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否告訴我具體的原因?」

秦羽觴想要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讓莫斐然都這麼忌憚。

「大膽。」

突然一道聲音淡淡的響起,沒有絲毫的預兆。

雷霆涌動,閃電炸響,風雲匯聚,日月迴避。

七彩光芒湧現而出,天地似乎都在顫抖。

莫斐然大驚,對秦羽觴說道:「不好,魔魂族高層發現這事了,這下有麻煩了。」

空間自動形成了牢籠,毫無任何徵兆的,秦羽觴就感覺自己動彈不得。

一道道法則自己凝練起來,整個世界似乎都在翻騰。

秦羽觴眼中大駭,這是何人?怎麼會如此恐怖?

這種力量,彷彿力量的終極,這似乎就是力量的極盡演化。

「魂兄,何必如此動怒?」

這時候,另一道聲音淡淡的響起,同樣恐怖的力量朝著那道力量撞了上去。

秦羽觴瞬間感到渾身輕鬆,他終於感覺到什麼叫做翻雲覆雨了,這樣的力量,要是徹底爆發出來的話,恐怕抬手之間就是滄海桑田,日月轉換吧。

雖然不知道對方是誰,但是秦羽觴確實知道,救自己的是龍皇。

秦羽觴心裡一陣后怕,當日簡直就是找死,竟然和龍皇叫板,真是初生牛犢不畏虎啊。

要是當日龍皇發飆,那麼自己早就變成一灘爛肉了,不,連爛肉都不是。

秦羽觴暗自慶幸,當日並沒有激怒龍皇,不然真的就是死的連渣都不剩了。

「龍皇,難道你要為這小子出頭不成?」那道聲音再次響起,秦羽觴只感到頭暈腦脹,就連人家聲音都難以承受。

「魂星,你我都知道,何必明知故問?」龍皇的聲音再次淡淡的響起。

兩人都沒有出現,而是隔著千里萬里在對話,光是這種手段,就足夠逆天。

兩人都不再說話,莫斐然鬆了一口氣,而後帶著秦羽觴和小金急速離開。

「那人是誰?」

秦羽觴問莫斐然,那人給秦羽觴非常恐怖的感覺,不,不是感覺,而是一種真實。

「他。」莫斐然明顯遲鈍了一下,但是又說道:「他是和龍皇同樣的存在,都已經達到了這個世界的頂峰。」

「世界的頂峰?」秦羽觴半眯著眼睛,很明顯,他的心中翻起了巨浪,自己的實力還是太弱。

「他是不是魔魂族的族長?」秦羽觴做出了這樣的判斷。

莫斐然沒有否認,也沒有肯定,而是淡淡的說道:「這個世界,除了龍皇,沒有人是他的對手,同樣的,除了那個人,龍皇也沒有對手。」

說到龍皇的時候,莫斐然眼中有著一絲的驕傲。

「他叫什麼名字?」秦羽觴進一步問道。

莫斐然看著秦羽觴,認真地說道:「他就是魂星,自魂帝以後的最強者。」

秦羽觴想了想,搖了搖頭說道:「沒聽說過,他很有名么?」

莫斐然差點有個跟頭栽了下去,不過莫斐然隨即就想通了,像秦羽觴這種境界,不知道魂星也是很正常的,畢竟那種層次的強者,不是什麼人都能知道的。

但是秦羽觴下一句話就讓莫斐然有種想要打死秦羽觴的衝動。

只聽到秦羽觴淡淡的說道:「遲早有一天,我要爆了這小子的鳥蛋。」

莫斐然只感到心臟狂跳,什麼?這小子?人家都幾十萬歲了,還小子?你還要爆了人家的鳥蛋?我沒聽錯吧。

莫斐然是感覺,剛才龍皇救了這小子是個錯誤,就應該讓魂星一巴掌拍死這小子,實在是太那啥了。

秦羽觴好奇的問道:「你怎麼了?你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難道我說錯了?」

莫斐然:「……」

「難道那老小子還是個初哥?」

莫斐然:「……」

小金不明白的問道:「什麼是初哥呀?」

莫斐然臉色尷尬,看著秦羽觴,意思是,你看著辦吧。

秦羽觴白了莫斐然一眼,但是這要怎麼解釋?這小傢伙貌似才一歲半,怎麼和他解釋?

「你問大長老吧,我也不太懂。」

秦羽觴直接把問題轉移到了莫斐然身上。

莫斐然氣的吹鬍子瞪眼睛,這要他怎麼解釋?真想一巴掌拍死秦羽觴。

小金一隻纏著大長老問,大長老期期艾艾,就是不想解釋。

秦羽觴說道:「像大長老這樣的,就是初哥。」

「噗。」

大長老一口鮮血直接噴了出來,雷啊,你劈死我吧,我真的是不想活了,活著簡直就是受罪啊。

額滴神啊,怎麼就遇上這小子了?早知道的話就不來了,反正龍皇也會出手。

小金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說道:「我明白了,原來大長老就是初哥,可是為什麼大長老是初哥呢?」

秦羽觴:「……」

莫斐然:「……」

本文來自看書輞小說 叫我靈兒!

這是多麼明顯的暗示啊!其中所包含的意思除非是傻子,否則任誰聽了都會立刻明白其含義。

而凌天他是傻子嗎?很顯然不是,所以,在聽到李靈兒這話後他立刻笑了起來,笑容看起來很傻,讓他的模樣看上去倒還真像是一個傻子。

“靈兒,那以後你該叫我什麼?總不能還叫凌天吧?每次聽你氣勢洶洶地叫我的名字時,都讓我感覺好像欠了你多少金幣似的。”

的確,現在凌天回想起來,貌似李靈兒叫他名字時從來都沒有過什麼好臉色。

“那叫你混蛋?”李靈兒煞有其事地想了一下,出聲說道。

“能換一個不?”

凌天滿臉苦笑,混蛋?這算是什麼稱呼啊!這要是喊出來就真成欠她很多金幣來討債了。

“臭混蛋?”李靈兒再次說道。

“你能有點創意不?”

這算換了嗎?簡直就是在騙傻子嘛!凌天自然是打死也不能同意。

“你有完沒完啊!要求還真多。”

見凌天又不同意,李靈兒小嘴一癟頗爲生氣地說道:“不換了,本小姐認爲這個稱呼很好,跟你也很貼切,以後你叫我靈兒,我叫你臭混蛋!”

“臭混蛋,臭混蛋,臭混蛋……”

看着凌天臉上的不樂意,李靈兒故意連連叫了六、七聲,隨後發出銀鈴般的嬌笑聲。

先前的真情流露再加上又是一番生死危機,這讓凌天和李靈兒都敞開了自己的心扉,生怕如果不把自己的心裏話給說出來以後就沒有機會說了似的,同時這也讓他們兩個人的關係變得如熱戀中的情侶那般親密。

按照傳統的狗血套路來繼續的話,接下來兩個人就該深情地看着對方,身體緩緩靠近來個激吻,吻到動情時便相擁着進入帳篷滾牀單去,這也正是莫邪最想要看到的事情。

只可惜,此刻兩個人都受了傷,滾牀單顯然是不可能了,而且就算是沒有受傷他們也還沒有立刻要滾牀單的念頭,因爲莫邪偷偷加的料所產生的效果已經在剛纔的戰鬥中消失。

不過,李靈兒對凌天的態度發生了極大的變化這是毋庸置疑的,比如說准許凌天睡覺時脫掉輕甲,甚至睡覺的時候她還主動地抱着凌天,雖然她的實力要比凌天強大,但是抱着凌天讓李靈兒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看着身旁嘴角翹起露出微笑表情但卻已經熟睡了的李靈兒,凌天的臉上也不由地露出笑容來,在心中突然向莫邪說道:“莫邪,謝謝你啊!”

“怎麼?現在抱得美人歸才知道本大爺我都是爲你好了?”

聽到凌天突然的道謝,莫邪語氣中不無得意地說道:“也算你小子還有點良心,不過,關鍵時刻那該死的暗黑獅虎獸竟然跑來壞了本大爺的計劃,不然的話你……”

話到此處嘎然而止,莫邪臉上露出懊惱的表情,暗道:失策啊!竟然讓這小子給算計了。

果然,凌天的臉色也在他話音停止的瞬間冷了下來。

“說啊!怎麼不繼續往下說了?還說話要講證據、憑良心,還你被封印在玉佩裏什麼都幹不了,那我現在請問你莫邪大爺,你還要講證據嗎?你還有良心可憑嗎?”

其實,凌天這次雖然是又被莫邪給算計了這沒有錯,但是,莫邪這次的算計讓凌天他不但沒有任何的損失,最後反而還抱得了美人歸,按道理來說凌天確實要好好感謝一下莫邪的,但凌天他卻很憤怒,也不得不憤怒。

這其中的原因自然也十分簡單,凌天的憤怒並不是真的因爲莫邪算計了他,而是因爲在他沒有將戰力注入玉佩的情況下,莫邪竟然有能力算計他,這讓凌天的心裏不由地生出恐懼,因爲這意味着莫邪很有可能可以突破封印從玉佩中出來,如此一來的話,他或許一覺睡下就永遠見不到明天的耀陽了。

“小子,本大爺我這次認栽了,不過最後的好處都已經讓你得了,你還沒完沒了的想要幹什麼呀?”

既然算計凌天的事情都已經暴露了,莫邪也就沒有再繼續否認下去。

“你剛纔到底動了什麼手腳?” 和護士姐姐同居 凌天問出了他想要知道的第一個問題。

“也沒有動什麼手腳,就是在你們剛纔吃的東西里加了一些料,讓你們可以真正的將自己的情慾給釋放出來而已。”

莫邪說道:“說起來,本大爺我這也是爲了你好,有道是先下手爲強後下手遭殃,這麼好的一個小美女你要是不好好把握被別人捷足先登的話,恐怕到時候你哭都找不到地方。”

“你現在被封印在玉佩裏,在我沒有將封印打開的情況下,你是怎麼做到的?”

隨後,凌天問出了最想問的一個問題,這同時也是他最爲關心的一個問題。

不過,這次他註定要失望了,聽到凌天的問題後,莫邪就只是淡淡地吐出了兩個字:“祕密。”

祕密?密你個頭啊!

雖然凌天的心裏很憤怒,但同時他也很無奈,因爲在沒有莫邪解釋的情況下,他真的不知道莫邪究竟是怎麼搞的鬼,也不知道莫邪到底有沒有實力從玉佩中出來,這是一個十分重要的情況,將直接關乎凌天的生命安危。

“無可奉告!”

而對於這個凌天最想知道的一個問題,莫邪卻只是簡單的回了四個字,顯然並不想讓凌天知道其中的緣由。

面對着莫邪這要的一個答案,凌天他還能還能說什麼呢?莫邪都已經是擺明了態度,此刻他再多說什麼也都是徒勞,莫邪的樣子已經是打定主意絕對不會告訴他了,他唯一能夠做的事情就是在以後的日子裏對莫邪保持更多的警惕,以防止再被莫邪給算計了。

……

翌日耀陽升起將光明重新帶給人間,今天的天氣不錯是一個大晴天,在經歷了暗黑獅虎獸的襲擊後,他們昨晚休息的還算是安穩,在接下來也並沒有再遇到什麼魔獸的襲擊。

“靈兒。”

凌天今天倒是醒得很早,看着依然趴在自己胸口熟睡的李靈兒,凌天柔聲說道。

“讓我再睡一會兒,就一小會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