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為別的,擺明了就是給陸哲增加困難,不想讓陸哲通過考核。

「小子,不要逞強,別說是你,就算是那些跨入入門級許久的人也不敢說一定能夠只用五張靈紙便是煉製出一張靈符出來。」

老者睜開了雙眼,眼神中有些輕視的味道,就這麼**裸的展現出來。

這一下,連陸哲也感受到了老者對自己的態度是有些不友善,雖然心中疑惑自己何處讓他對自己不滿,但是心中也是有些不甘,老者故意刁難輕視自己,自己他偏偏要讓他知道,就算他故意刁難自己。

自己依舊是能夠通過這考核!

「長老,別人是別人,我是我,長老不信的話,接下來看好了便是。」

陸哲語氣沒了先前的那般尊重恭敬,他知道對於老者這樣的存在,你如果被輕視刁難了還是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的話,或許會更然人看清。

與其唯唯諾諾奉承,不如用實力說話,這才是最直接有效的手段。

說完這句話,陸哲便是一步向前,靠近了那張長桌,全身的靈力都是被調動起來,三清法訣自動運轉,精神力、靈力、術之奧義,三股性質截然不同的力量開始在這功法的調和下融為一體。

右手握靈筆,左手拿靈紙,陸哲臉上的神色剎那間便是嚴肅起來,靈爆符的陣符紋路清晰的出現在他腦海之中。

提筆,凝神,貫入靈力,一切都是一氣呵成。

那支人級靈筆開始在陸哲的揮動下在靈紙上書寫起來,靈力在靈紙上不斷流動,發出璀璨的金光。

雖然靈爆符只是最簡單的一品靈符,但也是有足足上百個符文印記構成,想要煉製出一張一品靈符出來也並不容易。

因為要將這上百個符文印記都是準確無誤的描繪出來,對煉製者的體力,靈力還有精神力都是極大的考驗。

很快,靈紙上的符文便是描繪出了三分之一,這也是比較簡單的一步,完成這一步,陸哲並沒有花什麼大力氣。

那老者看著陸哲雖然煉製的行雲流水,但是心中也沒有多大的驚訝,因為這前面的步驟是最簡單的,幾乎所有靈術師都是能夠簡單地完成。

在他的心裡,並不認為陸哲可以只用五張靈紙便是可以成功煉製出一張靈符出來。

因為就算是他自己,當初也是足足浪費了六張靈紙才是成功,他並不認為陸哲會比自己還要優秀。

「哼,小子,壞我好事,不給你點教訓,老夫心裡都不能平靜。」

老者臉上看似平淡,心中卻是冷哼一聲,就像是跟陸哲有什麼仇什麼怨一樣。

不過陸哲倒是不在意這些,全部的心神都是沉浸在煉製這張靈符上,他想要讓這老者知道,輕視自己的後果。

就算對方是靈園的長老,那麼自己也是要狠狠的打臉。

這個世界就是那麼現實,只有有實力,才能獲得別人的敬重,而不是只靠一張嘴皮子說的天花亂墜,全是嘴上功夫。

陸哲緊緊的握著靈筆,小心翼翼的早靈紙上描繪著符文紋路,每一筆下去都是要將體內的術之奧義封印進這靈紙之中,看似簡簡單單的一張靈符,煉製起來卻是絲毫的不簡單。

靈符已經是描繪成了大半,此時的陸哲沒有方才那般從容不破了,已經是開始汗如雨下,額前的長發都是被汗水所給浸透。

但是他還是在堅持,他要讓老者知道,瞧不起別人可以,但是絕對不可以瞧不起自己。

自己要讓他知道,天才還是有的。

而老者看著陸哲這幅吃力的模樣,心裡卻是在暗暗發笑,嗅之以鼻,他知道陸哲就要堅持不下去了,馬上這一張靈符便是要化為一堆灰燼。

然而,陸哲的表現卻是讓他大跌眼境。

陸哲咬緊牙關,不僅僅是沒有出錯,反而是將這靈符的完整符文印記描繪的是越發的完善,只差三分之一,便是可以大功告成。

看著手中的靈符已經是快成型了,陸哲更是不敢大意,他不希望在這最後關頭一個不慎,令這張靈符作廢掉。

體內的三清法訣急速的運轉著,到了這最後關頭,他的體力早就是透支了,豆子大的汗珠滴落下來,他的臉色開始變得蒼白起來,身形搖搖欲墜。

「哼,看來馬上就是要失敗了,還敢在我面前逞強,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老者看著陸哲搖搖欲墜的身形,心中嘲笑道。

「拼了,也要成功!」

陸哲心中怒吼一聲,他開始瘋狂的榨取體內的靈力,精神力跟不要命一般傾瀉而出,操控著手中的靈筆。

體內的術之奧義紛飛而出,一個一個在陸哲的操控下封印進了靈紙之內。

隨著成千上百個術之奧義封印進靈紙之中,那原本黯淡平凡的靈紙開始爆發出璀璨的光芒,一道道符文印記都是彷彿有了靈性一般,流光溢彩。

「給我成!」

陸哲一聲輕喝,最後一筆重重的揮下,剎那間又是成百上千道術之奧義封印進其中。

瞬間張靈紙上所有的符文都是彷彿是被賦予了靈性,自動的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道玄奧的印記,最後印在了靈紙之上,一股奇異的波動緩緩的傳出。

一把將靈筆丟到了桌上,陸哲身形一個不穩差點倒地,他艱難的穩住身形,微微的抬起頭,望向前方此時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的老者,淡淡的說道。

「長老,這考核,我可是通過了?」

老者眼睜睜的看著陸哲完成最後一筆的落下,將這張靈紙煉製成了一張一品的靈爆符,淡淡的狂暴氣息從靈符上傳出。

他心裡滿滿的震驚,他萬萬沒想到陸哲竟然不僅是在五張靈紙的限制下煉製成功,更是一張靈紙都是沒有浪費!

他心中怎能不驚駭,「長老,這考核,我可是通過了?」,這樣一句話如同重鎚一般,狠狠的,不斷地敲擊在他的心頭,令他心中久久不能平靜。

「長老?」

看到老者沒有說話,陸哲以為他沒聽見,便是叫喚了一聲。

「過了,過了。」

被陸哲的一聲叫喚給驚醒,老者連連說道,但是他的心中依舊是不能平靜。

他看向陸哲的眼神里不再有絲毫的輕視,反而是極為的讚賞,這又是一個天才,一個修鍊靈術的天才!

「長老,既然考核通過了,我想要獲得靈符秘籍一卷,不知道是否可以。」

陸哲直奔主題,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可以,當然可以。」

老者立即回答道,看到陸哲修鍊靈術的天賦,他都是有些後悔自己方才的舉動,心中動了收徒的念頭。

「不行,方才我那般對他,恐怕他心中會有些芥蒂,收徒之事,我還得一步一步來,先緩著。」

老者早就是活成了人精,很快便是想出了完全之策。

「走吧,我帶你去靈園的藏經閣。」

老者又是恢復了常態,但是態度卻是溫和了很多。

說完,老者便是帶著陸哲向房間外走去,在靈園中穿行,最後在一座閣樓前停下。

陸哲抬頭看向這座閣樓,「藏經閣」三個大字出現在他的視線之中。 藏經閣不知道建立起來多久了,只是那麼矗立在那裡,很自然的便是透出一股飽經歷史的滄桑感。

歲月無情,但並沒有在這藏經閣上留下什麼痕迹。

和江天學院的武學殿不同,這座藏經閣沒有那麼宏偉高大,但卻是給人一種包羅萬象的感覺,一股奇異的波動從它的一塊磚,一塊瓦上傳出。

陸哲知道,那恐怕是靈術的波動,作為靈園之中的藏經閣,裡面存放的放必然是一些極其稀有的靈符秘籍,還有一些珍貴的前人手札,這等重地,必然是會有靈陣守護的。

「這便是我們靈園的藏經閣,你要的靈符秘籍都是在這裡面。藏經閣有兩樓,一樓是靈園前人所留下的珍貴的靈術修鍊手札,而二樓便是存放靈符秘籍的地方了。」

老者仔細的為陸哲講解著,說話時更是用了「我們」這個詞,很明顯是為了拉近自己和陸哲的關係。

「恩,多謝長老帶路。」

陸哲也不是不識相之人,既然老者都是示好了,他如果還是一副高傲的樣子的話,那就是傻子了。

做人要懂得權變,該強硬的時候強硬,該服軟的時候就該服軟。

對著老者躬身道謝之後,陸哲便是走向了那藏經閣,眼神中的火熱之色不斷地涌動。

不得不說,靈園的確是個奇妙之地,陸哲才走到藏經閣近前,那大門便是自動打開了。

同時,陸哲也是驚嘆,靈術師的手段的確是太過於神奇莫測,現在的他只不過是看到靈術的冰山一角,離登堂入室還有很遠的距離。

陸哲一進入藏經閣中,便是看到一排排的書架陳列其中,書架上,有竹簡,有羊皮書,也有紙質的典籍,各式各樣,琳琅滿目。

陸哲知道這些東西都是前人在靈術一道上的修行經驗,也是極其寶貴的寶物。這些東西竟然是能夠將整個藏經閣一樓都是充斥滿,由此可見這江天學院底蘊之深厚,令人咋舌。

不過,這些前人的經驗雖然寶貴,但是陸哲並不需要,因為他有師傅給他的傳承,所以這些東西對他來說並不重要。

並沒有在一樓駐足很久,他只是很快的掃視了一遍,便是抬起腳朝著二樓走去。

那裡,才是靈符秘籍的存放之處,那裡,才是他此行的真正目的所在。

幾步便是跨到了藏經閣二樓,陸哲的心中頗有些激動,他心中好奇,藏經閣中靈符秘籍應當是很多,而且品階也必定是有高有低,為何不限制自己拿取的靈符秘籍品階,而是任由自己挑取。

要知道,就算是江天學院的武學殿也是有著嚴格的限制的,比如九層,每一層都是需要相應的實力,才能入內,更是需要者足夠的貢獻點才能夠獲取武學,靈器。

陸哲不知道的是,其實藏經閣也是有規定的,像陸哲這種入門級的靈術師,最多只能夠拿去三品的靈符秘籍。

然而老者為了自己心中打的算盤,也是沒有給陸哲這樣一個規定,雖然他自己沒有點名,但是他相信陸哲遲早會知道自己對他的格外優待的。

此時的陸哲正沉浸在藏經閣二樓的諸多靈符秘籍當中。

他走到一處書架前停下,隨意的拿起幾卷靈符秘籍,便是讓他驚奇不已。

這些靈符秘籍,有三品的,五品的,甚至還有六品的,陸哲眼睛都是看大了,他想都不用想,這些靈符秘籍要是拿到外面去拍賣的話,必然是會引起轟動,賣出天價。

要知道,靈符秘籍可是比武學功法更為珍稀的存在,一般的靈術師也不會將自己所掌握的靈符秘籍外泄出來,都是掌握在自己手中。

所以也是導致靈符秘籍在外面會拍出天價,而且導致這樣的結果,也是存在這樣一種因素。

許多勢力為了請靈術師幫助自己煉製靈符。丹藥,或者布置陣法,都是會想方設法獲得一些高品階的靈符秘籍送給靈術師。

陸哲看著這藏經閣成百上千的的靈符秘籍,眼睛都是被看花了,一時間他也是有所猶豫,不知如何下手。

因為只能選取一份靈符秘籍,所以陸哲不得不慎重對待。

還有些時日他便是要去參加天驕之站,鋱不得不挑選一卷適合自己,但是威力強大的靈符秘籍。

六品,五品的靈符秘籍雖然威力強大,但是陸哲知道,這等層次的靈符不是現在的他可以煉製的,但是尋常的一品,兩品秘籍對他又派不上什麼用場。

此時的陸哲就是陷在這樣一種兩難的境地。

高不成低不就。

「我就不信,找不到一卷適合我的靈符秘籍了。」

陸哲眉宇間透出一股堅定的神色,身形便是開始在這藏經閣二樓不斷地走動。

在走動的過程中,他體內的三清法訣也是運轉起來,他的神識鋪天蓋地的朝著這些靈符秘籍覆蓋而去。

陸哲堅信,世間萬物皆有緣分一說,而自己動用起靈術師的力量,或許便是可以引起這些靈符秘籍的共鳴,自己便是可以找到心儀的秘籍。

自信的感應著體內的神識,陸哲他就像是在大海撈針一般,找尋那一卷靈符秘籍。

突然,他的神識猛地觸動了一下,陸哲心中也是一驚,他朝著那道神識傳來的方向走去。

走到一排書架上,陸哲伸手抓向一塊龜甲,龜甲上繚繞著一道玄奧的的符文,看起來頗為的古老。

Leave a comment