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名冥族世尊,均是互相對視了一眼。為首的冥籌世尊拱手說道:「靳泰王,你在五色石廣場上犯下大罪,接連殺死了兩個冥族長老!你可知罪?」

靳泰王見到冥族世尊的問責,態度頓時軟化下來,全無面對許陽的悍然霸道:「冥籌長老,老夫也是無計可施!當時的情景。你身後的兩位長老可謂一清二楚,全都是許陽從中作梗所致!」

冥籌世尊何嘗不知道這個道理,他冷笑說道:「話雖如此,但你的罪過,卻也有一半。將你從地宮之中,獲得的所有秘鑰獻出,這是其一;斬殺許陽,將功折罪。這是其二!做到這兩點,證明你對我冥族的忠誠吧。」

靳泰王心中一股熊熊怒火燃燒。一瞬間他甚至有了一種瘋狂的想法,要將這些冥族世尊,連同許陽一起全部誅殺,方能解恨。一個小小的二劫世尊,居然對他這個四劫強者呼來喝去,這絕對是莫大的侮辱。

只不過。這個想法剛剛冒頭,靳泰王的心中便如巨錘撞擊,一時間臉色蒼白,全無一絲血色!

這疼痛來得快,去的也快。靳泰王悶哼一聲。捂住胸口跪倒在地。他又驚又怒,知道這是魔心封禁的威力。

與此同時,一道轟隆震響,從靳泰王體內傳出,宏大如雷:「靳泰王,你莫要錯認了自己的本分!在五色石廣場,那是萬般無奈之下,我才同意你殺死兩名冥族世尊,作為取信御獸族,謀求更大利益的籌碼。現在唯一的敵手就在你面前,你居然還對我冥族之人起了殺心,豈有此理!這次只是小小懲戒,如果有下次,本座會讓你體會到,什麼是生不如死的痛苦!」

冥籌世尊等人對視,紛紛驚喜地拱手道:「是族主么?」

許陽心中一沉!如果是冥族之主親臨,哪怕只是一道分身,他都不可能與之對抗!就算祭出聖屍,都無濟於事。現在聖屍還沒有經過任何祭煉,僅僅依靠本能作戰,實力受到了很大的限制,根本不可能與八劫世尊對抗。

只不過,許陽心中卻也有詫異,算算時間,冥族之主應該不可能恢復修為。

果不其然,那宏大如雷的聲音繼續說道:「正是本座,只不過僅僅是一道意識分身而起,可以起到監控靳泰王的作用,但無法親自出手,幫助你們對付敵人。現在玄武遺迹之中,我族佔據優勢,你們要好好把握,莫要被一些變數,毀掉了我冥族的大好局面!」

冥籌世尊心領神會,道:「族主放心,我等一定與靳泰王一起,抹殺許陽,將御獸族世尊全殲此地,並奪取玄武遺寶!」

冥族之主所說的變數,自然就是許陽了。

許陽眉頭微皺,冥族之主的意識分身出現,無疑是讓靳泰王與冥族三位世尊,徹底站在了同一陣線上,心無旁騖地對付自己。現在的場面,對於自己來說,無疑更加惡劣。

「哼哼……」靳泰王緩緩直起腰來:「許陽,現在老夫奉了冥族之主的命令,將和這三位世尊,一同圍攻於你!識相的話,趕快向冥籌世尊獻出所有秘鑰,老夫還會賞你一個全屍。」

許陽嘴角一翹,露出淡淡的譏諷:「靳泰王,做冥族走狗,被境界遠低於自己的弱者呼來喝去的滋味如何?」

「你!」靳泰王眼中的殺機大作,他雙手結印,冷喝一聲:「小輩狂妄,吃老夫一記真龍拳印!」

雄渾的威勢,從靳泰王體內噴薄而出,一頭真龍虛影,在他的頭頂上浮現,昂嘯一聲,伴隨著滾動如雷的拳勢,橫擊許陽!

一旁的冥籌世尊等三人,也是紛紛出手,三股強盛的冥玄力猶如惡蛟一般纏卷而出!

四大世尊合力,其中更有一名四劫強者!在三十三號白宮之內,罡風大作,幾乎令人無法呼吸!許陽身處四大世尊圍攻的垓心,更是氣息滯澀,連身法都受到了極大的限制!

「大地之拳!」

許陽運轉全力,背對著三名冥族世尊,一拳向靳泰王轟擊而去!(未完待續。。) 那三名冥族世尊,見到有機可乘,頓時心頭一喜,加大了冥玄力的輸出!那三條惡蛟,通體呈現出墨黑色,粗壯了整整一倍!

然而,在三條惡蛟轟擊在許陽背心的時候,冥籌世尊卻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許陽的身軀,在一瞬間驟然變得虛幻起來,彷彿是由純粹的暗極玄力,構築而成的化身一般,蘊含著一絲虛無寂滅的意味!

陡然間,冥籌世尊想到了什麼,急急說道:「靳泰王小心!」

那三條冥玄力化成的惡蛟,居然如同擊中了黑洞一般,融入許陽的身軀之內!

「寂滅法則,靳泰王,吃小爺一招寂滅之拳!」

許陽剛剛吼出的大地之拳,居然只是虛晃一槍,他的拳鋒之中,沒有絲毫的土極玄力,融合的也不是力量法則!只見那一隻拳頭,溢出絲絲灰氣,正是極強的暗極玄力,蘊含寂滅法則的力量!

寂滅之拳,與靳泰王轟出的真龍拳印,轟然撞擊!

需要說明的是,寂滅之拳只是許陽以寂滅法則之力,轟出的一拳,在玄術成熟程度上看,並沒有大地之拳那般完善,而在威力程度上來說,更沒有大地之拳那種沉雄無匹的力量。許陽之所以不用大地之拳,是因為他要借用三名冥族世尊的力量!

三名冥族世尊,所修都是冥玄力,其實偏向於暗極玄力。許陽施展寂滅法則,先是吞噬了三名冥族世尊的拳力,然後在一拳之中將其揮擊而出,等於是一拳合併了四個世尊級高手的力量,威力自然大大增加,比起單純地施展大地之拳。要厲害得多。

在許陽那冒著黑霧的拳鋒之上,陡然間三條惡蛟竄出,齊齊轟擊向靳泰王的真龍拳印!

「轟隆隆隆……」

一連串綿密的爆音傳出,靳泰王暗罵一聲蠢笨如豬的隊友,隨即被這恐怖的力量震得向後飛退數十丈,氣血浮動!

許陽並沒有乘勝追擊。他的情況也很糟糕。借用三名冥族世尊的力量,轟擊靳泰王,哪裡是這麼容易的事情?這等於是許陽硬吃了三人的全力一擊!若非紫金帝甲的防禦,以及許陽運轉寂滅法則,身軀短暫虛化,抵消了絕大部分的威力,單憑冥籌三人的一擊,就能讓許陽重創垂死,甚至當場斃命。

而現在。許陽僅僅是受到了輕傷而已。不過,他的一條右臂,現在卻是隱隱發麻!原因很簡單,借用三大世尊的力量,加上自身之力,他的肉身有些難以承受。畢竟,許陽僅僅是換血境,還沒有真正修成世尊寶體。

三十三號白宮之內。憑著這一次交鋒的威懾,許陽暫且穩住了局面。讓靳泰王等人,不敢輕視自己。

「咳咳……好一個許陽,這一招借力打力的功夫,實在是不錯!」即便身為敵人,靳泰王也不得不贊了一句,當然在他眼中許陽已經是個死人了。所以也不吝惜讚美。

「呵呵……我三人一時不察,才讓你得逞,不過下一次,便沒有這麼便宜的事情了。現在你的肉身,恐怕也不好受吧?」冥籌世尊等三人大感顏面無光。強笑說道。

步步驚情:冷梟霸愛 冥籌世尊說的不錯,這種借力打力的手段,對於時機的把握要求很高,三大冥族世尊與靳泰王出手的時間,哪怕錯開了半秒,都會讓許陽無法借力成功。

「我說你們,自以為吃定我了?」許陽微微一笑,高高舉起了右手,「只不過,我還有一張底牌沒用呢。冥籌世尊,你們冥族之人,對於我手上的東西,應該很熟悉吧?」

「攝魂鈴?!」冥籌世尊眼眸一縮,咬牙說道:「這是我冥族趕屍聖器,老夫當然識得!」

「四位,如果我喚出其中的聖人古屍,你們又能逃出去幾人?」許陽悠然說道。

冥籌世尊皺緊了眉頭,但是靳泰王卻是冷笑一聲說道:「許陽,休要拿著那破鈴鐺唬人!在五色石廣場,你遭遇了多次危機,其中更有一次,遇上了死亡幻境,聖人古屍的屍氣,肯定早就用光了!雖然我不懂煉屍,卻也知道,一具行屍想要行動,沒有屍氣是絕對不可能的!」

冥籌世尊臉色終於舒緩了下來,他沒有參與五色石廣場的考驗,自然不清楚許陽的遭遇,如今聽靳泰王一說,頓時安心了許多。

「哈哈,靳泰王世尊說的沒錯,沒有屍氣的行屍,就算再強大,也不過是廢物罷了!」冥籌世尊氣息緩緩攀升,緊緊盯著許陽道:「小子,險些被你騙過了。」

許陽搖頭一笑,說道:「既然你們不知死活,那就別怪我了。」

說話間,許陽猛然搖動攝魂鈴,清脆的鈴音響起,頓時一頭渾身長滿綠毛的高大行屍,從攝魂鈴之中竄出!一股殘存的聖威,浩浩蕩蕩地鋪展開來,彌散在整座宮室之內。比起剛剛四名世尊強者全力出手的壓力,還要恐怖!

「聖人古屍……這不可能!」靳泰王失聲叫道。

「快走!」冥籌世尊反應極快,拔腳便沖向了其中一道光門!靳泰王,以及另外兩個冥族世尊,紛紛奪路逃竄。

如果許陽本身實力很弱,這四大世尊或許還會留下來,拚死一搏,爭取在聖人古屍發威之前秒殺許陽!但通過剛剛的對拼,許陽已經證明了自己本身的實力,雖然不如靳泰王,但也不是四人短時間內所能拿下的。

那麼這種情況之下,當然是走為上計。

可是,在四大世尊強者,各自發力奔逃的時候,許陽的眉心之中,陡然射出五道透明的心神陣符,向周圍五個方向射去,形成了一座五芒星陣法!五道陣符交錯輝映,將四大世尊,連同許陽、聖屍一起困住!

「各位,你們以為,我剛剛為什麼要說這麼多話?很簡單,我要花時間準備禁錮陣法!既然你們逼出了我的聖屍底牌,那就要付出足夠的代價!」許陽眼眸寒氣大盛,掃視四周,「受死吧!」(未完待續。。) 聖人古屍速度快得驚人,長腿一跨,帶出道道殘影,呼嘯著衝到了一名冥族世尊面前,一拳帶起惡風,劈面打來!

那名冥族世尊叫了聲苦,他是一劫世尊,修為最差,如今成了第一個被攻擊的對象。

「冥光盾!」

聖人古屍的這一拳,蘊含的磅礴聖威,封死了這個冥族世尊閃避的可能,後者只能硬拼!而這位冥族世尊,也不甘於受死,雙掌一合,一面黑光燦然的鬼面盾牌,橫空出現,擋在面前。

這鬼面盾牌,閃爍幽光,看上去便是堅韌無比。冥光盾玄術,在冥族之中也是享有盛名,是很強的防禦寶術。

「轟隆!」

一聲巨響,聖人古屍的拳頭打在了冥光盾之上。僅僅是瞬間工夫,盾破!

那冥族世尊大吃一驚,努力偏了偏頭,聖人古屍的拳頭,轟在了他的左肩!喀喇一聲脆響,肩骨粉碎,在聖威侵襲之下,冥族世尊的半邊身子都軟軟塌陷,呻吟一聲,摔倒在側。

許陽心神電轉,控制聖人古屍,大步逼向了另一名冥族世尊!他的思路很簡單,斷空陣法無法困住這些世尊太長時間,在這短暫的時間之內,當然要從弱者下手,務求一擊必殺!

聖人古屍第二拳轟出,浩蕩的聖威如天穹崩塌,隕石墜落,另外一名同樣是一劫修為的冥族世尊,抵抗同樣被瓦解!聖屍綠毛手爪當即抓出,硬生生捏斷了這個冥族世尊的雙臂雙腿,令他失去了行動能力。

冥籌世尊眼見兩個同族長老,一擊之下就喪失了戰力,心中大為驚懼。幸好他對於陣法一道,極為擅長。在這短短的時間之內,已經推演出了斷空大陣的破解之道,當即印訣掐動,一道黑光射出,瓦解了斷空陣法的其中一個角!緊接著,冥籌世尊奪路而逃。

「冥籌長老。救救我等!」兩個受創的冥族世尊,大聲呼救,可冥籌世尊卻如同受驚之鳥,連回頭看一眼的膽量都沒有,奪路而逃,徑直衝入了東側第三十四座宮室之內!

許陽眉頭微皺,這冥籌世尊能在短短兩個呼吸時間內,解開斷空大陣的奧妙,的確令人佩服。他搖動攝魂鈴。聖人古屍大踏步走出,帶起一道道殘影,向著最後一人,靳泰王衝去!

靳泰王也乘著這寶貴的時間,仔細鑽研陣法,他沒有冥籌世尊的陣法造詣,這兩個呼吸的工夫,靳泰王並沒有看出什麼頭緒。

耳後惡風響起。他知道聖人古屍已經沖了過來,心中寒意大冒。

「該死的。真龍拳印!」靳泰王不管不顧,大吼一聲,全力施展絕學,轟擊在斷空大陣之上!

如果是完好的斷空大陣,靳泰王這一次轟擊,還不足以破開。但是剛剛冥籌世尊逃逸。已經破解了斷空大陣的一角,於是靳泰王的全力一擊,便足夠擊破陣法了。

轟隆一聲巨響,斷空大陣被轟開。靳泰王急忙提氣衝出,然而背心劇痛。聖人古屍如雷霆一般的重拳,已經轟擊在了他的身上!

靳泰王咬緊牙關,借著這股恐怖的巨力,急速衝出!他吐了口金色的血液,直直撞入第三十二號黑宮,消失不見。

第三十三號白宮之內,一片狼藉,原本飛行的三色寶光,此刻都被罡風吹拂,滿殿旋轉。

「可惜,還是讓靳泰王與冥籌世尊跑掉了,」許陽暗暗惋惜,「冥籌世尊雖然精通陣法,但本身修為較低,不足為慮。而靳泰王,雖然有四劫實力,但在逃跑的時候,硬吃了聖人古屍的一拳,聖威盤踞之下,短期內將無法恢復全盛狀態。」

許陽總結了一下,這次祭出聖人古屍,雖然沒有全殲敵人,但也取得了不錯的戰果。

兩名冥族強者,臉色枯敗,看向許陽的眼光都帶著一絲隱晦的恐懼之色。他們都受了重傷,一個半邊骨骼碎裂,一個四肢斷裂!而且,聖人古屍出手,都將濃郁的聖威灌注其中,這兩個冥族世尊,短期內很難自愈過來。

「你們是不是很好奇,我為什麼留下了你們的性命?」許陽微微一笑,「其實,我是想問你們幾個問題。」

「你有什麼問題?」那個四肢俱斷的冥族世尊顫聲說道。

「如果我們回答你的問題,能不能放我們走?」另一個半邊身軀骨骼碎裂的冥族世尊,眼中燃起了希望的光彩。

許陽明白,在死亡的威脅面前,哪怕是修鍊到了世尊境界的強者,都是脆弱的。而且,修成了世尊之後,因為壽元悠久,反而更加畏懼死亡的來臨。只有那些真正擁有大智慧,或者有著大勇氣之人,才能直面死亡。

「這就要看你們的問題,回答的是否讓我滿意了,」許陽淡淡一笑,「你們僅僅有一劫修為,在我的眼中,算不得什麼。放你們一條生路,也未嘗不可。」

「好,你問吧!」四肢俱斷的冥族世尊咬牙說道,「不過,我們是不會出賣族群的。」

「呵呵,我要對付冥族,你們根本起不了什麼作用。」許陽搖頭說道,「不需要你們背叛冥族……我的第一個問題,你們身上,有多少秘鑰?」

兩個冥族世尊一愣,猶豫了一會兒,那四肢俱斷的冥族世尊才說道:「我和他,都只有一枚一星秘鑰。」

「你們說謊?」許陽皺眉說道,「最外層的黑宮,每通過一間,會得到一枚一星秘鑰。而第二層的黑宮,每通過一間,會得到一枚二星秘鑰。你們一路走來,每人都通過了至少四間黑宮,怎麼可能只有這麼兩枚秘鑰?」

只不過,許陽並沒有立刻確定兩人說謊。如果真是說謊的話,這種一看就有蹊蹺的謊言,也太容易被戳穿了。

「許陽道友,我們說的句句屬實啊!」那四肢俱斷的冥族世尊哭喪著臉說道,「我等與冥籌世尊,各自闖蕩黑宮的時候,得到了一頁『合擊』金書,可以將三個人合為一隊,共同闖蕩地宮……」(未完待續。。) 聽了兩人的描述,許陽終於明白了。

「合擊」金書,其實和許陽在二十一號黑宮之中,拿到的「挪移」金書,是同種性質的道具,可以在地宮之內使用。

合擊金書的作用,是將三人組成一隊,視為一人!在闖關的時候,難度並不會因三人參戰而提升,靈獸的實力,依然和一人挑戰的時候沒有兩樣。

這兩個冥族一劫世尊,在族中的地位、實力,都比不上冥籌世尊。他們在匯合之後,一路挑戰靈獸,所得的秘鑰,均是由冥籌世尊掌管。他們二人,僅有一開始闖外層黑宮,所獲得的各自一枚一星秘鑰。

許陽暗自點頭,這合擊金書,對於弱小玄者合力闖蕩內層難度更高的黑宮,有著很大的作用。

沒有等許陽多說,兩個一劫世尊,已經乖乖地將各自的一星秘鑰取出,交給了許陽。

「現在看來,秘鑰雖然不可以通過殺人越貨的方式得到,但可以在對方活著的時候,加以勒索得到。」許陽又弄明白了一個問題。

「許陽道友,你看問題也問完了,能不能放我們離開?」兩個冥族世界低聲說道,小心翼翼。

許陽說道:「還早得很。把你們通過每一關考驗之後,所獲知的宏大聲音提示,都說出來給我聽!若有一絲虛假隱瞞,我定然不饒。」

在這陌生的地宮之中,收集情報自然是第一要務。作為宏大聲音提示的規則、線索,更是重中之重。

對於這些資料,兩名世尊並沒有絲毫隱瞞,很痛快地說了出來。

許陽注意傾聽,兩人所說的提示之中。關於白宮位置的線索,基本上都是許陽曾經聽過的。只不過,有一個關於秘鑰的訊息,許陽卻是第一次聽說!

「五枚一星秘鑰,便可合成一枚二星秘鑰?」許陽問道,「你們說的是真的?」

「千真萬確!這是冥籌世尊。拿到五枚一星秘鑰的時候,所得到的宏大聲音提示,而且他也的確合成成功了。」四肢俱斷的冥族世尊說道。

另一名冥族世尊,在一旁補充:「只不過,通過合成手段得到的二星秘鑰,只能用於開啟二星禁制,無法用於合成更高星級的秘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