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好。」雲陽點了點頭,繼續將眼睛看向了秦舞。

秦舞說道:「九玄靈石已經剩下不多了,絕對不夠將我們送回祖星的……主要是在抵禦天外飛石撞擊的那一刻損耗了太多,還有,在這長庚之上,抵禦這些邪厲瘴氣也消耗了不少,恩,為了給您治療傷勢也消耗了一些……」

「這些剩下的九玄靈石還足夠讓我們做什麼事情?」

松鶴說道:「剩下的九玄靈石,大概可以讓我們在這長庚星上面繼續支撐十天時間……」

「什麼時候才會有人來救我們?」雲陽緊接著問道。

「不會有人來救我們了。」松鶴神情黯淡的搖了搖頭:「我剛才查看了一下千里傳音陣,傳音陣早在天外飛石撞擊的時候就已經損壞掉了,張師叔說他已經向祖星發了求救訊號,大概只是安慰我們的。而且,就算是師祖,從祖星來到這長庚星也要耗費許多時間,十天的時間……不夠的。更何況,師祖早在三年前就已經出發前去探索歲星,一年之前就和我們失去了聯絡……」

雲陽怔了一下。歲星就是木星,歲星這個名字是木星的古代稱呼,這一點雲陽還是知道的。

「以肉身在宇宙之中航行,甚至於親身前往木星進行探索……我這個便宜師尊,還真是厲害啊。」雲陽微微嘆了一口氣,將心神收攏了回來。

「也就是說……我們必須要靠我們自己才可能得救。」雲陽默默的念著這句話,心中忽然一亮,一個想法浮現了出來。

「我們還有機會。」雲陽說道,「松鶴,告訴我,目前我們剩下的這些九玄靈石,可以讓太宇金塔上升到多高的高度?」

————————————————————

感謝大家!剛發書不到二十四小時,收藏就已經有了三百多個,相信彩虹,彩虹不會讓你們失望。

只是……推薦票呢?推薦票在哪兒?仍舊是那句話,瘋狂的求推薦……

這段時間之中一天兩更,中午12.10和晚上19.10分。如果感覺新書還好的話,推薦票拿來,哼哼。 聽到雲陽問出這個問題,松鶴遲疑了一下,似乎在心中計算了一番,然後才回答道:「將所有九玄靈石都用掉的話,大概可以讓太宇金塔上升到一千里的高度……但是這沒有用處的。」

松鶴的表情有些黯然,「我們無法離開長庚星的,上升到一千里高度之後,九玄靈石耗盡,我們仍舊會掉下來。」

雲陽稍微頓了一下。

「看來,這個世界之中的傑出者已經有了一些逃逸速度和星球引力的概念,知道在失去了能源支撐以後,就算上升到一千里的高度也仍舊無法逃離星球引力場,最終仍舊會掉下來。」雲陽暗暗的思考著。

「你說……張岳師兄在有陽光的情況之下,可以製造出勉強可以使用的九玄靈石?」

「是的。」秦舞有些疑惑的看著雲陽說道,「可是這裡又沒有陽光,長庚星上的雲層太厚了,陽光根本就沒有辦法穿透進來。而且,張師叔現在受了重傷……」

「如果省出一點九玄靈石來給張岳師兄使用,並且在有陽光照射的情況之下,張岳師兄會不會恢復的快一點?」雲陽緊接著問道。

秦舞思考了一下才說道:「大概會吧,張師叔修為要比我高深許多,對於張師叔的傷勢我不是很了解,不過想來多吸收一點太陽靈力總是沒有錯的。」

「那好,松鶴你來回答我,不需要讓太宇金塔上升到一千里的高度,僅僅上升到……恩,大概七百里的高度吧,所剩下的九玄靈石還可以維持多久?」

松鶴有些不明所以的看著雲陽,很顯然,他並不知道雲陽問這個問題到底是什麼意思。不過他仍舊在心中計算了一番,然後回答道:「長庚星高處的雲層並不厚重,環境比起這表面來也要好上許多,在那樣的環境之中消耗九玄靈石的速度會減慢許多。唔……大概可以讓我們支撐九天時間。可是這沒有用處的,沒有足夠的九玄靈石,我們不可能在高空停留的,一旦九玄靈石耗盡,我們就會掉下來。」

「我有辦法讓太宇金塔停留在高空。」雲陽十分認真的說道,「我有辦法。」

「在太宇金塔停留在高空之後,我們有九天的時間來讓張岳師兄恢復傷勢,只要張岳師兄恢復過來了,他就可以製造新的九玄靈石,有了足夠的九玄靈石,我們就可以返回地球,回到家鄉……」

「地球?」秦舞疑惑的問道。

「哦,我是說祖星。」雲陽淡淡說道,「好了,現在就按照我的計劃去行事吧,秦舞,你負責去操控太宇金塔,松鶴,你隨時向我報告太宇金塔和地面的距離信息。」

秦舞和松鶴對視了一眼,卻都遲疑著沒有動彈。

雲陽皺了皺眉頭,有些不客氣的說道:「怎麼,不肯執行我的計劃么?」

兩人額頭上漸漸滲出了細密的汗珠,尤其是秦舞,似乎要哭出來了一般。片刻之後,松鶴忽然之間跪在了地上,對著雲陽磕了幾個響頭。雲陽只是皺著眉看著,沒有任何動作。

「雲師叔,對……對不起!師侄沒有辦法執行您的命令!」松鶴顫抖著說道。

「為什麼?」雲陽淡淡詢問道。

「師侄……師侄不敢說!」

雲陽的眉頭皺的更深了。金星的表面環境實在太過惡劣,在這裡每多停留一刻,就有大量的九玄靈石被消耗掉。儘早來到高空,進入到金星的環繞軌道之中,才是唯一的逃離辦法。

「有什麼不敢說的?儘管說罷。」

「師侄……師侄縱然一死也沒有關係,但是師侄不敢拿張師叔,不敢拿小舞,還有您的性命去賭博!」松鶴顫抖著說道。

「哦?為什麼聽從我的命令就是在賭博?你們……不信任我?」

「雲師叔!我們,我們不敢信任您!」這一次,卻是秦舞回答了雲陽的問題。這個約莫十八九歲的小姑娘漲紅了臉,似乎鼓起了全身的勇氣才說出了這段話:「雲師叔,盛華城之中的人都傳說您無惡不作,說您是盛華城之中最大的紈絝,說您只知道橫行霸道,欺壓良善,**良家婦女,但是小舞和松鶴從來都不信的!因為您一直對我們這些三代弟子,對學院之中的學生很好,雖然您修為低微,但我們都從心底里認為您是一個好人,都從心底敬愛著您,就算讓我們為了您去死我們也肯,只是,只是現在……張師叔也在這裡啊!我們不能拿張師叔的性命去冒險!張師叔是我們盛華城之中最有希望晉入超凡境的,多一個超凡境強者,我們盛華城就會多一份保障,如果,如果張師叔出了意外,我們萬死不贖其罪!」

一口氣說了這麼多話,這個小姑娘的胸膛急促的起伏著,目光卻仍舊倔強。

「哦?」雲陽苦笑了起來,暗暗的在心中想著,「無惡不作?最大的紈絝?欺壓良善?最關鍵的,還**良家婦女……這,看來,我所佔據的這具軀體在地球之上風評不怎麼好啊。之前小舞說我大概是因為愛玩,所以才沒有修為,看來那時候只是因為顧及我的面子所以才這樣說罷了……」

在這個時候,雲陽卻想起了另外一個問題。

「我修為低微……我無惡不作,那麼,師尊為什麼還要收我為徒?諸位師兄為什麼還這樣照顧我?哦,抱歉,我實在記不得這些東西了。」雲陽攤了攤手。

「因為您的父親是一位英雄!」秦舞繼續大聲說道,「您的父親雲松曾經是盛華城第二高手,修為比師祖都相差無幾,在一次最慘烈的戰鬥之中,您的父親為了保護盛華城百萬民眾,和月輪城,聖輝城等主城的八十餘位高手,以及三十多頭超凡境妖獸激戰三天,最終力竭而死。盛華城民眾因為感念您父親的恩德,所以不管您如何作惡,如何霸道,始終不和您計較,也正因為如此,師祖才會將您收為親傳弟子,諸位師伯才會對您如此照顧,甚至於連您提出要跟隨我們一同到這長庚星探險,師祖都答應了您……但是雲師叔,現在真的不是胡鬧的時候,張師叔……張師叔萬萬不能出任何意外!」

「原來還有這樣一段故事,原來我那便宜老爹還是一位英雄……呵,看來我身上又多了一些債務了,回到地球之後,得找個機會將這筆債,從那些勞什子月輪城聖輝城的那些高手手中討回來才好……」雲陽心中暗暗的想著,「不過倒是有點奇怪,之前小舞說我跑到金星來是為了逃婚,呃,我這樣沒出息的紈絝,竟然還有女人逼著要嫁給我?而且,還讓身為紈絝的我都頂不住壓力,要靠逃到金星來逃避?」

雲陽心中的興趣簡直愈發濃厚。只是,在滿足這些興趣之前,要先解決現在的問題才好。

可是雲陽發現,這似乎是一件很難的事情。秦舞和松鶴似乎認準了這件事情,自己又該如何向他們去解釋環繞速度和環繞軌道之類的問題?

「我們還是等張師叔醒來,然後讓張師叔來做下一步的決斷。」秦舞低下了頭,似乎不敢看雲陽的眼睛。

就在這個時候,雲陽忽然感覺到腳下一陣顫抖。秦舞和松鶴對視了一眼,松鶴立刻就跑到了樓上,片刻之後又匆匆的跑了下來,大喊道:「太宇金塔沒有事情,動的是大地,是這長庚星的大地!」

「地震!」這個辭彙閃電一般出現在了雲陽的腦海,讓雲陽臉色一變。

「金星的地質活動十分活躍,火山噴發頻繁,我看到在這太宇金塔周圍就有岩漿出現……難道,這是又一次噴發?這一次會有多麼劇烈?就算太宇金塔不受到火山噴發的影響,這地震會不會給太宇金塔造成損害?萬一被山石砸到,萬一掉落到地縫裡面,那又該如何是好?」

雲陽轉身,透過透明的牆壁,就看到不遠處似乎有一股紅色的洪流出現,直直的噴上了高空。酸雨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停了,但是閃電一直沒有停止。在這閃電的照耀之下,雲陽看到金星的大地似乎都在翻騰,而遠處的高山峽谷上面,裂縫已經越來越大……

「立刻執行我的命令,再不走,我們就沒有機會了!我們全都會死在這裡!」雲陽前沖一步,身體之中不知道哪裡來的力量,一把抓住了秦舞的肩膀,厲聲吼道。

「雲師叔,對不起,我,我不能……」秦舞痛苦萬分的閉上了眼睛,有淚水不斷的從眼睛裡面湧出來,卻只是搖著頭。

「你們要相信我,相信我這一次,一會之後你們就會知道我這樣做的原因了,現在,快點開動太宇金塔,快點離開這裡,不然的話,我們就真的沒有機會了,真的沒有機會了!」

秦舞和松鶴仍舊沒有動地方。而雲陽,已經眼睜睜的看到那一塊巨大無比的山石已經有了滑動的趨勢,似乎正在向這邊傾斜過來。

「或許,我們該將太宇金塔開動一次,換一個地方,這裡正在地震,這裡太危險了……」秦舞有些猶豫的對松鶴說道。

雲陽下意識的就問道:「換地方之後,剩下的九玄靈石還夠不夠讓太宇金塔上升到七百里的高度?」

松鶴默默的搖了搖頭。

「不行,不能動,不,我們只有這一次機會,松鶴,聽話,聽從師叔的命令,快點,開動太宇金塔,向高空出發……」因為太過焦急,雲陽的嗓音似乎都變了聲調。

只有掌握了足夠天文知識的雲陽才知道這樣做的道理,才知道這樣做才是唯一的生機,可是雲陽沒辦法讓秦舞和松鶴相信自己。

秦舞和松鶴或許也是好意,換自己站在他們的立場,在面對一個整天無惡不作的紈絝的時候,在這生死關頭,自己也絕對不會去相信他。可是雲陽知道,這真的是唯一的一線生機啊……

「將太宇金塔換一個地方,小舞,你在這裡照顧雲師叔和張師叔,我去操縱……」松鶴說著,默默的對著雲陽搖了搖頭,向著樓上走去。

雲陽一下子癱軟在了地上。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劇烈的咳嗽聲傳了出來。雲陽轉頭,就看到一直昏迷的張岳此刻已經睜開了眼睛。

「小舞……松鶴。按照你雲師叔的命令去做,開動太宇金塔,到七百里高空去!快去!」張岳滿是吃力的說著,在說完這段話之後又是一陣猛烈的咳嗽。

秦舞一下子撲到了張岳床前,急切的叫道:「師伯,師伯!您怎麼樣了?」

「我……沒有事。按照你雲師叔說的,快去!」張岳劇烈的咳嗽著,吃力的說著。

————————————————

彩虹對於推薦票的期待已經無法忍耐了…… 張岳的傷勢明顯很重,在說這些話的時候,還不斷的有暗紅的血塊從他嘴中湧出來,打濕了他身上的衣襟。

這個寬厚和善,無論遇到什麼事情都默默承受,從來都是雲淡風輕模樣的中年男人,在這一刻似乎也焦急了起來。

秦舞咬著牙齒,身體在不斷的顫抖。

「快去!」雲陽一聲咆哮,聲音如同野獸一般。

秦舞渾身一震,立刻站了起來,向著樓上跑去。

「師兄,你為什麼會相信我?」雲陽掙扎著來到了張岳床前。這個中年男人再次閉上了眼睛,寬厚的胸膛不斷的起伏著。

張岳牽扯著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微微張開嘴巴,似乎用出了全身的力氣才說出了這句話:「師弟……別人都說你不爭氣,都說你是你父親的恥辱,只有我和你其餘幾個師兄,還有師尊知道,不是這樣的……你是一個好孩子,我看著你長大,我知道你是一個好孩子……我相信你。」

雲陽的心忽然之間有一些刺痛。雖然從理智上來說,雲陽和這具軀體的上一個主人之間沒有任何的關係,但此刻的雲陽仍舊從張岳身上感覺到了濃濃的關懷之意,這種感覺,讓前世身為一個孤兒的雲陽有一種想要流淚的感覺。

「師兄……你放心,你受了傷,就好好休息吧,師弟……師弟一定會帶您回到祖星的。」雲陽顫抖著說道。在這一刻,雲陽真正的下定了決心,不管局勢再如何艱難,自己都一定要做到這一點。

「因為我雲陽,是一名天文學家!」雲陽在心底重重的對自己說道。

因為發生了地震的緣故,太宇金塔一直在不斷的顫抖之中。這種顫抖是完全不由自主,隨波逐流的,但是此刻,雲陽察覺到了一種自主的,受到掌控的波動。雲陽便知道,太宇金塔此刻已經被發動了。

透過透明的牆壁,雲陽可以看到地面正在緩緩遠離自己的視線。很顯然,太宇金塔正在不斷的上升之中。

「此刻距離地面三十米。」松鶴默默說道,「五十米……一百米。」

在這太宇金塔的上升過程之中,雲陽並沒有感覺到明顯的過載壓力。想來是太宇金塔上升速度太慢的緣故。

「不管如何,總算是逃離這個鬼地方了。」雲陽喃喃自語著。

在太宇金塔上升到距離地面大概兩百米的時候,雲陽看到,在地震之中原本就已經出現了裂縫的那座巨大的山峰終於倒了下來,正好砸在了太宇金塔剛才呆的地方。而此刻,距離太宇金塔開始升空不過才過去不足五分鐘而已。

這五分鐘時間,就是分割生和死的界線。

在太宇金塔升空之後,張岳就再一次昏迷了過去。雲陽雖然不知道這個世界之中具體的修鍊等級,但從張岳那個超凡之下第一高手的名頭就可以看出,張岳確實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厲害人物。而讓這樣的厲害人物都受傷至此,這金星之上的環境之惡劣可見一斑。

漸漸的,太宇金塔已經上升到了一千米的高度。從這個高度看下去,雲陽已經無法看到金星的地表了。雲陽向下看,便看到了似乎是雲霧一般的東西將地表遮蓋的嚴嚴實實。說這些東西是雲霧吧,它們又似乎具有流體的某種狀態,可以在地表之上像是水那樣流動。

從高空看下去,它們就像是白色的海洋。

雲陽知道,這些東西都是在極端環境之下被塑造成了超流體狀態的二氧化碳。之前的太宇金塔就是在這二氧化碳的海洋之中呆著的。

在這一千米高空之中,雲陽所感受到的環境更加的惡劣。雖然金星之上也遵循距離地面越高大氣層越稀薄的定理,可是金星之上的大氣層太濃厚了。就算這是一千米的高空,這裡的大氣壓力仍舊有地球表面的大氣壓力的九十倍左右。而且,這裡的風速更快,衝擊力更大。不僅如此,這裡還有雷暴,還有火山噴髮帶來的腐蝕性極強的火山灰。

太宇金塔之外,到處都是雷電縱橫,其強度不知道要比地球之上強烈了多少倍。而且這裡的閃電並不是像地球之上那樣一閃即逝,而是可以持續大概五到十秒的時間。在那縱橫交錯,如同一條條狂暴銀蛇一般的閃電之中,也不知道有多少能量被爆發出來。

雲陽輕輕的閉上了眼睛,在心中默默的祈禱,千萬不要讓太宇金塔被這些閃電擊中。

就算沒有這些閃電,金星之上的大氣環境也足以讓雲陽前世所知的最先進的火箭都無法發射。而太宇金塔竟然在這樣的環境之中可以緩慢的升空,這讓雲陽對那個素未謀面的師尊又多了一些想象。

「此刻距離地面已經有兩萬米了。」松鶴對雲陽說道。

兩萬米的高度,等於兩座珠穆朗瑪峰疊加起來還要高。在地球之上,這個高度的空氣已經十分稀薄,而在金星之上,這裡的大氣壓力仍舊有地球表面的幾十倍。

雷暴,閃電,狂風在這裡輪番上演。甚至於透過透明的牆壁,雲陽可以看到這裡仍舊在下雨。只不過這些雨點並沒有落到金星表面的機會,在下落一定距離之後,因為金星的大氣運動和特殊環境,它們會再次蒸騰起來進入到高空。

「兩萬米,二十千米,四十里地……還遠遠不夠。」雲陽說道,「在上升到五百里高空的時候提醒我。」

「是,雲師叔。」

松鶴完全不知道雲陽想要做什麼,也不知道五百里高度到底意味著什麼。只有雲陽知道,在五百里高度的地方是金星大氣的電離層,那裡和宇宙真空幾乎沒有差別。只有在那樣的地方,完全脫離了空氣阻力之後,雲陽才可以讓太宇金塔進入到金星的環繞軌道。

太宇金塔一直在緩緩的升空,就在這個時候,樓上傳來了秦舞那有些虛弱的呼喊聲:「松鶴,快來……我堅持不住了,你來操縱太宇金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