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

簫劍吃驚的道:「這麼厲害,弟妹們如此干,豈不是要不死不休?」

蕭戰冷笑道:「就算他突破到了玄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今天只要他來,小弟定叫他有來無回。不過,大哥還是趁早離開吧,等這次事了,小弟在給大哥安排一個厲害一點兒的護衛,讓她貼身保護,免得小妹這樣的事情再次發生。」

簫劍雙眼一亮,興奮的道:「厲害一點兒倒是無所謂,不過一定要漂亮,最好是蛇鬽女那就更好了。」

蕭戰翻著白眼道:「大哥不是已有兩個了嘛,難道還嫌不夠?」

簫劍搖頭道:「我看二弟那些蛇女衛就是一陣羨慕,有這樣性感的女人貼身保護那才叫拉風了。這次來天鼎學院我本著低調的原則,沒有將她們兩個帶來,現在看來簡直就是失策啊,在這學院中每個有本事的男人,身邊都有幾個迷人的侍女貼身服侍。」

蕭戰搖頭道:「現在我身邊可沒有這樣的蛇鬽女,等將來再說吧。」

簫劍不再多說,點了點頭,很快就離去了。

……

吳雲峰跟男人有染的事情在最短的時間內傳遍了整個學院,當男人們知道后幸災樂禍的同時,也愈發警惕了,他們發現如今學院已經不同以往了,這女人一個比一個瘋狂,看來他們今後見到女人都要繞道走不可。

如此瘋狂的事情自然會受到學院方面的阻撓,但天月兒幾個女人正在氣頭上,盡讓吳雲峰當眾y亂還無法讓她們徹底消氣,需得將她們心目中那罪魁禍首吳天也拿來泄憤才能讓她們解氣。

幾女實力強得逆天,學院想要強勢阻止,但只要玄武不出根本奈何不了她們,學院方面不是沒有想過請動玄武來處理這事,可但凡知道這事的人都直接拒絕了。顯然這些人都非常清除天月兒幾人的身份,吳雲峰的背後雖然有幽長老,但他們感覺這事很懸,還是不參與為妙。

學院在無法請動玄武,同時有顧忌天月兒幾女的身份的情況之下選擇了沉默,因而就造成了這事越鬧越大,幾乎一發不可收拾了。

事情越演越烈,自然很快就傳到了吳天這裡來了,不過此時的正準備同夢女雙修,已經閉關,外人根本無法將這個消息傳遞給他,當消息傳過來時是他的妻子幽姬負責處理的。

幽姬一身紫袍,屈膝坐於蒲團之上,看著傳遞消息而來的貼身侍女,她顯得很是淡漠。幽姬並不是那種傾國傾城型的女人,她最美的是她那雙眼睛,眼波流轉間,有種撩人心扉的魅惑之態。

聽完侍女的回報,幽姬淡淡的點了點頭,道:「哦,知道了,你可以下去了。」

侍女愕然道:「小姐,這吳雲峰可是姑爺的堂弟,如果不及時處理,事後讓姑爺知道了怕是很難交代。」

「交代?」

幽姬面無表情道:「我需要向他交代嗎?」

侍女一愣,眼珠子微微一轉,遲疑道:「難道是姑爺正欲那夢女雙修,小姐……」

「哼!」

幽姬打斷了侍女的臆測,冷哼道:「那混蛋同其他女人有染就罷了,竟還帶回家來亂搞,他純心想氣我不成!」

侍女遲疑道:「可這事大人已同意了,小姐怕是很難反對。」

幽姬氣憤的道:「爹也真是糊塗,竟然會同意這樣荒唐的事情,一個男人就應當憑自己的本事提升修為,靠玩女人算什麼本事。」

侍女抿嘴笑道:「小姐,那個夢女最值錢的也就是她的初夜罷了,只要她被姑爺玩過一次之後就沒了絲毫吸引力,完全威脅不到小姐在姑爺心目中的地位。」

幽姬冷笑道:「一個青樓來的賤貨而已,今後也是千人枕萬人騎的命,我幽姬豈會懼她。只是他竟然將這女人帶回家,這讓我不能容忍!」

侍女擔憂的道:「小姐雖然慪氣,但也不應當見死不救啊,姑爺最疼他這個弟弟了,到時讓姑爺知道了,他定會冷落小姐的。」

幽姬怒聲道:「他敢!」

侍女苦笑道:「他或許不敢,可這絕對會影響到小姐同姑爺之間的感情,對小姐來說這就得不償失了。」

幽姬黛眉一蹙,隨即嘆道:「你認為我真不想幫這個忙,唉!其實我也無能為力啊,這事怕是爹爹出面也很難圓滿解決。」

侍女愕然道:「怎麼可能?主人何等身份,她們豈敢拂逆?」

幽姬苦笑道:「那天月兒的來頭非常大,這吳雲峰完全是自找苦吃,沒事惹她,活該受這份罪。而且最重要的是,現在五行劍宗得罪了天魔宮,被滅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爹爹能夠保住他的命也就不錯了,至於其他人哪還顧得上。」

侍女皺眉道:「就算如此,奴婢覺得小姐應該還是做一做樣子比較好,這樣姑爺知道之後也無法埋怨小姐。」

幽姬眉頭一蹙,猶豫了片刻,最終還是點了點頭,起身道:「走,咱們去看一看,希望有用吧。」

說完她自己也苦笑了一聲,顯然對這事沒有一點把握。 關於吳雲峰的火爆演出,在藥效為消除之前愈演愈烈,雖然男人同男人,對很多人來說非常的噁心,但忍不住好奇前來觀看的人仍是越來越多。

這個時候學院再也坐不住了,畢竟這事的影響實在是太壞了,當即就有人主動站了出來,這是一名老者,仙風道骨,發須皆白,他的出場很有氣勢,幾乎鎮住了所有人。

竟然是幾乎,那自然就有人不鳥他了,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天露,這丫頭自從獲得了蕭戰的「肉身百變」神通之後,一直沒有真正的派上用場過,此時見這老傢伙跳出來,她自然是興奮得不得了。

當下搶在天宓的之前將老者攔了下來,挑釁道:「老傢伙都老大一把年紀,就快入土了,多管閑事幹嘛,這裡沒你什麼事兒,你哪來的,還是哪涼快去吧!」

老者聞言,簡直氣炸了肺,他吹鬍子瞪眼睛道:「小丫頭,小小年紀不知道尊老愛幼也就罷了,你竟然還如此的不知廉恥,大庭廣眾之下使出如此下作的手段,你簡直就將女人的臉給丟盡了。」

盈盈蓮步 天露義正言辭道:「老傢伙不知道情況就不要隨意出頭,你知道這傢伙都幹了些什麼嗎?諒你也不知道,別看你們這些人平時生得人模狗樣的,暗地裡還不知道有多下作了,就像這個傢伙,他竟然夥同一個叫司徒火的傢伙,綁架了一千多個幼童,打算修鍊什麼『陰月魔功』。本姑娘收拾他那是替天行道,你如此幫他,是否跟他是一夥的?」

雖然被天露暗諷了一番,但老者仍是臉色一變,吃驚道:「小丫頭,這話可不能亂說,他真的修鍊了『陰月魔功』?」

天露理所當然道:「這還能有假,我們已經將他們兩個右拐的一千多個女童救了出來,不行你可以親自去瞧瞧。」

老者臉色數遍,看著,聽著那不堪入目的現場直播,他冷哼道:「這事先不管真假,你們必須馬上結束這種有辱視聽的行為,不然老夫身為學院長老就要出手教訓你一番。」

天露立時喜上眉梢道:「好得啊,本姑娘早想讓人教訓一番了,老傢伙希望你不要讓人失望!」

說完她不帶老者回應,就是一拳轟了過去!

天露這一拳雖未使盡全力,但她那堪比極致肉身虛武的力量還是瞬間展露了出來,虛空被她一拳轟破,就在老者震驚的剎那,比他足足大了兩倍的巨大拳頭轟破虛空而至!

老者立時嚇了一跳,顯然他完全沒有料到,天露小小年紀的,一出手竟然是如此的石破天驚!雖然天露這一拳強大得出乎意料,但老者也不是等閑之人,他的對敵經驗豐富得很,只在一瞬間就做出了判斷,對方乃是極致肉身虛武。

極致肉身虛武!!!?

雖然老者見多識廣了,但仍是被自己做出的判斷給嚇住了,一個毛頭小丫頭竟然強悍如斯,這未免也太玄幻了!

雖被自己的判斷嚇到了,但老者出劍那是一點兒也不含糊,只見劍光猛地一閃,虛空中一口銀燦燦的仙劍陡然出現,輕描淡寫的一劍刺出,立時盡封了天露拳招所有的變化,虛空中拳劍毫無花哨的撞在了一起。

「轟!」

劍氣炸爆,老者在虛空中立時爆退了數千米,看著天空中衝來的天露,他滿是不可思議之色。雖然已經判斷出對方是肉身境的極致虛武,但剛剛交手仍是讓他難以自信,對方僅憑肉身就能硬碰他的仙劍。

不容老者多想,虛空中天露電射而來,此時的她極度的興奮,不管不顧沖著老者就是一頓猛砸。

天露的出招毫無一絲技術含量可言,可奈何她肉身堪比四品仙器,老者幾次嘗試過後吐血的發現,他破不了對方的防禦,每一次的攻擊除了劃破了對方的衣裳之外,就跟瘙癢似地。可就是這小小的戰果,讓他一張老臉紅得發燙。

對方可以是一個如花似玉的姑娘,他都一把年紀了,將人家姑娘的衣裳劃破,落在外人眼裡那可是存心不良,老色鬼一個。此時此刻,老者後悔極了,自己幹嘛跳出來管這閑事,這會給他的臉算是徹底的沒了!

大都一陣,興奮勁過了之後,天露漸漸的感覺出來了,她發現自己的衣裳已經有些襤褸了,這一發現只讓她怒不可遏,當下瞪著一雙美眸,惡狠狠的道:「老傢伙,原來你還真不是一個好東西,就跟那姓吳的一樣,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色鬼。哼!今天本姑娘定要替天行道,將你給收拾了!」

這話一出,只讓老者鬱悶得想吐血,這真是有理也說不清了,隨叫鐵證如山,想反駁都沒人信。

……

天空中的打鬥吸引了所有人的主意,原本還想出頭的一些人,見老者如此長的時間不但沒有拿下天露,反而被破入了下風之後,都收斂了起來。場外的蕭戰見天露沒有設么安危之後,也放下心來,不過一直不見吳天出現,他也不由心情沉重起來。

蕭戰知道這傢伙很有可能正忙著雙修突破,一時間讓他眉頭緊蹙了起來。如果真讓這吳天突破成功,接下來怕是有場驚天動地的大戰,可是令蕭戰十分顧忌的是,這裡乃是天鼎學院,興許學院對於天月兒幾人的胡來可以容忍,但如果到時他將玄武召出,用來對付吳天,那就很難說了。

根據蕭戰對夢女的了解,雖然只要春風一度就能突破,但這個時間會很長,也許整個過程持續上十天十夜都有可能。坐等敵人強大,顯然不是蕭戰樂意見到的,那有什麼辦法出手阻止呢?

現在要對付吳天最大的障礙就是幽長老,哪怕對方顧忌戰族,也不會容忍有人將這吳天給殺了的,畢竟這可是他的女婿,於情於理他都會出手阻止。

就在蕭戰沉思之際,三傑慕名而來,出現在離他不遠的地方,看到三人,他心中微微一動。對於吳天同幽長老的關係哪記得上這三個傢伙清楚,興許從他們的口中就能得出完美解決的辦法。

想到這裡,蕭戰主動迎了上去,笑容燦爛的道:「哎呀!這事什麼風啊,竟將三位給吹來了?」

三傑看到蕭戰,紛紛小聲道:「蕭兄,這事什麼情況,怎麼搞得這麼火爆?那吳雲峰這回算是徹底揚名了,只是他那哥哥非得暴走不可,到時說不定還會驚動幽長老,這可不是鬧著玩的。蕭兄還是多多勸一勸你那師姐,沒必要做得這麼絕。」

蕭戰一副怒氣難消的模樣道:「這不可能怪我們做得太絕,這吳雲峰也特不是個東西了,他竟然對我才十一二歲的妹妹下手,我不讓他付出慘重代價,豈能善罷甘休。沒有將他給殺了,已算是最大的仁慈了。」

洛冰吃驚道:「對付你妹妹?這吳雲峰還真是個禽獸啊。」

納蘭智亦是點頭道:「這傢伙還真丟盡了咱們男人的連,輸給一個小女孩也就罷了,竟然還這麼齷齪,這回活該他倒霉。」

楊慶雖然也義憤填膺,但仍是十分擔憂的道:「話雖如此,但蕭兄第這幾個女人如此做法還是會激怒那吳天的。這吳天其實也沒什,最主要的是他的女人幽姬,這可是幽長老最疼愛的獨生女,當初要不是她死心塌地的愛上了吳天,幽長老也不會將女兒嫁給他。」

蕭戰劍眉一挑,追問道:「說說看,到底什麼情況?」

洛冰介面道:「這幽姬跟他爹一個性格,都比較護短,如今這吳雲峰被整成這樣,她定會代他男人出頭,要是蕭兄的幾個女人將這幽姬給打了,事情就一發不可收拾了,到時幽長老肯定要出面。」

納蘭智點頭道:「是啊,蕭兄如果真想對付這吳天,我看你只要將這幽姬給弄上手,到時你想怎麼收拾那吳天都可以,保證叫他又死無生。」

洛冰哈哈笑道:「不錯,以蕭兄的能耐,想來這幽姬定是手到擒來了,哈哈哈!到時不但可以讓這吳天戴上一頂特大的綠帽,還能報仇,豈不是快哉!」

蕭戰翻了翻白眼,剛想反對,不過轉念一想,他又覺得這是一個非常不錯的主意。施展美男計不但可以給敵人戴綠帽子,還可以報仇,這樣的好事何樂而不為,當然這個施行者用不著他出馬,對於這事想來他的分身蕭瑟很樂意效勞。

想到這裡,蕭戰立時笑容燦爛起來,剛想向三傑道謝,圍觀的人群中忽然出現了騷亂,這一下四人都將目光看了過去,很快,三傑就沖蕭戰擠眉弄眼道:「哈哈哈!有好戲看了。真是說什麼來什麼,看到了沒,那個走在最前面的就是幽姬,長得還不耐吧,蕭兄只要將他給擺平了,那吳天什麼的屁都不算了!」

蕭戰沒有理會三傑的調配,他將目光投向最前的幽姬,只是一眼他就發現,這個女人的修為達到了巔峰虛武之境,同時她並沒有練過任何媚術、原術之類的,容貌在他看來只屬一般,想來分身要將她收服根本就不費吹飛之力。 幽姬的身份的確顯赫,但對於天月兒諸女來說,她們還未放在眼裡,這幽姬鐵青著臉離去了。而蕭戰這個時候也失去了觀看的興趣,他回到自己的住處之後,就將分身蕭瑟給叫了過來,同他一道商議對付吳天的事情。

蕭瑟很快就出現在天月兒的住處,不過同他一道來的還有兩個令蕭戰意外的女人,一個就是洛姬,而另一個他也有一面之緣,只是沒有想到竟然會跟了他。

蕭瑟隨意的找了個地方坐下,伸手一把將緊隨而至的妖艷女郎摟入懷中,得意的道:「是不是覺得很意外,這個女人竟然會跟了我?」

蕭戰搖頭道:「這個女人中了『邪焰』,而咱們吞噬了『邪焰』,雖然現在已經催生出了『情火』,但這其中難免留下了當初『邪焰』的一些氣息,這個女人會主動追隨你有什麼只得奇怪罷了。」

蕭瑟哈哈一笑,立時就對著懷中的女郎上下其手,而女郎就如當初蕭戰見到的一樣,她的神情非常的自然,不但一點兒也不介意一旁有人觀摩,她的一雙美眸還噴火的望著他。

蕭戰很是鬱悶,他發現隔得這麼近,分身所有的感受同念頭完全影響到了他,讓他跟著產生了那種生理痛心裡反應,而且無論他怎樣都無法將這些反應壓下。

看著對面的妖艷女郎,蕭戰驚異的發現,他同她之間竟有著一種特殊的聯繫,不用細想他就知道,這種聯繫就是當初被他煉化的「邪焰」。其實認真想想,蕭戰也就明白了,被煉化的「邪焰」可是由他親自完成的,女郎對他有特殊反應很正常。

不過看著同妖艷女郎打得火熱的蕭瑟,蕭戰感覺很不是味道,輕咳了一聲,他沒好氣道:「媽的,你這傢伙別再理噁心我,咱們互為一體,你的生理反應影響到了我,要搞還是等沒人的時候再說吧?」

一旁的洛姬咯咯笑道:「蕭少主幹嘛見外,你和我家男人一個是本體,一個是分身,根本就不區分彼此,別說是在一旁看一看了,就算一同玩玩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畢竟佔有我們的男人都是來自同一個男人。」

蕭瑟輕咳了一聲,他放開了懷中的妖艷女郎,一把將身邊胡言亂語的洛姬拉入懷中,當著蕭戰的面,就在她那肉滾滾的翹臀上狠扇巴掌。這蕭瑟下手可是非常的用力,但被打的洛姬卻一副舒服受用的模樣,嘴中還不忘發出愉快的呻吟,似乎很是享受這樣的待遇。這一下不但蕭戰鬱悶了,就連蕭瑟也很不爽。

蕭瑟一把將洛姬推開,懶得再理會她,而是一本正經的道:「我說,你將我找來到底是為了什麼?」

蕭戰點頭道:「這段時間你應當很清閑吧?」

蕭瑟挑眉道:「清閑談不上,不過的確沒有什麼事。」

蕭戰不由點頭道:「那就教給你一個任務吧,我保證你喜歡。」

蕭瑟雙眼一亮,笑道:「不會是讓我去征服美女吧,哈哈哈!這個我喜歡,最好是上官鶯那樣的美女,征服她們時那種滿足之感難以言表。」

蕭戰翻了翻白眼道:「的確是征服美女,不過卻不是上官鶯那一類的女人,她根本就沒有修鍊過任何的媚術同原術,可以說征服她是不會給你帶來任何好處的。」

雖然蕭戰已經將本體同分身之間的特殊感知能力關掉了,但蕭瑟還是感應到了本體的目的,因而他皺眉道:「她是敵人?」

蕭戰笑道:「你也知道,雖然咱們可以無所顧忌,但這裡畢竟是天鼎學院,有著那個幽長老坐鎮,咱們很難將那吳天幹掉,不過只要你將他的女兒弄上手,這一切問題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蕭瑟點了點頭,道:「給仇人戴綠帽,這事我喜歡干,交給我就是了,保證很快就完成任務。」說到這裡,他將一旁的洛姬再度拉入懷中問道:「姬兒,你也來自天鼎派,不知道對這個幽姬可是了解?」

「幽姬?」

原本洛姬臉上輕浮的笑容不見了,轉而變得有些凝重起來,好一會兒,她才幽幽說道:「我自然了解她了,說起來以前我們還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只是現在很少見面和聯繫了。記得當初在學院時,我們並稱幽洛雙姬,受到無數男學員的愛慕與追求,這一切自從我們認識了這吳天與月缺之後才發生了變化,我們兩個都發了狂似地分別愛上了他們兩個,從此出雙入對,不知羨煞了多少男女。」

聽到洛姬這麼一說,蕭戰與蕭瑟對視了一眼,他們感覺這其中定是有一段他們很感興趣的故事發生了,當下蕭瑟急忙追問道:「這吳天難道同這月缺認識不成?」

洛姬冷冷的道:「他們豈止認識,關係好到了可以穿一條褲子,自從我被『孽緣』控制之後,還同時服侍過他們兩個了。」

聞言,蕭瑟醋意大發道:「媽的!敢玩老子的女人,本少爺定要將這混蛋幹掉!」

蕭戰沒有理會吃醋的蕭瑟,而是追問道:「這吳天是如何追到幽姬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