「呵呵,許昌,怎麼就這點實力,剛剛不是很猖狂嗎?。」陳亮冷笑道。「我看你還是認輸吧!」

「哼!只要我還站在這個擂台上就不會認輸。」許昌冷哼道。

「許師兄好樣的。」一群霸門的學員高聲喊道。

「好,那我就把你打下去。」說完,陳亮快速的沖向許昌,留在地上一道殘影,沒想到他速度突然變得這麼快。

砰!

躲閃不及,陳亮一拳打在了許昌胸口,許昌整個人掀飛出去落在擂台的邊緣,這是陳亮故意為之,只見他又是快速的沖向許昌。

砰!

抓起許昌的一隻手,嗖的一下又將他扔回了場中央。

「無恥!」一群學員叫道。

「怎麼樣,認不認輸。」陳亮帶著笑意說道,故意羞辱許昌,乃至整個東方學院。

「哼!」許昌咬牙挺直身子,絲毫沒有屈服,這個時候可不是自己一個人的事,而是整個東方學院的臉面。

「嘿嘿……那就怨不得我了。」陳亮冷笑,雙眼泛出一絲冷芒,一絲隱晦的元力附在手掌之上,快速沖向許昌,對著他的右臂就是劈了下去。

「許師兄小心……」一群人喊道,如果被這一擊打中,整條手臂都要廢掉,因為陳亮的速度太快,根本沒人能夠阻攔。

鏘!

然而就在自己的手快要劈到許昌的時候,陳亮忽然感覺自己的手掌竟然不能移動半分,就好像被一張鐵鉗緊緊的鎖住一樣。

「喂!已經打贏了還想怎麼樣。」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傳出。

「你是誰?」看著突然出現在場上的人,陳亮謹慎的問道。

「這屆的新學員,無名小卒而已。」獨孤逍遙擺了擺手道。

「咦!這句話怎麼這麼耳熟。」底下一群學員不由想到。

「看來有人要倒霉了。」沒有人出聲,全都默默地看向場內,為陳亮默哀,周圍變得安靜了許多。

陳亮此時雙眼微縮,不由向後退去,許昌也默默退下,看著場上那道身影,一股莫名的情緒涌了上來。

「哼!裝神弄鬼,只不過是地階初期就上來送死,看來東方學院是沒人了。」陳亮譏笑道,認為剛剛自己被攔下來只是疏忽大意而已。

「不是學院沒人,只是收拾像你這樣的我就可以了。」獨孤逍遙擺手道。

「哼!將你打倒看你還有什麼話說。」陳亮叫道,向著獨孤逍遙便是衝來,想以自己等級的壓制快點解決眼前的人。

看著向自己打來的一拳獨孤逍遙微微一笑便迎了上去。

碰!

「怎麼可能。」陳亮驚訝道,自己的一拳竟然對獨孤逍遙沒有半點傷害,雖然自己壓制著實力,但也不是一個地階初期說接便能接住的啊。

「還是用你的真正實力吧!不然會輸的,不過即便用了也打不過我。」獨孤逍遙的聲音又傳了出來。

聽到獨孤逍遙的話,陳亮身體一震。「難道他看出來了。」

「哼!贏了我再說。」陳亮歷聲道,不過變得謹慎不少,手曲一指向著獨孤逍遙指去。

對此,獨孤逍遙便是回以一拳。

噗嗤!

碰碰!

兩人快速後退,雙眼謹慎的看著對方。

嘀嗒!

一滴鮮血從獨孤逍遙的手上留下,以獨孤逍遙的肉身竟然被擊傷,可想那倒攻擊的犀利。

「中州東方世家聚氣凝刃。」暗處,不少人驚訝道。「不過火候差了些。」 「那是中州東方世家的聚氣凝刃。」有人驚道。

滴答!

獨孤逍遙看著自己流血的手掌一陣慶幸,幸虧天妖煉體有了突破,不然可不是流血這麼簡單了,對陳亮更為謹慎起來;此時獨孤逍遙發現,在陳亮的手上竟然覆蓋著一層薄薄的元力,那並不是一般的元力,不知道陳亮修鍊的是什麼玄功。

而獨孤逍遙卻不知道,此時的陳亮比他是震驚,看著獨孤逍遙那隻劃破一層皮的手掌,陳亮不知說什麼好,這是什麼樣的肉體,比一般妖獸的體質還要強。

「開門,休門,傷門……開!。」還在陳亮震驚的時候,一個聲音傳進了陳亮的耳中。

「你是蕭白。」陳亮驚叫道,對於獨孤逍遙陳亮還是聽說過的,尤其是他的肉身和所用的功訣。

對此獨孤逍遙卻是沒有回答,人已經衝到陳亮的身前,一拳對著陳亮便是攻去。

看著近在眼前的拳影,陳亮連忙雙手護前來阻擋。

碰!

邆邆!

陳亮被擊退數步。「哼!不管你是誰,今天我都要將你打倒。」

轟!

只見陳亮的氣勢逐漸增強,地階高級的氣場瀰漫全場。

「無恥,竟然是地階高級,難怪會將許師兄打敗。」

而許昌也是雙眼看著場上,雙眼盯著獨孤逍遙手上的那道傷口。「即便他不是地階高級,我也不是他的對手。」

「沖刃劍。」陳亮一聲輕喝,手指一指,一道無形的劍刃射向獨孤逍遙,雖然什麼也沒有看到,但是一股勁浪傳來,獨孤逍遙連忙向後退去。

撲哧!

在獨孤逍遙的腳下,出現一個細小的深洞,深洞四周一道道裂痕延伸出去,像是蜘蛛網一般擴散。

場下觀戰之人身上冒了一股冷汗,這要多大的破壞力啊,那可是黑岩所鋪的地面啊。

「好險!還好躲的快。」獨孤逍遙也一陣慶幸。「

還沒等獨孤逍遙緩過神來,又是一道勁氣射來。

「玄武壁。」獨孤逍遙一聲輕喝,一道光壁擋在身前。

碰碰!

「哼!看你能擋多久。」陳亮冷聲道。「飛連擊。」

嗖嗖嗖!

數道無形的劍氣射向獨孤逍遙,只見光幕迸發一片火星,片刻光幕就出現一道道裂痕。

咔嚓!

「看你還怎麼躲。」見光幕破碎,陳亮得意的叫道。

「化劍訣。」就在陳亮話剛落,只見孤獨逍遙竟然手凝一把光劍,瞬間將那數道劍影斬落。

「什麼!」陳亮驚叫。「這是獨孤家的獨孤劍訣,你與獨孤家什麼關係。」

「呵呵,還是管好你自己吧。」獨孤逍遙笑道。

「哼!影殺。」

唰唰唰!

只見場上劍氣縱橫,無形有形相互轉化,看得讓人眼花繚亂,整片場地出現一道道裂痕。

「哇!好漂亮。」場下靈珊兩眼放光的叫道,叫人無語,這孩子都在想些什麼。

「蕭白,也不過如此嘛。」陳亮譏笑道,似乎感覺蕭白的傳聞有些過於誇大了。

「嘿嘿……」然而此時獨孤逍遙卻是嘿嘿一笑,將劍氣收回盡數收回,身體微躬,腳下布滿一層青色元力,「邆」的向著陳亮衝去。

「找死!」陳亮歷聲道,一柄元力凝結而成的劍刃出現在手中,雖然看起來有些虛幻。

嘭!

劍身拳影相撞,發出一聲震耳響聲,整片場地一陣震顫。

咔嚓!

在陳亮不敢相信的目光中,只見自己所凝的劍刃竟然一點一點的碎裂,在獨孤逍遙的拳頭之下。

砰!

拳頭好像沒有阻礙一般,狠狠地打在陳亮的胸口。

噗!

陳亮整個人被打下台去,噴出一口鮮血,身體頓時萎靡了下去。

「陳師兄!」一群人上前將陳亮扶起,應該都是西陵院的學員。

「我們走。」擦了擦嘴上的血跡陳亮歷聲道,臨走時還怨恨的看了看獨孤逍遙。「大比時你要小心點。」

沒有理會陳亮放下的狠話,獨孤逍遙慢悠悠的走下場去。

「蕭白好樣的。」靈珊大聲叫道,好像自己打贏了陳亮一般。

「僥倖而已。」獨孤逍遙摸了摸鼻子謙虛的說道。

「蕭老大,簽個名吧!」此時一群學員圍了上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