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浩,你胡說八道,家父乃是什麼身份?對付你怎麼可能勞動他老人家的大駕?」武軒駁斥道。

「行了,你不說話還好,你一說話我倒是發現你們父子很像啊,你爹讓四長老來送死,你也不錯,明明知道四大家族的少主不是我的對手,反而是逼著他們和我動手,幸好我沒下殺手,不然豈不是上了你借刀殺人的當了?」武浩挪揄道。

「你胡說八道……」武軒駁斥,臉紅脖子粗。

風雪雪月四大少主看向武軒的眼神已經不善了,是啊,此人明知道我們不是武浩的對手,還要逼著我們對武浩動手,武軒用心毒辣啊。

武擎岳臉色鐵青,武浩長了一條足以誅仙的舌頭,三言兩語就把武家莊和風花雪月四大家族對立起來了,無聲無息之間將他們之間的仇恨完成了轉移。

不行,不能讓武浩再說下去了,再說下去還不知道會捅出什麼來。

「四長老,還不趕快動手。」武擎岳冷冷地吩咐道。

「我靠你媽,你怎麼不親自出手?」四長老心中暗罵,他現在倒是相信武浩的說法了,是啊,武擎岳這個混蛋明明就是害怕武浩還能用出地火,五長老的死可是歷歷在目呢。

不過攝於武擎岳的淫威,四長老只好硬著頭皮走向武浩,同時做好了隨時閃開十萬八千里的心裡準備。

「吼!」武浩一聲大吼,白虎耀天吼出現,轟擊向了四長老,同時武浩身上開始有火焰開始燃燒。

四長老頭皮發麻,火焰,又見火焰,真不知道武浩把火焰儲存到了哪裡。

正氣劍浩然正氣,斬向了四長老的胸口,一輪紅日在武浩身後聖器,同時初春之劍開始綻放。

四長老如臨大敵,不得不說,魯劍出品的正氣劍質量絕對有保證,那股浩浩然的沛然正氣讓四長老心裡沉甸甸的,彷彿一座大山壓在了心口。

同時因為五長老死在武浩火焰之下的結果,他對武浩身上灼燒的火焰有點過敏,所以猶猶豫豫,不敢向前。

他本來就心神搖曳,而武浩的初春之劍也影響到了他的靈魂,所以他出現了一瞬間的失神,他憑藉自己的本能在面前用靈力布下了三層防禦,將自己包裹成了鐵通。

這就是五長老的聰明之處,他的境界是人武者七重天,而武浩的境界不過是人武者四重天,靈力的差距是天譴,就算武浩的火焰妖異,要破開靈力布下的防禦也是需要時間的,而這個時間足以讓四長老找到破局之法。

只是可惜,武浩的目標從來就不是四長老,殺了一個四長老只會讓武擎岳難堪,卻做不到讓武擎岳心疼。

別人家的孩子死不完啊,而自己家的孩子死了才心痛。

武浩將天罡步施展到極限,居然像是一隻飛鳥一樣騰空而起,在所有人都以為武浩的目標是四長老的時候,武浩的正氣劍已經刺到了武軒的面前,日月雙輪的影像浮選在武浩身後,將他襯托的像是神明。

「殺!」武軒大驚,倉促之間拔劍防禦,在自己面前布下了一道劍幕。

「爾敢!」武擎岳大驚、大怒,雙手轟出一道靈力狂龍,奔著武浩的後背而去。

何太極也大驚,武浩居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玩幺蛾子,這是赤果果的挑釁,不將他放在眼裡啊,一道犀利的刀光同樣呼嘯著刺向了武浩的左側。

海老也大怒,他比武擎岳和何太極更想著武浩死,叛徒大概都是如此的,一旦選擇了背叛,弒主起來都是最狠的。

一道鋒利的槍芒像是黑色的蟒蛇咆哮著沖向了武浩的右側。

此時要說一下武浩的困境,他的背後是武擎岳的攻擊,左側是何太極的刀光,右側是黑老的槍芒,只有正前方沒有強大的攻擊,而正前方則是武軒拚命布下的劍芒。

所有人都猜測武浩死定了,就算他殺了武軒,也躲不過三人的這必殺一擊,而現在唯一要看的則是武軒的命運了。

如果武浩在三道致命攻擊擊中自己之前擊中武軒,那武軒就要面臨危險了,若是三道攻擊率先擊中武浩,那武軒自然是安全的。

武軒似乎意識到了這一點,一邊拚命在自己面前布下劍幕,一邊速推,打算距離武浩越遠越好。

武浩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將自己吃奶、便秘、洞房的力氣全部用了出來,整個人像是一道狂風一樣。

月無垢臉色鐵青,拳頭鬆開又攥緊,攥緊再鬆開,她第一次發現自己對武浩的感覺這麼特殊,這一刻她甚至有一種衝上去把武浩救下來的衝動。

可是不行啊,先不說這麼做會對月家產生什麼致命影響,關鍵是她根本救不下來啊,這三人任何一個都比她要強的多,她衝上去不過是白白喪命而已。

「武浩,我發誓,不管是誰殺的你,我以後必然給你報仇。」月無垢在心中暗暗發誓。

先不說月無垢的想法,此時武浩和武軒的命運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

噹啷……

一聲輕響,半截斷劍掉落在地上,而後眾人只看到一道劍光閃過,一道血箭衝天而起。

正氣劍不愧是名門產品,關鍵時刻的質量就是有保障,他鋒利的劍芒衝破了武軒的防禦,斬斷了武軒的寶劍,而後劃過了武軒的咽喉……

「我兒……」武擎岳一聲大吼,狀若瘋狂,一連十幾道靈力波轟擊向了武浩的後背,他要將武浩轟成碎片。

「我說過武軒死定了,你們認為我只是說說的嗎?」武浩的身影模糊,同時囂張的聲音開始回蕩,「哥們說到做到,接下來就是海老這個叛徒了,你給我等著……」

海老傻傻獃獃地看著武浩,這是第二次了,武浩是如何逃脫的,難道是傳說之中的空間力量?可是玄奧複雜的空間力量一向是人類的禁區啊,目前有史以來史料記載的涉及空間力量的人類不過是三五人而已。

武浩哪裡學的空間力量?難道是天罡劍派?沒聽說天罡劍派有這樣的能力啊! 隨着南宮晨曦做出決定,吳墨軒等三人自是全力支持南宮晨曦,但三派所帶來的弟子已經所剩無幾,假若三日之後,魔門當真傾全門之力大舉進攻神機書院,那麼就算神機書院怎麼易守難攻,恐怕也於事無補。

因此,南宮晨曦將衆人安頓下來後,便立即派人前往各個門派尋求幫助,但剩下的那些門派不是已經降了魔門,就是搖擺不定,不肯出手相助。

這也讓南宮晨曦大爲惱火,正道爲何總是敵不過魔門,原因正在於此。南宮晨曦等女心中也都明白,否則當初就不會做出決定退隱江湖了。

“晨曦,怎麼樣,還是沒有人願意前來相助嗎?”正在此時,東方雪晴從外面走了進來,見南宮晨曦一臉沉悶,不由開口問道。

南宮晨曦聞聲,擡頭望去,發現說話之人卻是東方雪晴,於是開口問道:“雪晴姐,你什麼時候來的?”

東方雪晴見狀,走到南宮晨曦的身邊,輕聲答道:“我也是才進來不一會,你這是怎麼了,心情似乎不太好啊。”

南宮晨曦聞聲,輕聲嘆了口氣,幽幽的說道:“三日之後便是魔門進攻之時,可我們神機書院人手實在短缺,我派人出去請武林各個門派前來共同抵禦魔門,但卻沒有一個肯前來相助的。”

東方雪晴早就料到會有如此結果,因此南宮晨曦說完此話時,東方雪晴臉上沒有半絲波瀾,隨即開口安慰道:“晨曦,你不要忘了,還有我們四大世家沒有出手呢。”

經東方雪晴這一提醒,南宮晨曦突然醒悟道:“對呀,我怎麼將四大世家給忘記了。雖說四大世家現在已經變成了三大世家,但如果全部前來相助的話,或許可以與魔門一較高下。”

“我們的晨曦大才女竟然也有失算的時候啊,真是百年難得一見啊。”東方雪晴望見南宮晨曦臉上露出笑容,不由在一旁輕聲取笑道。

只見南宮晨曦沒好氣的白了一眼東方雪晴,而後故作不滿的說道:“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取笑我。”

“好了好了,我不取笑你了,跟你說正事,四大世家之中,拋去西門世家不說,還剩下你我兩家與慕容一家,你我兩家暫且不說,單就慕容世家,恐怕就未必能夠前來相助。”東方雪晴收起笑容,一本正經的說道。

南宮晨曦也是思索着點了點頭,東方雪晴說的沒錯,東方世家與南宮世家可以憑藉二女的關係讓兩家前來相助,但慕容世家卻未必能答應下來。

“我會想辦法讓他們出手相助的。”南宮晨曦尋思了良久,眼神之中浮現出淡定神色,似乎胸有成竹一般。

東方雪晴見狀,便知南宮晨曦心中已有打算,從小到大,南宮晨曦一直如此,永遠的處事不驚,風輕雲淡。

“這樣最好,還有,段郎什麼時候能趕回來?”東方雪晴點了點頭,隨即接着開口問道。

南宮晨曦輕輕一笑,眼神中充滿回憶般的說道:“三日之後,段郎便會回來,屆時,也是該和魔門決一死戰了。”……

三日之間如白駒過隙,一眨眼間便過去了。期間除了南宮世家與東方世家外,再無任何人趕到神機書院一起抵禦魔門。而在這三日之間,魔門之人也出奇的寧靜,並沒有任何動作,所有武林中人,皆是暗中在默默的關注着這一戰。

此戰,若神機書院勝,那麼魔門就此覆滅,但若是魔門勝,那整個正道武林,便將徹底的不復存在。

由於此戰牽扯太多,導致近日來,神機書院附近聚集了無數各路豪傑,甚是一些小門小派也是舉全派之力,前來觀戰。

此時,神機書院內,緊張氣息瀰漫着整個院落,各處機關皆已準備就緒,就連方圓幾裏外的叢林,也盡在神機書院的監視之中。

大廳內,衆女與三大掌門,唐門五人,和東方、南宮兩大世家的家主依次坐在此處,早在三日之前,南宮晨曦便派發書信給慕容世家,但直到現在,慕容世家也沒有任何回訊。

“東方夜澈,你率領東方世家弟子前往書院西側防守,南宮御仁,你率領南宮世家弟子前往書院東側防守,沒我的命令,不能撤回來。”南宮晨曦望着二人,開口命令道。

二人聞聲,很是莊重的作輯領命道:“是。”說罷,二人便匆匆出了大廳。待二人離去後,南宮晨曦望着衆人接着說道:“剩下之人,便看守書院正門,如若我所料不差,魔門之人定會大舉進攻正門。”

“全憑南宮家主吩咐。”其餘衆人聞聲,也都起身應道。說罷,也都轉身離開了大廳,朝正門方向走去。

待衆人全部離去後,南宮晨曦方纔望着衆女,凝重的說道:“諸位姐妹,剩下的就要交給我們了。”說着,便先前一步,走了出去。

昨夜,衆女便在一起商量好,除了東方雪晴與夜幻瑩外,其餘衆女皆是各自掌控一處機關陣眼,屆時等魔門衆人進攻時,全靠這些陣法來牽制住魔門弟子,爭取拖延時間。

待衆女各司其位後,神機書院終於靜了下來,沒了先前的忙亂之色。但雖然如此,衆人心中都知道,恐怕這份寧靜要不了多久,便會被打破。

一刻鐘…兩刻鐘,不知過了多久,衆人的額頭皆已冒出細密的汗珠,但魔門之人仍是沒有任何動靜。

但就在衆人以爲魔門之人不會來時,魔門之人終於趕到了神機書院外面的密林之中。只見一行衆人浩浩蕩蕩,氣勢甚是驚人。

爲首的正是魔門少門主釋項凌,而緊隨其後的便是魔門聖女姬苓芸,跟在姬苓芸身邊的則是魔門長老莫楚子,莫楚子身旁,赫然站着三人,沒錯,這三人正是叛變唐門的三位長老,而剩下的便是魔門五大堂主率領的各自堂下子弟了。

站在密林之外,釋項凌皺着眉頭望着密林,密林的古怪被釋項凌一眼看穿,隨即冷聲問道:“你們有誰懂得這陣法嗎?”

身後衆人聞聲,你看我,我看你,竟沒一人站出來。釋項凌見狀,回頭望着唐史冀三人,冷聲問道:“你們識不識得此陣法?”

唐史冀三人見釋項凌臉上沒有一絲波瀾,眼中更是沒有一點情感,心中不由一沉,猶豫了半天,方纔緩慢的說道:“我們可以試試,但是不一定保證能破解。”

釋項凌聞聲,沒有作答,而是轉回了身,繼續凝視密林。唐史冀三人見狀,相互對視一眼,便走到了密林的邊緣。

只見這密林之中雖然沒有任何異常,但卻處處透着詭異之處。裏面的草叢與古樹似乎相輔相成,阻擋住三人的視線,讓其無法望見密林深處。

三人猶豫了一下後,終於還是鼓起勇氣擡腿邁進了密林之中。剛一進密林,三人並沒有發覺什麼不妙之處,但隨着三人的逐漸深入,恐懼才瀰漫在三人的眼中。

三人雖然精通唐門機關陷阱,但卻與這中原奇門八陣不同,這奇門八陣暗合天機,遠比唐門的機關陷阱要來得複雜許多。

只見三人在林中小心前行着,良久之後,三人方纔發現,這密林之中並沒有任何危險,而後三人便開始逐漸大膽起來,腳步越來越快,朝密林的深處走去。

一炷香之後,三人突然發覺,自己似乎好像被困在了這林中一般,無論三人怎麼走,也不能走出這密林。

密林之外,釋項凌率領魔門衆人靜靜等待着唐史冀三人,但過了許久,也沒能受到三人的任何動靜,就在此時,只見林中突然想起一聲尖銳的巨響,隨後一個黃色煙火飛上了天空。

“少門主,這是唐門獨特的信號彈,他們三人恐怕是在裏面遇到什麼狀況,才無法脫身。”莫楚子望見那黃色煙火後,急忙來到釋項凌身邊,悄聲說道。

釋項凌聞聲,眉宇間透過一抹狠色,當即不耐煩的說道:“真是三個廢物,我倒要看看,這片破樹林究竟有什麼古怪。”說罷,身形一閃,便鑽入了密林之中。

身後的魔門衆人見狀,也都急忙跟了上去,涌進了這片密林之中。只見魔門一羣衆人穿梭在這片不算大的密林之中,霎時間便讓這密林熱鬧無比,早已沒有了剛纔的詭異寂靜。

釋項凌率領着魔門衆人,按照剛纔腦中的記憶,很快便找到了唐史冀三人,只見三人原本一臉的頹然,當看見釋項凌時,彷彿看到救星一般,來到釋項凌的身邊,恭敬的拜道:“少門主,恕老夫無能,沒能走出這片密林。”

釋項凌不耐煩的擺了擺手,示意其閉嘴,而後沉聲說道:“既然這密林乃是一座迷陣,那我便將這迷陣毀了便是。”說罷,便見釋項凌緩緩拔出手中‘絕浪’,隨後丹田上涌,眼神凝視前方,猛地衝了出去。

一連貫的招式接連而出,僅僅片刻,衆人眼前的參天巨樹便已倒下,魔門衆人見狀,皆是震驚不已,沒想到釋項凌的武功,竟然已經強到了如此地步……

(作者:新人新書,求紅包,求收藏,求鮮花,求點擊!諸位書友請花上您們的幾分鐘時間,動動手指點擊一下收藏,你們的鼓勵是我最大的動力,你們的評價可寫在評論區,宇少會一一回復的,謝謝諸位書友!) 第二次了,眾目睽睽之下玩失蹤,武浩這是第二次了!

「見鬼了!」不少人小聲地嘀咕,同時心中默念阿彌陀佛、天靈靈地靈靈等等驅邪避鬼的咒語。。

月無垢美眸閃爍,她終於知道武浩為什麼這麼自信來武家莊搗亂了,原來有這樣的底牌沒有用,不過他到底如何消失的呢?饒是月無垢冰雪聰明也想象不到其中的端倪。

空間力量畢竟是太罕見了,罕見到近乎只存在傳說之中的程度。

別人的兒子死不完,自己的兒子死一個都是天塌地陷,武軒的死對武擎岳的確是天大的打擊,他感覺一陣頭暈目眩!

「我兒……」武擎岳大呼一聲,撲向了倒在地上的武軒,一隻胳膊拉住了武擎岳,將他拽了回來。

「海老,你這是什麼意思?」武擎岳對海老大吼大叫。

「你想死的話,我不攔著你。」海老淡淡地說道。

「什麼?」武擎岳一愣,滿頭霧水,他自然不想死。

無聲無息之間,武軒身上有紅色的火焰出現,武軒的身體以肉眼所見的速度開始萎縮!

「這就是地煞宗的地火嗎?果然強大無比。」海老低聲嘆息,只有近距離的感受這種火焰,才能體會到那種可怕到極點的殺傷力。

「這不是地煞宗的地火,而是另外一種火焰。」何太極搖了搖頭,「這是比地火更加可怕的火焰,而武浩之所以能在地火之中毫髮無損,估計也是因為他掌握著更強大的火焰!」

朱雀火,武軒身上的火焰是朱雀火,來自華夏神獸朱雀的火焰。

武浩在眾目睽睽之下宣布武軒死定了,那就一定要做到,所以他剛才出手是雙保險,除了正氣劍一劍封喉之外,還有號稱可以燃盡天下物的朱雀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