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

天涯緊張的拉著周祁天,雙目噴火,恨不得撬開他這小腦袋瓜子,看看裡面到底裝的什麼。

就算是自己對戰居雲軒,也只是險勝半招,居雲軒的難纏,自己是深有體會。可現在,自己的小弟竟然要挑戰連自己都棘手的對手!

天涯急得跳腳!

周祁天卻淡淡一笑,衝天的戰意,讓天涯一驚。

「哼!」

居雲軒,冷冷一哼,雙手不知不覺握上背上的巨斧手柄,緩緩搓動,看向周祁天的眼神,猶如看著一隻撲火的飛蛾。

… 千梵魅、惑的雙眸輕輕一閃,嘴角的笑容更深了。

居雲軒,作為年輕一輩的佼佼者,雖然沒見過,但是千梵聽說過,此人乃戰鬥狂人。即使遇到同級別的修者,往往氣勢逼人,讓人不得不禮讓三分。

要挑戰如此耀眼的人物,這位周祁天,卻一點沒有退縮。堅定地目光,以及渾身散發的鬥志,讓千梵知道,這場比賽,有的看了。

「唔~如此甚好,小小年紀就有如此鬥志,本座喜歡。嗯~這樣吧,不管你是不是能贏得了居雲軒,此次群英大賽過後,我瑤池仙境的大門,都將為你敞開。」

猶如天籟般的聲音輕輕地傳來,此刻卻像是平地一聲驚雷,驚得所有人瞬間石化。

這可是赤果果的招攬啊!

這周祁天有何魅力,竟然讓瑤池仙境掌教親自發出邀請?蒼天啊,這可是有史以來頭一遭啊。而且,等等,周祁天不是已經被飄渺劍閣掌教預定為第三名親傳弟子了嗎?

啊!這個世界太瘋狂!眾修士,風中凌亂。

周祁天也是一驚,實在沒想到千梵仙子竟然會想自己發出邀請,吃驚的抬起頭,卻只見那顛倒眾生的美人輕輕地對著自己點點頭。

周祁天一頭霧水,這是為什麼呢?

天涯驚得差點將青靈神劍拋出去,小弟是不是太生猛了?什麼時候拿下這千梵仙子的?盯著周祁天的雙眼,像是盯著一個怪物,弄得周祁天更加不自在。

軒轅邪魅的雙眸幾乎要噴出火來,這廢物有什麼資格得到這麼多的榮耀?飄渺劍閣掌教要收他為徒就算了,憑什麼千梵仙子也這麼看好他?

嫉妒的火焰燃燒著軒轅的胸膛。

而居雲軒,渾身怒火熊熊燃燒,雙眼冷冷的看著周祁天。

挑戰賽,無疑就是向自認為可能打得過的對手挑戰。周祁天向自己挑戰,無意就是想自己的實力輕視。這麼多年,向自己挑戰的人,周祁天還是第一個。

而現在,千梵仙子一句話,更是讓居雲軒怒火中燒。

不管是輸是贏,都將得到瑤池仙境的招攬。這是周祁天的殊榮,卻也是對居雲軒的無視。千梵仙子他是不敢怪罪,因此一腔怒火全部對著周祁天發泄。

「來吧,讓本座親自為你們評判,希望這會是一場讓人享受的戰鬥。」

長袖一揮,陣陣仙氣繚繞,身子猶如春泥,柔柔的靠在華麗的寶座上。絕美無雙的笑臉掛著一抹有人的笑容,顛倒眾生,魅盡天下!

話落,只聽得一聲長嘯從遠處響起。接著一道火紅色的影子,猶如隕石一樣,「轟」的一聲炸落到擂台上。瞬間,擂台寸寸裂開,一個巨大的坑活生生的被擠壓出現。

紅光散去,居雲軒猶如餓狼般的眼神,殘忍的望著周祁天,黑色短髮無風自動,像是一尊殺神,恨不得立馬撕了那個膽敢挑戰自己的臭小子。

居雲軒顯然發飆了,望著那高大的身影,眾人忍不住往後退去,那是來自心靈深處的恐慌。

周祁天雙眼一眯,身形一晃,瞬間出現在擂台上。除了少數幾人,甚至沒人知道他是怎麼移動的。

嚴肅的盯著居雲軒,感受著那排山倒海的威壓與憤怒,周祁天絲毫不敢大意。

雖然這壓力沒有軒轅強大,但是仙士七級對仙士八級,果然還是有天大的差距。體內靈力運轉,明顯減緩,或者是說被壓迫的轉不動。

正在這時,五彩石光華一閃,四肢百骸頓時湧入大量五彩光芒,體內難以運轉的靈力霎時間暢通無阻。

周祁天深吸一口氣,面對仙士八級的居雲軒,看來還是必須動用五彩石的靈力,儘管只是祛除體內幾乎被壓迫的無法運轉的靈力。

靈力運轉暢通無阻,感受著來自居雲軒的強大力量,周祁天戰意衝天,豪氣萬丈。霎時間,氣勢猛然一變,變得凌厲果斷,殺伐無謂!

居雲軒略微吃驚,短短半個呼吸的時間,竟然就化解了自己的威壓!嘴角露出一個殘忍的笑容:

「你很好,很不錯,希望能讓我玩的盡興!」

冷冷的聲音,讓人心底發寒。

「放心,一定會讓你『盡興』!」

周祁天不甘示弱,猛地,強大的靈力瞬間爆發,髮絲亂舞,鷹一樣的犀利眼神,俊美的臉頰,火紅的身影像是來自天外的天神!

大戰一觸即發,頓時,被二人驚得鴉雀無聲的群英城爆發出強烈的歡呼。

居雲軒暫且不說,流雲仙山二弟子,一世英名早已流傳在外。

而這周祁天,新出現的黑馬,一路上總在不斷地創造奇迹,這次是否能再次創造出奇迹,打敗居雲軒呢?

「按照群英大賽的規矩,挑戰賽之前,公開、公正、公布參賽者的年齡、實力。」

一名鬚髮皆白的老者無視二人還沒開打,就天雷勾動地火般的碰撞。施施然站在二人中間,手握一枚銀色徽章。

「這是測試徽章,經大陸認證,可以測試一個人的年齡、實力。」

徽章通體銀色,呈六角形,中間一枚鮮紅色的寶石,四周刻畫著繁複精美的花紋。

只見老者將徽章輕輕一拋,頓時,銀色徽章中間的寶石,散發出淡淡的紅光。神秘莫測,精美絕倫。

徽章飛到居雲軒頭頂,一道銀色光芒將居雲軒全部籠罩。

頓時,紅色寶石上方,幾個鮮紅的字體憑空閃現。

「四十/仙士八級!」

頓時,台下一片驚呼。雖然對於居雲軒的年齡與實力,外界早有傳言,如今親眼看到測試徽章的顯示:四十歲的仙士八級!還是讓人倒吸一口涼氣。

不愧是流雲仙山二弟子!

接著收回測試徽章,再次將徽章懸浮到周祁天上方。

一片銀光灑下,周祁天只覺得一道似乎可以洞察天地的目光將自己看了個透。

「嘶!」

「嘶」

「嘶」

……

「哎喲!」

周祁天吃痛的一聲驚呼,伸手接住忽然掉下來的測試徽章。

所有人全部石化,包括千梵以及各方高層人員,面色震驚、或是驚恐的無法言論,似乎見到了什麼絕對不會發生的事!

接著:

「啊!」

一聲聲此起彼伏的慘叫接連響起,眾人神態各異。有的面色慘白,嘴唇哆嗦,被嚇得幾乎要昏厥過去。有的面色通紅,似乎要腦充血死亡。更有的雙手抓住自己的頭髮,發瘋似得撕扯,好像那不是他的頭髮。

現場似乎變成了修羅地獄……

看著手上的測試徽章,周祁天無辜的揉揉自己的腦袋。裁判已經呆若木雞了,導致徽章失去靈力供應,直直掉下來,砸到周祁天。

「十五歲/仙士七級/先天靈體」

幾個大字,猶如將炸彈丟進人群。

居雲軒一副見鬼的表情,驚恐的張大嘴巴,氣勢猛地就散去了,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

軒轅、冷和尚、紫媚兒、幽冥等等各大天才弟子,也無法置信,臉上就像打翻了調色盤。就連平時的四人恩怨在這一刻幾乎都全部忘掉,獃滯的望著台上那道紅色身影。

就連天涯,也震驚的長大嘴巴。一直都知道小弟是十五歲的仙士七級,這樣無恥的事情不斷發生在小弟身上,一直以為自己已經被震驚習慣了,可是現在才發現,自己的接受能力遠遠不夠啊。

可是,當看到那先天靈體幾個字,天涯還是忍不住臉部抽筋,心裡惡狠狠的罵道:變︶態!

「十五歲的仙士七級,先天靈體~我的天啊,我……我……救命,我……呼吸不暢通……」

「我,一定是在做夢……」

「測試徽章是不是壞了?畢竟用了這麼多屆了,肯定能量不足。」

…………

過了許久,眾人依舊無法平復心裡的震驚。這已經不能用震驚來形容了好吧!

「比賽開始吧。」

在眾人無法控制的大呼小叫的時候,千梵清脆的聲音輕柔卻清晰的傳到每一個人耳朵。

一瞬間,一個個神智全部清醒。

卻依舊感覺自己還是雲里霧裡,看著台上的火紅色身影,猛然間,心裡爆發出無比的狂熱!

十五歲的仙士七級,擁有先天靈體!這絕對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仙靈大陸有史以來第一天才!

想到自己將親眼看著一位超級強者的崛起,心,便猶如火山爆發!

瞬間,各大高層更加瘋狂了~先天靈體啊!我滴神啊!數百萬年沒出現的先天靈體竟然出現了!

「不惜一切代價,給我把周祁天拉到我們的隊列!」

各大高層一個個雙目通紅,渾身顫抖,都在重複的下達這同一道命令。桌案拍的粉碎,絞盡腦汁想要拿出最好的寶貝,一定要邀請到周祁天。

「如果不能加入我們,也不能讓他加入其它組織!」

也有不少這樣的人,咬牙切齒的做出這樣的決定。

… 居雲軒緊緊的握著手上的巨斧,青筋凸冒,牙齒咬的「咯咯」響。

面色變換,忽紅忽白,似狂熱,似羞辱!居雲軒現在的心情,是複雜的。太複雜了!

十五歲的仙士七級,百萬年不曾出現的先天靈體。

只要不出意外,周祁天絕對能成長為大陸第一人。沒有任何疑問,此人不需要多久,就能將自己遠遠地甩開。

想到這裡,居雲軒就無比不甘。作為一代天驕,這麼輕易的就能預測到未來的差距,這是一件很殘酷的事情。

但是,一想到自己要和這樣一位人物交手,卻又莫名的激動!

這是一種很矛盾的感覺。

「你真的很讓我吃驚!」居雲軒將斧頭扛在肩上,筆直的站立,語氣中不知不覺少了一份尖銳,「在資質上面,我不如你,但是你要知道……」

斧頭「嘭」的一聲砸在地上,砸出一道巨大的深坑。

「就算是天才,也要成長起來才能算是真正的天才。途中隕落,再好的天賦也是沒用的。」

居雲軒的意思很明顯,自己現在是仙士八級,而周祁天只是仙士七級。雖然只有十五歲,達到這樣的層次已經是空前絕後,但是現在挑戰自己還是太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