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沒事?」東皇靈兒拉著雲笙上看下看,確定好友沒有缺胳膊斷腿后,才放了心。

「對了,這裡有一封署名給你的信,」東皇靈兒交給了雲笙一封信。

雲笙打開信一看,發現信是數日前寫來的。

是一封周清川的親筆信,信中寫明,他會親自前往天翼城。

信中還提到,周清川已經與去年,繼承了無極商會的會長職務。

竟然能讓無極商會的會長,百忙之中,抽空前來,雲笙還真有些不好意思。

「周大哥要來?」雲笙和楚玉建立和合作關係后,想到了可以利用無極商會來解決天翼城藥草運輸以及一些資金上的問題。

這一次的比試,雲笙雖說是勝了,但可算是九死一生,若非是事後夜北溟逼暗夜閣出手,恐怕她還真的是要魔法力耗竭而亡了。

這也讓雲笙意識到了自身實力的嚴重不足。

以前的雲笙,因為擁有召喚魔手和一干魔獸的幫助,一直是一帆風順,即便是遇到精靈女王那樣的強手,也從未吃過虧,可是,失去了獸語戒后,雲笙就強烈意識到了自己的實力不足。

所以,她決定先從周清川手中,預支一筆錢,將那塊特殊的謎石買回來。

幾日之後,一艘陌生的空船正在天空乘風破浪般行駛著。

鋒利的如刀刃般的船頭,劃破了空中的雲層。

空船上,一個如同八卦般的商會會旗迎風飛揚,「無極」兩字很是醒目。

空船的甲板上,風很大。

大陸上最年輕的商會會長,周清川迎著風,望著遠方。

艙房內,幾名無極商會的總管事都是一臉敬畏地看著外面的周會長。

周清川,是四年前崛起的,他原本只是商會旁系的一個孤兒。

可就在一夕之間,他緝拿了做假賬的叔叔,又以雷霆之勢,清除了商會裡其他幾股勢力。

去年,前任會長,周家的老太爺將會長的職務,親自交到了周會長的手上,此後就與世長辭了。

如今的無極商會,周會長的話,就是一切。

周會長上任后,就大肆擴展商業經營的範圍,無極商會在他的帶領下,比以前更加強盛,這讓原本對他還有些不服氣的管事們個個多不敢吭聲了。

可將業務拓展在天翼城,卻讓所有的管事們都吃了一驚。

周會長做出決定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半月前收到的一封信。

此時,那封信,正握在周會長的手中。

已經有近四年沒有見雲笙了。

周清川的視線,從茫茫的雲海中收了回來,落在了那封信上。

信上,雲笙的字跡很是清晰。

腦海中,出現了上一次兩人見面時的情形。

「不知道,四年未見,雲笙會是怎麼一副模樣,」周清川的嘴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自從回到無極商會後,他就很久沒有笑了。

艙房裡的管事們看到了這一幕,個個嘖嘖稱奇著。

「稟告會長,前方就是天翼城了!」

「好!」周清川將信收了起來,他的心不由加快了跳動,再過不久,他就能再見到朝思暮想的那個人兒了。

客棧內,雲笙放下了信,匆匆和東皇靈兒道了別,前去城門口迎接周清川。

算算日子,信中說到,周大哥會在今日午後,抵達天翼城。

無極商會的空船抵達天翼城的上空的消息,立刻傳到了楚管事的耳中。

「楚管事?天翼城和天翼城歷來沒什麼交集,無極商會這一次前來,需不需要告訴城主府?」

「不需要了,城主剛回來沒多久,知道的人不多。無極商會貴為大陸第一商會,前來天翼城我們切不可怠慢了,」楚管事帶著幾名得力助手,一起往天翼城門口走去。

空船降落,周清川步下傳來。

人才落地,就聽到一陣悅耳的招呼聲。

「周大哥,你怎麼親自來了?」雲笙很快就在人群中,找到了周清川。

四年不見,周清川看上去和以前一樣,滿面和煦的笑容,讓人很輕易就生出了好感來。

周清川如今的身份,和雲笙剛碰到的時候,可是完全不同。

他不再是那個在家族中飽受欺凌的支系孫嗣,他在短短四年內,已經一下子掌握了無極商會過半的產業,已經成長成了家族中,僅次於家長之外的第一號實權人物。

雲笙卻不知道周清川的這番變化,很大一部分原因,卻是因為雲笙。

他對雲笙一見傾心,可是心中卻知道,自己作為一介商人,還配不上雲笙。

所以在過去的四年多,他飛速成長。

如今的周清川的眼神舉止間,都帶著一方巨賈的豪邁。

雲笙失蹤的三年裡,周清川也是寢食難安了三年,這是他隔了近四年後,再次收到雲笙的信。

所以一接到信后,他欣喜若狂,也不顧手中的事務繁多,親自押送這一批藥草,前往天翼城。

聽到了雲笙的聲音時,周清川急忙回頭。 陽光下,一個白衣少女沖著自己笑著。

高挑迷人的身形,烏黑的發,調皮的眼神,一笑就露出來的兩個小梨渦。

少女,是雲笙,又不是雲笙。

陽光遇到了她,似乎都黯淡了許多。

四年不見,周清川曾在睡夢中無數次夢到雲笙。

可從未有一處,他夢到過如此真實的人。

雲笙,比他想象得出落的更加迷人,一個眼神一個笑容,都能勾人心魂。

周清川甚至捨不得眨眼,他生怕一個眨眼,雲笙就會消失不見了。

「周大哥,你怎麼傻眼了,」直到一股淡淡的香氣湊了過來,周清川才回過了神來。

他咳了幾聲,「讓你見笑了,我只是太久沒見你,一時認不出來你來了。」

雲笙卻是沒有注意他的失態,自顧自去親點這一次周清川帶來的藥草和丹藥。

不愧是無極商會,空船規模比起赫連長老的空船,大了十數倍。

周清川這一次帶來的丹藥,也全都是來自小慈恩堂。

雲笙一清點后,確認這一船的葯,至少也可以抵消天翼競技場一個月以上的消耗。

這一次一定要讓暗夜閣來個措手不及。

雲笙已經打聽過了,她和柳青青的那一場比試,讓暗夜閣蒙受了重大的損失。

黃夜使本人,也已經消失不見了。

眼下的黃翼賽區就像是一個無人區,正是雲笙滲透的最好時機。

雲笙清點完后,走出了空船。

只見周清川所站的位置,已經多了幾個人。

為首的卻是楚管事。

「這位可是無極商會的周會長?」楚管事帶著一干助手前來,看到那艘規模空前,裝載了大量貨物和藥草丹藥的空船時,眼不由一亮。

承諾後的藍色 作為天翼城主最得力的助手,楚管事多年來,一直苦惱怎麼控制天翼城的貨物運輸。

天翼城雖是富裕,但在貨物運輸上,卻沒有太多的空船。

若是能和大陸第一的無極商會建立合作關係,天翼城的物價和人民的生活都會大為改觀。

「周大哥,楚管事,」雲笙走上前去。

見了雲笙和周清川一副很熟稔的樣子,楚管事心中大驚。

她早前就猜測雲笙的身世不簡單,自從柳青青被「炎皇」戴打敗后,楚管事就以為,雲笙必定是出身某個魔法世家。

可今日一看,她和無極商會的關係也很密切。

一個不過十餘歲的小姑娘,哪來的那麼大的能耐?

楚管事心驚之餘,更加不敢小看了雲笙。

周清川不愧是商人,他和楚管事寒暄了一番,順帶將雲笙意圖在城中賣葯的事,也一併商量了。

「暗夜閣哄抬丹藥價格,控制競技場的選手,這些事,我早有耳聞。雲姑娘可以在黃翼賽區先試驗一番,若是情況不錯,我自會稟告城主,允許小慈恩堂在天翼城行醫賣葯,」楚管事很精明。

眼下暗夜閣雖然暫時處於劣勢,但是畢竟暗夜閣在天翼城已經橫行了多年,強龍難斗地頭蛇。

可她也不能直接拒絕了雲笙。

一來,雲笙關係到女兒楚玉將來能否成為黃翼賽區負責人。

二來,暗夜閣實力強大,輕易難以撼動。

楚管事這種隔山觀虎鬥的心思,雲笙和周清川都看的分明。

但是兩人也都是聰明人,誰也不願說出口。

楚管事確認了周清川此行來意后,就放了空船進入城內。

雲笙設宴款待了周清川。

酒足飯飽之際,雲笙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周大哥,我手頭有些急,你能不能先借我五百萬金幣。錢你只管去小慈恩堂支取。」雲笙想要用這五百萬金幣,去買下那塊迷石。。

算起來,她和周清川還是第二次見面,好像每一次,她都是沖著對方的錢去的。

上一次離開珍寶舫后,雲笙就答應了,會在一年時間內,籌足五百萬金幣。

但是避免日長夢多,雲笙還是決定先買回那一塊石頭。

周清川見了雲笙尷尬的神情,卻是一笑。

周清川倒也大方,不問一句,就給了雲笙一張無極紫金幣。

「雲笙,這一次分別,我們不知何時才能相遇。若是可以,下一次,我希望……」周清川的口才很是了的,平日在商場上,他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可是在面對雲笙時,尤其是對方用那雙漆黑的眸子盯著自己時,周清川就覺得自己犯起了結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